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1015章:最怕是责任

    保安经理点点头,道:“那女孩的身份倒是可以查出来,毕竟尸体在那摆着呢,可是那三个男子的身份就……”说着倒吸一口凉气,低声道:“总经理,虽然咱还不知道他们三个的身份,可是看这架势,估计都是来头不小的人物啊,否则怎么可能调动警察来给他们擦屁股呢?”

    李睿也有点感觉不妙,虽然这事与己无关,可还是感觉自己坠入了一个泥潭,泥潭上面正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搅动泥水,让原本就浑浊不堪的泥潭更加的晦暗无光,稍不留神就会陷在里面再也爬不出来。

    欧阳欣望着那名警官,忽然嗤笑一声,自言自语的说道:“他们精明,可也别把别人当傻子。”李睿道:“这话怎么说的?”欧阳欣不无得意的说:“我们酒店的客房管理系统使用的是双机备份系统,一台主服务器工作的时候,另一台备份副服务器每十分钟自动检测主服务器的数据库存储系统,一旦发现数据更新,则会自动更新,等于是每十分钟备份一次数据库。那个警察刚才是删掉了宗文超那条记录没错,可他删除的是当前工作的那台主服务器上的数据,用作备份的那台副服务器上的数据依然完好无缺。”

    李睿赞叹的说:“这样也行?”欧阳欣点头道:“这套双机备份系统的功能非常强大,可不仅限于我刚才说的那种例子。譬如,如果当前工作的主服务器出现了问题,不能继续正常工作了,那么用作备份的那台副服务器则会自动抽取复制出现问题的服务器的数据,接替它继续工作。这套系统要价几百万,当时我还觉得贵,现在看来,还真是物有所值呢。”李睿连连点头,道:“这样是最好,关键时刻可以帮酒店免除责任。”欧阳欣道:“就算没有这套双机备份系统,也不用怕。”

    李睿问道:“哦,你还有别的招数?”欧阳欣说:“其实总台电脑这里所做的记录删除,全部都是软删除,你在管理软件里看不到这条记录了,但是数据库里还有。我若真想查这个宗文超是何许人也的话,直接看数据库就是了。”李睿对她越发叹服,道:“哦?你还懂电脑软件与数据库?”欧阳欣谦虚的笑了笑,道:“也不算懂,稍微知道那么一点而已,但是对付这些自以为精明的警察却已经足够了。”李睿沉吟半响,说:“我感觉,这些警察瞎折腾这么一通,对酒店没有什么恶意,估计只是替那三个男子擦屁股来的。”

    欧阳欣脸色凄冷的摇摇头,道:“你说得对,也不对。表面上看,他们对酒店确实没有恶意,一心只想帮那三个男子毁灭证据,免除罪责。可是你要想到,一旦那三个男子成功将自己撇离这件人命大案,那么所有的责任就该我们酒店承担了。死者家属可不管死者是怎么死的,他们只管她是在哪死的。在你们盛景大酒店死的,那么好,你们盛景大酒店就要承担责任……我不想看到这种事的发生。”李睿这才知道自己想得过于想当然了,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欧阳欣没再说什么,给他一个眼色,往电梯厅里走去。李睿忙跟了过去。二人乘坐电梯上了三楼,又回到了欧阳欣的办公室里。

    欧阳欣这才回答他的问题:“我已经有了初步打算,不过到底是头一回碰上这么大这么复杂的事儿,也不知道考虑得是不是周全。我跟你这个大秘书说说,你给我参详参详,帮着查漏补缺,好不好?”李睿点头道:“那有什么不好,跟我还客气?”欧阳欣把他引到沙发上坐下,道:“这件事,我的打算是,一方面静观其变,什么都不做,就看这些警察怎么做,但只是表面上什么都不做,暗里另一方面,我要查清那个宗文超的身份,还要尽可能多的了解到那三个年轻男子的身份。这么做是未雨绸缪,免得以后死者家属把死者跳楼的责任全部推到我们酒店身上。”

    李睿想了想,道:“你想得很好很全面,我也只能想到这些。你放心,这件事真要是给你们酒店带来麻烦,到时候你说不清楚了,我一定会站出来为你作证。”欧阳欣欣慰的朝他一笑,显得非常开心,俏丽的脸上写满了动人之色,道:“这可是你说的,以后小女子有难了,你可不能不挺身而出。”李睿听她说得俏皮,也笑了出来,道:“为你两肋插刀,在所不惜。”欧阳欣呵呵笑起来,笑得花枝乱颤,看了看手腕上的表,道:“耽误你好半天了,你赶紧回家休息去吧。”说着走到办公桌那里,再次提起那个黑色袋子,道:“别忘了这个!”

