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1138难缠的狗主人

    李睿好人做到底,拿出靴子以后,又给陈丽菡穿了上去,还告知她靴跟伤处所在,让她之后走路小心点,并且回家以后马上换靴。

    陈丽菡见他被自己撞伤后,不仅没有半点怨言,反而对自己体贴如斯,美眸中现出几许温情,启唇说了一番客气话。

    李睿没空跟她多说废话,毕竟外面还有那位不小心撞上来的妇女需要解决呢,跟她打了个招呼,便起身回往那妇女身边去了。

    “哎哟,我的贝贝哟,我的乖儿子哟,你怎么给死了?谁把你撞死的?你睁开眼睛看看你自己,你死得好惨呐……怎么突然就死了啊,就这么一会儿没看着,你就死了,呜呜呜,我的好儿子哦,你怎么说没就没了啊,呜呜呜……”

    李睿刚回到那妇女身边,还没说两句话,就听身后不远处传来一个女子凄切的哀嚎声,循声回头望去,见距自己三四米远的非机动车道上站着一个六十岁上下的大妈,此刻那大妈正对着她身前不远的行车道上一团白花花红漆漆的东西嚎啕。

    李睿凝目望向那团“东西”,看了几眼才看出来,那是一只已经被轧得面目全非的小死狗,联想到刚才陈丽菡的说法,再观察下路虎车与那条死狗之间的距离,心里便明白了,陈丽菡就是因为那条不知道怎么跑到机动车道上的小狗,才出了事故,而那条小狗自作孽不可活,也惨死在了她的路虎车轮下。

    说陈丽菡,陈丽菡就到。她已经下了车来,不过由于脚麻没有完全解除的缘故,走路还是有些蹒跚,尽管如此,她也是一步一步的挪了过来,很快到了车尾。

    蓦地里,刚才对着死去小狗嚎啕的那个大妈冲了过来,几步拦在陈丽菡身前,伸手指着她,鄙夷而又痛恨的骂道:“是不是你?是不是你轧死了我的贝贝?”说完绕到车头那里,看了看前面两个轮胎,很快在右前轮胎上发现了血迹与狗毛,立时大怒,转回到陈丽菡身前,抬起手来就是一个嘴巴,边打边骂:“你个没长眼的混帐东西,你特么会不会开车啊?啊?你特么怎么开车的?啊?马路上这么大的狗你瞧不见啊?啊?你特么长着一双瞎逼眼是摆设啊?啊?你个天打雷劈的货,你敢轧死我们家贝贝,我特么今天跟你没完……”

    陈丽菡还没看清她长什么模样呢,已经被她一个巴掌抽到左脸上,左脸颊立时火辣辣的疼了起来。那大妈却没解气,抬手又去抽她,嘴里不干不净的骂着,各种污言秽语都跑出来了。

    不过,那大妈的第二掌没有抽出去,刚抬到半空就被一只坚实有力的大手握住了。那大妈微微吃惊,回头看去,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身边站了一个高大男子,看到他的个头儿与脸色,不自主心头就是一悸,嘴里的脏话也骂不出来了。

    那高大男子不是李睿还能是谁?他正殷勤询问那位撞车妇女的感觉,眼见狗主人气势汹汹上来就抽陈丽菡耳光,自然不会袖手旁观,忙起身过来拦阻。

    他抓住那大妈的手,沉着脸喝斥道:“有事说事,别一上来就动手。”说完松开她的手,借势甩了她一下子,走到陈丽菡身边,柔声问道:“你没事吧?”

    陈丽菡左手捂着被掌掴的脸颊,心里既紧张又委屈,美目里已经生出了雾气,听他相询,摇摇头示意没什么事。

    李睿轻挽她的手臂,扶着她往后面退了两步,随后自己走回来,站在那个大妈跟前,道:“车是我开的,有什么话都冲我说。”

    那大妈之所以敢一上来就对陈丽菡动手骂街,还不是看她是个年轻女子,觉得她好欺负?眼下面对李睿这么高大的男子,从心理上就有些畏惧,哪敢再动手,更不敢骂街了,忿忿地道;“冲你说?冲你说就冲你说,不然你还想跑怎么着?我问你,你是怎么开车的,你没长……没长眼啊,这么大的狗你瞧不见啊,愣往上撞?你给我撞死了你知道吗?我就这么一条宝贝,它比我亲儿子还亲呢,你说撞死就撞死,你还有理了啊?我告诉你,今天你要不给我好好说道说道,你就别想走了……”

