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835章:感情问题

    车到火车站后,李睿跟孙淑琴来到广场外的路边,拦下辆出租车,等她坐进去以后,关上门,目送车子离去,这才摸出手机联系高紫萱。

    高紫萱接通后说:“等着,就到!”李睿道:“快点,我想死你啦!我的大老婆!”高紫萱哼了一声,也没说什么,就给挂了电话。

    等了差不多十分钟,高紫萱驾车姗姗来迟。李睿在火车站广场对面的路边钻进了她的宝马座驾,刚一上车,还没看清她的面目,就被她一顿王八拳打了个晕天黑地。好在这个女人下手有分寸,出手不重,打的也都不是他的要害部位,这才没有受伤。

    高紫萱打累了之后停下来,凶巴巴的问道:“你个臭不要脸的,到底什么意思啊?那么多礼物可选,为什么单单送我情趣内依?靠,你想让我穿上给你跳艳舞啊?”李睿呵呵陪笑道:“有那个想法,就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高紫萱冷哼道:“美得你!天底下还没有哪个男人有这个待遇。再说了,我真敢跳的话,你敢看吗?”李睿奇道:“为什么不敢看?我又不嫌你胸小。”高紫萱立时羞恼成怒,骂道:“靠,我看你这回来靖南是找死来了!”说着左手握成粉拳在他身上乱打,右手伸到他肋下,捏住嫩肉狠狠拧起来。

    李睿吃痛不轻,忙痛呼求饶。高紫萱暂时绕过他,哼道:“我告诉你,我胸已经不小了,现在跟你老婆一个罩一杯。”李睿笑道:“我不信,让我看看。”高紫萱伸手又去捏他耳朵。李睿一把握住她的柔荑,道:“好了,别打我了,都快让你打成猪头了。快说,你跳艳舞,我为什么不敢看?”高紫萱鄙夷的瞧着他说:“因为你会流鼻血流得失血过多而亡。”李睿笑道:“那样才叫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高紫萱没好气的说:“放开我手,我要开车啦。”李睿只能放开她的素手。

    高紫萱驾车上路,道:“什么样的人送什么样的礼物。从你送的礼物就能看出来,你这个人已经下流得无可救药了。”李睿叫屈道:“哪有。你反过来理解,不觉得我是个有情趣的人吗?”高紫萱扑哧笑出声来,道:“有情趣你个脑袋,送套又薄又透的内依就算有情趣了?你也太肤浅了吧。”李睿问道:“那你到底喜欢不喜欢啊?我这可是精挑细选才选出来的,花了我半个月的工资哪。”高紫萱看他一眼,奚落他道:“你是给自己的品位精挑细选出来的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表面上是买来送我的,其实是幻想着,某天我能穿上给你看。”李睿感慨的说:“要不说你是我大老婆呢,当真是与我心有灵犀啊。”

    高紫萱狠狠啐了他一口,不过却没有半个吐沫星子喷到他脸上。

    李睿想到不止一次吐自己满脸吐沫星子的段小倩,跟眼前这位大小姐相比,在修养上边真是差得远啊。当然,从这种小动作提到修养上边,似乎有些上纲上线,那就不说修养了……至少在淑女程度上,要差得远。

    高紫萱问道:“你怎么不让你老婆过来接你啊?”李睿道:“我是让我老婆过来接的呀,你不就是吗?”高紫萱骂道:“滚蛋,我是你大老婆,不是你老婆,你老婆是青曼姐,呵呵。”李睿笑着去牵她的手,道:“她没车。”高紫萱甩开他的手,道:“可以打车来接你啊。”李睿说:“那多折腾啊。”高紫萱怒道:“靠,你舍得折腾我,不舍得折腾她?”李睿笑道:“这说明我跟你更亲近。”高紫萱哼道:“滚蛋吧你,说得比唱得还好听呢。我这就把我这辆车送给她,以后你再来省里啊,就让她开车来接你,少折腾我。”

    李睿笑道:“其实我是想你啦,想见你,所以才特意让你过来接。”高紫萱这才转怒为喜,道:“这理由还差不多……可是,凭什么你想我,我就要屁颠屁颠的过来接你呢?就凭你送我那么垃圾的圣诞节礼物?靠,我怎么那么贱啊我?我真是上辈子欠你的。”李睿笑眯眯的说:“别管你怎么骂,反正我见到你很开心,我现在心情出奇得好呢。”高紫萱侧头瞥他一眼,忽然暖昧的问道:“嘿,你今晚是打算在青曼姐家过夜了?”李睿点了点头。高紫萱神秘兮兮的问道:“那你跟她……做那个不?”

