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1146培训准备

    刚走十几步,私人手机就响了,他掏出来看时,见电话是东州市长吴楠打过来的,有些惊喜,脑海中立时浮现出那个俏丽绰约、气质优雅的美女市长,心头一热,忙不迭接听了电话:“喂,吴市长,您好……”彼端响起吴楠那动听的声音:“不是不让你说‘您’了嘛,你怎么总是记不住?”李睿呵呵陪笑道:“吴市长,我这只是表达对您的尊敬,可不是要把您往老里叫”吴楠道:“可我听着还是感觉被你叫老了。”李睿赔笑两声,关切的问道:“你身体最近怎么样?”吴楠道:“有劳你记挂,还不错,你也挺好的吧……”

    两人寒暄了两句,吴楠说起正事:“之前我跟你提过的那件事,就是请你来我们东州做扶贫工作方面的培训,你还记得吧,我想问问你啊,你最近两周有没有时间?如果有的话,我替你向宋记请假,然后你就过来一两天,给我们这边的扶贫干部做个培训。培训内容不用太复杂太专业,能够切合实际、学以致用就足够了。”李睿想了想,道:“我倒是一直都有时间,但我的时间都供宋记支配了,所以你最好是问问宋记。”吴楠笑道:“你说的我理解,我觉得宋记应该会我这个薄面的。我就是想问问你,你愿不愿意来东州帮我这个忙?”

    李睿想都不想就说:“愿意,当然愿意了。”吴楠大喜,道:“好,那你从现在就开始准备一下,准备下培训材料什么的,还有出差行李,我过会儿就给宋记打电话给你请假,很有可能是下周,毕竟本周日程已经安排好了,不便改动。到时候我派人来接你。”李睿受**若惊,道:“不用来接我了吧,我自己找辆车开着就过去了。”吴楠笑道:“不接你怎么行?你将要为我们东州的贫困人口解决生计问题,也就是我们东州的恩人,这是于公;于私来说,你是我特意邀请过来帮忙的朋友,既是恩人又是朋友,怎么能敷衍了事呢?”

    李睿很容易就被她说服了,于是也就定下来了:过会儿吴楠给宋朝阳打电话帮他请假,请下假来以后,到时候她再派司机来青阳接他。

    回到办公室里,李睿就忙碌开了,既然答应了帮吴楠做这个培训,当然就要先拟出培训材料来。培训材料倒也不用搞得太复杂,毕竟被培训对象不是专业的学者,只是那些需要扩展思路、开拓眼界的扶贫干部。列个大纲,再针对每个要点撰写出对应的详细内容来,最后再配以实例,也就足够了。

    李睿打算为东州市的扶贫干部培训三个方面的重点:一,想扶贫,先要扶起贫困户们的心;二,如何做好精准扶贫;三,如何因地制宜的开展扶贫项目。

    当然,培训完这三个重点之后,如果还有时间,另外东州市的扶贫干部也感兴趣的话,就再给他们讲讲关于扶贫干部如何加强自身技能与知识培养的事项。

    构思好了初步的培训大纲之后,李睿就开始在电脑上撰写培训文档,使用的软件是微软ffe里的PPT,现代社会培训绝大多数都使用PPT,操作简单,功能强大,而且放映时间可控,非常适合培训者的使用。

    他写到两点多的时候,被宋朝阳叫了进去。

    宋朝阳见到他,刚要跟他说事,目光却被他额头的伤痕吸引过去。那道伤痕经过一晚上的自然修复,已经消肿很多,但刚刚经过陈丽菡上药与揉摩,又变得红肿可怖,出现在他那稍显白净的面庞上,自然非常醒目。

    宋朝阳看后微微皱眉,关切的道:“你额头那道瘀伤,怎么好像更严重了,你要不要去医院看看?”李睿笑道:“其实已经没什么事了,是刚刚用了正骨水,所以反倒显得严重了。”宋朝阳点点头,道:“刚才东州的吴楠市长给我打来电话,要借你去给东州的扶贫干部们做培训,我已经答应她了。下周你抽两天过去一趟。”说完脸上现出了笑容,道:“吴市长借你,表明了对你的看重,也从侧面反映出、你对于扶贫工作有了一定程度的研究与掌握,也具备了相当不错的理论知识与扶贫技能。你到东州以后,给他们把培训做好,充分展示一下你的个人能力,同时也向东州的领导干部们展示一下我们青阳干部的良好风范,呵呵,这是件好事呢。”

