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875上:发言稿

    覃蕊芳闻言就嘻嘻笑着看向李睿,见他无奈地苦笑摇头,心说这个段警官就是凶,敢跟歹徒搏斗也就算了,竟然还能把这个大领导吃得死死的,这才是真本事哪。

    二女围坐在床头柜这里,拿着各自的汤匙卫生筷,对着盒里的麻辣烫发动了猛攻,短短一分钟,盒里已经见底了。

    段小倩吃得意犹未尽,抬头斜了李睿一眼,道:“这人要是笨啊,就没救了。”李睿笑着说:“我又怎么了?”段小倩说:“你又怎么了,你个笨蛋,你就不知道多买点吗?买这么一点够谁吃的呀。我这还没吃过瘾呢,眼瞅着就没了。”李睿也不恼,笑道:“作为美女来说,晚上还是要少吃一点的好,免得长成大胖子。”段小倩扁扁嘴,道:“你姑奶奶我是怎么吃都不上肉的那种,不用你操心。”

    覃蕊芳听她自称是李睿的姑奶奶,忍不住呵呵笑了出来。

    段小倩认真的对她说:“小覃,你记住喽,我是他姑奶奶,他是我乖孙子,以后他要是敢欺负你,你就告诉我,我给你主持公道。”说完还示威似的瞪了李睿一眼。

    李睿笑眯眯看着她,心里咬牙切齿的说:“跟我充大辈是吧?占我便宜是吧?你给我等着的,看我哪天逮着机会,非得狠狠打你屁股一顿不可。”

    吃过所谓的夜宵,段小倩靠在病床头,很不淑女的伸手抚摩着肚子,道:“那个谁,把你写的发言稿拿过来给我看看。”李睿打开公文包,从里面抽出一张A4打印纸,递了给她。

    段小倩木声木气的念道:“谢谢各位尊敬的领导、同志,让我再一次真切的感受到了身为人民公安的荣誉感,也再一次感受到了肩头所承担的社会治安责任。我本人长期身处社会治安工作的基层前线,无数次在正义与邪恶的较量中扮演着人民卫士的角色。在省‘一二二二特大杀警夺枪案’系列案件中,我忠实执行青阳市公安局下派的排查走访任务,却在无意中与歹徒直面相对,面对一个个倒下的战友、无辜的受害者和社会公平正义的呼唤,我义无反顾的冲上去拦住了歹徒,并最终将其击伤……”

    她读到这里后,摇头如拨浪鼓,道:“不好不好,写得狗屁啊,这叫什么获奖感言啊?”李睿瞪眼问道:“哪不像获奖感言啊?”段小倩哼了一声,道:“真不知道你是不是混机关的?你不知道不管什么时候在什么情况下发表获奖感言,头一句要先感谢组织,第二句要感谢领导吗?”李睿笑道:“哦,你说的是这个啊,往后看,我在后面写了。”

    段小倩撇撇嘴,一目十行的往下看了几行,念道:“……从血雨腥风中艰难地走出来,作为幸存的普通一警,我并不感谢命运的垂青,也不相信运气的长伴,我真正感激的是,各级领导多年来对我的信任、培养和厚爱,没有他们对我严格的要求,没有他们对我长期的督促,没有他们对我辛勤的培训,我将没有勇气直面歹徒,我也没有资格站在这里,更不可能获得现在这些殊荣。在此,我深深感激组织上对我的信任与培养,也感激省公安厅、青阳市公安局各级领导对我的厚爱……我将义无反顾地走下去,尽管困惑颇多并时时与危险相伴,但我选择的是一个英雄的职业,就要做到对法律和人民的无悔忠诚!”

    她一口气读完,白腻的脸上才现出满意的笑容,道:“这还差不多,写得不错嘛,果然是个大笔杆子,我找你算是找对了。哈哈,我英明吧?”

    李睿气得笑了出来,看着这个大美女,直恨不得扑上去把她翻过身来,对着她的屁股狠狠打上那么两下,当然,如果要是方便的话,最好是脱掉她的裤子,直接打在她嫩娇的臀肉上,让她知道什么是疼。

    旁边覃蕊芳看得也是好笑不已,心说这位段警官可真刁蛮,不满意这发言稿,她就把过错都推在李睿身上,说写得不好;等满意这发言稿了,又把功劳都揽到自己头上,说是自己英明,敢情她怎么说怎么是,怎么着都是她有理,可怜李睿这么一个大好人居然被她捏得死死的,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唉,这就是传说中的公主脾气吧,不过她也有那个资格耍这种脾气,谁叫她长得那么漂亮呢?

