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1159力挽狂澜

    周宇林走到吴楠身前,看也没看旁边的方梅与李睿一眼,仿佛目光已经自动过滤掉这两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了,微微一笑,道:“市长,今天真是很抱歉,因为这个突如其来的紧急会议,把你的人从会议中心里赶出去了。 hp:可我也没办法啊,我倒是想体谅你,让你的人留在里面继续培训,可是省里头不答应啊,非要召开这个什么紧急电视电话会议吧,既耽误你的事情,也耽误我的事情,搞得人很无奈,却又偏偏没办法抗拒,唉,要不说呢,人在官场,身不由己啊。你多包涵吧。”

    他说是抱歉,但话语里一点道歉的味道都没有,反而再次提起之前赶人的事情,好像是故意嘲讽吴楠一般。李睿看在眼中,心里越发确定,他跟鲁炼钢今天的所作所为,就是冲着吴楠来的,而且那个什么所谓的紧急会议,根本就是他们杜撰出来的。

    吴楠看了李睿一眼,语气冷淡的说道:“如果真有这个紧急会议,我会包涵的;可如果根本就没有这个会议,而是某些人无中生有无事生非,那我再好的度量也无法包涵,到时候就要好好理论理论了。”

    周宇林脸上笑容一凝,道:“市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鲁炼钢忙指着李睿道:“周市长,这个家……这个吴市长从青阳请来的扶贫干部,刚才居然大放厥词,说我们这个紧急会议根本就不存在,这简直就是胡说八道恶意造谣啊,我看……”

    吴楠冷冰冰的插口道:“他不是大放厥词,他是给省政府办公厅打电话问过的。”

    周宇林哦了一声,神色有些凝重,转目看向李睿,仔仔细细打量了他一番。

    鲁炼钢大为不忿的对吴楠道:“市长,你可不要被他骗了。他说给省政府办公厅打电话了就真是给省政府办公厅打电话了吗?鬼知道他给谁打的电话,然后回过头来一顿胡说八道。难道这种事我们还能作假骗人吗?”说完走到周宇林身边,不屑的看着李睿道:“周市长,我刚才就已经问他了,我说你想让我信你也行,你告诉我,你给省政府办公厅哪个处室局办或者哪个人打的电话,只要你能说出来,我就信你,结果他说不出来,哼哼,他当然说不出来了,因为他在撒谎骗人,想要借机达到他不可告人的邪恶目的。”

    李睿听到这呵呵一笑,道:“鲁秘长,你不要激动,也不要给我扣大帽子,我刚才不是说不出来,而是还没来得及说,周市长就驾到了。”

    鲁炼钢针锋相对的叫道:“那你的意思是,你能说出来了?好啊,那么现在,当着市长与周市长的面,你说出来,你把你打电话的那个人的姓名说出来。他在省政府办公厅是不是有一号没关系,哪怕他只是个小人物,只要你说出他所在的处室局办来,就算你没撒谎。”

    周宇林眯了眯眼睛,看着李睿道:“你最好能说出来,要不然咱们可得好好说道说道,哼,想挑拨离间我跟市长之间的关系吗?”

    吴楠听到这有些紧张,尽管看着李睿脸色一直淡定自信,可还是担心他说不上来,一旦他说不出来,就算自己能护住他,今天怕也要在周宇林面前大大的丢人了。

    李睿笑着看了鲁炼钢一眼,道:“我说出那个人的姓名来,只证明我自己没撒谎可不行,咱们还得追究一下这件事里到底是谁撒谎了。”

    鲁炼钢有些发虚的看了周宇林一眼,见他一脸放松,这才说道:“你先说出那个人的名字来再说别的,你说出来后,咱们再根据那个人的身份地位来判断他的话的可信度。”

    周宇林非常满意这位手下第一号大将的机敏应对,赞许的点了点头。

    李睿道:“好吧,那我就先把他的名字说出来再说别的。我刚才那个电话,打给的是省政府办公厅秘一处处长于红伟,想来鲁秘长与周市长对他的名字应该不陌生吧?不知道他的话可信度能有多少呢?”

