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877章:最聪慧的物种

    他之前说的抓野兔与山鸡的方法,李睿要么试过,要么听过,因此并不觉得如何新鲜,可是听他说还会抓黄鼠狼,一下子就产生了强烈的兴趣。要知道,黄鼠狼这种东西,奸狡如狐,机敏如鼠,灵活似蛇,基本上没有被活捉的可能。自己小时候在庄稼地与废弃的厂房里见过好几次,每次都是只能看到一道黄光闪过,就再也瞧不见它跑到哪去了,那速度比短跑速度最快的猎豹也不遑多让,要不然也不会被人称作是“黄大仙”。这位李师傅竟然说会抓,不是吹牛吧?

    反正也是在路上,闲着也是闲着,那就山南海北的胡侃一顿吧。

    他笑道:“李师傅还会抓黄鼠狼?”李师傅从后视镜里看了他一眼,笑道:“李处不信?”李睿说:“不是不信,是不敢信啊。我小的时候看到过几次黄鼠狼,鼻子眼儿的都没瞧清楚呢,它就没影儿了。那东西又贼又精,肯定很难抓。你是怎么抓的呀?”李师傅得意的说:“它再贼再精也是小畜类,是畜类就斗不过人。人不抓它的时候,它还能得瑟一阵子;人要是想抓它了,它照样跑不了啊。”李睿已经被他吊足了胃口,笑道:“那你是怎么抓的呀?”

    李师傅说:“你想抓它吧,就得先了解它的生活习性。这东西,半夜里要喝水,附近哪有水它就要去哪喝水。譬如河里有水,那它肯定就要去河边喝水。这东西确实也贼,平时走路的时候啊,高处不去,低处也不去,只走中间的坡度。它平时吃什么呢,就是吃些田鼠、蛤蟆一类的小东西,这里面最爱吃的就是田鼠。根据它这些习性啊,咱们就可以下套了。怎么下套呢?你譬如这有一条河,河边是座土坎子,从土坎到河边是有一定坡度的,那么好,咱们就在中间坡度位置挖出一个土洞来。这个土洞要尽量模仿田鼠所挖的洞,是那种横向的,不是那种地鼠挖的洞,地鼠挖的洞都是直上直下的。这个洞呢,口儿可以稍微大一点,里面要更大一些,在洞里最深处放一个老鼠夹子,要同样用钎子固定在地上,再往老鼠夹子上放一堆杂草树叶,这陷阱就算做好了,接下来等着黄鼠狼上钩就行了。”

    张慧疑惑不解的问道:“为什么要往老鼠夹子上放草叶呢?”李师傅说:“这还是从黄鼠狼的习性考虑的。黄鼠狼不是爱吃田鼠嘛,所以一旦碰到田鼠洞就会钻进去找,看里面是不是有田鼠。它碰到草堆以后啊,就会认成是田鼠窝,下意识就会用前爪往里按,里面要是有田鼠,往往就会被它按出来……”张慧笑道:“啊,我明白了,你就是利用它爱用前爪按草堆的习性,设计这个陷阱的。”李师傅道:“是啊,我小的时候,用这个法儿,逮着了三只黄鼠狼,都卖给那些卖耗子药的小贩子了。本来能抓到四只的,不过第四只够狠,把前爪给咬断后跑掉了……”

    李睿听得匪夷所思,暗里惊叹不已,人类的智慧真是无法估量啊,大到卫星上天、遨游火星,小到抓黄鼠狼这样的小机关,全都能研究得出来,怪不得说人类是地球上最聪慧的物种呢,此言真是诚不我欺啊。

    张慧忽然又有些领悟,回头对李睿与孙大中说:“两位处长,我发现李师傅这抓黄鼠狼的方法虽然很神奇,但是道理很简单,他是在先对黄鼠狼习性做过全面的了解与掌握之后,才设计出这个陷阱来的,这种解决问题的方法是不是可以应用到我们这才结对扶贫上呢?”李睿微微一笑,与孙大中对视一眼后,问道:“你有什么好主意,说来听听?”张慧说:“想扶贫,就要弄清楚西山村为什么穷,就跟看病一样,你想给人治病,先得搞清楚病人得了什么病,知道病情了才能对症下药。这跟抓黄鼠狼的道理是一样一样的,你想解决什么问题,就要先对这个问题有所了解,不了解就想三想四的,那肯定不行。”

    孙大中笑道:“有一定的道理,是不是处长?”李睿道:“嗯,小张真是了不起啊,头脑灵活,善于学习,活学活用,学以致用,真不错!”

