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1161约会

    等两人走后,吴楠神情缓和下来,吩咐方梅道:“你先回去,我马上就回。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方梅说了声是,转身走了。

    等她也走掉之后,吴楠才看向李睿,对他嫣然一笑,由衷的说:“谢谢……”李睿不等她把话说完,就纳闷的问道:“你应该知道,根本没有那个什么所谓的‘误读省里通知’的人,这完全就是他们俩导演的好戏,我一个局外人都看出来了,你这个当事人肯定更能明白,可你刚才为什么还要鲁炼钢找到那个人,对他批评教育,同时让他写检讨,还要拿给你看呢?”吴楠解释道:“你说得很对,我也知道这次事件就是他们俩搞出来的,但他俩既然当面装糊涂,我也没法揭穿他们,只能就着他们的解释,借机给他们出道难题,说白了就是反打他们一拨,杀杀他们的嚣张气焰。”

    李睿这才明白过来,对于这位美女市长的凌厉手段有了更深的认识。

    吴楠感慨的道:“小睿,今天要是没有你,我就要被他俩压得死死的了。你刚才也看到了,不说周宇林,只说那个姓鲁的,就要骑到我脖子上来了,要不是你出手襄助,我只能是任他们戏弄欺辱,到最后丢了脸面不说,还要沦为他们的笑柄……真是想不到,关键时刻又是你帮了我,每每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你总会站在我身边帮我,帮了我那么多次,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谢你了。”

    李睿笑着摆手道:“都是自己人,就别说这种外道话了。眼下培训要紧,我先不跟你说了,我去叫培训学员们回来,继续培训,等晚上再聊。”吴楠还有很多话想跟他说,不过听他这么说,也只好暂时忍下,不舍的看着他道:“好吧,那你继续培训吧,我也回去工作了,晚上见面再聊,等我电话。”

    两人互致微笑道别,吴楠回市长办公室工作,李睿则回了三楼那个大会议室叫人。

    见到那五十来个培训学员后,李睿笑着说道:“好啦,会议中心已经让吴市长找回来了。原来是那位鲁秘长搞错了会议时间,做出了错误的安排,他为此已经向吴市长和大伙道了歉,吴市长见他认错态度诚恳,也已经谅解了他。行啦,咱们赶紧回去吧,继续培训,希望大家不要受到刚才的影响,呵呵,快走吧。”

    他这么说,也算是实话实说,但之所以跟这些无须得知内情的培训学员们说这些,一是让他们知道刚才赶他们出来的凶横嚣张的鲁炼钢吃了瘪,好提振他们的精气神, 二是借机让他们记吴楠的人情,哪怕他们不记吴楠人情,至少可以明白吴楠一直在维护他们,能让他们感受到市长的威势,这对塑造吴楠在东州市的光辉高大形象是有一定好处的。

    众学员听了他这话,知道不仅找回了培训场地,还让之前那个威风不可一世的鲁秘长吃了瘪,果然都很高兴激动,心气儿与精气神利马都起来了,一个个笑呵呵喜气洋洋的,仿佛有什么喜事降临一般,之前的颓废窝囊气息就此一扫而空。

    众人在市扶贫办那位副主任的带领下,再次回到了那座电视电话会议中心里面,各自就座后,李睿开始继续培训。

    讲了差不多四十来分钟,李睿裤兜里的私人手机忽然震动起来——在培训之前,他生怕手机忽然来电对授课造成影响,特意把手机设成了静音,不过即便如此,他现在要是拿出手机接听电话,势必也会中断培训,还好此时距离本课结束没几分钟了,他便来了个假公济私:“那么如何对症下药、找到解决贫困户贫困原因的办法呢,咱们下节课再讲,现在先下课,大家休息一会儿,喝口水,透透气,我也好接个电话。”说完对台下的学员们善意的一笑,这才去掏手机。

    他坦诚而又风趣的说话,再一次引发了台下学员们的笑场,也拉近了彼此之间的距离。台下那些学员、也即东州市辖县区扶贫口儿的领导干部们,不管男女老青,都是尊重而又欣赏的看着他,还有人在窃窃私语,私下里讨论着这位年轻讲师的一切。

    “静静?”

    李睿拿出手机,一看来电者的姓名,又惊又喜,赫然是丁怡静,想都不想便接听了,考虑到在会议室里当着这么多人打这个电话不太合适,便转身往门外走去。

    “亲爱的,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来了?”

