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1021章:市长定计

    王钢是本地人,又要退休了,不想得罪孙耀祖这个青阳市的二号人物,便顺着他的心意说道:“要我说,孙凯等人的本意也不是要致肖文娜于死地,只是欺负她欺负得过分了,这才导致这起惨剧的发生。如今人已经死了,再过度追究他们几个人的责任也没有什么太大意义。我的意思是呢,尽量给几人改过自新的机会,让他们活着的人来赎罪,来替肖文娜的家庭贡献自己应尽的一份责任。”

    周元松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

    孙耀祖却听得双眼冒光,忙道:“老王,你是什么打算?”王钢想将周元松也拉下水,看着他说:“要不就给孙凯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这原本是需要孙耀祖独自面对的难题,到了此刻,却成了周元松也要面对的题目。

    周元松非常郁闷,暗恨王钢把这个烫手的山芋丢到自己手里,点头答应吧,孙凯是从此无忧无虑了,自己却要为此背上巨大的政治风险;不答应吧,那就从此得罪了孙耀祖这位顶头上司,以后自己这个市公安局长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不说别的,他只需卡住财政资金的流动,市公安局上千口子人就得骂死自己这个管家的,唉,真是左右为难。

    孙耀祖见他始终不肯表态,热切的心情慢慢冷了下来,但还是耐着性子,陪着苦笑说道:“元松啊,就给犬子一个机会好不好?”周元松差点没有笑出来,心说好奇怪,怎么是我给你儿子一个机会呢?我虽是市公安局长,但是跟这件案子一点关系都没有啊,就算给他机会,也是刑警支队或者分管刑侦工作的王钢给他呀,关我屁事?想到这里,心中计议已定,苦笑道:“我也很想给他机会,可问题是,这件事不在我的管理范畴之内啊。”说完看向了王钢,意思是他才是这个案子总的负责人。

    孙耀祖见他偷奸耍滑,心里暗暗恼恨,却也不便逼他,他这个市公安局长,尽管名义上要听政府的号令,可他还有一个市委政法委书记与市委常委的头衔在那里摆着呢,自己可是奈何他不得,只能不甘心的看向王钢,道:“王局长,元松已经表态了,这件事你说了算,你看着办吧。”王钢见周元松不肯下水,光是自己承担这个风险,也有些不大愿意,却又扛不住孙耀祖的威压,只能说道:“其实李海涛基本上已经将前期工作全部做好了,但是他找的那个理由实在是不堪一驳。我觉得这件事从头到尾还需要好好筹划筹划,将各方面口径都统一了,要不然实在不好跟死者家属交代。”

    孙耀祖听了非常高兴,道:“好,非常好,太好了,那我们就好好筹划一下吧。”周元松起身道:“市长,我还有点私事要忙,就先走了。”孙耀祖知道他想抽身事外,皮笑肉不笑的说:“元松,什么私事那么急啊?就不能先帮我这个大忙吗?对于你跟老王的援手,我是非常感激的,日后也会感激不尽。”周元松听得出他这话的意思,这次若是可以帮他儿子孙凯度过难关,那他以后就会对自己与王钢特殊关照,当然了,要是不帮他这个忙,以后也别想从他手里捞到任何好处,说不定,还要被他穿小鞋,心里暗叹一声,硬着头皮道:“市长,我实在是真忙啊……”孙耀祖怫然不悦,道:“那你就忙去吧!”

    等周元松走后,孙耀祖拍了桌子,骂道:“这个周元松,胆子那么小,枉我对他那么看重。”王钢说:“他到底是个外地人,市长不用跟他一般见识。”孙耀祖冷哼一声,心里已经在琢磨以后如何收拾周元松了,却对王钢笑着说:“还是咱们青阳老乡最好,呵呵,老王你真是不错,值得信赖与托付。等这个难关度过去以后,我可要好好谢谢你……”

    晚上下班后,李睿打车急匆匆奔向了盛景大酒店,当然不是去见小老婆高紫萱,她上午已经回省城去了,而是去找欧阳欣,商量应付李海涛之策。

    他赶到酒店以后,直奔三层欧阳欣的办公室,敲开屋门之后,看到伊人脸色黯淡、形容憔悴,那两只美丽的眸子也失去了往日里的光彩,只看得大为吃惊,问道:“你怎么了?”欧阳欣微微讶异,道:“我没怎么啊?干什么这么问?”李睿说:“你看你,脸色多差劲啊,是不是让那件事给烦的?”欧阳欣莞尔,极有风情的瞟了他一眼,道:“你观察得倒是挺仔细的。快进来吧。”

