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955章:皇帝不急太监急

    采买礼品完毕,回到市委后,李睿问宋朝阳道:“是不是派辆车,把贵宾楼那些礼品拉回省城家里去?”宋朝阳笑了笑,起身道:“不用,你看着帮我安排一下吧。”李睿一下子愣住了,不知道他话里“看着帮我安排一下”的意思。宋朝阳见他不太明白,解释道:“我在贵宾楼住了也有半年了,宾馆从上到下的工作人员为我付出了大量的心血,我一直非常感激,可惜没有机会做出报答。这次正好是个机会,你帮我把那些礼品看着发放一下,算是我对大家的谢意。另外,也给秘书一处综合一处的同志们送一些,也算是这半年来我对他们对我工作的支持与帮助的谢意吧。”

    李睿早就已经知道,老板根本看不上那些礼品,但也没想到他会如此大方,将那些贵重礼品送给贵宾楼的工作人员与秘书一处综合一处的同志们,这与其说是大方,倒不如说是有情有义,心里由衷的钦佩,赞道:“老板您真体恤下属,我替他们谢谢您了。”宋朝阳摆手道:“你就不要跟我说这话了。明天开始就放假了,你现在就跟各方面打个招呼,处理一下那些礼品吧。”

    李睿出了他的办公室,马上打电话给李晓月。李晓月这个副总经理分管贵宾楼,送给宋朝阳的大多数礼品都是她经手的,由她安排这件事最恰当不过。

    李晓月听李睿说完情况之后,既惊讶又欢喜,道:“宋书记真是个体恤下属的人儿,还记得我们宾馆这些人的好哪。啧啧,改天我非得好好谢谢他不可。”李睿说:“你先把你们贵宾楼的人份拣出去,我这边通知秘书一处综合一处的领导过去,你再帮着分配分配。”李晓月爽快的答应下来。李睿补充了一句:“给你自己挑一份最大最多的,这半年可是不少麻烦你。”李晓月笑嘻嘻的说:“这不是见外了?!放心吧,我不会亏待自己的,呵呵,你忙吧。”

    当天下午四点,宋朝阳乘坐老周驾驶的一号车往省城驶去。李睿驾驶宝马车,带着吕青曼与老爸李建民紧随其后。

    李建民头一回坐宝马车,不免有些新奇激动,再加上这些时日家里突然多了一个孝顺俏美的儿媳妇,只觉得跟做梦一样,再想想明天晚上会跟省长坐在一起吃年夜饭,更是兴奋得要命,人虽然坐在车里,心却已经不知道飘到哪去了。

    沉默了半个多小时,他才忽然回过神来,呆呆的看了眼儿子所把握的方向盘上的宝马车标一眼,叫道:“咦,小睿啊,高家那丫头的宝马车怎么还在家里边?你不能一直占着人家的车啊,这回去省城就赶紧还了吧。万一给人家弄丢了或者碰坏了怎么办,还是早点还了吧。”

    李睿与吕青曼对视一眼,都有些好笑。

    吕青曼回头对他解释道:“爸,这车紫萱已经不要了,送给我们代步了,呵呵。”李建民道:“那怎么行呢?这车怎么也得一百多万吧,她好意思送,咱们也不好意思要啊。”吕青曼笑道:“没有那么贵,四五十万而已。你可能还不知道,紫萱本身就是宝马奥迪车行的大老板,这样的车啊,她拥有不知道多少辆。我们没让她送辆新的就已经是便宜她了。”李建民呵呵笑道:“看得出来,你跟她关系真好,不是姐妹,却比姐妹还亲。”吕青曼点头道:“嗯,我跟她就跟亲姐妹似的。”

    听他们说起自己的“小老婆”,李睿也是心中一动,不知道这次省城之行,能否与她相会,不过估计可能性不大,毕竟这是春节全家团聚的时刻,她也要回高家跟家人团聚,不可能还像往常那样整天跟在青曼屁股后面。唉,见不到就见不到吧,反正过完年以后,见她的机会还多着呢。

    在李睿驾车前往省城的同一时间,在青阳宾馆的办公室里面,董婕妤接到了市人大副主任田国强的电话。

    田国强有些着急的问道:“小董啊,那个李小娜答应了没有?”董婕妤不知道是他急还是徐庚年急,如果徐庚年不急而他先急了的话,那就是典型的“皇帝不急太监急”了,说:“还没,还在考虑。”田国强叹道:“哎呀,这还有什么可考虑的呀?嫁给省长当夫人这么好的机会,不知道多少女人抢破了头都抢不到呢。如今我亲自把机会送到她跟前了,她怎么反倒不知道珍惜?”董婕妤心想,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把李小娜换成你女儿,被一个五十岁的半老头看上了,要娶了当夫人,你愿意吗?难道仅仅因为对方是副省长,你就愿意出卖她的幸福?淡淡地道:“您别急,再等等。”田国强嘱咐道:“你帮忙做做思想工作,让她尽快答应下来,这多好的机会啊,换成我我早就答应了。”