    周宇林与鲁炼钢骤然听到这个名字,都是惊得呆住了,仿佛被一道闪电劈中头顶,立时劈了个心神飞散。

    就连吴楠听到于红伟的名字,也是惊讶地张开了檀口,有些不敢相信的看向李睿。

    只有女秘方梅,从来没听过于红伟的名字,因此听过后一点异样表情都没有,反而对周宇林、鲁炼钢等人的惊呆表情很奇怪。但她能被吴楠挑中作秘,也是很聪明的,很快想起之前李睿对于红伟的身份介绍,“省政府办公厅秘一处处长”,心中一动,这个秘一处伺候的不就是省长吗?而作为处长的于红伟,不就是省长的秘吗?想到这一点,震惊的差点没叫出来,不可思议的看向李睿,心里纳闷不已,他怎么会认识于红伟这种大人物?

    周宇林惊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勉强笑着对李睿道:“小……小伙子,咱们不带这样开玩笑的好不好?你……呵呵……你怎么可能认识于红伟于处长?连我……连我都是只闻其名,未见其人,你……你又怎么可能认识他?”

    鲁炼钢听了他的话以后,觉得自己是被李睿耍了,红着眼睛道:“你这个家伙还真是说瞎话不眨眼啊,刚才骗我说是给省政府办公厅打电话也就算了,现在竟然变本加厉,竟敢拿于处长出来吓唬蒙骗我们,你有没有点道德啊?你眼里还有没有领导啦?你……”

    他说到这,嘴巴忽然间卡住,就好像嘴巴忽然被人贴上块膏药似的,再也说不出一个字,眼睛也是瞪得溜圆,不敢相信的看向面前李睿递过来的手机。

    手机屏幕上,显示着于红伟的名字、手机号码与李睿跟他刚才的通话记录,清清楚楚,根本不容否认。

    周宇林也凑头过去看了看,看完后哂笑道:“这又能说明什么?我也能在我自己的手机里,随便把一个朋友的名字改成于处长的名字,然后硬说他就是于处长本人的手机号码,谁又能分辨真伪?小伙子,这套把戏我见的多了,你这样只能让我对你更失望。”

    李睿淡淡一笑,道:“我已经猜到你们会不信,不过没关系,我现在就让于红伟用办公室座机给我拨个电话过来,省政府办公厅的座机号码你们应该熟悉吧,如果过会儿有个省政府办公厅的座机电话打进来,你们是不是就没什么可说的了?”

    周宇林听到这,脸色开始紧张起来,他就算再不愿意相信李睿认识于红伟,但已经观察到,事情都发展到这一步了,可李睿还是一如之前的镇定自如,只此一点,也已经充分表明,他认识于红伟,而且关系匪浅,要不然他不可能随随便便就打电话给于红伟这个省府一秘,更不可能让于红伟用座机拨电话过来,想到这一点,心头大惊,眼前这个吴楠从青阳找来的毫不起眼的小人物,居然认识省府一秘?而且他还愿意帮着吴楠对抗自己跟鲁炼钢,更是眼看就要拆穿自己的把戏了,这还怎么玩下去?

    他心中惊疑不定,鲁炼钢却没想那么多,还跟李睿叫板呢:“行啊,你来啊,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使唤得动于处长?!还让他用座机给你打电话,哼,真是牛得你不行了,撒谎都不会撒……”

    李睿也不理会这条走狗,而是直接针对了走狗的主人周宇林,脸色冷肃的道:“周市长,如果我能证明我刚才就是给于红伟打电话询问的,而‘省政府办公厅今天没有组织任何的紧急电视电话会议’的话也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那你认为这件事的可信度有多少?或者说,你认为于红伟的话可信度有多少?”

    周宇林见他开始叫板,心中越发惊惶,尴尬的陪笑道:“于处长的话当然……当然是不用怀疑的……”

    李睿步步进逼,问道:“好,如果他没说谎,那紧急会议的事情又是谁在撒谎?”

    周宇林有点慌乱了,讪讪的笑了笑,又收起笑容,看了鲁炼钢一眼,道:“呃,也不一定是有人撒谎,可能是这个通知在发到市里来的时候,沟通双方在信息上产生了偏差,也就导致了这个情况的发生,是无意的,不针对任何人的……”

    鲁炼钢凶巴巴的瞪着李睿,插口道:“你现在少说这些废话,你先让于处长打座机电话给你啊!你都证明不了你跟于处长认识,现在说这些屁话又有什么意义呢?”

    李睿冷笑两声,拿起手机又拨了过去,等接通后道:“哥,还得麻烦你一回,你用你的座机给我拨个电话。”电话彼端的于红伟非常纳闷,不知道他在搞什么,但出于对他的绝对信任,还是没有多问,答应道:“好,我这就给你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