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1105晕倒

    吴楠这双丹凤眼就比较大,虽说不上很大,却比一般的丹凤眼大不少,尽管是单眼皮,但同样是黑白分明、炯炯有神,称得上是一双秀目,再加上丹凤眼的独特造型,就可以说是一双美目了,再有她标致脸庞、整齐五官的掩映,便显得伊人俏美高贵、冷清凌厉,别有气势。复制址访问 hp:

    可实际上,吴楠的性格与她的脸容所体现出来的高贵凌厉又不同了,她性子其实是婉约温和。当然,这一点需要跟她长期接触而且是长期私下里接触的人才知道。人家毕竟是市长,市长不可能整天笑嘻嘻的,很多场合都需要端架子,长此以往,自然而然培养出上位者的气势,再配上她那一看就令人远观不敢亵玩的丹凤眼,便让人觉得她很难以接近。

    李睿跟她交往接触虽然还不太久,但也已经了解了她的性子,所以才敢一上来就露出笑容给她。

    吴楠没想到敲门的会是他,而且贵宾楼的房间屋门上没有猫眼,她也无法事先知道门外的是他,因此看到他面带笑容站在门口,很有几分吃惊,而吃惊同时伴随着欢喜,这让她脸上也很快带了笑,失声道:“小睿?”

    李睿见她看到自己后就笑出来,不说别的,至少她对自己的态度还是很亲近的,因此心里也就放松下来,道:“吴市长,没打扰您午休吧?”说完这话,却也已经留意到,吴楠脸容中透着几分疲惫,眸子里似乎还多了几条血丝,心中一动,她昨晚没睡好?

    吴楠道:“没有没有,进来说话吧。”说完让开了门户。

    李睿与她擦身而过,也将她的穿着看在眼中,她穿着的还是公务装,上身青色毛坎肩配里面的白色衬衣,下身是深蓝色的西裤,脚上却因家居的关系而穿了贵宾楼里的一次性拖鞋,从裤脚鞋边露出的部位可以看到,她脚上穿了肤色的丝袜。

    吴楠等他进屋走到厅里后,就把屋门关了,走到他身边,问道:“喝水吗?”李睿吓了一跳,忙摆手道:“不喝不喝,吴市长您不用跟我客气,要喝也是我自己倒,您就别管了。”吴楠抿嘴一笑,道:“现在好像不是上班时间,你不要一口一个吴市长。还有,昨晚我跟你说过了,对我称呼不用‘您您’的,你是在说我老吗?”李睿讪笑了下,道:“不说吴市长还真不行,我这趟过来打扰您……你,是谈工作的事情来了。”吴楠奇道:“谈工作?你,找到我,谈工作?是谈扶贫工作吗?呵呵。”说到这很觉得不可思议,笑了出来。李睿有些尴尬,道:“也算不上是工作,勉强能说是跟工作有关吧……”

    他也没有多说废话,简单几句寒暄过后,便将真实来意向吴楠说清道明。

    吴楠听后脸色没什么变化,只问:“是管豹求你帮忙找我说情的?”李睿道:“也说不上是求我帮忙说情吧,我既然知道了这件事,作为当事人,理应也要向管处的领导、吴市长你表示个态度。其实这也不算什么大事,也没造成什么严重后果,我并没往心里去……”吴楠笑着截口道:“小睿你很会做人啊?”这话是夸赞之语,李睿听了却觉得她是在讽刺自己,尴尬的道:“我是真觉得不算什么事情……”吴楠面带笑意看着他,美目深处是掩饰不住的欣赏之色,道:“你很会做人,可是你却让我不好做人了。我不听你的劝吧,你已经把话说到这了,我不听就是不给你面子;可我要听你的劝吧,我又打心里不想再用管豹了。”

    李睿陪笑道:“吴市长,你就再给管处一个机会吧?是人都会犯错,只要他能改正错误就仍然是个好同志。”吴楠缓缓摇头,道:“小睿,你比我聪明,你肯定清楚,这件事里面,我看重的不是管豹陷害你这件事本身,而是他假传我的意思。我可以容忍一个工作中犯错不断的秘,却绝对不会容留这样一个人有问题的人在身边。我相信,如果把我换成是你,你也会这么做的。你不要难为我了好不好?”最后一句话竟然用上了求恳的语气,愈发显得与他关系亲昵。

