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837章:节日活动

    记得以前跟前妻刘丽萍过日子的时候,她由于自小被刘树春夫妻娇惯,因此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厨房里的事除了会洗刷碗筷之外,别的什么都不会做。再加上自己将她当娇妻看待,娶过门以后那是肆意宠爱,也就直接导致她从来不做饭。最开始她过门的时候,还洗洗碗筷,可等被自己宠坏了之后,竟然连碗筷都不洗了,每天就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活脱脱一个公主……想想前生,再想想现在,两相对比,当真是泥云之别。

    他想到这里,一轱辘从席梦思上爬起来,飞快的穿好衣服,又跑到洗手间洗漱一番,随后跑向厨房,叫道:“老婆,让我来……”心里说,就算青曼今后被自己宠坏,自己也不介意从现在开始就宠她,因为她是一个值得宠的女人,刘丽萍给她提鞋儿都不配。

    吃过早饭,时间还早,两人正商量去哪逛逛玩玩的时候,远在青阳的沈元珠给李睿打来了电话,竟然是向他说明“一二二二杀警夺枪案”的最新进展情况。

    李睿颇有些哭笑不得,心说我又不是市委书记宋朝阳,才不会对这种案子多么关注呢,你沈元珠总是跟我说这个案子干吗?你以为我对它很感兴趣吗?却也不好当面说别的,只能耐着性子听完。

    沈元珠说,那个持枪歹徒昨天在市南区杀害取款女子李某之后,抢劫她的座驾、一辆红色宝来,驶出市南区,往南河县方向驶去,随后就消失在了公路上,并没有进入南河县城区。经过市局公安干警与武警沿路追击搜捕后,于昨天晚上九点多在南河县北郊的一个树林里发现了被抢劫的宝来车。当时车里空无一人,也没有留下歹徒的任何痕迹。警方试图使用警犬辨寻歹徒的身体气味,却因为宝来车里香水味道过大而失败。现在谁也不知道歹徒是跑到了南河县,还是回到了青阳市,抑或是跑到别的地方去了。通缉令已经发到了下面的郊县,各地都已经行动起来,严查身份不明的外地人进出。

    另外,在省城公安局坐镇的部分专案组成员,经过一天一夜的全城搜找,尚未找到被歹徒劫持的那辆省城出租车的车主马某的下落。看情况,如果不抓到那个歹徒,是不可能找到那个倒霉的司机师傅了。

    李睿听完后皱眉问道:“这不太可能吧?现在城区交通安全设施那么发达,哪个路口没有安装监控摄像头啊?专案组只需调取各个路口的监控录像,不就能够查到那辆出租车曾经去过的地方了吗?再去那些地方一一搜找,还愁找不到人?”沈元珠道:“查了,据说专案组已经调取了城区各个路口总计数千小时的监控录像,不过收获甚微。你也知道,出租车就跟地溜子(青阳当地土语,即地老鼠)一样,整天到处乱跑,上一分钟还在这个区呢,下一分钟就不知道跑哪去了,也不是所有的行踪都能被路口的摄像头拍到。再说了,也不是所有路口都有摄像头……”

    正在此时,门铃响了。吕青曼走过去开门,外面站着丰姿绰约的高紫萱。

    李睿虽然正在打电话,可看到来人是她,还是不由自主的欢喜起来,有种欢天喜地的感觉,真想手舞足蹈起来,对她暖昧的挤了挤眼,却遭到了高大小姐的白眼。

    沈元珠叹了口气,续道:“这个歹徒实在狡猾,做任何事都会快过当地警方一步,结果就导致我们一步慢,步步慢,现在再想抓到他,已经难了。”李睿说:“是啊,他在暗,你们警方在明,他永远处于主动,你们则永远处在被动,不好办啦。”沈元珠道:“其实咱们不怕这个歹徒屡屡作案,他做的案子越多,留下来的破绽就越多,就越容易抓到他。可就怕什么呢,就怕他做完这次案子以后,就潜伏起来了,再也不露面了。那样可就真正不好办了,就算咱们警方是大罗金仙,也找不出他来……”

    高紫萱走进屋里,疑惑的看了李睿两眼,道:“他这是说什么呢?”吕青曼摇摇头,道:“不知道,好像在说什么凶杀案。对了紫萱,河北区那个杀警察夺枪的案子你听说了吗?”高紫萱点了点头,轻鄙的说道:“我还说呢,现在的警察也太屎蛋了吧,连自己都保护不了,就这咱们还指望他们保护咱们?”吕青曼倒从来没这么想过,闻言有些讶异,却也跟着点头,道:“据说死的是个派出所长,在自家小区单元门里被歹徒用刀扎死的,扎了好几刀呢。”高紫萱撇撇嘴,道:“那就更显得他屎蛋了!哦,身上有枪,反而被使刀的捅死?说出去人们都得笑掉大牙。他也死得不冤,太屎蛋了!”