    李睿被让进屋里沙发上坐下,欧阳欣已经手脚麻利的给他沏了杯茶水端上来,随后陪坐在他身边。

    李睿端起杯来,轻啜了口茶水,问道:“这件事你不打算汇报给酒店老板吗?”欧阳欣道:“肯定要的啊,要不然出了事情,就要我来背这个黑锅了。但是在汇报给他之前,我想先跟你商量商量,拿个主意出来。你知道的,大老板不会帮你想办法,只会让你自己想办法,他要扮演拍板的角色。”李睿微微点头,将茶杯放回茶几上,道:“这件事,你要是让我说的话,就是绝对不能跟李海涛一干人同流合污。能否站在正义的一方倒是其次,但绝对不能被他们拖下水被他们玷污掉。如果只是被他们拖下水也就罢了,问题是会将酒店声誉推到一个极度危险的所在,一个搞不好,酒店声誉就会彻底玩完了。你肯定也不想以后人们提起盛景大酒店的时候,说那是一个帮着凶手说话做事的黑恶酒店。”

    欧阳欣深以为然,表情凝重的连连点头。

    李睿道:“而且,李海涛代表的只是市公安局一小部分人,市局还有很大一部分人是能够主持正义的好人。那个什么所谓的公子,他父亲所代表的也只是青阳市一小部分高级领导,不可能代表所有的领导,起码我老板就不是那种人。所以,你就听我的,坚持正义,据理力争,绝对不能跟李海涛他们同流合污。这是一次劫难,同时也是一次大好的机会。你们酒店要是能够抓住这次的好机会,说不定还能变坏事为好事,将你们酒店的声誉提高到有史以来最好的水平。以后市民们一旦提起你们酒店来,都会说那是一家拥有正义与良知的酒店,这种声誉可是打广告都得不来的。”

    欧阳欣信服不已,脸上现出敬服之色,道:“好,我就按你说的做,绝对不答应李海涛所提的条件。”李睿道:“放心吧,这件事真要是搞大了,譬如李海涛想要报复你们,我会请我市公安局的朋友帮你们主持公道。要是再闹大一些的话,我还能将这件事汇报给宋书记知道,他自然会给你们酒店主持正义。”欧阳欣美眸流彩,欣喜而又感激的望着他,道:“我真要谢谢你,自从出了这件事以来,我吃吃不好,睡睡不好,总觉得压力特别大,但是有你这个朋友站在我身边替我撑着,我就能够放松一会儿。”李睿笑道:“都是朋友,还说这种话干什么?”欧阳欣摇头道:“朋友也需要说谢谢的呀,连夫妻之间也需要说,何况是朋友?”李睿问道:“你经常跟你老公说谢谢吗?”欧阳欣反问道:“你从来不跟你老婆说谢谢吗?”

    二人对视一眼,同时笑了出来。

    欧阳欣道:“那就这么定了,等明后天李海涛再过来找我谈判的时候,我就直接拒绝了。”李睿道:“嗯,拒绝就行了,反正证据已经让他们毁灭的也差不多了,就算你酒店方面不配合,估计也影响不了他们的大计。只是,唉,那个女孩死得实在太冤了。”欧阳欣幽幽一叹,说:“跟你说句心里话吧,今天李海涛跟我说这个事的时候,我看他轻描淡写的编了个瞎话出来,又听他哈哈大笑,心里特别害怕。我就想,昨天那个大人物的公子逼得那个女孩跳楼,说成是自杀,那明天我欧阳欣要是碰上同样的事情,是不是也会被说成是被自杀?难道大人物的公子就能只手遮天吗?连刑警队都要听他们的?”李睿暗叹口气,道:“这种事怎么说呢,虽然社会上也存在,但毕竟是少数。咱们只能自求多福了,不要碰上这种事。当然了,苍蝇不叮无缝的蛋,那个女孩能跟他们三个混在一起,估计也不是什么好人。可能就跟李海涛说的那样,是个作风很坏的女孩子。”

    二人推心置腹的谈论了一会儿,欧阳欣的难题解决了,心情也放松了,非常的快慰,问道:“你是要回家吗?我送你吧。”李睿摇头道:“不用,我打车回去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