    听美女市长软语相求,而且人家也把理由说清楚了,李睿便不好意思再坚持下去,心里头说,管处啊管处,不是我不想帮你,而是你老板不答应,那可不关我的事了,道:“好吧,那当我什么都没说好了。那……吴市长你休息吧,我先回去了。”

    吴楠见他要走,尽管没有出言挽留,却说了这么一句:“也休息不了什么了,待会儿就又要开工了。”李睿接话道:“你们这次来只是考察学习,又不是出差加班,日程何必安排得那么紧张?”吴楠道:“考察也是工作啊,工作就要有个工作的样子,我可不想被人说是带着一大帮子人到处游山玩水。”李睿闻言大起敬佩之心,赞道:“吴市长,您是我所见过的最有自律精神的市长,我要向您学习。”吴楠失笑道:“你又来拍我了,回头我可要问问宋记,你是否也经常这样拍他。”李睿笑道:“哪里是拍了,我只是说实话而已,我真要向您学习的。如果所有的领导干部都能像您这样自律的话,那么早就实现**了。”

    吴楠明知道他在夸大其词,变相拍自己的马屁,可还是打心眼里欢喜,抬手指了指他,道:“你呀你呀,以前还看不出来,跟你熟了才发现,你……”

    她笑着说到这里,忽然停住,伸手扶额,身子原地摇晃两下,有点摇摇欲坠的意思。

    李睿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她摔倒啊,忙紧走两步过去,一把将她手臂扶住,问道:“吴市长,您怎么了?”

    吴楠被他扶住后,勉强立在地上,仍是右手扶额,一双秀目却已经闭上了,脸上现出憔悴之色,肤色白得有点吓人,口唇紧闭,一个字也不说。

    李睿有点紧张,不住口的问道:“吴市长您怎么了?您没事吧?是病了还是怎么着了?要不要我打一二零急救?您听到我说话了吗?吴市长……”

    吴楠面现苦笑,缓缓睁开眸子,爱怜的看着他,道:“我没事,刚才有点头晕,你不知道,我血压低,昨晚上又没休息好……”

    吴楠昨天长途跋涉赶来青阳、又四处奔波了整整一天,早就累坏了,晚上又因为心念李睿、感怀自己凄凉的婚姻生活,而搞得大半宿没睡,精神非常之差,今天上午又挣扎着工作了将近四个小时,再加上本身有血压低、大脑供血不足的老毛病,这么多病因撞到一起,便在此时骤然发作。当然,李睿的突然来访,引起了她情感的波动,也是造成她突然晕眩的罪魁祸首之一。

    李睿关切的道:“那我扶着您到沙发上坐下来休息一会儿?”吴楠说了声好。

    李睿便扶着她,小心翼翼的挪到沙发前,扶着她落座在沙发上,结果不坐下去还好,她这一坐下去,身子立时仰靠在沙发上,歪斜下去,竟然是坐都坐不住了。

    李睿看到她这副软弱无力的样子,心头大为怜惜,道:“吴市长,你要是坐不住,那干脆躺在沙发上吧,在沙发上躺着休息一会儿,我去卧室里给你拿**被子来盖。”说完这话,想起沙发都是真皮的,皮质冷而硬,人躺在上面应该不会太舒服,便改口道:“干脆我直接扶您去卧室**上躺会儿吧。”

    吴楠闭着眼睛微微颔首,脸色颇有几分痛苦。

    李睿躬身去扶她,嘴里小声问道:“您确认不用去医院看看?”吴楠艰难的开口道:“不用,躺会儿……应该就好了。”

    李睿一手抓住她手臂,一手去揽她腰肢,用力一扯,就把她从沙发上扯了起来。可此时的吴楠浑身上下没有一丝力气,刚刚被扯起来,脚下一软,身子滑落下去,又要瘫到沙发上。李睿眼疾手快,忙用力将她搂住,让她贴在自己身上,这才稍微控制住她下滑的趋势。

    李睿又是紧张又是着急,片刻之间已经出了一身热汗,问道:“吴市长,您还能走路吗?”吴楠口中说了句什么,却听不清。李睿看她面庞,已经因供血不足的关系而变得惨白,哪敢再耽误时间,也不管她能不能走路了,弯下腰去,左手抄住她膝弯,右手揽在她腰肢上,打横一抱,就把这位女市长给抱了起来。

    吴楠体态苗条,因此体重也比较轻,李睿抱起她来很容易,而且抱着没有什么太大感觉,估摸她还不到一百斤,抱起她以后,也没耽搁,举步走向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