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1053下笑得牙疼

    他虽是暗里嘲笑季刚,心头却也沉重无比,看来老狐狸于和平入主市府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要不然季刚也不会这么说,说起来这季刚也真虚伪,在市委办公厅秘二处当处长这些日子,寡言少语,低调非常,跟不存在似的,可这一旦要随于和平升调市政府,他自己即将成为市府一秘了,他的狐狸尾巴也就藏不住了,开始骄横膨胀起来,这还没当上市府一秘,就敢跟欧阳欣放这种话,他真要是成了市政府第一秘,还不知道会怎么狂呢,自己比起他来,在这方面做得还是挺不错的。

    欧阳欣听了季刚的表示,倒没关注他即将调到市政府工作,妙目一转,目光有意无意的瞥过自己的办公桌,抿了抿嘴,心想,多谢季处长你一番美意了,可是这事已经有人帮我办妥了,想到那位“恩人”此刻正窝缩在狭小的办公桌下,又忍不住的好笑,强忍着笑说道:“季处长,多谢你了,不过不用麻烦你了,定点的事儿已经搞定了。”

    季刚听了有些惊讶,表情也有些失望,苦笑道:“哦,是吗,那倒是我自作多情了。你就当我没说过刚才那话好了。”这话却有点刺耳了,欧阳欣听得心头打了个突儿,忙陪笑道:“怎么是自作多情呢,季处长你的心意我领了,还要谢谢你这样关照我。”季刚笑了笑,道:“既然是朋友,那就不必谢来谢去的,反倒显得生分了。”说着,往她办公桌前走了几步。

    欧阳欣看得眼皮一跳,忙走过去,挡在绕到办公桌里面的必经之路上,唯恐他绕进去发现李睿。

    季刚并没看穿她看似寻常实则紧张的动作,道:“之前肖文娜跳楼身死那件事,我还要替我自己还有我老板于记谢谢你,要不是你向我各种证据,我们也没有底气与黑恶领导做斗争,更没有勇气主持正义。”欧阳欣暗暗叫苦,如果他一直在这里喋喋不休的说废话的话,桌子底下那位可就别想着出来了,不行,必须得把眼前这位弄走,咳嗽一声,陪笑道:“季处长不用客气,那是我该做的……不好意思啊,我今晚喝酒有点多,现在脑袋有点晕,想赶快回去休息,要不然改天再聊?”

    季刚转身正对着她,好奇的问道:“怎么喝那么多?是应酬还是什么?”欧阳欣道:“应酬,哎,人在社会,身不由己啊。”季刚关怀的看着她的美眸,道:“你喝多了,还能开车回去吗?要不然我送你吧?”欧阳欣忙婉拒道:“车还是能开的,开慢点就行了。”季刚道:“好吧,那我陪你下去,等你上车了,我再走。”欧阳欣之前刚刚拒绝了他送,现在就不好拒绝他了,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侧目看向办公桌里面,心想,你不要急,等我下去以后再给你打电话。

    她从办公桌上拿过坤包与车钥匙,对季刚一笑,道:“走吧。”

    两人很快出了屋去,随着“砰”的一声轻响,屋门关闭了。

    藏在桌子下面的李睿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却也没急着出去,又等了一会儿,确认绝对安全了,这才爬出来,此时心中有几分后悔,自己何必要藏起来,就正大光明的站在房间里等季刚进来又能如何?难道他还能吃了自己?不过藏这一回,尽管狼狈了些,却至少掩去了自己与欧阳欣的关系,哪怕自己跟欧阳欣并没有什么暖昧关系,但能少让一个人知道,为什么不让少一个人知道呢?何况对方还是老板的老对头于和平的秘,算下来也就是自己的对手,自己当然要尽可能多的对他掩饰自己的秘密了。

    他直了直腰,活动了下颈椎,站了一会儿,估摸着季刚已经下到楼下甚至已经走了,这才开门走了出去,走到电梯厅的时候,也接到了欧阳欣打来的电话。

    “呵呵,我在停车场出口等着你呢,快下来吧,季刚已经走了……哈哈,说起来我就想笑,刚才你真是……太搞笑了,呵呵,呵呵呵……”

    欧阳欣似乎觉得这件事相当好笑,给他打电话的过程中一直在笑。

    李睿听到她欢快的笑语声,又爱又恨,真恨不得一把将她从电话彼端抓过来,把她按住后狠狠打她屁股两下,笑道:“我给你两分钟的时间笑,你把所有的笑声都在这两分钟内笑出来,过会儿我上车的时候,要是看到你还在笑,我可要恼羞成怒了哦。”欧阳欣笑呵呵地说:“你恼羞成怒会怎样?哎,话说我还从来没见过你恼羞成怒的模样,是什么样的啊?你会打人啊,还是会骂人啊?”李睿冷笑道:“你试试就知道了,嘿嘿。”

