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980上:挑选婚纱

    李睿在婚纱间陪着二女挑选婚纱。

    吕青曼出于二婚的心理,想着行事要低调一些,不想穿婚纱了,免得穿起来被人笑话,只想着穿身红色旗袍,代表个喜庆的意思也就够了,忸怩着不愿意挑,也把意思跟高紫萱说明了。

    高紫萱道:“那怎么行?你什么都能低调,就是婚礼不能低调。婚纱是举行仪式的时候穿的,旗袍是敬酒的时候穿的,你不能颠倒了顺序乱穿胡来。你就得挑一身,你不挑就让咱老公挑。”吕青曼已经习惯了她称李睿为老公的说法,听了后一点异样感觉都没有,讪笑道:“那就让他挑。”

    高紫萱一把将后面看热闹的李睿揪到前面来,道:“快点,别磨蹭,快给青曼姐挑婚纱,我还得带她做头去呢。”李睿笑道:“我怕挑出来她不喜欢。”吕青曼道:“你随便挑,什么样子都行,就是不要太露的。”高紫萱坏笑着说:“给她挑个心口大开叉的。”吕青曼扁扁嘴,伸手就去她腋窝下呵她的痒。

    李睿围着四周的衣橱转了一圈,挑挑拣拣的,也没看到太喜欢的。高紫萱等得不耐烦,先拉着吕青曼做头去了。

    过了十来分钟,李睿肩头被人拍了下,都不用回头看,就知道是“小老婆”过来了,笑着说:“青曼做头呢?”高紫萱嗯了一声,道:“挑好了没?”李睿摇头道:“没,都挑花眼了,不知道挑哪件好。”高紫萱抬手拉起他正看的这件深红色婚纱,摇头道:“不行,太老,不大气,你什么眼力啊?还是我挑。”李睿巴不得她帮这个忙呢,闻言后退一步,道:“你来就你来。”

    高紫萱挑来挑去,没给吕青曼挑到合适的,却挑中了一件自己喜欢的,小心翼翼的摘下来,走到穿衣镜跟前,把婚纱放到自己身前试了试,问道:“怎么样这件,我穿着好看不?”李睿在旁边椅子上坐着,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说:“还用问啊,这不废话嘛,高大小姐穿什么不好看啊?”高紫萱得意的点了点头,道:“真想试穿试穿。”李睿忙道:“婚纱可不能轻易试穿,小心露点。”

    他这话可不是胡说八道,由于婚纱的独特样式,导致大号小号的光从外面看不出来,要是一个身材苗条的女孩穿上一套肥大的婚纱,就可能露出春景,另外,婚纱基本都是露得很多的,尤其是心口那里,再加上穿戴起来很难,想要固定住也不容易,因此一不小心就可能露点。不少倒霉的新娘子都是在婚宴上因为婚纱不小心脱落,而惨遭围观。

    高紫萱回头瞪他一眼,骂道:“去死你!”骂完又小声嘟囔道:“露点也没人看得到啊。”

    她说到这,美眸一亮,笑嘻嘻的把试衣间的门打开,将婚纱放了进去,转身走到外屋,去化妆室那里看了看,见吕青曼刚刚开始做头,想做好怎么也得一两个钟头,便满意的走回婚纱间,坤包放到李睿手里,又把外面的毛呢大衣脱下来,同样放到他手里。

    李睿目瞪口呆的看着她,心说这丫头不会是真想试穿婚纱?

    高紫萱给他一个妩媚的眼神,似乎在说,你猜对了,随后转身走进了试衣间。“砰”的一声传来,试衣间的门被关死,又传出上锁的声音。

    李睿苦笑摇头,心说这里就只有你老公一个人,你还上什么锁啊,你身上还有哪是你老公没见过的?这么一想,忽然想到,自己好像还没看到过她身前那双秀峰呢?

    高紫萱在试衣间里捣鼓了好半天都没出来,好像在里面睡着了似的。李睿很是好奇,将她衣服跟包叠好后放在椅子上,迈步走到试衣间门口,低声询问:“死了?”里面传出高紫萱狠毒的声音:“滚!你才死了呢!”李睿笑道:“那你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啊?”高紫萱哼道:“这婚纱一点也不好穿,里面**的全是硬钢丝架子,裙腰上还插着大头针,扎了我好几下了,哼,气死我了!”李睿笑道:“婚纱就是这个样子的,这也怪你,谁让你吃饱了撑的没事干?”高紫萱道:“你给我滚蛋!你要是没事干了就去看青曼姐做头,少烦我!”

