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908章:送别二女

    高紫萱座驾就在李睿手里,为什么还要坐火车回省城呢?原来这位高大小姐耍懒,以困倦疲乏为借口,不想开长达两个小时的长途车。她对李睿说:“还是坐火车省心,什么都不用管,上车后闷头睡觉就行了,反正我是懒得开车……车就留给你代步用吧,看我对你好吧?”

    在候车大厅里,李睿与陈晨见了面,彼此寒暄两句,开始进行钱票交易。

    陈晨打趣他道:“你这去省城的火车票买得也太频繁了,干脆,你往我这儿预先存上一千块备用金吧。”李睿笑道:“我看行,回头给你拿过来。”

    吕青曼与高紫萱二女站在二人身后不远处,看着这一幕。

    高紫萱小声嘀咕道:“这女人谁啊?长得挺俊的呀。”吕青曼笑了笑,道:“小睿不是说了嘛,是他下属张慧的老同学。张慧我见过,小丫头挺不错的。”高紫萱道:“我问这个女人呢,你跟我说什么张慧啊?我可告诉你,你可得看紧了你老公,要不然可就让别的女人搭勾跑了。”吕青曼说:“小睿才不是那种人呢。”高紫萱看了看她,哂笑道:“对,他不是那种人。”吕青曼讶异的看她一眼,道:“他本来就不是那种人。”高紫萱低声问道:“昨晚上你们俩亲嘴来吗?”吕青曼伸手到她腰肢上拧了一把,埋怨道:“你还能有点正经吗?”

    高紫萱抱着她的手臂撒娇道:“哎呀,你就告诉我嘛,你告诉我还能少块肉吗?你跟他做那个都敢告诉我,何止是亲嘴?”吕青曼想想也是,便点了几下头。高紫萱说:“你觉没觉得他舌头有什么异常?”吕青曼怔了下,摇头道:“这倒没注意,怎么了?”高紫萱轻描淡写的说道:“没什么呀,我觉得,他吃了那么多的糖蒜,肯定一嘴糖蒜味儿,你竟然没感觉……”吕青曼嗔道:“哎呀,他刷牙了。”高紫萱笑眯眯的点头道:“对,刷牙了,呵呵。”吕青曼觉得她有点古怪,可到底是哪里古怪,却又说不上来,叹道:“你真该找个男人嫁了!”

    等李睿拿票回来,三人往候车厅深处走去。

    高紫萱踢了李睿一脚,问道:“你跟刚才那女人什么关系啊?”李睿傻呼呼地说:“朋友关系啊,怎么了?”高紫萱恶狠狠的指着他道:“我告诉你,你跟她最好只是朋友,要是还有别的关系,敢对不起青曼姐,哼哼,那我就代表人类代表正义把你小子给活阉了。”李睿哑然失笑,半响说:“我跟她要是有别的关系,还敢当着你们的面跟她见面?”高紫萱斜他一眼,道:“说不定你就自作聪明,故意反其道而行之,这样的人不是没有。”

    李睿苦笑着对吕青曼道:“这丫头一定是吃错药了。”吕青曼心里也明白,高紫萱之所以这么说,是给李睿打预防针,说白了还是为自己好,心里很感动,嘴上却只能顺着老公的意思说:“嗯,她这两天不正常,呵呵。”

    高紫萱冷哼道:“我不正常?嗯,我本来挺正常的,不过这两天被你们俩整日价卿卿我我的刺激,也早变得不正常了。唉,可怜啊,也挺可悲的,你说某些人她怎么就那么饥渴呢?唉,打个电话的空儿都要……那啥,我都替她丢人啊。”

    一句话说得吕青曼脸色绯红,口唇讷讷的说不出话来,怨艾的看向身边的李睿,心说都怪他,只顾了一时快活,却给外人留下了笑柄,这下可好,这个死丫头每每拿这件事当笑话来嘲笑自己,虽然是善意的嘲笑,却也同样羞人不是?唉,这回可是丢人丢大了。

    来到检票队伍后面,三人看看检票时间还早,就凑在一处闲聊。等了半个多钟头,检票开始。李睿忙拎着二女的包陪二女随队伍前进检票。

    检票排队的人很多,现场也很杂乱,李睿跟在二女的身后,被后面的人簇拥得几乎就贴在二女身上了,于是就趁这个大好机会,在高紫萱臀瓣上又抓又捏。高紫萱忽然间猛地回头瞪来,秀眉如剑,美眸似枪。李睿毫不畏惧她的凌厉眼神,对她傻兮兮的一笑。二人只对了一个眼神,却没谁说话。