    李睿刚刚打完电话,凑巧听到高紫萱这话,给那个派出所长叫不平道:“那个歹徒是趁黑突然袭击,一刀捅到他心口上,人立刻就瘫了。那时候别说他手里有枪了,就算有原子弹,也来不及用。其实他死得是真冤枉。那歹徒只是为了夺枪去的,跟他没有半点冤仇。”高紫萱冷哼道:“我看电影电视,里面的人就算被子弹打中了,暂时也死不了,还能再开枪打死对方。难道歹徒的刀还能比子弹更狠?那个警察完全有时间掏出手枪一枪打死歹徒,然后再死。”李睿啼笑皆非,道:“大姐,影视情节还能信?那都是经过艺术加工的。现实中,普通人根本没有那种反应时间。刀子扎到心脏里,心脑供血不足,那一刹那你就迷糊了,恐怕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又怎么会有报仇的念头?”

    高紫萱横他一眼,没说什么,问吕青曼道:“你们今天有什么活动吗?”吕青曼道:“正商量呢,打算出去逛逛。”高紫萱道:“今晚上是平安夜,和平区的圣心大教堂有圣诞节活动,咱们去凑凑热闹?”

    吕青曼看向李睿,问道:“你是不是下午就得回青阳了?”李睿笑道:“可以明早上再回。”吕青曼蹙眉道:“那你不是要早起了?”李睿说:“早起就早起呗,我早就习惯了。”吕青曼笑眯眯地说:“好,那晚上就去那个教堂转转……可是白天去哪呢?”

    高紫萱道:“去巴黎春天吧,我送你们俩圣诞礼物,然后再请你们吃大餐。”李睿失声笑道:“高老板好大方啊,今天又要大出血给我们啦。”高紫萱轻描淡写的说:“不算出血吧。上次你们青阳那个轩之宝的老板不是赔了我一千万嘛,咱们今天就花他赔的钱。”李睿说:“不是自己的钱,花着就是不心疼啊。”高紫萱斜他一眼,道:“你少给我废屁!我又不是没花过自个儿的钱给你去巴黎春天买衣服,当时我心疼了吗?”

    李睿嘿嘿赔笑几声,对吕青曼道:“算算时间,我从网上给你买的圣诞节礼物应该这两天就到了吧。不过跟高大小姐要送咱的礼物一比,肯定是没得比了。”吕青曼有些小惊喜,问道:“你给我买的什么?”李睿笑道:“等到了你就知道了。”

    高紫萱撇撇嘴,道:“就你那两把刷子还玩惊喜哪。青曼姐,你就别抱什么希望了,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他送不了你什么好东西。”李睿笑道:“你还少给我那么说,你是不是见我给青曼送礼物而没你的份,你嫉妒啊?”高紫萱嗤笑道:“对,我嫉妒,我嫉妒得都快不行了!”

    吕青曼苦笑道:“你们俩真是活冤家啊,一见面就要斗嘴,吵得我耳朵都疼了。好了,走吧走吧,不管去哪,快走吧。”

    李睿与吕青曼各自收拾随身携带之物,高紫萱就站在门口等着。过了几分钟,三人一起下了楼去。坐进高紫萱的座驾里后,由李睿驾车,往巴黎春天百货所在驶去。

    吕青曼与高紫萱坐在后排,姐妹俩亲密的勾着手臂,随意闲聊。

    李睿在前排驾驶位上边小心驾车,边听二女闲聊,但听她俩从衣服聊到首饰,又从首饰聊到化妆品,最后不知道怎么的,忽然转到了面部肌肤的保养上。高紫萱给吕青曼推荐了几款面膜,还说抽时间买过来送她用。

    李睿听到这里心中大乐,心说有这位富可敌国的大老婆照顾着老婆青曼的吃穿住用,自己这个老公可就要省去不少花销了,虽然那也未必能花多少钱,总是给自己省事了不是?啧啧,有这么一个大老婆的感觉真是妙啊。

    车行一阵,吕青曼与高紫萱的话题已经转到了正在筹备的婚礼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