    段小倩将这篇发言稿又读了一遍,越发觉得写得不错,稿子篇幅不长,既说明了自己的来历与本职工作,也体现出了昨晚与歹徒遭遇时的凶残场面,后面既有对各级领导的感谢,也有对自己未来的承诺,该说的一句没有落下,全部写了上去;不该说的废话一句没有,寥寥数语,掷地有声,回肠荡气,感人肺腑,当真好极了。

    她对覃蕊芳挤了挤眼,道:“小覃……”覃蕊芳见她欲言又止,对着自己连使眼色,也不知道什么意思,纳闷的问道:“怎么了?”段小倩眼珠往门口方向乱飘,示意她出去。覃蕊芳看了一阵才醒悟过来,讪笑道:“好,好,你们先聊,我去忙一会儿。”说完对李睿一笑,快步出去了。

    等她走后,段小倩翻开枕头,从里面摸出一个信封,递给李睿道:“姑奶奶赏你的。”李睿冷笑道:“段小倩,我给你脸了是吧?你再给我自称一句姑奶奶,信不信我现在就打你屁股?”段小倩叫道:“你敢?我看你敢,你敢对我这个病号下手,我就大喊大叫,说你欺负我。”李睿见她耍赖,也就忍不住笑了,将信封接到手里,打开来看时,好家伙,里面赫然是几十张大钞,估计没有三千也有两千,问道:“你什么意思?给我的稿费啊?”段小倩道:“稿你个头,这是省公安厅卫强厅长给我的慰问金,这钱其实本来是该给你的……”李睿不等她把话说完,就把信封扔到了她肚子上,道:“这是你该得的,你拿之无愧!”

    段小倩道:“滚吧,歹徒是让你击伤的,等于是变相被你抓获的,你才有资格拿这个钱。”李睿说:“最先扑倒歹徒的人是你,提醒我用枪的人也是你,如果没有你,歹徒早就跑远了……你就别废话了,赶紧收起来,要不然我转身就走。”段小倩悻悻的瞪他一眼,道:“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姑……那个啥打赏你你都不要。”李睿掩口打个哈欠,道:“你还有事没,没事我回家睡觉去了。”段小倩问道:“我没事了,不过叶少秋他们几个蹲你是怎么回事?”李睿说:“可能是要报复我吧,不太清楚呢。”段小倩冷笑道:“你那是活该,谁让你告诉他在我家过夜的事的?他本来就心眼小,你还故意刺激他,你这回算是惹了一身骚。”

    李睿摆手道:“骚就骚吧,我认了,我也不信了,他还能收拾得了我?”段小倩道:“你自己小心吧,谁知道他们能干出什么事来。”李睿点了点头,道:“没事我就回了,你也早点休息……呃,对了,你到底有事没事?”段小倩道:“胸腔内出血,你说有事没事?”李睿吃了一惊,道:“被那颗子弹打的?胸部有外伤没有,给我瞧瞧。”说完凑了过去。段小倩啼笑皆非,一翻白眼骂道:“你给我死去!就知道你没安好心!”李睿呵呵笑道:“开个玩笑嘛,没事我就回了。”段小倩道:“滚吧。”

    李睿拎着公文包从病房里出来的时候,想找覃蕊芳聊聊,今天要不是这丫头提醒,自己很可能就稀里糊涂着了叶少秋他们的道儿,于情于理,也得好好谢谢她,左右望了望,没看到她人,就往护士站走去,走到那一看,护士站里空空如也,没有一个护士的身影,看了时间,也十点多了呢,这个点儿估计也没几个护士值班吧,就算是有,估计也查房去了,瞥见里面有个门,门开着,似乎是护士值班休息的地方,心中一动,小丫头会不会在里面休息去了?便信步走进站里,走向了那个门户。

    他走到门口后,往里张了张,嘿,你还别说,小丫头覃蕊芳就在屋里一张单人床上靠着呢,聚精会神的玩着手里的手机,两条瘦长的大腿斜担在床,交叠在一起,脚上的护士鞋已经脱了下去,两只纤瘦秀气的脚丫穿着薄薄的灰色丝袜,正在半空中一左一右的摇晃呢。

    看到这一幕,李睿没出息的吞了口唾沫,毫不客气地走进屋去——

    更新晚了,又带孩子瞧病去来,书友们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