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1071包间故事

    李睿冷笑道:“干什么?你马上就知道了。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说完扬起右掌,对准她雪白耸翘的**瓣落了下去,但听“啪”的一声脆响,手掌与**肉狠狠的击打到一起。

    张子潇被打得身子一颤,倒吸口凉气,轻呼了声“啊”,羞恼不堪的叫道:“你居然……你竟敢……你个混蛋,我要杀了你,我要踢死你……”说完剧烈挣扎起来。李睿嘿嘿一笑,用左膝死死压住她后腰,让她一动也动不了,随后右掌翻飞,啪啪啪的连续打了她屁股十几下,登时将她雪白的**蛋打得红肿不堪,惨不忍睹。

    张子潇最开始还叫骂了几声,可后来就疼得顾不上骂人了,开始发出各种令人心跳加速的短音节叫声,中间还夹杂着哭腔儿。

    李睿听到她的惨呼声,又见她屁股蛋红肿得实在厉害,暗暗心惊自己下手之狠,也不好意思再打下去,便停了手,嘴里嘟囔道:“这下看你还凶不凶……我本来不想跟你一般见识的,是你欺人太甚,你当我是软柿子啊,捏起来就没完没了往死里捏,刚才就是让你知道知道我的厉害。”说完看向伊人脸孔。

    张子潇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侧过脸来,右半边脸颊贴在地毯上,左半边脸颊扬起来,用眼角余光看着他。此时的她,也不骂人了,也不挣扎了,也不叫疼了,一动不动地趴在地上,只是用愤恨而又委屈的目光瞧着他,眼圈红着,美眸里水汪汪的,一副将要哭泣的模样,小嘴也撅撅着,仿佛受气的小媳妇。

    李睿看到她这副楚楚可怜的小女儿情状,心头泛起一层怜惜之感,觉得自己下手太重,这都把她一个嚣张凶横的疯女人给打哭了,很觉得愧疚,目光瞥及伊人那雪白中透着红肿的股蛋,忙伸手过去,要给她将衣服穿回去,不过手伸到那里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竟然鬼使神差的放到上面,轻轻的抚摩起来。

    “你打了我还要吃我豆腐。”张子潇忽然发声,语气里没有任何怒气,倒是带有几分委屈撒娇的味道。

    李睿吓了一跳,手却没有收回,大喇喇的道:“我没吃,我只是好心帮你揉揉。再说了,我连你人都吃过,就算真吃你点豆腐又算什么了。”张子潇闻言悻悻一笑,语气感怀的说道:“是啊,你连我人都吃过,我还以为你已经忘了呢……好怀念去年在青阳的日子啊。”李睿奇怪的看着她,心说这女人是不是有受虐倾向啊,之前自己老老实实的对她,她反而耍狠耍横,一直欺负自己,而等自己打了她屁股一顿之后,她不仅不恼,反倒变乖了,难道这位美女跟建宁公主一样,是个受虐狂,吃硬不吃软?问道:“你怀念什么?”张子潇语气**的说道:“怀念跟你的一切。”

    李睿听了这话,有些不淡定了,身体里面有些东西在蠢蠢欲动,却也没说什么,就手把她裤袜扯了上去,随后将她从地上搀扶起来,眼看她双眸泫然若泣,心中怜爱,便抬手给她稍稍擦拭了下。

    张子潇偏头躲开他的手,泪眼蒙蒙的看着他,语气幽幽的道:“少来!把我打哭了又给我擦眼泪,装什么好人!我恨你!”李睿以为她是在责备自己打了她一顿,忙陪笑道:“我也不是故意的,谁叫你那么凶,再说我也没有用力……”他话还没说完,张子潇忽然扑到他怀里抱住了他,又说了一遍:“我恨你!”李睿愣了下,心说你恨我还抱我?想起自己夺去人家的第一次,却始终没对她好过,而且每次见到她都想躲开她,连个嘘寒问暖都没有,确实实在可恨,叹息说道:“你应该恨我,我对不起你,我从一开始就对不起你,我不应该跟你……”双臂早已经将她紧紧抱住。

    张子潇半撒嗔半撒娇的道:“你是我第一个也是这辈子唯一一个男人,事后为什么从来不我?你怕我要你负责还是什么?我跟你认识以来,说过一句要你负责的话吗?你明知道我身为女孩子,不方便主动你,你为什么不我?不我也就算了,可为什么再次见到我还要躲着我?我就那么讨厌吗?你对我这种态度,我真的很生气,所以跟你发脾气,想打你几下出出气,凭咱俩的关系,你让我打两下又怎么了,难道我还真能打疼你吗?你跟我说几句好听的话哄哄我又怎么了?为什么非要跟我对打,还要打我的屁股,都把我打哭了,还从来没人敢对我这样呢。你太欺负人了,你太可恨了,我恨你,我恨死你了……”一边说一边用手连连拧他的肋肉。

