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1170吃饭小插曲

    丁怡静侧头鄙夷的斜了他一眼,俏丽的脸上却全是笑容,显得娇艳而又妩媚。(更新最快最稳定) 李睿看在眼中,爱在心里,不由自主就把手伸过去,抓住了她的柔荑。丁怡静倒也没说什么,只是专心开车。

    车开了一刻钟左右,最后停在一家装饰的古香古色的大酒楼前边。

    丁怡静启唇说道:“这家鼎食轩,是靖南比较有名的几家饭店之一,菜肴很有特色,口味也很不错。你应该没来吃过吧?今天我带你进去尝尝。”李睿笑道:“好啊,看来今晚可有口福了。”

    两人下了车来,丁怡静拿了坤包,李睿则只带了钱包手机,一先一后进了酒楼里。这家“鼎食轩”的生意果然非常红火,这都七点半多了,竟然没座,靠近柜台的过道沙发上坐了六七个等位的食客。李睿看到这一幕,只觉得更饿了,胃里一阵阵的冒酸水,可既然已经进来了,也没办法,只能跟丁怡静领了号后坐下来干等。

    “可以先看看菜谱!”

    丁怡静拿过一本厚厚的菜谱,递到他跟前。

    李睿没接,面带苦笑看着她,低声道:“你还嫌我饿死的速度不够快吗?”丁怡静微微皱眉,问道:“什么意思?”李睿解释道:“我已经快要饿死了,你还让我看光色诱人的美味佳肴,不是让我更饿吗?”丁怡静嗤笑出声,把菜谱拿到自己腿上打开,道:“你不看我看!”李睿小声提议道:“亲爱的,要不咱们换个饭店吧,能吃饱就行。赶紧吃完,吃完了我还想……”丁怡静警觉的抬头看向他,道:“你想干吗?”李睿看到她警惕而又紧张的神色,忍不住好笑,低声道:“你以为我想干吗?跟你回家洞房吗?”

    丁怡静骂了声滚,脸孔红了一下。

    李睿小声道:“我只是想带你去巴黎春天百货逛逛,给你买两件衣服,你想到哪去了?我有那么无耻吗?满脑子只想着那种事?”丁怡静闻言微微动容,深深看了他一眼,美眸里多了几分羞臊与感动的神彩。李睿又道:“再说了,就算我真是那么想的,又算什么了?你不是早就答应给我了吗?而且前后两次都是你主动,倒是我全都放弃了,要不然……哼哼,现在你早是我真正意义上的老婆了。”丁怡静大羞,伸手在他腿上狠狠掐了一把。

    “现在有个收费包间空出来了,有哪位想用的吗?”

    叫号的女服务员忽然走出来,向等位的这些食客发布了一条最新消息。李睿与丁怡静闻言都看向了她。

    有个中年男子问道:“怎么收费的呀?”那女服务员答道:“最低消费八百八十元。”那中年男子一听就垂下了头,再也没有问别的。

    其他食客也觉得收费太贵,没一个愿意使用这个包间的,都宁愿多等一会儿,也不挨这一刀。

    李睿却听得心头一动,想都没想便起身道:“我用!”

    那女服务员看向他,道:“先生您几位?”

    丁怡静吃了一惊,急忙扯了李睿一把,低声道:“用什么用,别用,再等会儿,马上就有空座了!”

    李睿拍拍她的小手,对那女服务员道:“两位!”那女服务员微微吃惊,与他确认道:“先生您确认使用这个最低消费八百八的包间吗?”李睿点头道:“带我们过去吧。”那女服务员很高兴,道:“好,请跟我来。”

    李睿拉着很不情愿的丁怡静跟在那女服务员后面,往餐厅里走去,路上发现,那些等位的食客们正在用看着冤大头一样的眼神看向自己,却也没往心里去,暗想,呵呵,时间对你们来说没有什么意义,但是今晚的时间对我来说却非常宝贵,一分一秒都不能轻易浪费啊。

    进到包间里后,等那个女服务员出去了,丁怡静狠狠瞪了李睿一眼,埋怨道:“你真是有钱了啊?可就算有钱了也不能这么着花啊,你这简直是拿钱打水漂你知道吗?我看你纯粹是有钱烧的!”

