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1116以诗明志

    因着这些考虑,宋朝阳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打算等省委组织部的考察组下来考察干部的时候,向他们力推肖大伟,同时,也会跟其他的班子成员(当然是自己人)沟通一下,让他们到时候也投肖大伟的票

    若有机会跟省里主要领导沟通此事,也会向他们肖大伟。

    宋朝阳有了这些考量之后,也没藏在心里,而是让李睿把肖大伟请到自己的办公室,当面跟肖大伟说了这些考虑,用意也很简单,就是安肖大伟的心。

    他知道,值此紧要关头,肖大伟自己肯定也会盯着市委副记的位子,心里会产生患得患失的紧张情绪,这跟大多数的领导干部在面对升职机会的时候是一样的,如果这时候自己跟他表明支持他,不仅能安他的心,还能获得他的感激,自己虽非有意让他欠下人情,但如果能够赢得他的人情,也是一件好事。

    肖大伟听了他的打算后,果然非常感激,也趁机表了下态,无外乎“继续坚定不移的支持您的工作我若侥幸给您做副手,一定全力配合辅佐”之类。

    两人聊了好一阵,最后肖大伟提出告辞,宋朝阳又亲自送他出去。

    肖大伟回到办公室的时候,秘小声告诉他:“于记……不是,是于市长,在里屋等您。”肖大伟吃了一惊,心说他怎么来了,问道:“他来多久了?”秘道:“来了有一会儿了。”

    肖大伟微微皱眉,定了定神,推门进了里屋。

    屋里,于和平正在沙发上大喇喇的坐着,听到门声响动,抬头看去,见他回来,老脸上现出笑容,起身道:“大伟,我不请自来,你不会介意吧?”肖大伟笑呵呵地说:“市长你太客气了,我只有欢迎的,快请坐,快请坐。”

    两人分宾主落座,寒暄两句后,于和平表明了来意:“大伟,我离开市委后,专职副记的位子可就空出来了,而放眼咱们青阳,能够有资格坐上这个位子,而且是我认可的人,也就只有大伟你了。我打算等省委组织部过来考察拟任人选的时候,你做这个副记。”

    肖大伟听了这话心头咯噔一响,看着他那诚挚友善的表情,要不是早就知道他的为人,就差点被他骗了,心里暗暗鄙夷,暗道:“老于啊老于,你这一手儿跟别人使还行,跟我肖大伟使,可是忒瞧不起我了,当我是半点官场经验都没有的菜鸟吗?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最早是配合你工作的,后来转为配合宋记,虽然说不上是背叛你,但实质上就已经算是离开你了,而现在呢,宋记这一系就算不是你于和平的对手,也绝对不是你的朋友,前后的恩怨一,你会好心一个昔日离开你、今日又是你竞争对手的人吗?哼哼!另外,如果这个新任市委副记不从省城空降的话,全青阳只有我跟贾玉龙有资格坐这个位子,而我跟贾玉龙相比,我的优势要大一些,再加上有宋记的强力支持,我坐这个位子应该是十拿九稳的事情了。哦,我差不多一定可以坐上这个位子了,你又跑过来说这种便宜话,不就是想让我领你的情吗?甚至让我在升任市委副记之后,误以为是你在这个过程中出了大力,让我记你一个好大人情,最好是转移阵营投到你怀抱里去,哼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花花肠子,你个老东西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你要拉什么屎。”

    肖大伟在宦海历练几十年,什么事情没见过,类似今天于和平搞的这个小把戏,早就见过不知道多少次了,甚至他以前政治不成熟的时候还做过这种事。那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当年他在青阳某县当常务副县长,所分管某局的局长因为突发脑溢血去世,于是局里两个资格最老的副局长为了争夺这个局长宝座开始了活动。两位副局长先后都找到他这个分管副县长,希望他能帮忙在决定局长人选的县委常委会上说说话。当时他也明白,新任局长一定会在这两位副局长中产生,但并不确定是哪一个,毕竟各有各的优势,各有各的后台。他为了两个都不得罪,也为了今后的工作着想,就分别对两人做出了许诺——类似刚刚于和平所做的承诺。后来,其中一位副局长升任了局长,以为是他在考察任命过程中出了大力,因此对他感恩戴德,不仅事后送了他一份重礼,而且在以后的工作中尽心尽力的配合他的工作。

