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994章:公文包丢了

    欧阳欣笑了笑,往车里一扭头,道:“上车,我送你。”李睿已经被她如是奉献过一番好意,所以此时再次听到,并不惊讶,内心感激并且微微感动,受宠若惊的说:“不用了,我打车就行了。你那么忙,你还是先走吧。”欧阳欣道:“我今天提前下班,都下班了还忙什么?”说完俏皮的说:“你不会接连两次拒绝一个女人善意的帮忙吧?”李睿听得心头一跳,只觉得心情特别惬意特别舒服,暗赞这女子真是个妙人,说起话来都跟影视剧里的台词一样,既浪漫又雅致,自己蒙她青睐,真是福气啊,哪敢再说什么,绕过车头就坐上了副驾驶。

    欧阳欣驾车缓缓驶出停车场,看他一眼,道:“我还以为你是大男子主义呢,从来不坐女人开的车。”李睿忙自辩道:“我可不是,我从来都很尊重女人的,从来没有看不起女人。”欧阳欣抿嘴一笑,道:“你家住哪儿?”李睿说:“你不会真要送我回家吧?你把我放到路边,我打车回去就好了。”欧阳欣道:“如果你不愿意让我送你回家的话,我可以把你放下。”李睿笑道:“我当然很愿意了,可是怕麻烦你……”欧阳欣截口问道:“你家到底在哪儿?”李睿只能说:“市北区正阳北大街上的时代家园小区。”

    欧阳欣微微颔首,驶出酒店后,往市北区方向驶去。

    李睿试探着问道:“你回家顺路吗?”心里打算的是,如果她回家顺路,自己再让她送;如果她不顺路,那自己就近下车得了,省得耽误人家回家。

    欧阳欣侧头瞥他一眼,道:“顺路不顺路有什么关系,反正到你家小区没几步路。”李睿心想也是,自己总是跟她客气矫情的话,反倒显得自己小气了,便没再多问。

    车停在小区西门的时候,李睿说道:“我下车了,你路上开慢点。”欧阳欣微微点头,没有说话,晶亮亮的眸子只是觑着他。李睿跟她对视一眼,抵挡不住她那直入人心的目光,对她笑了笑,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欧阳欣驱车要走,忽然间想到什么,又停了下来,目光瞥及窗外,见李睿正快步横穿马路,两手仍是空空。她看到这一幕,又是好笑又是好气,自言自语的说道:“他没记性,你也没记性了?想什么呢?”说完摇了摇头,把车熄火后,开启后备箱,推开车门下了车去……

    李睿都走到董婕妤家楼下了,才发现有些不对劲,至于是哪里不对劲,却又想不到,停下身来仔细想了想,好像自己落下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东西似的,可是越想越想不到,抱着胳膊想了想,才发现两只手手上空空。

    “哎呀,公文包给丢了!”

    一想到丢了公文包,里面很多的贵重东西也会跟着全部丢失,尤其是还剩小半瓶的那瓶蝇水,他就大惊失色,原地跳了起来,回头望望来路地上,哪里看得到?凝眉回忆公文包可能丢弃的地方,忽然间想起,公文包好像是放到欧阳欣车后备箱里了,当时自己帮她提海参,其中一只袋子破裂以后,自己提着好的那袋子海参先放到了她车后备箱里,同时顺手把公文包也放在了里面,结果事后只顾着去放车钥匙,哪里还顾得上公文包?再之后,更是彻底把公文包忘了个干干净净……想到这,他忙转身快步跑了出去,心中祈祷欧阳欣一定不要走,还在原地等着自己。

    李睿还未走出小区西门,就已经望见,欧阳欣那辆外形纤美的奔驰依旧停在马路对面,心下大定,忙快步奔过去,心里却也纳闷,她为什么还没走,难道她已经猜到自己要回来拿遗失在后备箱里的公文包吗?如果是这样的话,她刚才为什么不叫住自己呢?