    他说这句话几十个字很简单,上嘴唇碰碰下嘴唇就说完了,却给张慧扣上了一顶“善于学习”的大帽子。这说明什么?这就表示了对她的肯定。

    孙大中听到耳朵里,心里就明白一处这位最高领导对张慧的态度了,别管之前自己是怎么对待她的,从今天开始,就得按着这位处长对她的态度来,可不能再像从前那样稀里糊涂了。

    车到九坡镇,李睿等人受到了九坡镇委政府领导的热烈欢迎,镇委副书记李玉兰也在迎接的队伍里。

    李睿有心学习老板宋朝阳务实高效的工作精神,没有在镇委政府大院里盘桓太久,跟镇委书记、镇长说明来意之后,就要往西山村去。

    书记镇长都想陪他一块去,自然是有意结交这位青阳官场的新晋红人,倒也未必是想通过他来谋求个人的进步,没准只是想多个朋友多条路呢。说起来,有时候,官场中人的想法很复杂很深邃,而另有一些时候,他们的想法又可能很简单很质朴。

    李睿不愿意让两位党政主官陪着,便笑道:“不敢麻烦两位领导。说起来,自从今年夏天以来,我已经来九坡镇多次了,差不多每次都与镇委的李玉兰李书记打交道。尤其是夏天我在西山村参加抢险救灾的时候,还曾跟李书记并肩劳动过。李书记各方面的能力与素质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这一次呢,如果方便的话,我还请两位领导批准,让李书记陪同我们前往西山村调研,你们看好不好?”

    这要求一点都不过分,事实上,别说李睿让李玉兰区区一个副书记陪同了,就算钦点书记陪同,书记也只有高高兴兴答应的,不会有半点怨言。

    镇委书记爽快的答应下来,叫李玉兰陪同他们一起赶赴西山村。

    当然了,人吃百样米,就有百样人,也有人目送李玉兰陪李睿等人上车离去后,心里邪恶的想着:“哼,说得冠冕堂皇的,还不就是看上李玉兰的漂亮脸蛋了?看来市里来的领导也不过都是些大俗人啊,下到地方说是调研来了,其实就是搜刮美女来了……说不定啊,李玉兰晚上就得上他的床。唉,还是当领导好啊!”

    李玉兰之前已经听杨鹏说过,李睿想撺掇干果杂粮加工厂的投资方老板跟西山村搞一个互助林木种植基地,并且为此让杨鹏做一份可行性报告。杨鹏做生意还行,哪做得了这种书面报告啊,还是自己抽时间帮他做出来的呢。内心觉得李睿这个计划很不错,如果做好了的话,不仅能为加工厂带来持续性的干果杂粮原料提供渠道,还能为加工厂带来品牌声誉,获得当地百姓的认可,如果加工厂想要一直在九坡镇发展下去的话,那么后者所带来的效益要远比前者为高。总之,这是一个好处多多的规划,就看怎么实施了。

    此刻,她已经顶替了张慧的位置,与李睿同车,坐在副驾驶位上,回头说道:“你们这次来,就是冲着那个互助林木种植基地来的吧?”李睿说:“是的,你觉得怎么样?”李玉兰说:“我觉得不错,这个基地要是真能搞起来,既能促进镇企业的健康良性发展,也能为当地百姓脱贫致富,是个双赢的局面,但重点在于,如何实施这个规划。据我所了解到的,目前的难点不在于劝服贫困户们参与这个互助基地计划,也不在于投资资金多少,而在于对基地的后期管理。”李睿饶有兴趣的问道:“哦,李书记仔细说说好吗?”

    李玉兰道:“西山村可供林木种植的山地面积很广,有两千多亩,可问题是,这么大的林地并没有汇聚到一起,而是各山头分散开了,这就导致在交通、运输、用水、用电方面出现了不少问题。这种情况下,若是按你的意思,各户出让自家的林地,并由个人负责林木的种植、培养工作,我恐怕没有哪一家能够承受得了我前面说的那些问题带来的压力。”李睿胸有成竹的说:“这一点我在杨鹏那份可行性报告上看到了,我认为很容易解决,就由企业出钱,统一解决你说的那些问题,不给各家农户带来压力。为什么叫基地呢,就是因为由企业统一管理。说白了,就是由企业出钱投资布局,租用农户们的山地,使用他们的劳动力,最后赚取他们的生产果实。这一点,跟国内某些新农村所推崇的新型的集体承包的意思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