    当时,肖大伟还只是个常务副县长,此前一直在县域官场混,没见过什么大世面,所掌握的官场经验都是通过亲身经历而一点一点积攒起来的,在政治上非常幼稚,算是官场里面的初中生,所以对所使的这个小手段自以为很高明。后来他升官到了市里,开始接触市厅甚至省部一级的领导,才算是大开眼界,感觉接触了一个全新的从来没有触及过的世界……十来年过去,此时再回想起以前所做的某些事、所用的某些手段,就仿佛是看着小时候的自己在活尿泥一样幼稚。

    肖大伟深信,于和平不仅跟自己说了这番话,他还会去找常务副市长贾玉龙说同样的话,这就叫两头押宝,两头都赚人情,可惜他虽然算盘打得好,却把别人都当成了傻子。

    心里转了几转,肖大伟最终决定,不给于和平这个赚人情的机会,也彻底跟他断绝**关系,省得他还总是幻想着自己能回头帮他,便笑道:“我谢谢你的好意,不过这种事不是以个人意志为转移的,相信省委组织部下来考察干部的同志经过考察程序后会有一个公正的结论,而省领导也会做出正确的决断。”

    他这话很不客气,当面告诉于和平:“谁当这个市委副记,要看组织部的考察结果与省领导的选择,尤其是后者,而不是你于和平说谁当谁就能当的。”

    于和平正满怀期待的看着他呢,本以为他就算不对自己感恩戴德,起码要谢谢自己主动投桃送李的一番好意吧,哪知道他居然来了这么一句,只气得眼前一黑,两只老肺差点没气炸了,又惊又怒,脸上的笑模样立时就消失了,冷着脸道:“老肖,你就这么相信组织与领导啊?可组织与领导不一定只相信你啊。”

    他这话更不客气,充满着威胁的味道,是在暗示肖大伟,你要是不听我的话,我不仅不会你,还会在组织与领导那里说你的坏话,把你踩下去,阻止你上位,到时候倒要看看,组织与领导是更相信你这个纪委记,还是更愿意相信我这个市长。

    肖大伟呵呵一笑,吟道:“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这才是我向往的生活状态。老于啊,老实说吧,我当官早当腻了,早就没了向上攀爬的心思,领导信任我,还愿意用我,那我就再多干两年;领导不信任我,不用我,那我就到点退休回乡下老家,做个快快活活无忧无虑的田舍翁,每天观山、阅水、听风、赏菊,你觉得如何?”

    于和平只听得一阵无语,想不到自己都用上威胁恐吓的语气了,却换来他这套“以诗明志”的软绵绵的对答,仿佛自己一记重拳击打过去,对方却突然消失,自己一拳打在空气里,别提多郁闷了,当然,心里也明白,他这番作答看似软弱无力、退志萌生,实则是顽固坚韧、回击凶猛,偏偏自己拿他这一套没有任何办法,人家都摆明要做田舍翁的态度了,难道还惧怕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威胁吗?暗叹口气,起身道:“好吧,算我老于自作多情,你忙吧,我回了。”

    肖大伟笑呵呵的起身相送。

    于和平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停下,转头问道:“你说的乡下老家在哪?”肖大伟愣了下,还是回答道:“寒水县,北部靠近太行山的一个小山村。”于和平又问:“有山有水?”肖大伟道:“是啊,怎么了?”于和平道:“风景优美?”肖大伟点点头,却更纳闷了。于和平还在问:“你在那有房子?楼房还是别墅?”肖大伟失笑道:“哪有什么楼房别墅,就是纯粹的农家土院,房前是河,房后是山。”于和平点了点头,道:“等我退休了,我也搬过去住。”说完回过头去,开门走了。

    肖大伟望着他的背影,总觉得这一刻他好像突然苍老了十几岁似的,随后苦笑着摇了摇头,自言自语的说道:“看来这老家伙也已经厌倦官场了!是啊,大半辈子在官场,谁能不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