    李睿故意装糊涂道:“做那个?做哪个啊?我说你能说明白点吗?”高紫萱知道他故意跟自己装蒜,冷笑一声,伸手过去在他大腿上一阵乱捏。李睿被她捏得连声痛呼,笑着推开她的手,道:“我是真不知道,你别给我玩屈打成招。”高紫萱冷笑道:“装,你继续给我装。不说实话是吧,那我把你送到她家以后,我就不走了,跟她一起睡,你想跟她做那个呀,哼哼,门儿都没有。”李睿笑着说:“你还说我下流,你还不是满脑子下流思想?我告诉你吧,今晚我不跟她做。”高紫萱非常好奇的说:“为什么呀?你们这么久不见面,不会想彼此吗?”

    李睿道:“她来大姨妈了,你说怎么做?”高紫萱骂了句靠,又去拧他的腿肉。李睿哭笑不得的说:“怎么又拧我啊?”高紫萱哼道:“你这意思是,如果她没来大姨妈,你就跟她做了呗?”李睿道:“差不多吧,反正我们俩也要领证了,提前几天同居也不算什么吧?怎么,你吃醋了?”高紫萱冷笑道:“我吃醋?我吃你们的醋?开什么玩笑。”李睿说:“那你问这个干吗?”高紫萱道:“无聊,问着玩不行吗?”李睿笑道:“行,当然行了,大老婆有问,我当老公的必答。”

    高紫萱道:“是吗,那好,我再问你,你们俩做那个的时候,青曼姐……她……她更主动一些,还是你更主动?”李睿回忆了下,道:“一共没做过两次,好像都是我主动。”高紫萱嗤笑道:“你果然不要脸。”李睿道:“感情到了一定地步,就会发自内心的想跟对方亲热,这不是要脸不要脸的问题,这是感情问题。”高紫萱道:“感情问题?咱俩也算有感情了对吧,可是我为什么不想跟你亲热呢?”

    李睿笑了笑,道:“谁知道呢,我也从没产生过跟你做那个的念头,说来也真奇怪……不过,我知道一点,男女之间的感情,越是压抑着不爆发,那么爆发的时候就会更猛烈,会闹出人命来的你知道吗?”高紫萱非常奇怪的问道:“你说的爆发是指亲热吧?可亲热就亲热呗,怎么会闹出人命来呢?”李睿嘿嘿一笑,道:“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高紫萱傻呼呼的说:“真不懂呢。”李睿道:“就是怀孕啊,如果亲热的时候不小心弄怀孕了,就等于是造出一条人命来,不就是闹出人命了吗?”

    李睿拿怀孕的事跟高紫萱开玩笑,很自然换来她一顿粉拳。要不是她要开车,估计腿脚也要踢过去了。

    一路与高大小姐说笑打闹,时间便在不知不觉中流逝了。等车停在吕青曼家楼下的时候,李睿却忽然不想上去了,只想跟身边的“大老婆”腻在一块。

    说来也怪,他跟高紫萱在一起的时候,两人之间也没有任何亲热动作,撑死了是摸摸手而已,却感觉比敦伦还要快活,在心底深处萌动着一种对她恋恋不舍的感情,却不知道这是不是爱情?

    迄今为止,他只在两个女人的身边有过这种感受,一个是老同桌丁怡静,一个就是眼前的高大小姐了,跟她俩任一个在一块的时候,都没贪图过对方的身体,也就没想过要与其发生点什么,只觉跟她在一起就很满足了。于是问题来了,如果这种纯粹无邪的情感都不算是爱情的话,那什么样的感情才算是爱情呢?

    他正犹豫着不想下车的时候,手机忽然响了,摸出来看时,是孙淑琴打来的,估计她已经到家了,接起电话后一听,果不其然,跟她简短聊了几句,告诉她自己也到吕青曼家楼下了,知道彼此平安,也就挂了。

    “你也上去吧,今晚就别走了。”李睿假作很随意的对身边佳人说道,自己都没留意,由于有些激动与紧张,所以话语中带着几分颤音。

    “我就不上去了。”,高紫萱懒洋洋的回答,“免得打搅你们好事。”

    李睿失笑道:“不是跟你说了嘛,青曼例假来了,今晚我不跟她做,所以也就没有什么好事可以被你打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