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1033章:猜到真相

    欧阳欣摇头叹气,道:“你坐下吧,这件事跟于书记没关系。”李睿坐回去问道:“你怎么知道的?”欧阳欣说:“因为季刚来意很明确,不是来告诫酒店方面封口的,也不是为那三个凶手清除罪证来的。正相反,他来是想拿到那三个凶手的罪证。”李睿又吃一惊,道:“他……他要拿到罪证?他又不是市公安局的人,他凭什么要拿到罪证啊?还有,他……跟这件事有一毛钱的关系吗?”欧阳欣脸色凝重的说:“我刚才跟你的想法是一样的,不过季刚也没瞒着我。他跟我是老相识了,我们俩私交也还行,所以他就跟我说了实话,希望能够得到我的帮助。”李睿连连点头,道:“你跟我好好说说。”

    原来,刚才季刚来找欧阳欣,一上来开门见山就说要得到她的帮助,要她尽可能多的提供肖文娜跳楼案的细节与各种线索。他说,这件案子已经在市里闹得很大了,民间对此案充满了怀疑,市公安局给出的回应与答复充满了漏洞与疑点,很显然是一件冤案。此案已经得到了市委副书记于和平的关注,于和平有心帮死者一家讨还公道,还死者一个清白,还要将那个利用公权力毁尸灭迹、掩盖事件真相、愚弄民众的黑心领导揪出来绳之以法。正因于此,他急需与肖文娜跳楼一案有关的所有细节与任何可能的证据线索。

    李睿听欧阳欣说完这个情况后问道:“那你是怎么回复他的?”欧阳欣表情悻悻地说:“我一听好啊,本来我就想替死者鸣不平的,可惜自己没胆子,现在既然有于书记这样的市领导愿意站出来帮死者一家讨还公道,那不是正合了我的心意?我就把那天晚上咱俩所看到所发现的一切全跟季刚讲了,包括李海涛等人过来毁掉证据的事。季刚听得很仔细,还拿着笔在本子上写写画画,每一条都认真记下来了,还要让我将酒店管理系统数据库里那条‘宗文超’的开房入住记录备份下来,等他派人来取。”

    李睿点头道:“这不是很好吗?咱们想做不敢做的事情,有人帮咱们做了,多好的事情啊,正义到底是来了呀。啧啧,真是想不到,于和平还有这么高尚的情操啊,俨然一个再世包青天。我开始有点佩服他了。”说完忽然愣住了,看着身前美女总经理问道:“那你还怕什么呀?市公安局虽然给你这儿下了封口令,但是现在有堂堂的市委副书记给你撑腰了,你还怕什么?市公安局再凶,能凶得过市里三号领导?等着吧,离真相大白的日子不远了。”

    欧阳欣叹道:“哎呀,哪儿啊,你不要太乐观。季刚临走的时候提了一嘴,他说对手来头很大,闹不好于书记都斗不过他,所以要我尽可能的多帮他,必要时还要站出来给死者作证。你想啊,万一于书记不是那个人的对手,那我现在帮了于书记,之后那个人还不得清算我跟酒店啊?boss给我的命令是保证酒店的利益,不是让我断送酒店的财路啊。”

    李睿听得眉头紧皱,匪夷所思的说:“青阳市除了我老板与孙市长之外,就数他于和平最大了。他是土生土长的青阳干部,在青阳根深蒂固、门徒无数,难道还有他斗不过的人吗?”欧阳欣似有所悟,道:“你刚说他是市里三号领导,那在他之前不是还有两个领导吗?他又怎么斗得过?”

    李睿哂笑道:“那两个领导他无须去斗。其中我老板是省城人,而且没有儿子,只有一个闺女,因此他跟这个案子一点关系都没有,而另外一个是市长,市长孙耀祖虽然不太好,可也不是坏人,他……”说到这里,陡然一惊,脑海里忽然浮起了一抹记忆,孙耀祖好像是有个儿子的,而且还跟自己发生过冲突,当时自己正好跟许昕怡在KTV里唱歌,同时出现的还有前任市公安局长冯卫东的儿子冯兵,现在想想那位孙公子的做派,还真不像是什么好东西,要说他见色起意,欺负肖文娜那样的美女,完全有可能,难道说,这个案子里的三个嫌疑人里面,就有一个是孙公子吗?

