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965章:抓获

    安增奇没来得及庆贺,却见李睿身子猛地往下一沉,上半身晃了两晃,差点没翻到船下去,就知道大事不妙,忙扑过去抱住他,避免他落水。

    此时李睿正跟那只水怪较劲。刚才,那水怪被他一叉稳准狠地插到了腮部靠后位置,剧烈的痛苦与突如而来的惊吓让它只知道逃命,晃动脑袋要往水下逃去。它身上还带着钢叉呢,它这往水下一钻,自然而然要带着钢叉一起下潜,而钢叉另一头在李睿手里攥着,也就自然要带着他一起下去了。多亏李睿反应迅速,直觉那水怪要往水下潜逃的时候,就使出千斤坠的功夫把重心移到了两腿上面,身子也矮下去,保持身体重心的同时,与那水怪做着艰苦残酷的斗争。

    被安增奇扑上来抱住后,他说:“不用抱我,帮我抓住钢叉……好特么劲儿大,这是个什么玩意啊?是头公牛吧,我擦,都快握不住了!”

    安增奇忙放开他,两手齐出,帮他抓牢钢叉。

    鲁星那边喜不自胜的扯着弩箭后面的保险绳,道:“我也射中了,它要往水下去呢,哈哈,我扯住它啦!”

    他朋友赶紧跑过来帮忙,跟他一起扯住保险绳。

    四个大男人,分作两组,每组两人,各持叉绳,跟那个水怪原地拉锯。饶是如此,四人却一点不占上风。那头水怪力量奇大,在水里扭头摆尾,每挣扎一下都有几百斤的力气。四人为了抗拒它的巨力,连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却也只能堪堪持平,不能胜过。那水怪在船边水下涌出无数水波风浪,但见水花扑啦啦的溅射得哪里都是。小船也被它弄得晃来晃去,在水面上打起了摆子。

    “哎呀,哎呀,他们好像抓住那只水怪啦!”高紫萱忽然惊喜的叫了起来,美眸只盯着望远镜里的画面。

    吕青曼听后也是一惊,忙道:“是吗,给我看看?”高紫萱放下望远镜,往湖心一指,道:“不用望远镜,你看呀,这还看不见嘛,他们正跟那个水怪拔河哪,哈哈。”吕青曼凝目望去,七八十米的距离,说远不远,说近不近,能看到一些,却也看不大清,不过可以看到四人正直挺挺的站在船上忙碌着什么,而小船四周水花冒起来个没完没了,一看水底下就有东西,看到此景,不喜反忧,蹙眉道:“他们不会有危险吧?”高紫萱道:“哎呀,怎么可能呢?四个大男人还斗不过一只水怪?有什么危险啊,咱们就等着开眼吧。”

    事实上,高大小姐高兴过头了,也高看那四位大男人了,他们四个还真是斗不过那只水怪。当然了,要是他们松手弃掉绳叉的话,至少可以保证自身安全,但好容易才抓到这只水怪,岂肯就此放手?就算拼命也认了。

    鲁星恶狠狠地说:“特么的,还敢跟咱们较劲!我今天就把话放这了,不是它死就是我亡!”

    李睿身为练家子,在人群里边力气也算是大的了,可是跟这只水怪缠斗,却也难当其锋。不过这也不怪他实力不行,水里的动物,一般都有借水生力的技巧,比较典型的两种动物是鳄鱼与普通的鲤鱼。鳄鱼虽然咬合力惊人,但是在陆地上基本很难对人类造成什么威胁,就算一口咬住人身,只要不是咬住要害部位,人也能鳄口逃生,但是同样的情况发生在水里的话,那人就算是有十条命都不够鳄鱼玩的。在水里的话,鳄鱼一口咬住猎物,身体会在水中翻转绕圈,借用水的浮力,通过身体转动带动嘴部旋转,进而达到将猎物身体撕扯粉碎的目的,那种力量可能达到恐怖的千斤之力,别说是人身了,就算是铅铝等软金属也会被撕烂的。而平时看上去很不起眼的鲤鱼,也是一个借水生力的专家,在水里随意一个摆尾,就能借力产生一个巨大的推力,推动自身往前游动,而鱼的个头越大,产生的推力也就越强。

    现在,这头水怪就用它娴熟的借水生力的技巧,给四人造成了难以应对的困难。

    李睿只感觉自己两手已经麻木了,眼看下一秒就要握不住钢叉了,却也只能死命握住,因为心里明白,要是自己放掉钢叉的话,鲁星那边的保险绳也就失去了牵绊的作用,凭细细的一根保险绳,是没办法控制住那只水怪的。

    “哎呀,我不行了……”安增奇忽然失声叫道。

    他这一叫唤,鲁星那边也泄气了,痛苦地说:“哎呀,李哥快想想办法,我手都快被保险绳磨烂了。靠,准备不足啊,应该戴着手套上的!”

