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958章:二老初见

    十几分钟后,在距离北京路不远的家乐福超市里面,李睿推着小车,跟在两位“老婆”身后,承担着推车工的职责。

    在冷柜前,高紫萱指着一排口味各不相同的酸奶问李睿与吕青曼:“你们都喜欢什么味儿的?”

    李睿扫了一眼,道:“我喜欢芒果的。”吕青曼道:“草莓的。”

    高紫萱笑了笑,没说什么,侧身便走。

    过了一会儿,高紫萱又指着一排蜂蜜问道:“你们都喜欢什么花的蜂蜜?”

    李睿莫名其妙的看她一眼,盯着那排蜂蜜扫过,道:“这里面好几种都没喝过啊。”高紫萱道:“那就说你喝过的。”李睿道:“都一个味儿吧,我也喝不出来,槐花蜜?”

    高紫萱看向吕青曼,吕青曼傻呼呼的说:“枣花蜜?”

    高紫萱再一次笑了笑,没说什么,转身就走。

    李睿与吕青曼对视一眼,都觉得她有些莫名其妙。

    不过高大小姐始终都没有揭开谜底,谁也不清楚她问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在柜台那里排队结账的时候,高紫萱对着吕青曼大使眼色。吕青曼顺她眼色方向望去,见那里一个小柜上摆满了各色各品牌的安全套,一见之下就红了脸,恼羞成怒地瞪向她,又觉得不解气,干脆探手出去在她腰间拧了一把。

    高紫萱咯咯直笑,原地乱跳,吸引了一大片男人的目光。那些男人一旦把目光投注在她身上,就再也不肯离去,贪婪的欣赏她的俏脸与身材,很多人目光在她大腿上连连留恋,恨不得用目光撕开衣服,看到里面的春景。

    高紫萱如同看不到这些色郎的目光似的,对吕青曼附耳说道:“多买几盒吧,看到没,春节促销,买两盒送一盒呢,嘿嘿。”吕青曼红着脸恶狠狠地说:“你怎么不买?”高紫萱笑道:“我买了跟谁用啊?跟你老公用吗?你舍得?”吕青曼笑道:“我没意见,正好他这几天总是缠着我要呢,你替我上吧。”高紫萱小声问道:“你为什么不给他呢?”吕青曼不愿意在大庭广众之下聊这种私房话,嗔道:“哎呀,你可真讨厌,咱能不说这个吗?”高紫萱哼哼着道:“你小心着吧。”吕青曼奇道:“小心什么?”高紫萱道:“小心你满足不了他,他跑到外面偷月星!哼哼。”

    吕青曼虽是笑了出来,却也觉得这话很有道理,秀眉微微蹙起,开始思虑自己对李睿是不是太苛刻了。

    在家里吃过午饭后,高紫萱便即驾车离去,没有给李睿任何私下里单独相处的机会。李睿被她搞得心情怏怏,却还不能表现在脸上,只能是强颜欢笑。

    不过,峰回路转,柳暗花明,到了下午三点多,高紫萱又给吕青曼打来电话,邀她与李睿晚上去她家里玩通宵,还说邀请了几个朋友,大家聚在一起好好玩玩,打扑克打麻将喝酒唱歌……想玩什么就玩什么。

    吕青曼是个好静不好动的人,更不喜欢通宵玩,何况已经嫁做人妇,夫妻二人都是三十岁的人了,还玩什么玩啊,闻言就直接拒绝了。高紫萱道:“你别自己不愿意就拒绝啊,你问问你老公啊,他要是想玩呢?”吕青曼说:“他也不去。”高紫萱说:“他说了啊不去?”吕青曼笑道:“他没说,我不让他去。”高紫萱叹道:“我说姐啊,你对你老公管得也太多了吧,我这个外人都看不下去了。你说你,身为他的老婆,不满足他那方面也就算了,还限制他出去玩,你这是要活活管死他吗?”

    吕青曼奇道:“你怎么知道我不满足他那方面啊?”高紫萱冷哼道:“这不是你自己说的?今天逛超市的时候,你说他最近一直缠着你想要,可你就是不答应。”吕青曼讪笑道:“我是想让他为造人做好充分的准备,所以这段时间不跟他做。”高紫萱道:“你不要解释了,你就给我一句准话,你晚上来不来?”吕青曼说:“哎呀,我跟他年纪都大了,还通什么宵啊?那是你们年轻人的玩法,我们就不跟着搀和了。你跟朋友们玩吧,玩开心点。”高紫萱不死心的道:“不是非要通宵,你要是困了可以先睡啊,没人拦着你,就是大家伙凑一块热闹热闹。反正明天初一你们也用不着拜年,睡到几点都没人管。”

