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956章:央企考察团

    石培德这个省委一秘性格有点古怪,或者可以说是感性,有时候待人较为热情,能嘻嘻哈哈的说上几句,有时候就会端起架子,态度比较冷淡生硬,总之,给人总体感觉,不像于红伟那个省府一秘热络好交。当然了,也不能纯粹就下这种定论,李睿暗忖,如果自己不是吕舟行的女婿,于红伟待自己也未必那么亲热。

    今晚的石培德就不怎么愿意说话,好像心情不好似的,跟李睿寒暄几句过后就开始靠在沙发上沉思。

    既然他不愿意开口说话,李睿也就正好乐得休息,除了喝水,基本不张嘴巴,有时候也会想,石培德对自己这么冷淡,是不是刻意为之?所谓上行下效,是不是黄新年书记对老板已经厌恶了,所以他这个秘书也就有样学样,不再理会自己这个老板秘书?不过也不对啊,黄书记对老板一直是非常看重的,之前甚至还特意跑到青阳微服私访了一圈,对老板面授机宜来着,不太可能突然对他产生厌恶之情吧?只能说,石培德这个人就是性格有问题。

    他可是不知道,石培德正在忍受痔疮的煎熬。

    痔疮是一种常见的生活中的慢性病,有句话怎么说得来,“十男九痔”,可见痔疮的发病率之高。当然,也不只是男人容易患上这种病,生活习惯不好的女性也有大多数人会得这种病。这种病属于典型的慢性病,长期潜伏于人体肛门局部或内部的毛细血管中,发作的时候,来无影,你就是瞪眼瞧着也不知道它是从哪冒出来的,却能使人坐卧不安,行走不得,令人痛苦的就好像是时时刻刻被小刀子割肉似的;而症状消除之后,又会去无踪,谁也不知道它跑到哪藏起来了,非常的难治。到目前为止,世界上也没有任何一款药任何一个医学专家或者任何一座医院可以保证可以彻底根治这种病。

    想治疗这种病,首先就要从改善生活习惯做起。饮食要注意清淡,忌食辛辣,多运动,不可长期坐卧或者长时间的奔跑行走……这些石培德都懂,可问题是,身为省委一秘,连时间都不属于自己,更何况身体?连身体都管不住,又如何改善生活习惯?就这样,痔疮越来越重,由之前的几个月一犯,到现在的一个月几犯,很多次一犯就要疼一个月,每天都痛不欲生,那种滋味真是谁得过谁知道,无法形容的痛。

    现在就是这样,他就感觉屁股下面好像被一把锋利的小刀子在割肉一般。那小刀子还不是老老实实地在外围割肉,而是时不时往深处扎上那么一刀。每当这时候,就恨不得喊叫出来才能缓解疼痛似的。他努力控制住表情,不露出半点痛楚之意,唯恐被李睿看了去笑话自己。他也想站起来走几步,但走动之际腿股之间的摩擦反而会加剧痛苦,因此只能深深坐在沙发里,微微翘起大腿,好让痔疮所在部位不与沙发表面接触。

    他忍了好半天,后来实在忍不住了,再加上客厅里气氛实在憋闷,就忽然冒出一句:“当秘书的滋味真不好受啊!”李睿闻言愣了下,侧头看他,见他一脸苦色,微微纳罕,也不知道他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是什么意思,却也只能陪着说:“是啊,石处这话说到点子上了,谁当秘书谁知道。”石培德连连摇头,叹道:“你知道当秘书最大的悲哀是什么吗?”

    李睿知道,这种问题没有正确答案,而对方也不需要自己提供任何答案,他只是需要一声应答而已,就好像说相声的时候,逗哏的说了句什么,捧哏的就得跟着敷衍一样,否则就没意思了,便接口道:“是什么?”石培德痛苦地说:“是没有自由。人一旦失去了自由,就会失去一切,包括自己的身体……”说着握紧了拳头,用以抵抗屁股下面传来的那一阵阵剧痛,咬着牙续道:“……我认识很多同行,都是身体早早累垮掉,惹上一身的毛病,不用到退休就已经撑不住了,四十多岁的人看上去跟六七十岁的一样。”