    李睿提着海参乘电梯下楼的时候,本来是想直接到地下停车场的,可是又想看看那些警察在干什么,于是在一层大堂走了出来,走到大厅里一看,哪还有半个警察的身影,刚才那些警察连带那个警官已经全部不在了,大堂里已经恢复了之前的平静堂皇,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

    他走到酒店门口,却见那个保安部副经理正站在外面,望着那个女孩跳楼的方向出神,问他道:“那些警察都走了?”那经理转头看向他,虽然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却知道他刚才跟总经理欧阳欣站在一起,举止亲密,估计是总经理的朋友吧,便老老实实地回答道:“是啊,刚走。”李睿问道:“就这么走了?”那经理说:“走之前把那个女孩的尸体也带走了,说是带回去进行尸检调查。”

    李睿心想,说得倒是冠冕堂皇、漂漂亮亮,好像是真心破案一样,可是他们之前的行为,将与涉案那三个年轻男子相关的所有信息资料完全删除毁灭了,又哪里是在破案?分明是在搅局。唉,可怜这个女孩,不知道蒙受了什么不白之屈,这才被逼跳楼自尽,谁知就算死了也要蒙受冤屈,可真够倒霉的。

    他回到家里的时候,吕青曼已经在被窝里躺下了,见他回来,问道:“怎么回来得这么晚啊?”李睿说:“光是送高大小姐的话,我早就回来了,不是碰上事了嘛。唉,一言难尽啊。”吕青曼闻言从被窝里坐了起来,有些好奇的问道:“碰上什么事了?”李睿说:“两件事,酒店总经理送了我一袋海参;第二件,有个女孩从酒店十二楼跳楼摔死了。”吕青曼大为吃惊,自动过滤了第一件事,问道:“为什么跳楼啊?”李睿叹道:“不太清楚,不过已经可以知道,跟三个男子有关,而且那三个男子极为有权有势,在案发之后,调动警察去酒店毁灭证据,妄图毁灭所有涉案的信息资料,包括入住信息与监控录像。你知道嘛,我活这么大,还是头回碰上这种事,突然感觉这个社会好黑暗啊。”

    吕青曼听得稀里糊涂,却被他勾起了好奇心,道:“到底怎么回事,什么乱七八糟的,你跟我好好说说。”李睿道:“你等我洗漱回来吧。”

    等熄灯后,夫妻二人钻在被窝里拥在一起,李睿将那女孩跳楼前后发生的所有事情全部讲了一遍,反正跟欧阳欣也无暖昧之情,也就不避讳叫青曼知道她今晚跟自己的过往。

    吕青曼听完后问道:“紫萱知道这件事吗?”李睿摇头道:“我不知道,我把她送回房间就走了,然后就碰上了欧阳……不过这件事跟紫萱也没关系啊,她知道不知道的又怎样了?”吕青曼道:“我怕她知道后害怕,你不知道,她胆子很小的,看到一只死猫都要吓哭的。”李睿听得心头一软,情不自禁地就想起了小老婆今晚跟自己吵架的事情,道:“放心吧,她应该不知道。她说很困了,估计一进屋就睡了吧。”吕青曼这才关注这个案子,道:“你说死的那个女孩没穿衣服,而最早她又是被那三个男子扶进房间的,难不成,她是被那三个男子欺负了?”

    李睿道:“这简直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否则的话,我是想不通她为什么会选择跳楼。老天,那可是十二层啊,摔下去必死无疑。你说她得受了多大的委屈才会跳楼呢?”吕青曼颔首说道:“嗯,应该就是这么回事。那三个家伙做贼心虚,所以才调动警察去酒店毁灭罪证的。他们是聪明得过了头,却没想到,这样一来,反而欲盖弥彰。这件案子真要是想查个水落石出的话,根本就不用找那三个家伙,直接找那个带队的警官,他肯定什么都知道……”

    夫妻二人讨论了一阵这个案子,困意渐渐袭来,便先后入睡。

    吕青曼在睡觉前说了最后一句:“明天就开始造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