    李睿呵呵一笑,也不辩解,拥着她香肩走到最里面,把她按坐在首位上,自己陪坐在她身边,这才说道:“亲爱的,我不是有钱烧的,而是我难得陪你一回,因此陪你的分分秒秒我都要额外珍惜,就算用钱换时间,只要能把省下来的时间投入到更有意义的事情上去,我也愿意,并不是烧包,也不是哗众取**。你知道我从来不是那种人。”

    丁怡静听了微微感动,道:“怪我,我要是提前订好位子就好了,我本来可以订的,可偷了一下懒就……”李睿捏捏她的小手,笑道:“谁也不怪,吃饭是好事,怎么反而吃出责任来了?呵呵,再说,我早就饿坏了,多花点钱提前填饱肚子也值。”丁怡静叹道:“那八百八也太多了啊,你点十盘菜都足够了,可咱们又怎么吃得了那么多?”

    李睿笑了笑,心中暗想,这位老同桌还是格局稍小,要是把她换成高紫萱或者张子潇中的任一人,才不会把这八百八的消费放在眼里呢,当然,这么比并不公平,丁怡静尽管家庭富贵,可还是出身于平民底层家庭,而高张二女却出身于特权贵族阶级,出身不同,就决定了格局境界的不同,不过,这倒也不是说丁怡静就不如高张二女了,相比于那两位官家大小姐,她的平民气息反而更加吸引人,也更给人以平和舒服的感觉,笑道:“那就以尝口味为主,不用非得吃够本了算。”

    接下来,有了这八百八的最低消费,两人再点起菜来,反而轻松随意了许多,专挑贵的好的点就是了,不一会儿就点了八道美味佳肴出来。李睿又帮身畔美人点了新榨的新鲜果汁当作饮料,自己也要了一大瓶酸枣汁。

    吃饭的时候,两人又一次说起了李志超的事。

    丁怡静劝道:“……怎么说也是老同学,不要跟他结成死仇,我觉得,经过这个事以后,他肯定也会记住这个教训的,出来了也不敢再对付你了,所以呢,你就手下留情,放过他吧。你放过他,也显得你心胸宽广,仁义和善,咱们那些老同学也都会更加的佩服你敬重你。”

    李睿听到这,放下筷子,喝了口酸枣汁,眼睛直直的看着她,只是不说话。

    丁怡静与他对视片刻,秀眉一挑,道:“你不用这么看着我,我没别的意思,不是心疼李志超,更不是可怜他,我就是觉得,这件事的起因在我,要不是上次聚会你当他的面亲了我,事情也不会发展成这个样子。在这件事里我也有责任,所以我觉得我有必要帮他在你面前说说话。话我已经说完了,你爱听不听吧,你实在不听,我也没办法。”

    她说完这话,自顾自的夹了一筷子泡椒鱼头,低下头优雅的吃了起来。

    李睿看了她一会儿,点点头,道:“好吧,回青阳后 ,我找找人,看能不能提前把他放出来。不过减刑好像是有规定的,我只能答应你尽量帮他提前出来,实在做不到也没办法。”

    丁怡静听了也没说话,仍是低头吃喝。

    李睿凑过去,在她耳畔说道:“还不满意啊我的好静静?我只能做到这一步了。”丁怡静举筷给他夹了块芝士龙虾肉回来,道:“这不是我满不满意的事情,这件事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你放不放他出来也不会影响我的生活,我之所以说那么多只是为你考虑……快吃吧,你不是要把时间节省下来放到更有意义的事情上去吗?”李睿笑道:“我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就是陪着你!”

    吃过饭已经八点多了,这个时间说早不早,说晚也不晚,正是夜生活的黄金时间段。

    李睿在包间里刷卡结账的当儿,丁怡静起身去了洗手间,而当他结完的时候,伊人还没回来。他想了想,索性趁这个空儿给青曼拨了个电话,一方面是问候她,另一方面是告诉她明早回青阳。

    夫妻二人说了几句闲话,吕青曼忽然提起一件事:“我刚才下班回来,爸跟我说,大伯家的小儿子——你是不是管他叫小哥儿?他上午登门来着,想请你帮忙把他儿子……”

    李睿听到这,也不等她说完便接口道:“帮忙把他儿子安排个好单位是吧?哼哼,哈!”

    他下意识以为,那位已经二十多年没打过交道的小哥儿之所以突然登门,是要自己帮他儿子找工作,而且耳听青曼说的话也差不多是这意思,一听又有这种事,气得都笑出来了,心里寻思,好嘛,自从自己发迹以来,都快变成家族中人专用的找工作工具了,不管是亲的热的还是不亲不热的,这都找上来了,那些亲的热的也就不用说了,譬如老姑那样的,还走得比较近,也很有感情,可那些不亲不热的,譬如青曼刚说的小哥儿这样的,都二十几年没打交道了,他又怎么有那么大的脸、好意思找上门来求帮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