    李睿心想,不能厚此薄彼啊,抓了小老婆也要抓大老婆啊,这也算是临别留念吧,于是左手也在吕青曼屁股上抓弄起来。吕青曼被人袭臀,自然要回头看上一看,一看是老公的手,也就没说什么。

    就这样,李睿一路吃着二女的豆腐来到了检票口,到了这里,自然不敢再有什么邪恶动作,忙将魔爪老老实实地收回来,等二女检票过后,又把她俩的坤包分别递给二人。

    一男二女隔着栏杆道别,随后李睿目送二女走进通道深处,慢慢消失在了前往站台的路上。

    此时时间指向了两点半。李睿看过手腕上手表的时间后,回想起这短短两日与二女的相聚时光,颇有几分依恋,不管是大老婆青曼的床上风情,还是小老婆紫萱的轻嗔薄怒,都是令人深深回味,难以忘怀。唉,要是每天都能跟她俩一起度过,该有多快活啊。不过,快活与痛苦可是并存的,就这短短两天,小腿上已经不知道被高紫萱踢了多少脚,而舌头更是已经被她咬伤,她更是早早就放出话来,“老公本来就是用来折磨的”,可想而知,真要是跟她共同生活下去,会有多少的苦难折磨等待着自己,但是为了她这样一个千娇百媚的大美人受苦受难,也值了!

    他来到候车厅入口的时候,发现陈晨还在,正在跟安检员闲聊天,想到自己早就许诺请她吃饭,却一直没抽出空来,如今正好有了时间,也该兑现诺言了吧,要不然,以后怎么好意思再请她帮忙购票?

    陈晨本来正在跟同事闲聊,余光瞥见李睿走过来站在不远处不动了,只是望着自己,就知道他有话说,便迈步走了过去,秀眉一挑,问道:“你朋友上车了?”李睿道:“对,刚检完票。”陈晨说:“那领导还有什么吩咐?”李睿笑着摆摆手,道:“首先,我可不是什么领导;其次,我就勉强算是个领导,也不是你的领导;最后,在火车站里边,你才是领导。”陈晨嗤笑道:“说你领导你就是领导,说话跟我们老百姓都不一样,还首先其次再次的,这就是传说中的官话套话吧?”李睿笑了笑,说:“我错了还不行吗?可别再寒碜我了,等我什么时候真变成领导了,你再这么说。”

    陈晨好奇地问道:“什么样的领导才算是真正的领导啊?”李睿说:“怎么也得正处级吧?”陈晨又问:“那你现在是什么级别?”李睿道:“正科级,离正处级还差得远。”陈晨问道:“差多远?”李睿说:“怎么也得五年吧。”陈晨笑道:“是够远的。”李睿问道:“几点下班?”陈晨看了看腕上的银色手表,道:“还早着呢。”李睿说:“早着呢是早多少啊?”陈晨似笑非笑的瞧着他说:“打听这么清楚干嘛?不会是想请我吃饭吧?”这女人本来就生得年轻貌美,脸上再现出这种开玩笑的表情,更是别增七分妩媚,李睿只看得眼前一亮,赞道:“真是冰雪啊!”

    陈晨眉头微蹙,道:“真是冰雪?这是什么意思?”李睿说:“冰雪两个字后面一般跟着聪颖或者聪明二字,所以我说你冰雪,就是夸你聪明。”陈晨得意的翘起嘴角,两腮划过一丝迷人的笑意,道:“那我猜对了?你就是要请我吃饭?”李睿说:“是啊,早就说请你吃饭,一直没时间,今天可算有时间了,希望你能赏脸。”陈晨扁扁嘴,道:“你这也太市侩了,我不过是帮你买了几次票而已,还用请客?你这完全没把我当朋友啊。”李睿笑道:“没把你当朋友就不请你吃饭了。”陈晨道:“还真要请?”李睿点头。陈晨道:“我五点半才下班呢,这还有三个钟头呢。”李睿道:“那有什么关系?反正我也没事,就等着你呗。”

    说起来,陈晨对李睿有一定的好感,却还远远不到暖昧那种地步,而且仅有的几分好感还是建立在对他的好奇基础之上的,好奇他为什么年纪不大就能给市委书记当秘书,好奇他为什么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勇救**者,也好奇他为什么整天不干正事、只想着来火车站“钓鱼”,更好奇的是,就在刚才,他带来了两个女性朋友,为什么都是美女?这两个美女与他又都是什么关系?总而言之,芳心里充满了对这个年纪不大的男子的好奇,也就是因为这一点,所以才并不排斥跟他接近。与对他的好奇相比,反倒并不如何看重他的身份地位,什么市委第一秘书,什么秘书处处长,跟自己有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