    想到这,他福至心灵,忽然又一次敏锐的想到,肖文娜跳楼案已经发生好几天了,于和平早不出手晚不出手,为什么偏偏选在这时候出手?而以着他那无利不起早的性格,又怎么可能白白给人打抱不平?而若是将孙公子是凶手的假设代入的话,似乎就可以解释得清了,因为老于跟市长本来就不对付,每次市委常委会都是二人交锋的固定时间,每个市委常委都习以为常了,相信如果有机会羞辱孙耀祖一通的话,他老于绝对不会放过。若是此次害人的真有孙公子,那么于和平很有可能就会抓住这个机会,狠狠地打孙耀祖一个大耳光,让他在一众常委乃至广大市民面前抬不起头来。

    另外,还要考虑到,实际此案中,那位公子已经借助父亲、也就是那位大人物的人脉,帮同伙二人好好的擦了屁股,而市公安局也已经全部出动维护那位公子的利益了,这里面要说没有那位大人物的运筹帷幄,肯定是谁也不信的,也是说不通的。在这样一种前提下,如果一切都是孙耀祖父子所为的话,那么于和平选择此时出手,很可能就不是羞辱孙耀祖那么简单了,而是从背后狠狠地捅他一刀,要置他于死地!当然了,说置他于死地有点悬,但至少可以凭借这个契机灭绝他的官场生命。像是孙耀祖这样高高在上、手握大权的大市长大领导,真要是在官场折戟的话,那肯定比杀了他还要难过。何况,干掉孙耀祖之后,老于自己还有很大机会升任市府一号领导,如此一石二鸟的好事,傻子才不去干呢。

    欧阳欣见李睿忽然陷入了沉思,以为他想到了什么,也不敢催他,只是安安静静的望着他。

    李睿忽然说道:“你马上打电话给季刚,问问他,于和平这次要面对的对手是谁?”欧阳欣秀眉微蹙,道:“他怕是不会说吧,如果能告诉我的话,刚才就告诉我了,也不会含糊带过。”李睿凝重地说:“这一点对我来说很重要,你一定要帮我问出来。”欧阳欣那双如水明眸看着他,半响微微颔首,道:“好吧,不试试总是不知道的,我现在就打电话。”李睿道:“你跟他私交不是不错吗?他一上来肯对你推心置腹,又让你作证,说明对你还是信任的。你问他这个问题,估计他不会拒绝回答。哼哼,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他跟他的主子这次是要置那个对手于死地了。”

    欧阳欣奇怪的看了看他,也没说什么,去办公桌那里拿过手机,找到季刚的号码拨了回去。

    李睿坐在沙发上望着她,想到季刚跟她私交不错,心里竟然有些吃味,发现这一点后,暗暗嘲笑自己,你是她欧阳欣什么人啊,你为她吃味?真是好笑死了!但是很快,他就没心情自嘲了,因为有更要紧的事情需要考虑,就是眼前这个大案。如果肖文娜跳楼案从头到尾都是孙氏父子参与并精心掩盖布置的话,那么姑且不论孙公子本人,单是市长孙耀祖,就已经犯下了滔天大罪。

    尽管老孙在这个案子里面没有杀一个人,但他的所作所为也已经严重违犯了党纪国法。于和平要是针对这一点向他发动攻击,相信他就算有九条命也难逃一劫。也不用多么严重的惩罚,只消他从市长的宝座上倒台下来,于和平就会非常满意了,然后老于这个市三号领导就有很大可能取而代之,从此作为市府的当家人……对,那只老狐狸一定是打的这个如意算盘,否则怎会烂做老好人?从他觊觎李小娜就能看得出来,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好人!

    忽听欧阳欣说道:“嗯,是我,季处,你回市委了吗……哦,是吗,我也没事,就是想问问,于书记这次要查办的那个……也就是他的那个对手,是谁啊?你方便告诉我吗?我也好有个心理准备……哦,是吗,好吧,行吧,那就这样吧……我没别的事了,那就挂了啊。”

    她把电话挂掉,无奈的对李睿摇摇头。

    李睿冷冷的说:“季刚连对方的名字都不敢告诉你,又怎么有那么大的脸来求你帮忙呢?还想求你作证?哼哼,真是无耻啊。”欧阳欣走回到他身边,道:“他可能也是出于小心谨慎的心思吧,怕我不小心走漏消息。”李睿冷笑道:“那他为什么不怕你走漏于和平要管这件事的消息?”欧阳欣默默无语。

    忽然,她手机发出了叮的一声脆响,是短信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