    李睿听她这番话,就知道这是一个难缠的主儿,一时间应该难以摆平,便道:“你先等等,我去处理一下那位大姐的事,等她走了之后,我再跟你理论。”说完回身对陈丽菡道:“你先回车里坐着,哪都不要去,放心吧,一切有我呢。”

    陈丽菡此时芳心大乱,手足无措,也不知道怎么办好,见他扛下此事,当然不会有不同意见了,乖乖的听话回了车里。

    李睿走回到那位撞车倒地的妇女跟前,再次赔礼道歉。那妇女并没受伤,只是受了惊吓,歇了这么一会儿,也就能站起来了,而且她人也比较憨厚老实,很快接受了李睿的道歉,想要骑车回家。

    李睿掏出钱包,从里面数出五百元钱,递给她道:“大姐,今天这事儿实在是对不起了,为了表示歉意,同时也是我一点心意,这点钱您就收下吧。”那位妇女不愿意凭白占他便宜,推拒道:“不用了,我也没受伤,呵呵,没事,你不用客气。”李睿执意给她,道:“我刚才看到你电动车倒地的时候车漆刮花了,你修修补补也要花钱,因此这点钱您就拿着吧。另外我给您留个手机号,您要是回去以后,感觉到哪不舒服了,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我送您去医院。”那妇女没想到他这么厚道实在,也有些感动,道:“没事,我穿得厚,而且车速也不快,应该没受内伤……”

    两人拉扯一番,那妇女捱不过李睿执意相赠,只好收下那五百元钱,骑车走了。

    这一幕落在那位狗主人、也就是那大妈的眼中,立时勾得她双眼冒光,她意识到,这个肇事司机不仅是个有钱的主儿(能开得起路虎),而且还舍得花钱,如此一来,自己发财的机会可是来了。

    李睿转身回到那个大妈跟前,道:“行了,那位大姐走了,该说你的事儿了。说说吧,你是打算公了还是私了?”

    他说完这话,感觉身后多了个人似的,回头望去,却见陈丽菡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走回来了,讶异的问道:“不是让你在车里呆着吗?”陈丽菡苦笑道:“我一个人呆着……有点……有点别扭,我还是跟你在一块吧。”

    那大妈也不理她,冲李睿叫道:“公了?你是说报警让交警过来处理吗?出了这么大的事故你还敢公了?你想让交警扣你的车罚你的钱吗?你缺心眼吧?你真是脑子进水了!还好碰上我这个实在人,不想死乞白赖的为难你,算了,私了吧。赔钱!你赔我钱这事就算了。”李睿打了个哈哈,冷笑道:“你确实挺实在的,还能抽空为我考虑,行吧,那就私了,你想要多少啊?”那大妈张嘴就来:“我们家贝贝,那可是纯种的泰迪,当年我是花了两万块从狗舍买过来的,养到这么大,我在它身上花了不知道多少钱,光是这几年的狗粮,加起来就得一万块钱了,还有别的花销,乱七八糟的加到一块,我也不让你多赔,你赔我四万块钱就行了。”

    一旁陈丽菡失声道:“四万块?你……你怎么不去抢银行啊。”

    那大妈怪眼一翻,骂道:“我抢你姥姥!你耳朵聋了啊,没听我刚才跟你老公算账啊?就这还是少要了呢,便宜你们最少一万块,疫苗什么的我都没算进去……你还说我抢银行?行啊,我不抢你的钱,那你把贝贝还给我,把我们家贝贝活着还给我,那我一分钱不跟你要。你当我缺你这点钱啊?!切,我家里三套房子一个车库两辆车,我儿子给区长当秘,我儿媳妇在派出所工作,家里要钱有钱,要权有权,你当我稀罕这四万块钱?”

    李睿听得心头打了个突儿,她儿子给区长当秘?霍,自己居然还碰上一个同行,真是难得啊,也怪不得她这么嚣张呢,敢情是有这么大的依仗!她儿子身为区长秘,虽然行政级别不高,也没什么权力,但在区里头,也算是一号人物了,也多亏今天碰上她妈的是自己这个市委一秘,要是换成一个普通人,怕就要折在他们母子手底下了。只是不知道,她儿子是给哪个区的区长当秘的?要是市南区区长的秘可就有意思了,因为市南区区长李明正是自己干哥,他秘张雷自己也见过。

    那大妈发作完陈丽菡,瞪眼看向李睿,道:“四万块,一分都不能少,赶紧给我拿出来,你要是不拿出来,我今天跟你没完!”

    李睿嘴角抽搐起来,倒不是因为对方要的钱多,也不是对方气焰太过嚣张,而是刚才额头撞门撞出来的伤开始发作了,火辣辣的疼,跟几百只蚂蜂在那里乱蛰一般,不由自主便抬手上去轻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