    李睿深以为然,道:“是啊,我虽然才给宋书记当了小半年的秘书,却已经有了深刻的体会。别看咱们外表光鲜亮丽,常常跟在领导身边混个脸熟,可实际上,也不少受罪呢。”石培德叹口气,道:“我现在一身病啊,颈椎腰椎都不好,神经衰弱,晚上睡不着觉,失眠,多梦,还坐出了痔疮……唉,从上到下简直没有好地方了……”

    两位秘书大吐苦水的时候,楼上书房里,宋朝阳刚跟黄新年汇报完青阳市常务副市长贾玉龙晴人陈新颖大闹市委那件事。

    他最后补充道:“这件事当时我就想向您汇报来着,不过考虑到电话里说起来不方便,就一直拖到了现在,倒不是我有意隐瞒不报。”

    黄新年没发表什么意见,只问:“现在怎么样了?”宋朝阳忙道:“贾玉龙市长已经向我保证,他会解决好这件事,正在筹备跟那个陈新颖结婚,争取尽快成为合法夫妻。”黄新年又问:“这件事知道的人多吗?”宋朝阳摇头道:“不多。”黄新年淡淡地说:“那就算了。”宋朝阳心头一块大石落地,终于可以松口气,非常高兴,道:“谢谢书记理解。”黄新年解释道:“朝阳啊,你们青阳情况特殊,前任书记、市公安局长先后因为男女作风问题落马,要是贾玉龙再因此被处理,容易造成极其恶劣的社会、政治影响。这次我就给你网开一面,放过不提,希望你回去以后,加强班子的作风建设,不要再发生类似的事情。班子都不稳定,你们怎么干事业嘛?”

    这话尽管没有强烈的批评意味,宋朝阳还是听得头皮发紧,连连点头称是。

    在这次谈话结束之前,黄新年提到,最近得到消息,新年伊始,北京将有一个央企考察团要来山南省各地市进行实地考察,决定是否落户投资,如果一旦落户,最少投资也将在十数亿以上规模,同时会提供大量的就业岗位,还会每年上交过亿的纳税,这对于一座城市发展的推动是显而易见的。

    他只说了这些情况,说完之后就戛然闭嘴,看着宋朝阳,露出一副“至于接下来你们各地市的领导该如何去做……你懂的”的表情。

    宋朝阳又惊又喜,这可是一份从天而降的大礼物啊,如果在自己任内,能够促成央企落户青阳,那绝对会是一项大大的政绩,别人想抹杀也抹杀不掉,有了这份政绩,再往上爬也就简单轻松多了,当下表态道:“书记您放心,这次我回到青阳以后,会尽快做好迎接考察团的准备,同时积极改善青阳软硬件环境,以最好的形象迎接考察团的到来,争取吸引央企落户青阳。”

    黄新年点了点头,端起了茶杯。

    端茶那就是送客啊!宋朝阳想了想,该跟这位大老板汇报的也已经汇报清楚了,接下来也没事了,那就走吧,于是起身告辞。

    从省委大院出去的路上,宋朝阳兴奋不已的对李睿说:“小睿,好消息,有个央企考察团要来山南省各地市进行投资考察,如果咱们青阳能够被选中的话,今年可就能弄个开门红了。”

    李睿听了也很高兴,却感觉青阳得中的几率不大。

    没错,青阳与靖南一样,都是山南省内历史最悠久的古城,且青阳的历史、政治、文化等各方面积淀要更深厚一些,但问题是,时光车轮滚到二十一世纪,看一座城市已经不是看各种底蕴了,而是看经济看GDP。君不见,国内那些什么“六朝古都”,甚至是“十二朝古都”早就已经没人提了嘛,现在大家提到嘴边更多的是那些经济强市,甚至很多因挖煤挖矿而富裕起来的小城市也经常出现在各大新闻版面上,哪怕这些城市的嘴脸再如何“暴发户”,也无法掩饰人家有钱的事实。

    而央企落户一座城市是看什么?还是看你这座城市的交通、经济、发展、地缘与环境。说白了,城市越有钱,越能吸引央企、国企与外资落户;城市越穷,越吸引不来金凤凰。而在山南省内,上世纪八十年代之前,青阳尚是省内第二大经济强市,可随着改革开放以来这三十年的快速发展,青阳在省内排名第二的地位早已经被其它城市悄然盖过。时至今日,论起GDP,青阳在省内十一个地级市里只能排名第五,这对于省内人口、面积第一大市的头衔,既是一种讽刺,也是一种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