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1029章:包青天?

    李睿说:“因为你值得我想。”许昕怡摇头不已,撒娇道:“这个理由不够,再换一个。”李睿说:“因为我喜欢你。”许昕怡道:“大声点!”李睿大声喊道:“我喜欢你!”许昕怡道:“叫出我的名字!”李睿便大声喊道:“许昕怡,我喜欢你,我想你了!”许昕怡在他嘴上狠狠亲了一口,美眸热剌辣的盯视着她,道:“今晚你陪我!”

    李睿听到如此热火的不是表白胜似表白的话语,不仅没有任何欢喜,反而冷冰冰打了个颤儿,刚刚兴奋起来的情绪也颓废了一分,陪她倒不是问题,问题是娇妻青曼还在家里等着自己回去造人呢,就算今晚不跟她造人,自己也要回家的呀,在外面怎么疯都行,就是不能不回家!这一点,就算青曼不提出要求,自己也要严格遵守这一点。可是,若是回家的话,眼前这个妙佳人不就失望了么?自己已经让她失望过一次了,难道还要再次让她失望吗?

    李睿在面对史无前例的难题之时,肖文娜家里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

    其时,肖家亲友团全部聚集在肖文娜家里,与肖文娜父母一起商量对策。市公安局给出的肖文娜的死因让他们实在无法接受,而其后市公安局威逼火化肖文娜尸体的做法也是让他们惊怒交加。可是那又能怎么样,难道能奋起抗争吗?以肖家亲友团联合起来的势力,估计连一个小小的刑警大队都搞不定,何况是与整个市公安局作对,那是赤果果的拿鸡蛋碰石头啊。

    肖文娜的大姨夫,一个在市审计局工作的副科级干部,哭丧着脸说:“娜娜这事,很显然有问题,疑点太多了。要按盛景大酒店保安的说法,她是光着身子跳楼的,那么很有可能,她是被人欺负了。被谁欺负的呢?肯定是个有权有势的人,说不定就是市公安局自己的领导干部,要不然市公安局为什么在这件事上表现得这么含糊粗暴?而且你们发现了没有,娜娜的尸检报告很简单,也很含糊,我觉得有必要让他们对娜娜进行一下……一下那个检查,就是检查她死前是不是被人欺负过。”

    他说到这里,喘了口气,道:“可是话说回来,人家市公安局心思根本就不在为娜娜主持公道上面,要不然怎么放着那么多的疑点不去调查呢?那些已经存在的疑点都不检查,又怎么会去查找新的疑点?也就是说,市公安局摆明了要将这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要不然,如果娜娜真是自杀的,他市公安局凭什么给你们发人道主义补偿金呢?别人自杀他们怎么不给钱?要我说啊,胳膊拗不过大腿,咱们这点人连个小派出所都对付不了,又怎么敢对付市公安局?还是算了吧,认命吧。我说句难听的,娜娜死得是冤,可也已经死了,再怎么着也救不活了。咱们不能光为死人考虑,也得为活人考虑考虑。再这么僵持下去,唉……我的工作也就完蛋了,还有那谁……娜娜她二姑……”

    听他说到这里,肖文娜二姑、在市教育局工作的正科级干部,接口道:“是啊,娜娜她姨夫说的有道理。人已经死了,怎么救也救不活了。讨个公道固然重要,可是活人继续生活下去更重要。咱们两大家族的人,前后也得几十口人吧。真要是铁了心的跟市公安局对着干,恐怕不能给娜娜讨回公道来不说,咱们还都得跟着受牵累。市公安局不是放话了嘛,你们夫妻俩再不签字火化,我们这些有公职的人就要全被单位开除,自家人何苦为难自家人呢?”

    众人听了只是唉声叹气,谁也说不出话来。

    肖母听后一个劲的哭,虽然觉得这两位亲戚的话说得难听,却也是实情,如果连活人都过不下去了,还死乞白赖的给死人讨公道干什么?