    李睿便真去了外面,走到化妆室里,看着两个美女发型师给吕青曼做头发。新娘的头发,讲究可是多了去了,做什么样的发型,戴什么样的饰,配什么样的婚纱……等等都是有讲究的。一个新娘的发型,做上三四个小时甚至是一半天,都不算是稀罕事。吕青曼力求简约朴素,所以两个发型师就给她做了一种最简单也是适用性最广的发型,可以不考虑婚纱的样式。饶是如此,也要做上两个钟头。

    影楼老板善意的对李睿说:“别急,慢慢来,还要好一阵呢,你要不先去沙发上坐着歇会儿。”吕青曼也说:“你先去坐着,不用看着我。”李睿道:“那我就去继续选婚纱。”吕青曼提示道:“千万不要太鲜艳,也不要太露。”

    影楼老板与两个发型师听了就笑,一个劝她说:“美女,你长这么漂亮,就要穿鲜艳的婚纱啊。”另一个说:“不要怕露,露也不会露点。”老板点头说:“可以戴乳贴的。”

    吕青曼听得脸红不已,再也不肯说话了。

    李睿便转身回了婚纱间,一看“小老婆”还没出来,就再次走到试衣间门口询问:“怎么还没好?”高紫萱撒嗔道:“哎呀,烦死了!”李睿奇道:“怎么烦死了?”高紫萱哼道:“这婚纱看着漂亮,可我穿上满不是那么回事,一点味道都没有,丑死了。”李睿笑道:“你既然穿上了就出来看看呀,我瞧瞧什么模样。”高紫萱道:“你进来看,我不出去,丑也丑死了!”说着将门锁开了,又将门拉开。

    李睿推门望进去,眼前顿时浮现出火红雪白两种颜色,火红的是婚纱,雪白的自然是“小老婆”那嫩娇雪白的肌肤,可以说是红里罩着白,白上衬着红,两相映衬,实在是迷人,只看得眼睛一亮,又凝目仔细打量,见她已经将脱下来的衣服要么挂在了挂钩上,要么堆在了凳子上,身上只穿着这么一件婚纱。

    这婚纱主体为酒红色,上身上端截止到心口那里,再上面什么都没有,甚至连任何肩带都没有,用意就是露出沟壑、心口与香肩等女人身上最为美丽的部位来;婚纱在右匈那里点缀着一片红色与白色的梅花,给人高雅清新的感觉;婚纱在腰肢那里人为的制造出了一个斜斜向下的束带,既是一个花式,也清晰的表明了那里是腰肢所在,同时也能更好的凸显出穿者的身材,可谓是点睛之笔;在束带左侧,又是一堆红白色的梅花,与右匈那里的梅花斜向对称,用意非常之妙;婚纱下边就是一条普通的长裙,堪堪拖地。

    这条婚纱,最抢眼的就是上身那里,因为露出来的部位实在是多,充满女性独有的风情。相信任何一个人看到有人穿着这条婚纱的时候,也都会是看向那里。

    此刻,高大小姐穿着这袭婚纱,身材、风姿、气质什么的都没问题,唯一的问题就是她还穿着兄没有脱掉,那紫红色的杯碗不能被婚纱上端完全遮掩,露了一些出来,更上面的两个肩带则是完全清晰的露在外面。若是往常,她兄这么露在外面,一定是非常性一感,可是今天,配上这身高雅美艳的婚纱,还穿着兄就显得不伦不类了。

    李睿点头赞道:“真漂亮,相得益彰啊。”高紫萱横他一眼,道:“漂亮什么呀?我觉得都要丑死了,怎么看怎么丑,尤其是上身这。”李睿笑道:“你这不废话吗?你看见谁穿婚纱是穿着兄的?你把兄脱掉就好看多了。”高紫萱狠狠瞪视他,怒道:“滚蛋,你当然想让我脱了,我脱了你就能看见我那什么了,对不对?”李睿嗤笑道:“得了,别装了,你身上什么地方没让你老公看过啊?亲都不知道亲了多少回了。”高紫萱无奈地斜他一眼,对着镜子看了又看,苦兮兮的说:“其实我也想脱了兄试试啊,可是……可是这婚纱有点大,我怕脱了兄以后,上面……上面就托不住了,婚纱就会掉下来。”

    李睿道:“这还不好说,我站你身后,给你提着点,这样婚纱既不会掉下去,我也不会看到你那里,一举两得,多好啊。”高紫萱听得美眸一亮,道:“好,就是这么办,你去后面给我提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