    经不住她死乞白赖的劝说,吕青曼有些心动了,将她的意思跟李睿说了一遍,问询他的意思。

    李睿瞬间领悟,这是“小老婆”要创造跟自己单独相处的机会呢,说不定就是要趁着人多混乱跟自己打情骂俏,一想到这个就兴奋得不行,脸上一本正经的考虑了一下,道:“去玩玩倒是也没事,又不是非要通宵不可,什么时候困了就什么时候睡呗。再说了,紫萱家里不是有个藏宝库嘛,她一直夸里面有多少珍奇的宝贝,我早就想过去看看了,今晚上正好是个机会。”

    吕青曼也怕他晚上又缠着自己求欢,见他愿意,就答应了高紫萱。高紫萱那边自去准备不提。

    到了晚上六点多,李睿与吕青曼夫妻二人在厨房里忙碌着晚饭,炖排骨与红烧肉都已经提前做好了,剩下再做一个炸黄花鱼、一个啤酒烧鱼,再炒几个菜,也就齐了。这是今晚的菜肴,主食自然是饺子。夫妻二人一个擀饺子皮,一个现包,风风火火的,分外忙碌,李建民帮着打下手。

    就在这时候,吕舟行与秘书于红伟赶到了家里。

    小夫妻跟吕舟行见过后,李睿忙又给吕舟行介绍父亲李建民。

    吕舟行握着李建民的手,笑呵呵地说:“亲家,我年纪要比你大,叫你声李老弟,老弟啊,我要谢谢你啊,你给我培养了一个好女婿出来啊。小睿我很喜欢,年纪虽然不大,但是很懂事,很稳重,也很仗义,对曼曼也很照顾疼爱,我很满意这个女婿呀。有他替我照顾曼曼,我工作中也就不用操心了,呵呵。快,里面坐,咱们老哥俩今晚要好好喝两杯呀,哈哈。”

    李睿见岳父大人对自己父亲不仅没有半点看不起,反而很热络,心里暖烘烘的,非常感动,眼圈都湿润了,忙过去给他沏茶倒水。

    吕舟行则拉着李建民拉起了家常,两个老男人,婚姻经历基本都差不多,因此很有共同话题。李建民在经历过最初的紧张之后,很快适应下来,居然跟这位大省长聊得很投机。

    吕青曼暂时也不做饭了,坐在父亲身边抱着胳膊,做出一副小鸟依人状,听着两个爸爸聊天。

    吕舟行也抽空打量了下自己这个宝贝闺女几眼,见她跟以前相比没有什么太过明显的变化,身材没有突胖或突瘦,但是眉梢眼角都洋溢着嫁做人妇的幸福与惬意,暗自点头,心里一块大石落地,知道自己这辈子已经再没有什么值得操心的大事了。当然了,非要说有,也是有的,譬如操心小夫妻的孩子什么时候降生,好哄孙子。

    他对李建民客气地说:“我从乡镇插队干部做起,这几十年来都是劳碌命,东奔西走,各处为家,曼曼跟着我受了不少苦呀。不过这孩子也因此没被娇生惯养,没有养成公主病,这也是我最喜欢她的地方。当然了,到底是女孩子,肯定会有这样或者那样的毛病,老弟你以后还要多担待啊。”李建民忙道:“青曼挺好的,贤惠,懂事,孝顺,勤快,我们家小睿能够娶到这么好的媳妇,是他的福气啊。”

    于红伟笑着插口道:“小睿有福气,青曼也有福气,两人这一结婚,就把福气带到了一块,以后小日子肯定是越过越好。您两位也就不用太操心了,等着以后享福就行了。”

    吕舟行点了点头,拉起女儿的小手问道:“当着你公公的面,给我们一个准话,我们什么时候能抱孙子啊?”吕青曼立时红了脸,垂着头羞臊的说:“打算是尽快呢。”吕舟行笑道:“尽快也要有个日子啊,不能让我们傻等吧?”吕青曼想了想,道:“不是今年年底,就是明年年初了。”吕舟行呵呵笑起来,拍拍她的小手,道:“那我们可就等着啦。”吕青曼抬头问道:“爸你喜欢闺女还是小子啊?”吕舟行笑眯眯地说:“不论是闺女还是小子,我都喜欢。”

    李睿趁机说:“到时候还要请爸您给孩子起名呢。”吕舟行听了这话,脸色一整,缓缓点头,道:“我倒疏忽了这个,好,我从现在开始,就留意好名字,呵呵,希望还不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