    董婕妤含糊答应下来,心中却是嗤笑一声,某些人真会说便宜话啊。

    田国强挂掉电话之后,又给远在省城的徐庚年打了过去,叹道:“哎呀,那个李小娜真是不识时务啊,都到现在了,还没答应。”徐庚年笑呵呵地问道:“那她拒绝了没有?”田国强愣了下,道:“这倒没有,小董没说她拒绝,只说还在考虑。”徐庚年开心的笑了起来,道:“这就说明有戏啊,如果她一点都不愿意的话,早就拒绝了。不要急,慢慢等。”田国强抱怨道:“这要等到什么时候啊?真是不可理解,你说这么好的机会,她怎么就不知道珍惜呢?”

    徐庚年问道:“你是不是给宾馆方面打电话了呀?”田国强道:“是啊,刚打了,你把这件事托付给我,我当然要全程重视、负责到底啦。”徐庚年笑道:“不用总是催促,免得把小事办成大事,那样不好。”田国强道:“老弟啊,你这还不算是大事吗?人生头等大事啊。”徐庚年道:“哈哈,在我这里已经不算是大事了,不过对小娜来说,却是头等大事,所以我们要多留给她一些时间考虑。不要急,强扭的瓜不甜嘛。”

    车到省城后,李睿把车交到吕青曼手里,嘱咐她小心驾驶。她自会驾车带李建民回家。这里的家,指的是她那套房子。李睿自己则回到一号车上,先陪老板宋朝阳回家,等吃过晚饭后,再去省委大院见省党委书记黄新年。

    赶到宋家以后,李睿与老周受到了孙淑琴宋雪母女的热情欢迎。娘儿俩都是美女,一个徐娘半老、一个青春豆蔻,各有各的风姿,各有各的味道,任谁看到都会眼前一亮。

    李睿留意到宋雪那亮澄澄的目光不时在自己脸上扫过,便也多看了她几眼。这丫头本来就生得身段苗条、形容甜美,只是稍嫌稚嫩,而经过这一学期大学生活的熏陶历练之后,似乎成熟了几分,再有她那披散长发的陪衬,越发显得婉约娴静、韵味动人。

    美较昔日三分胜,宋家有女初长成!

    李睿与老周落座在沙发上以后,孙淑琴回到厨房里忙碌晚饭,宋雪则跑到茶几前给二人倒水。

    当她将茶杯递到身前的时候,李睿留意到她的手指纤细如若春葱,肤质又白又嫩,上面闪烁着晶莹的光泽,与茶杯的粗壮、茶水的颜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暗里赞了一声:“好美的手!”

    宋雪给二人上过茶水之后,乖巧地坐在李睿身边的下首位单人沙发上,问道:“小睿哥,听说你跟青曼姐已经结婚了?”李睿微笑点头。宋雪撒嗔道:“哎呀,我都没赶上,还想喝杯喜酒呢。”李睿说:“想喝喜酒还不好说,婚礼还没办呢,到时候你来参加婚礼,我亲自给你倒酒。”宋雪立时睁大美目,惊喜地说:“是吗?那你们什么时候举行婚礼啊?”李睿说:“正月十六。”宋雪叫道:“哎呀,讨厌,我们正好正月十六开学,正月十五就要往学校赶。你们婚礼能不能提前几天啊?”

    宋朝阳笑着走过来斥道:“小雪,别胡闹,婚礼日子定了怎么能改?别说提前几天了,就算提前几小时都不像话。”宋雪说:“可我想喝杯小睿哥的喜酒嘛。”宋朝阳说:“这个简单,等正月里,让你小睿哥跟青曼姐单独请你喝喜酒。”宋雪道:“好啊,小睿哥,等我去青阳了,你要请我喝喜酒。”

    李睿笑道:“一点问题都没有啊。”

    宋朝阳在家里吃过晚饭后,又等了一段时间,一直等到黄新年的秘书石培德打来电话确认,这才令老周驱车前往省委大院。

    赶到黄新年家里后,照例是黄新年在楼上书房接见宋朝阳,石培德招待李睿。李睿先把带来的礼品跟石培德交接了一下,这才坐到沙发上跟他闲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