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1034下:破局之道

    一刻钟后,孙耀祖脸色冷淡地走了过来,此时李睿已经在外间自己的座位上坐着了。

    见他进屋,李睿缓缓起身相迎,嘴上打了招呼,同情而又可怜的望着他。

    孙耀祖只是冲他点了下头,算是打招呼,就径自去推宋朝阳的屋门。

    这几天来,孙耀祖的心情一直很不好,短短几日,却如同过去了几年,自己都感觉自己老了好几岁一样,心里很是担忧,尽管明知道凭自己的能力,可以将儿子三人逼死肖文娜的案子压下去,却还是莫名的担忧。这是一种做贼心虚的担忧,就算没有人针对自己与儿子,也是害怕得不行,吃不香睡不着,日子过得别提多憋屈了。

    他心里头深深明白,这个案子的真相不见光则已,一旦见光,儿子固然要身陷囹圄,自己这个老子怕也有不了好下场,丢官还是小事,就怕触犯刑法,还要判罪入狱,那就要在青阳老乡面前丢大人了。可是那又有什么办法?自己就生了这么一个孽畜出来,难道能真不管他,任他年纪轻轻就被押入大狱,人生从此黯淡下去?

    唉,这年头,当孙子难,当爹更难啊!

    宋朝阳已经在沙发上等着他了,见他推门进来,忙招呼他坐下。孙耀祖有些讶异,今天这位书记是怎么了,为什么提前在沙发上等着自己,这是有什么事情要谈?

    二人分宾主落座后,宋朝阳脸上带着苦涩的笑容,道:“耀祖同志,情况紧急,有什么话我就直说了。可能话有些不好听,你就……担待着些吧。”孙耀祖听他用到紧急这个词,好像正对上自己现在的处境,心神立时恍惚起来,问道:“什么情况紧急?”宋朝阳道:“这件事过会儿再说,我们先说说盛景大酒店那个跳楼案件。”孙耀祖听得心头一凛,下意识问道:“你什么意思?你跟我说那个跳楼案干什么?那事关我什么事?”宋朝阳见他反弹如此激烈,如同箭猪面对天敌时突然炸起全身的尖刺一般,就越发确定了李睿所说之事的真实性,脸色一沉,道:“耀祖同志,你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你自己还不清楚吗?”

    孙耀祖见他忽然板起脸来,也是微微受惊,又听他话语暖昧不清,心下暗自敲起了小鼓,脸色不善的说道:“我是个什么情况啊?我怎么都不知道。”宋朝阳耐着性子道:“市长啊,我今天之所以把你大驾请过来,是想跟你谈一件至关要紧的事情,这件事很可能对你造成重大影响。因此希望你能够开诚布公,有什么事情都不要瞒着我,也不要跟我打马虎眼。否则的话,这件事我还真是懒得管了,就任由事态进一步恶化下去,到时候,呵呵,反正也不关我的事。”他这番话较为平淡,孙耀祖却感觉他字字诛心,心头立时就提了起来,道:“朝阳你说我听,还不行吗?我先听听基本情况。”

    宋朝阳道:“基本情况我不想介绍了,因为你我都已经清楚,在盛景大酒店发生的一幕,市公安局所做出的补救行动,现在正在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不用我说了吧?”孙耀祖听得脸皮发烧,厚着脸皮问道:“那你刚才所说的紧急情况是……”宋朝阳压低声音道:“有一些人,正在利用这个事件,想要达到他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或者说是政治阴谋。这个人跟你我一样,对这个案子前后的细节都已经了然于胸,等他祭出杀招的话,不用我说你也明白会是什么后果了吧。”孙耀祖只吓得后背冒出一层冷汗,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自己正在担忧这一点,还真就有人那么干了,忙道:“是谁?是谁在搞阴谋?”

