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1026章:密不透气

    肖父骂道:“你女儿精神才有问题呢!还享受那种感觉,这是你公安局副局长应该说的话吗?你太无耻了,我们悲痛得都要死了,你居然还有脸笑,你是不是人啊?”王钢把脸一沉,道:“少说没用的。一句话,签不签字?不签字的话,你们在局里大吵大闹,严重影响了我局正常的工作环境,我们可是有权抓你们的。”肖父又惊又怒,道:“你们这里到底是公安局还是黑社会啊,怎么能这么不讲道理呢?我们是死者家属,我们不仅无辜,我们还有冤屈啊。你们公安局不给我们主持公道就算了,还要威逼恐吓我们吗……”

    在王钢公关肖文娜父母的同时,肖家亲友团里几名在政府机关有公职的亲友,都先后接到了单位领导的电话。领导们虽然不是一个人,但同时表达了一个意思:肖文娜之死已经在社会上引起了极度不好的影响,不能再闹下去了,如果你们再帮助肖家人兴风作浪的话,就会被开除公职。

    到当天晚上公安局下班前,肖家亲友团与市公安局的第二次交锋已经完成了,肖家亲友团再次惨败。

    王钢送肖文娜父母出去的时候,恶狠狠地说:“给你们一晚上的考虑时间,如果明天还不来签字,不仅一分钱拿不到,而且你们那些有公职在身的亲朋好友都会被开除公职,而肖文娜的尸体也将被强制火化。”

    这两次交锋,作为市公安局局长的周元松全部了然于胸,甚至很多幕场景都落在他的眼底,但他并没有站出来,不是不能站出来,而是不知道站出来以后干什么。帮着王钢等人吗?那就等于是助纣为虐,自己是不屑干的,也绝对不能干,那样将来早晚有一天会被秋后算账,同样会遗臭万年;帮肖家人说话吗?也不合适,虽然在市长孙耀祖那里确定了不帮他,却也不好跟他对着干。人家到底是市长、自己这个市公安局长的顶头老板,自己真要是彻底得罪了他,这个市公安局长也就不好干下去了。

    没有别的办法,只能两不相帮、袖手旁观!

    看到肖文娜父母在院里嚎咷痛哭的时候,他的心也会隐隐作痛,也会想,要是自己女儿身上发生了这种事,自己又该怎么办。他也在犹豫,这件事要不要汇报给市委书记宋朝阳知道。理论上说,为了免于责任,为了维护自己,理应将此事汇报给宋朝阳知道,但问题是,一旦跟他说了,自己就会彻底站在市长孙耀祖的对立面,再也回不了头了。一个市公安局长,可以不听市委书记的,那样也影响不了太多工作,可是绝对不能不听市长的啊,市公安局是市政府的组成部门,局长不听市长的,就等于是打工的不听老板的,虽然未必会被开除,却可能被老板捏得死死的,再也抬不起头。

    唉,这件事实在是难办呢。

    他心里也明白,以孙耀祖的强权,为儿子孙凯压下肖文娜这件事,可以说是易如反掌,不说局里二号领导王钢愿意为他父子忙碌奔波,就算是刑警支队副支队长李海涛那样的小人物,都已经给孙凯三人擦干净了屁股。现在,就算放手让肖家人去盛景大酒店调查,怕他们也无法查到半点线索。事情发展到这一步,肖家已经完全陷入了被动,信息的不透明不对称就足以压垮他们,何况还有市长这个级别的强大势力在九天之上冷冷的凝望着他们呢?其实事情的结局已经注定了,他们注定是一群不能反抗只能认命的蝼蚁。

    其实大多数的老百姓都是这样的蝼蚁,每天在地上爬来爬去、奔波劳累,不过是为了糊口。运气好的话,在短暂的有生之年,能够吃饱喝足,最后落个全尸;运气不好的话,被人踩上一脚就会灰飞烟灭,连尸体都找不到。而如果把普通老百姓形容为蝼蚁的话,那么权贵阶级就是蝼蚁们只能仰视的人类。人类自然不会关心蝼蚁们每天都干了什么,每天过着什么样的生活,又有什么样的希望,高兴了,看着它们忙碌一阵;不高兴了,一脚踩下去,就能杀灭成千上万。蝼蚁也不敢跟人类对抗,哪怕眼睁睁看着人类的大脚踩下来,也只能认命的死去。