    李睿忙开动脑筋,绞尽脑汁的想啊想啊,忽然间灵机一动,叫道:“水怪善于借用水力,咱们也能借用机器的力量啊。王哥,你快去开船,咱们开船拖着这水怪走,到底看看谁更有劲儿。”

    鲁星那个朋友姓王,名字不知,李睿就叫他王哥,他闻言也是眼睛一亮,道:“是啊,应该去开船,拖着它走,哈哈……”说完对鲁星道:“你握紧了,坚持一下,我马上去开船!”鲁星答应下来,咬着牙,使出九牛二虎之力,将保险绳在胳膊上缠了好几圈,又围着身体转了两圈,最后把自己摔倒在船底,哈哈大笑道:“特么的,这下看你怎么跟我斗!”

    那位王哥已经回到船尾,发动马达之后,很快操船往码头驶去。那只水怪虽然力大无比,但也要看跟谁比,跟四个大男人比,那绝对没问题,可是比起上百马力的马达发动机,那点力气就不够看了。但见“哒哒哒”快速的马达声中,小船乘风破浪一般高速驶向码头,身后水下则始终有个长长的黑影在不情不愿的跟随着。

    李睿就感觉着,在小船驶动之初,那只水怪还挣扎了几下,可是等小船速度起来以后,它那点挣扎的力量就显得太渺小了,完全是被小船拖着走,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了。不过,钢叉上的力量依然巨大,不握紧了还是不行。

    七八十米的水面距离,瞬间即至。

    高紫萱兴奋的冲四人喊道:“抓到了没有啊?”鲁星在船底躺着,哈哈笑着对她说:“抓到了抓到了。”

    王哥把船的套索套在码头的钢钎子上,探出头去看钢叉尽头被扎中的水怪,忽然间惊呼道:“我的妈呀,好大的鱼!”

    高紫萱想看看不到,跳着脚看都不行,心急如焚的说:“哎呀,给我瞧瞧,到底是什么东西?”

    李睿道:“你等会再看吧,快想想办法,怎么把这个家伙弄到岸上去。”王哥走到他身边,问道:“它折腾得还厉害吗?”李睿试了试钢叉那头传来的力量,点头道:“又开始了。”王哥愁眉苦脸地说:“这可怎么办?算了,我叫人,让他们带渔网下来。”

    鲁星说:“我估计渔网不行,它劲儿太大了,套上渔网也能跑掉。我带来的渔网都没用。我看看,这样……你赶紧找鱼叉,狠狠的扎它几下子,把它扎死。”

    仓卒之际,哪里去找鱼叉?王哥上码头踅摸了一阵子,最后找到一根长有三米多、儿臂粗细的竹竿,一头较粗,一头很尖,倒也能用。他回到船上,用尖的那头往船边水下那条大鱼身上乱刺乱捅一阵。那大鱼被它捅急了,折腾得越发欢实,带动着小船在原地晃悠,弄出来的动静非常之大。

    李睿说:“王哥,你给我握住钢叉来,我去捅它!”

    两人换下位置,李睿手持那根竹竿,没头没脑的朝那大鱼身上扎去。他的力气要比那位王哥大一些,戳刺了几十下,那大鱼后背被他扎出了十几个血窟窿,露出了里面白花花的肉,弄得附近血水一片。随着鲜血的大量流失,那条大鱼的生机也就慢慢失去了。虽然一时不得死,却也慢慢失去了挣扎的力量,很快就萎缩在水下不怎么动了。

    四人见它不再挣扎,就在船里休息了十来分钟,等力气攒足之后,开始把它往岸上拖。码头高出水面三四十公分,肯定是别想拖上去的。那就只能往岸边拖。王哥控船来到码头西侧靠近悬崖的一处有落脚地的地方,两人下船站到岸上,用保险绳与鱼叉拖动,两人站在船里,用木浆与竹竿推送,费了不知道多少力气,才堪堪将那条大鱼弄到岸上。

    高紫萱与吕青曼跑过去看,看到这条大鱼真面目的时候,都吓得呆住了。

    这条鱼少说也得有两米长短,李睿蹲在它身边就跟一个小孩子似的,它体长而圆,背部是青黑色,自鱼脊两侧往下逐渐变浅,到了鱼肚子那里是一溜白色。整条鱼身体最粗壮的地方,比小号水桶也差不多,身上的鳞片都跟小半个巴掌差不多大小了,生着一张扁平嘴,嘴里是冷森森的白牙,眼睛又小又丑陋,看上去就跟活鬼似的。它无力的趴在山石地面上,尾巴不时的甩弄两下。李睿伸手想要握住它鱼尾,一只手竟然握不住,只能握住三分之一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