    肖父痛苦地说:“我们要求也不高,就想知道娜娜跳楼的真相。只要让我们知道真相,哪怕就这么认了我也答应。我们不能让娜娜做个冤死鬼,我们两口子也做个糊涂鬼啊。”

    众人闻言,各有感触,心情全部跌落到了最低谷,一个个不是摇头就是叹气,还有抹眼泪的,绝望悲伤的气氛笼罩了这个家。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清脆的门铃声。

    客厅里众人各自对视一眼,由靠门最近的一个亲戚走过去,拿一只眼睛警惕的望出猫眼看了看,回头道:“不是警察,也不认识。”肖父走过去道:“我来看看,说不定是我朋友呢。”

    他走过去把门拉开,见门外站着一个中年男子,手里提着公文包,表情凝重,却不认识,纳闷的问道:“你是……”那男子问道:“你是死者肖文娜的……”肖父道:“我是她爸。”男子道:“嗯,我找的就是你,我这次来也没有恶意,我是来帮你的。”肖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在自己一家人已经被市公安局压迫得气都喘不上来的时候,还有陌生人主动上门帮助自己,天底下哪有这等好事?忙把门大开,递手过去跟他握手,疑惑的问道:“你是……”那男子跟他握了下手,道:“能进里面谈吗?”

    “砰”的一声,屋门关了。屋中客厅里这十几口子都在疑惑的打量这位不请自来的陌生人,谁也搞不清他的身份,也没人知道他的真实来意。

    这人却也没有自我介绍,站到客厅里后,拒绝了肖父搬过来的凳子,朗声道:“肖文娜跳楼身死一案,存在很多疑点,很显然,肖文娜之死并不像是市公安局有意描绘的那样,跳楼自杀,而是另有隐情。目前,几乎可以判定,市公安局在这个案子里面,扮演了一个极其丑陋的走狗角色,为某些有权有势的大领导包庇罪责,为此,市公安局某些领导不惜泯灭良心,不惜助纣为虐,不惜颠倒黑白,不惜指鹿为马,故意撒谎欺骗压迫你们这些受害者的家属。只可惜,他们不知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有些时候,正义虽然会迟到,但是一定会来!”

    短短一番话,这个来者就成功站到了肖家亲友团的战线上,也成功吊起了所有人的胃口,并且成功得到了他们的感激与认可,还同时掌控了客厅里的气氛与局面。这个人已经成为了屋子里的中心,身虽无光,却褶褶生辉!

    这人不是于和平手下第一亲信大将、秘书二处处长季刚又能是谁?

    肖父感动的眼睛都湿润了,亲手递上一杯热茶,哆哆嗦嗦的说道:“这……这位朋友,你……你是……你是什么人,你……你怎么知道那么多?你说得实在是太对了,从来没见过市公安局这样欺负人的,我们都要被它欺负死了呀。”

    季刚又一次拒绝了他献上的热茶,道:“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谁来替你们主持公道。”

    所有人都一起望着他,很多人都在心里想,难道这个其貌不扬的家伙要为肖家主持公道了?

    肖母停止了哭泣,可怜巴巴的望着他,道:“同志,你……你要是能帮我们家娜娜主持公道的话,我给你做牛做马也行啊。”说着跌跌撞撞的扑过去,就要跪在他身前。季刚忙将她扶起来,道:“大姐,千万别这样。我确实有心为你们主持公道,但是凭我自己的力量还是要差一些的。不过幸运的是,你们女儿这件案子,已经引起了有关领导的注意与重视。”

    众人闻言七嘴八舌的问道:“是哪位领导啊?谁啊?是市长吗?”

    季刚面无表情,未置可否,看着肖父道:“那位领导已经开始关注此案,也愿意为你们肖家主持正义,但是这件案子非常复杂,涉及了市里不少有权有势的大人物。那位好心的领导独木难支,也很难应付。因此需要大家伙一起帮忙,大家携手同心,将案子真相挖掘出来,同时曝光那些为虎作伥的丑恶的领导干部。”

    肖父红着眼睛说:“你放心吧,只要是能帮娜娜讨回公道,你就是让我死了我也愿意。”

    季刚微微一笑,道:“倒不用死,只需要我们大家同心协力,这事就能办成……呃,不知道你们家里还有没有房间,我想单独跟你们这些人里面的主事人谈谈,大家商量一下对策。”

    肖父忙道:“有,有,我们去里面谈……”

    季刚并没有在肖家久留,前后不过一刻钟,便已经抽身离去,这期间没有坐下过,也没有喝过一口水抽过一根烟,他走出小区后,又打车往市公安局方向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