    宋朝阳道:“是谁在搞阴谋已经不重要了,耀祖同志,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尽量自救。我希望看到咱们青阳党政系统安定团结的局面,不想青阳再次发生官场大地震。再发生一次的话,谁也承受不起啊。”孙耀祖面色如土,口唇嗫喏,一句话也说不上来,由他这番话,已经想到自己从市长宝座上狼狈倒台的情景与下场了。宋朝阳叹了口气,道:“就在刚才,我在知道这件事的时候,还在说你糊涂,但是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用了。希望你好好动动脑筋,看看怎么着能免除这次大祸事。”孙耀祖失声道:“我……我还能怎么办?朝阳你……你全都知道了?”宋朝阳缓缓点头,一脸愁色,道:“我要是早一点知道就好了,就会阻止你……”

    孙耀祖非常好奇的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宋朝阳肃然说道:“这一点重要吗?你还未意识到你目前所在的处境吗?你现在应该干什么你难道一点不知道吗?什么优先级最高?”孙耀祖被他如此教训,却一点脾气都没有,脸色尴尬而又忿忿,瞪着眼睛想了想,道:“是谁要害我?是谁……是……”宋朝阳不耐烦的一摆手,道:“你要是这样的话,就谁也救不了你了。”说完腾地站起身,居高临下的望着他,恨铁不成钢的说:“老孙啊,你快想想怎么办吧!”最后半句话语调很高,表现出了对他的不耐与深刻期待。

    孙耀祖失了魂,傻呼呼的坐在沙发上,一动也不动。此时的他,哪还有市长应有的气势与威严?

    过了好一阵,他才呆呆地问道:“我该怎么办?”宋朝阳有心让李睿在他这里赚个人情,道:“你要是不知道怎么办的话,就问小睿。他那里有个办法,说不定可以给你开拓思路。”孙耀祖不可思议的说:“你是说李睿?他……他怎么也知道这件事了?”宋朝阳道:“你要庆幸是他知道这件事,否则的话你就难逃此劫了。我跟你说实话,这些情况都是小睿告诉我的,也是他想救你脱难,只不过现在跟你说的人是我。”孙耀祖越发觉得匪夷所思了,道:“他……他想救我?”宋朝阳道:“他感念你平时对他的照顾,所以不忍心看着你出事。”孙耀祖听了汗颜无比,自己平日里哪里照顾过李睿了,估计这只是他们主仆的说法吧,心情慌乱之际也懒得去想,道:“好好,那我多谢他了,快……让他进来吧。”

    宋朝阳很快将李睿叫进屋来,对他道:“把你刚才想到的那个主意再跟市长说一遍。”

    不等李睿开口,孙耀祖先起身道:“小睿啊,我要谢谢你啊,想不到你是如此的有情有义,实在让我惭愧,也让我感激啊。”李睿被他夸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忙道:“市长您客气了,那件事……您都知道了吧?”孙耀祖沮丧的垂下头去,叹道:“我也是一时迷了心窍啊!”说完又抬头道:“小睿你快教我,我该怎么办?”李睿道:“我想的可能只是馊主意,不过或许可以抛砖引玉。是这样,当晚与令公子一起的不是还有其他两个人嘛,让那两个人里的其中一个站出来顶罪,把在酒店发生的罪过与调动公安局的罪过全部扛下来,那自然就没您儿子与您的事情了。不过这是一个馊主意,其中还是有很多漏洞的,怕弄不好反而生出更多的事端来。”

    孙耀祖连连点头,道:“是个主意!还有什么好想法没有?”李睿道:“还有一个,就是……就是让那三个人站出去坦诚罪过。至于公安局那边也要改口,可以说先前没有经过仔细调查就匆匆发布了结论,结果很快又发现了新的线索,于是……这样至少可以免除你的罪过。”孙耀祖听得眼睛放光,却又有一丝不忍,说起来,自己也是就要退休的人了呢,满打满算,明年这时候也就要下台了,用仅余一年的政治生命来跟儿子那大好年华相比,前者显然可以忽略不计,只要儿子能够没事,自己就算下台又怕什么呢?可问题是,现在那个对手不只是要置自己于死地,还不想放过自己的儿子,这就要费一番思量了,道:“有没有能保住我儿子的主意?”

    李睿苦笑道:“市长啊,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想管你的儿子吗?你儿子已经犯罪了,这是一个改变不了的事实,现在之所以没事,是因为你在护着他。可如果连你都被人整垮了,你还怎么护着你儿子?我说句你不爱听的,你现在就只管你自己吧,你能把自己救出来就挺不错了。”孙耀祖不敢相信的瞪着他,道:“情况紧急到这种地步了?”李睿低声道:“如果我告诉你,于书记那边已经准备好让关键证人作证了,你觉得怎么样?”

    宋朝阳刚才一直没有告诉孙耀祖,要对付他的是市委副书记于和平,想不到此刻被李睿说了出来。不过,这已经无所谓了,孙耀祖早晚会知道这一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