    他走到车身驾驶位一侧的时候,发现欧阳欣已经将车窗玻璃降了下去,伊人正在打电话。二人对视一眼,欧阳欣那双美眸就直勾勾地盯在他脸上,再也不肯离去。李睿被她看得有些别扭,略有几分羞涩的转开了视线,可过了一忽儿,又忍不住转回去,继续跟她对视。欧阳欣凝目看着他,香雪一般的俏脸上现出温婉娴静的笑,这一刻的她别提多动人了。

    李睿看得叹为观止,想不到女人打电话也能打得这么优雅动人。

    欧阳欣打完电话后,对他一笑,道:“怎么又回来了?”李睿讪笑道:“我公文包好像落(读la,辣音)你车后备箱里了。”欧阳欣右手从副驾驶座位上拿过一样东西,从驾驶位车窗递出去给他,道:“是这个么?”李睿接到手里,可不正是自己的公文包,先是欢喜,又是疑惑,问道:“怎么落在副驾驶位上了?我记得之前我放在后备箱里啦。”欧阳欣笑着说:“是我刚从后备箱里取出来的好不好?”李睿失笑道:“你早知道我把它落在车里了?”欧阳欣莞尔一笑,道:“我是早知道了,在地下停车场的时候就知道了,当时就想提醒你来着,不过后来跟上你以后,说起别的话来,就给暂时忘了。刚才看到你空手回到小区,才又想起来。”

    李睿笑着说:“那你怎么不叫住我?”欧阳欣好笑不已的说:“你走得太快,我想叫住你已经来不及了。我说打电话给你吧,刚掏出手机,朋友就来电话了,只好先接电话。我还想呢,等打完电话,我直接给你送家去得了,想不到你自己想起来,出来找我了。你记性还是不错的嘛。”

    李睿见话都让她给说了,而且解释合情合理,丝丝入扣,自己也说不出什么来,只是她最后一句话,似乎有点嘲笑自己记性不佳的意思,当然,她只是打趣自己,并非真正意义上的鄙视嘲讽自己,说道:“谢谢你了欧阳。”欧阳欣道:“不谢,也没帮你什么。那我就先走了,你也回家吧,再见。”说完对他微微一笑,随后就驾车走了。

    李睿目送她驾车远去,直到看不到车的影子了,才略有几分惆怅的往小区西门走去,心里甜甜的酸酸的,有种既惬意又不满足的感觉,恨不得能再跟欧阳欣相处一会儿。他能看出,欧阳欣对自己是有好感的,只不过不清楚,她的好感是因公还是因私?不过念及自己的身份,便觉得因公的概率高一些,要不然,人家堂堂的五星级大酒店的总经理,又是年轻貌美,干吗纡尊降贵跟自己这样一个普通男人结交示好?还不是看在自己是市委一秘的份上才来折节下交的?不过也不能因此说人家不好,人家就是因为自己是市委一秘才认识自己的,也就是说,自己先具备了跟她同一层次的身份,才有机缘跟她结识。至于结识之后,会生成什么样的关系,是官商相勾,还是私下相友,那就要看自己跟她的缘分了。

    他回到家里的时候,时间还早,连吕青曼都有些纳闷,问他今天为什么回来得这么早。他说宋朝阳在接待一位朋友,因此自己就能提前下班了。

    吕青曼没有多问,转移了话题,道:“刚才我出去的时候,碰上隔壁的董婕妤了。”李睿奇道:“你出去干什么来着?”吕青曼说:“买酱油啊,老抽用完了。”李睿哑然失笑,道:“我的宝贝啊,油盐酱醋茶这些东西你让小红买就行了,你就在家安安心心给我当少奶奶好了。”吕青曼道:“那怎么行?人是需要运动的,我出去买酱油就当是散步了,又不累。再说了,我哪有少奶奶的命啊。”李睿说:“你下周不是要去市委组织部报到了嘛,到时候有你运动的。对了,你碰上董婕妤,跟她说话了没?”

    吕青曼点头道:“说啦。”李睿忙问:“说什么啦?”吕青曼老老实实地回答道:“我问她,下班啦?她笑着跟我说,是啊,你也下班啦。我说我还没上班,她说有空坐坐,然后冲我笑了笑,就上楼去了。”李睿道:“那个女人性格有点怪,以后你少理她就是了。”吕青曼好奇地问道:“她怎么怪了?我觉得还挺正常的呀。你每天去青阳宾馆接送宋书记,是不是经常跟她打交道?”李睿心头一跳,忙道:“几乎不怎么打交道。她是总经理,大多数时间都在坐镇办公室,很少去贵宾楼,而我只在贵宾楼进出,所以几乎不怎么碰到她。不过我跟她关系还算……不错。”

    吕青曼羡慕的说:“她身材可真好,尤其是那双大长腿,再踩上高跟鞋,啧啧……比模特都模特了,简直就是个衣服架子啊。”李睿抱住她在她嘴上吻了一口,道:“咱们家青曼除了身材不如她,别的哪儿都比她强。”吕青曼笑着说:“你说这话真虚伪,睁着眼睛说瞎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