    肖家人最后会怎么样呢?被迫在火化通知书上签字,然后目送肖文娜进入焚尸炉变成一堆骨灰,而随着骨灰盒的下葬,这件案子的真相也会被彻底掩盖。若干年以后,人们提起肖文娜来的时候,也只会说,那是一个漂亮但是精神有问题的女孩,她要是不自杀的话,现在小孩也有这么大了……

    站在办公室的窗前,周元松望着局大院那黑漆漆的地面,无奈的叹了口气。他既无奈肖文娜的遭遇,也无奈肖家人的冤屈,更无奈的是,经此一事,自己就算没有得罪市长孙耀祖,实际上也差不多了。昨天晚上,自己与王钢去他那里汇报此案,自己没有顺着他的心意,帮他把此事摆平,那时候如果自己跟王钢全部拒绝他,估计他恨自己也不会恨得那么厉害,偏偏王钢率先做了摇尾乞怜的狗,匍匐在了他的腿下,两相对比,自己的态度自然就会显得万分恶劣,他不恨自己才怪。

    有些时候,某人恨一个人,不是因为他跟自己对着干,而是因为他没跟着自己干。

    不过,周元松心里是坦然的,因为他知道自己至少没做亏心事,而且也没必要太过惧怕他孙耀祖,他虽然是市里二号人物,也是自己的顶头上司,但自己也不是软柿子,到底有个市委常委的头衔呢,他想欺负自己也没那么简单。但这里有个问题是,通过王钢的表现,已经反映出了一个问题,就是自己对局里从上到下的领导干部还没有完全掌控。岂止是没有完全掌控,简直就是根本没有掌控。自己毕竟是刚刚调到青阳市,脚跟都没站稳,又哪里有能力掌控局里的人?唉,任重道远啊。

    晚上下班后,李睿打了辆车,风驰电掣一般赶往盛景大酒店。此行有两个目的,一是与久未见面的许昕怡约会,二是去欧阳欣手里拿演唱会的门票。

    许昕怡是午后才赶到青阳的,到达市里以后,先与同事去盛景大酒店开了房间,安顿好行囊,这才开始考察工作。忙碌了一下午,到晚上天黑后也就歇了。她也是那时候才给李睿打去电话,通知他自己已经到了。两人约好了晚上见面,挂掉电话后,就在各自的憧憬中等待着这次见面。

    李睿走进酒店大堂以后,没成想当面撞上了欧阳欣。

    欧阳欣问道:“你是来找我取票的吧?”李睿说:“是,可是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谁又惹你生气了?”欧阳欣失笑道:“我很佩服你的观察力,我自己都不觉得有什么,你怎么就看出来了?”李睿犹疑的问道:“是不是李海涛又来找你麻烦了?”欧阳欣道:“外面说话不方便,还是来我办公室说吧。”

    二人经由电梯上到三层,到了欧阳欣的办公室里边。

    欧阳欣这才说道:“来的不是李海涛,而是另外一名警官。他也不是来找麻烦的,而是郑重警告我,在欧阳欣跳楼这件事里,酒店上下所有知悉内情的人,都要统一口径,说她是跳楼自杀的,对外不能胡说八道。否则,市公安局会以危害社会公共秩序的名义查封我们这家酒店,还会以造谣诽谤的罪名抓捕乱说的人。”说到这里,俏脸上已经布满了苦色,续道:“你刚进来的时候,我刚跟知道边缘情况或者内情的员工们开完会,跟他们说了下市公安局的命令,要他们统一按照市公安局给出的说法对内或者对外谈论此事,任何其它说法都会被市公安局认定为造谣诽谤,会被判刑的。”

    李睿吃惊地说:“啊?你是说,整个市公安局都在为那三个凶手说话了?”欧阳欣苦涩的点头,道:“那个警官跟李海涛完全不一样,李海涛是以个人的名义来的,那个警官则打着市公安局的旗号。”李睿倒吸一口凉气,想了想,道:“难道那个公子是市公安局长的儿子?可是也不对啊,市公安局长是周元松,刚刚从省公安厅调过来,他家属亲人都在省城呢。他儿子就算生事也不会跑到青阳来啊……不对不对,应该不是周元松,可那又该是谁呢?某个副局长的公子吗?倒是有可能。”欧阳欣叹道:“甭管是谁的公子,人家都是有来头的。我们酒店要在人家地盘上做生意,当然就要听人家的吩咐了。唉,没法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