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1052挡酒

    这位杨处长只说了姓,并没有把自己的名字告诉李睿,他毕竟是副处级的招待处副处长,能主动跟李睿打招呼甚至是握手就很不错了,要是再主动说出名字来,就显得太过卑微、自降身价,反而会被李睿与外人看不起。 他要等李睿问起他的名字,也好趁机与李睿结交一番。

    他跟李睿握手相识后,又将另外二人介绍给李睿认识,其中一人是市政府采购管理处的副处长,另外一人则是招待处的工作人员、杨处长的下属,说起来,三人都是政府后勤口儿的,算是一个圈子里的人,也怪不得会走到一起。

    李睿先后与这二人握手认识,脸上带着笑,心中却是纳闷不已,盛景大酒店那可是私营酒店,跟政府后勤口儿不敢说是八竿子打不着,至少也是没有直接关系,既然如此,总经理欧阳欣怎么还需要应酬这三位呢?

    以杨处长为首的这三人,按行政级别高低依次与李睿握手寒暄,人人都将他当做大人物看待,没一个敢小觑了他,更没谁敢在言语动作之际表现出任何的不恭敬来。好家伙,这可是市委记的秘,他随便给市委记吹点风,自己就别想着进步了,甚至,还可能退步,这样的人物,谁敢不敬着?

    相互认识完毕后,屋内五人重新入席。

    杨处长请李睿坐在首位,而首位原本是他自己的位置,另外两人对此也都表示拥护。李睿可不敢那么高调,执意不肯,最后坐在了杨处长的右手位。这个位置本来是欧阳欣的,他既然坐了,欧阳欣就只好坐在他下首位。不过欧阳欣本来也盼着他能替自己抵挡杨处长三人,如今有他挡在前面,自是心安无比,脸上笑容也变得柔和美丽多了。

    欧阳欣亲自给李睿拿来一套餐具,杨处长的下属小张很有眼力价,拿起酒瓶走到李睿身边,抢着给他倒了酒。

    李睿眼看他一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都表现得如此机灵,自己也不能不表现一把啊?此行虽然是来给欧阳欣挡酒,甚至还有震慑杨处长三人一番的意思,但至少表面上的和气功夫要做足,于是起身从小张手里拿过酒瓶,走到杨处长身边,给他满酒。

    杨处长那也是官场老油条,见状马上做出一副受**若惊的模样,站起身来推拒,口称不敢当。李睿明白他这是客气话,并不当真,非常强硬的给他满了酒,又按他坐下。

    杨处长坐回到座位上的时候,虽然一脸的埋怨之色,嘴里嘟囔着“李处长你太客气啦,没把我杨某人当朋友啊,唉”,眼神里的得意之色却是掩饰不住的。他当然要得意了,这毕竟是市委记的秘给亲自倒酒,平日里伺候市委记的人,今日伺候到自己一个副处级干部头上,怎么能不得意呢?享受的可是市委记的待遇啊!

    李睿又给采购管理处那个副处长倒了酒,少不得要跟他客气一番,等又要给小张满上的时候,小张吓得脸都白了,从他手里抢过酒瓶,自己给自己倒了两滴。

    李睿坐回到自己座位上的时候,眼看表面功夫已经做足了,也就亮出了刺刀,似笑非笑的问杨处长道:“杨处啊,今天这顿酒是怎么喝的啊?怎么把我们欧阳都喝成这模样了?平时我跟她喝酒,也不敢这么灌她呀。她可是我的好朋友,你们这样灌她,我可要替她打抱不平喽,呵呵。”

    这话似开玩笑,但里面又含有向杨处长问罪的意思,几乎就是在直接责问他,“为什么要把欧阳欣灌成这样?你是不是心怀不轨?”只是他把话说得很巧妙,至少从表面上听来,没有责备之意,有的只是说笑。

    李睿说完这番话之后,自己都觉得自己在说话方面大有进步,这种进步不单单是指话说得有技巧,也是指胆气的雄壮。换成以前,打死他也不敢用这种口吻跟堂堂的副处级干部说这种话,而现在,他给市委记宋超凡做了秘,又给省长吕舟行作了女婿,说出这番话却是随意随心,就好像自己天生就该这么说话似的。他心里也明白,自己的胆气完全来自于老板宋超凡,若不是他给了自己一个新的身份,开启了自己新的人生,自己今日哪能坐在这里大言不惭的跟杨处长这种老油条说这种话?