    有了这位大老板的首肯,李睿此次东州之行也就算定下来了,下周看哪两天不忙,便赶往东州进行培训。

    李睿以往也有培训的经历,那还是在市水利局防汛办的时候,有时候需要对刚进办公室的新人进行基本业务方面的培训,有时候需要对市辖县区防汛干部培训防汛条例,不过那时候都是专业对口,他以水利局干部的身份培训水利口儿的人,可这次的培训,他却是以领导秘的身份给一群扶贫干部培训扶贫口儿的知识技能,就好比是一个乒乓球运动员培训一群篮球运动员如何打篮球一样,专业不对口,这就给他造成了一定的心理压力与负担,生怕培训不好,反遭东州的干部们耻笑。

    不过这也给了他一定的动力,让他把培训内容做得更加的全面细致,也更加的深入,不仅能让一些扶贫新手学到有用的东西,也能让一些扶贫老手甚至是扶贫专家听完培训后,感觉能有所收获。

    两天后,这份培训文档总算是写完了,李睿从头到尾仔仔细细阅读检查了三遍,确认没有问题后,发给了凌瑶,请这位“扶贫伴侣”帮着审阅一番。凌瑶作为市委政研室的副职领导(副调研员勉强也算是),一来理论知识扎实雄厚,二来笔杆子玩得好,三来大局观强,有她帮着审阅下培训文档,就可以放心的定稿了,不用担心文档本身会有什么纰漏错误。

    李睿先把培训文档发了过去,又打字告诉凌瑶,她需要做的事以及这份培训文档的源头与去向。

    凌瑶回复了三个字,“我看下”,没问别的问题,也没对他被东州请过去做培训发表意见,显得态度不冷不热。

    不过这也在李睿意料之中,他早就知道,这个女人性子古怪,不近人情,大多数情况下别想从她嘴里听到什么亲热的话语,甚至就算自己已经跟她产生了暖昧关系,她对自己的态度也没多大变化,至少表面上没有什么变化。

    回想起跟她的过往,尤其是最近一次、与她同舍而眠的半宵迷情,李睿心里头酸酸的甜甜的,也有几分不甘——好容易与她亲近一回,却正好赶上她月事,未能与她携手共赴瑶台,实在是遗憾之极啊,而以后怕是不会再有那样的好机会了。

    当然,若是他想,稍微暗示一下凌瑶,估计她也不会拒绝,可此举肯定会对不起青曼的。他就是不想在背叛青曼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才不得不勒住心猿意马,尽量不去招惹凌瑶,以及那些与她类似的不是要必须保持关系的红颜知己。

    他等了差不多一刻钟,等来了凌瑶的回复:“挺好的,堪称完美,我想帮你美化都不知道从哪下手,就这样吧。”

    得到这位大笔杆子的认可,李睿还是非常高兴的,一时间得意,便忍不住将另外一件事跟她讲了:“你之前预料的果然中了,果然有人主动上门给我送一期福利房的指标了,以后咱俩就是邻居了。”

    凌瑶发了个“鄙视”的表情给他,不知道是鄙视给他送指标的人,还是鄙视这件事本身存在黑幕。

    李睿见她今天心情似乎不错,便多嘴问了一句:“你还住职工宿舍呢?”凌瑶回复:“没,搬回家里住了。”李睿微微皱眉,打字问她:“跟你老公和好了?”凌瑶回复:“没,分房睡。”李睿叹了口气,打字道:“那还不如回宿舍里住着呢。”凌瑶发了个无奈的表情给他,又问:“晚上一起吃饭吧?”李睿几乎没见她主动约过自己,今天见了,颇有几分惊喜,心里倒是并不介意跟她一起吃饭,可问题是哪有时间陪她吃饭?回复她道:“看看吧,估计没时间……”

    凌瑶便没再理他。

    到了下午四点多,李睿抽空给吴楠发了条短信过去,告诉她培训文档已经写好,想请她审阅一下,让她一个电子邮箱,好发到她那边。

    发完短信后,李睿心下不无得意,放眼全省,能随随便便就直接给市长发私人短信的干部,加起来怕也不会超过十个人吧?可就算别的干部也能给市长发短信,又有谁能像自己这样,发的这么爽快直接、轻松自如、没有后顾之忧呢?想到这一点,越发感受到吴楠对自己的青睐,心头甜丝丝的,忽然很想马上就见到那位美女市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