    两分钟后,李睿果然坐进了欧阳欣的奔驰轿车里,二人对视一眼,尽管欧阳欣已经很努力在忍住笑了,可还是隐忍不住,忙强力忍住,却也是忍俊不禁,嘴角边的酒窝已经相当明显了。

    她还解释呢:“我可没笑,我这是……牙疼,呵呵,牙疼。”李睿冷哼道:“牙疼?哪颗牙疼?给我瞧瞧。”欧阳欣笑眯眯地说:“给你瞧瞧就给你瞧瞧,呶,就是这颗,你看!”说完张开了檀口,微微呲牙,露出一口整齐细密的贝齿,随后抬手指着左后槽牙道:“就是这颗疼,你看啊,呵呵。”李睿见她唇红齿白,尖细红艳的丁香含在唇边,欲吐不吐,既俏皮又迷人,只看得喉头一动,不由自主的吞了口唾沫下去,要不是离她较远,真想一口吻上去,道:“算你会找借口,要不然我可跟你没完。”欧阳欣撒娇嗔道:“人家是真的牙疼,哪是找借口啊,都给你看牙了你还说。”美眸里却满满的都是戏谑笑意。

    李睿借着酒意骂她道:“你少蒙我了!你现在还笑呢!看,你眼都笑得眯起来了。好你个欧阳,没良心的家伙,亏我之前还好心帮你挡酒呢,你倒好,现在笑话起我来没完没了了。下回啊,我再也不帮你挡酒了,你说好听的也没用。”说完幽怨的转开了头去,如同受委屈的小媳妇一样。欧阳欣抬手扯了他一把,笑盈盈的道:“别啊,我错了还不行吗,要不改天我请你吃饭赔罪吧。”李睿道:“吃饭?天天吃饭了,一天吃三五次呢,都吃烦了,一听你就没有诚意。”欧阳欣美眸里全是笑意,眼珠转了转,道:“那我请你打保龄球,高尔夫也行,不过估计你没时间打,一场高尔夫时间太久,路上来回也要花时间,不像保龄球,我们酒店就有,你说吧,选哪种?”李睿满意的点了点头,道:“打保龄球可以,好,那我就等着你电话咯。”

    欧阳欣笑着看他一眼,驾车汇入主路,往他家所在方向驶去。

    从盛景大酒店到李睿家所在小区很近,开车用不了几分钟,眼看就要到小区西门了,李睿忽然间想到什么,随口问道:“季刚挺关心你的嘛。”欧阳欣闻言嘴角抿了抿,没有理他,俏脸上一直带着淡淡的笑意,直到把车停在他家小区西门对面的路边,这才看向他道:“怎么这么说?”李睿饶有兴致的道:“他担心你的盛景大酒店评不了定点接待单位,还主动上门来过问此事;听说你喝酒之后,又主动提出送你回家;被你拒绝后也不生气,还要亲眼看着你上车才行,这些表现还不足以证明他很关心你吗?”欧阳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道:“你想说什么?”

    李睿推开车门,道:“我想说……他老板于和平马上就要入主市政府当市长了,他季刚也会水涨船高跟着成为市府一秘。有他这个市府一秘关心你,你的盛景大酒店以后生意想不红火都不行啦。”欧阳欣微微皱眉,道:“季刚刚才就说,过几天要调到市政府里工作,我当时没仔细听,更没多问,想不到是他老板要当市长了。”李睿道:“之前于和平与季刚为什么费尽心机的帮肖文娜翻案,你当他们是主持正义与公道吗?还不是要借机干掉孙市长,姓于的也好自己爬上去当市长。现在他们如愿以偿了。”欧阳欣脸色深重的摇了摇头,道:“官场真是……真是太黑暗了。”

    李睿故意跟她做对,说道:“你这话我可不爱听了,什么叫官场太黑暗了?官场是个大环境,环境是个中性名词,没有黑白之分的,要说黑暗,也只能说某些人黑暗,这些人便构成了官场中黑暗的一面。但是官场中人大多数还是很光明磊落的,比如我老板。”欧阳欣倒也不跟他斗口,凝眸望着他道:“那你呢?你光明磊落吗?”李睿愣了下,心里也在问着自己同样的问题,是啊,自己算是光明磊落吗?半响苦笑道:“我有时候做事不那么光明正大,但我的本心是好的,就算行事卑鄙下作,也是对付坏人,对付坏人用些卑鄙的手段,能算是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