    在这一刻,他忽然更深刻的了解了韦小宝在《鹿鼎记》里受到康熙提拔重用以后的快活,心情欢畅无比,自觉自己的精气神在这一时刻有了很大的提高,自己整个人都有了质变似的。这种福至心灵的感觉让他酣畅之极,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抬手端起身前的酒杯,也不跟谁碰一下,送到嘴边一口就喝进肚里去了。

    这一幕落在杨处长三人的眼里,三人无不心惊肉跳。如果说,刚才李睿玩笑中带着责备的话语令三人已经有些羞惭惊惶,那么现在他这个自饮一杯的动作,就更让三人心里没底。

    杨处长心里甚至在想,完了完了,这位小李处长是真生气了,不然的话,他怎么会碰都不跟自己碰一下,就自饮了一杯呢?酒场上自己喝酒,无非两种情况,一种是自罚,一种就是表示愤怒,这位小李处长明显就是后者啊。他一定是看自己三人欺负欧阳欣欺负得太狠,借喝酒来表示愤怒呢。可惜不知道欧阳欣在他心里是什么地位,也就不知道他愤怒的程度。不过,看他俩男的清俊女的美艳,刚才他自己又说是好朋友关系,莫非……莫非两人之间有一腿?想到这,心头越发的惊惶害怕。

    此时的他别提有多尴尬了,既因被李睿当场责问而难堪,也因担心得罪李睿而感到后怕。本来一个喝一斤半老白干都不脸红的招待处副处长、酒场老将,此时居然莫名其妙的红了脸,也算是叹为观止了。

    旁边欧阳欣看到李睿独饮一杯的帅气动作,却是美眸一亮,一双妙目直勾勾的盯在他脸上,红润的嘴角边出现了一抹优雅迷人的弧度。

    杨处长讪笑着说:“李处长你批评得对,是……是我们无礼了。欧阳总经理啊,对不起了,要不我们几个自罚一杯以表歉意吧?”

    那个采购管理处副处长与小张两人见他如此卑躬屈膝的表现,无不大跌眼镜,好嘛,堂堂一个副处级的招待处副处长,如今却被一个正科级的小秘当面斥责,更离谱的是,他被斥责后屁都不敢放一个,反而尴尬郁闷的认错道歉,这实在是耸人听闻。不过仔细想一想,他这么做也不能算是不对,他也是情非得已,对方毕竟不是一般的人物,而是市委记的身边人,古语说得好,宰相门人三官,这个李睿虽然只是一个小秘,但他某种时候其实就是市委记的代言人,这样的大人物,谁敢得罪?

    李睿也没想到这个杨处长被自己一番话吓成这样,心中既有震慑成功的快意,也有些后悔,人家也挺尊重自己的,自己怎么一上来就如此吓他,这可不是交朋友的样子,忙道:“哎呀,杨处你可是言重了,小弟怎么敢批评你呢?我就是开个玩笑嘛,你看你这……倒显得小弟孟浪了,还是让小弟自罚一杯略表歉意吧。”说完站起身去拿酒瓶。

    那边厢小张已经拿起酒瓶走向了他,笑道:“李处,您坐,我给您满上。”

    李睿与杨处长几人打机锋的时候,欧阳欣一直在旁边冷眼观瞧,见李睿言语巧妙、处事老到,也是暗暗折服,又见他不声不响震慑教训了杨处长,心里既好笑也感激,可是想到他称呼自己为“我们欧阳”,用语稍嫌亲热,又有些脸红,当然,心里也明白,他是故意说得如此亲热,好让杨处长三人觉得自己跟他关系深厚,杨处长三人看他面子也就不会欺负自己了。

    “他对付这些人还真有一套,看来我叫他过来是叫对了。”

    欧阳欣想到这,脸上的笑意越发浓厚了,配着她的醉意,颇有几分烟视媚行的模样,在灯光映射下,娇媚无匹,令人心动。

    李睿无意中扫过她一眼,看到她的娇媚模样,差点看呆,暗里赞美不已,不敢多看,转身看向杨处长,举杯说道:“杨处,刚才小弟说错了话,现在自罚一杯向你道歉,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说完就要自罚一杯。杨处长见他知情识趣,也是暗暗喜欢,忙伸手按住他的酒杯,笑道:“慢来,这杯我跟你一起喝。”

    另外二人也都说道:“干脆大家一起喝一杯吧。”

    李睿为什么要如此费尽心机的拯救当前的尴尬场面?答案很简单,要是他依仗权势,弄得杨处长几人难堪了,这顿酒席也就不好看了,那样反而会让他们迁怒到欧阳欣头上,他过来是救场的,可不能为了救场而让欧阳欣得罪这些实权领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