    李睿疼得呲牙咧嘴,却一声也没喊出来,任她撒气,心中既感动又惭愧,伸手轻抚她的后背,低声道:“是,我对不起你,我错了,我错得太多太多了,这辈子我欠你太多了……”

    他说着充满歉意的话,情难自禁,将张子潇的正脸扳过来,吻上了她泪眼朦胧的美眸,将她晶莹的泪水完完全全的吻到嘴里,似乎这样就能补偿她一些。张子潇被他亲吻,也不好再拧他,就僵住了不动。李睿将她眸中泪水全部吻干后,与她对视一眼,心中感念她对自己的情意,偏头下去吻上了她的樱唇。张子潇还就吃这一套,瞬即闭上了眸子,微微扬起下颌配合着他,一副任君怜惜的样子。

    两人都是成年男女,又互相欣赏喜欢,何况早已经春风一度过,说是老**并不为过,因此此刻吻到一处,迅疾掀起了一场狂风暴雨,而且眼看着风雨之势愈来愈大。

    正在这时,忽有一阵风,从包间门口涌入,带起一股风声,屋门开了,一个L套裙打扮、酒店方面经理模样的女子走进屋来,顺手开了灯,她以为这包间是空着的呢,哪里知道里面不仅不是空的,反而还有一对年轻男女正在沙发前热吻,只惊得脸色遽变,张口结舌,作声不得。

    李睿与张子潇听到动静也都停下来,各自扭头往门口看去,与那女经理对视一眼,都是尴尬不已。

    李睿第一时间就转开了脸,心头怦怦乱跳,心说完蛋了完蛋了,这下被人发现了,以后可怎么有脸见人?刚刚转过脸去,却听那女经理语气窘迫的叫道:“啊……对不起……不好意思……打扰了……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再见。”

    李睿回头再看时,那女经理已经急慌慌的跑了出去,顺手还把门给关了,心中好笑不已,该难堪的应该是自己二人啊,这位女经理怎么好像比自己二人更难堪?却也没有过多犹豫,抬手推向身前佳人,急急的道:“这下可完了,快走吧。”张子潇被他推却死活不动,紧紧搂着他的脖子,大喇喇的说:“完什么完,接个吻被人看到就算完了啊,你也太没见过世面了吧。再说了,我一个女人都不怕你怕什么?切,你是不是男人啊。”

    李睿吃惊的瞪大眼睛看着她,心说这位姐的神经线条得是多么粗啊,跟自己偷偷亲热被人发现了,她还好意思赖在包间里不走,她以为这是在干什么?过家家还是躲猫猫?

    不过让那个女经理一打岔,两人也就停止了亲热。

    张子潇问道:“你怎么来参加我徐叔叔的婚礼了?你是他的亲友团啊还是他新婚妻子的亲友团?”李睿也不好瞒她,道:“是他新婚妻子的亲友团。”张子潇哦了一声,又问:“那你什么时候回青阳?”李睿道:“婚礼结束就走。”张子潇截口叫道:“不行!”李睿奇道:“为什么不行?”张子潇撅撅着小嘴,语气蛮横的道:“你打了我屁股一顿,打得那么狠,现在还火剌剌的疼呢,打完了就想走人,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李睿哭笑不得的说:“美女,你不能这么无耻,你光说我打你屁股了,刚才在男厕所你打我的时候你怎么不说了?尤其是你膝顶我下边那一下子,差点没给我变成太监。”

    张子潇扑哧笑出声来,脸上充满得意之色。

    李睿悻悻的说:“你还笑,刚才差点没让你给顶爆了,疼得我快要晕死过去了。”张子潇道:“哪有,我记得没使多大力气啊,给我摩下,看有没有你说得那么夸张。”说完真的伸手到他腿间抓了一把。李睿下意识收腹躲开,却已经迟了。张子潇道:“哪爆了啊,还好好的呢。”说到这不知想到了什么,俏脸上划过一丝红晕。李睿道:“是差点爆了,又没有真爆,真爆了的话我早死了。”张子潇撒嗔道:“反正你不能走。”李睿道:“为什么不让我走啊。”张子潇凶巴巴的瞪着他,娇蛮的说道:“你把我屁股打得好疼,你得负责治疗,什么时候把我治得不疼了你才能走。”李睿从她话里听出了情爱的味道,心头一跳,苦笑道:“可我没有时间啊,我今天下午必须回青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