    来到门外走廊里,李睿找了个僻静角落,开始了跟女神的甜蜜对话。

    丁怡静心情似乎不错,语气轻快的道:“还怎么想起给你打电话来了,想打就打了呗。现在不忙,有点无聊,跟你说两句打发下无聊时间。”李睿听得又气又爱,佯怒道:“好啊,竟敢拿我打发无聊时间,你真是找打。快点给我过来,让我打你屁股两下消消气。”丁怡静哼道:“滚吧,我可没时间回青阳,就算有时间回去,你有空见我啊?切!”李睿笑道:“宝贝儿,你还不知道呢,我现在没在青阳,在东州。”丁怡静吃了一惊,道:“你跑东州去干什么了?”李睿道:“我来东州做培训,为期两天。”

    丁怡静道:“东州离靖南倒是不远,开车一个钟头也就到了,噫,想不到你居然在东州。”李睿让她说得心中一动,心里陡然冒出一个念头,但很快又叹道:“唉,可惜我这两天日程安排得很紧,也没时间,要不然我一定去找你。”丁怡静随口说道:“那你什么时候回青阳?回去的时候要是有时间,可以过来见个面,就怕你同样没时间。”

    李睿听了暗想,按照原定日程,自己要后天早上离开东州,回返青阳,路上会经过靖南,也能抽出一点时间来去跟丁怡静见个面,但那点时间够干什么的?估计也就够说几句话的,但自己已经多日没见这位女神,想跟她多腻歪一会儿,如此一来,可该怎么办?心念电转,很快有了主意,道:“我原定后天早上回返青阳,但我明天下午就能结束培训,明天晚上就有时间了,要不这样,我明天晚上去靖南,好好陪陪你,第二天早上直接从靖南回青阳。”

    丁怡静听后没言语,只是嘿了一声,不知道在发笑还是在表示什么情感。

    李睿奇道:“你嘿什么?”丁怡静道:“我没嘿什么啊。”李睿道:“可我听着你就是嘿了一声,你是不是不欢迎我啊?”丁怡静道:“欢迎啊,怎么不欢迎,到时候我请你吃饭。”李睿道:“那我回请你什么呢?”丁怡静懒洋洋的道:“什么都不用。”李睿**她道:“那怎么行?你请了我,我不回请表示下,多不够意思啊。这样吧,我请你打kss好不好?”丁怡静笑怒不得,呵斥道:“打你个头,就知道你晚上过来没安好心。”李睿这才明白她刚才那句“嘿”的意思,敢情是怀疑自己晚上过去找她是不安好心,叫起屈来:“亲爱的,我怎么是没安好心呢?打kss只是想表示我对你的爱意好不好,又没别的意思。再说了,就算我有别的意思又怎样,你以前都主动给我了,现在又干吗怕我不安好心?”丁怡静跟他说这种话题有点害臊,嗔道:“少废话,明晚上来了再说,别浪费我电话费了。”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李睿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手里的手机,心说女人就是不好伺候,明明是她主动给自己打来电话聊天解闷,到头来却埋怨自己浪费她电话费,偏偏自己听了还只能高兴,生不出半点气来,唉,男人就是贱啊。

    得益于丁怡静这个电话的刺激,李睿心情越发愉悦舒爽,在接下去的培训课程中,妙语连珠,侃侃而谈,把会议中心里的气氛搞得既活跃又和谐,再也不复早上吴楠旁听时的冷肃端严,但培训效果却一点没落下,反而比上午更好。

    三节培训课全部上完的时候,李睿看看时间还早,便跟台下的领导干部们说起了闲话:“不知道大家对于今天的培训课程有什么感受?”

    坐在前排的一个四十多岁的女扶贫办主任说道:“我感觉挺好的,收获很大,李处的培训专业性强,又贴合实际,重点突出,不仅开拓了我们这些扶贫干部的眼界与思路,还教会了我们很多的扶贫技巧,尤其是您举的那些例子,我觉得有些完全就可以照搬到贫困村里去用。看得出来,李处您对扶贫工作有着深入的研究与丰富的经验。我想提个建议就是,这样的培训以后能不能多搞搞,让我们这些基层扶贫干部能够更快更好的成长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