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1190原来他是……

    “这个孙子,真是越来越嚣张了,今天敢跟我当面叫板,改天还不得骑到我脖子上来拉屎?真不知道他哪来的狗胆,竟敢跟我为敌,难道他真以为我拿他无可奈何?哼,给我等着的,我这就让你彻底完蛋!”

    李睿今晚上真是被石大林气饱了,自他发迹以来,官场中人还从来没谁敢于当面跟他为敌,石大林却“勇为天下先”,做了这第一个,可想而知他有多么的愤怒。(更新最快最稳定)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可这种事光愤怒没用,必须找到解决对方的办法。但他人在市委办公厅,对方却龟缩在市水利局,两者相距十万八千里,八竿子打不着,他手根本伸不了那么长,唉,难道只能任由对方这么继续嚣张下去?难道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美女大徒儿备受欺凌却无计可施?

    他越想越是发愁,越发愁越是头大,越头大也就越想不出办法来,眼看转过楼梯,已经到了二层。

    这时左前方忽然响起一个熟悉的男子声音:“老弟……”

    李睿循声望去,却见那边正站着此间酒楼的老板、自己的好友郑老瘸子,忙走过去,陪笑说道:“老哥,真巧啊。”郑老瘸子笑骂道:“巧个击八啊巧,你在我家里头碰上我,还能算巧?哈哈。”李睿和哈哈笑起来,心情恢复了不少。郑老瘸子忽又收起笑容,问道:“老弟,我刚才看你上来的时候紧皱眉头,一脸的不高兴,怎么着,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李睿心中暗赞,郑老瘸子就是郑老瘸子,你绝对不能因他身体残疾、表相丑陋粗俗,就因此看轻了他,不说他别的好处,只这份洞察力,就比绝大多数人强得多,点头叹道:“老哥你观察得真细致,不过也没什么,就是刚才进来的时候碰上个烂人。”

    郑老瘸子眉头一挑,道:“哦?烂人?能让老弟你说成是烂人的家伙,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既然老弟你看着他不爽,用不用哥哥我找人敲断他的狗腿给你解气?”

    李睿听到这里心头一亮,哎呀,自己之前一直没往暴力手段这边想,现在想想,这还真是解决石大林的最佳办法呢,一来,打断他的腿,可以为自己跟江薇出气;二来,他腿一断,势必要在家里休养,所谓“伤筋动骨一百天”,他随便躺躺就得四五个月的时间,他这个局办主任真要是躺那么久,就算他的职务不被剥夺,他的工作也会被人抢走,再等他伤愈回到水利局的时候,他可就要成为边缘人了,啧啧……这个办法还真是妙啊,既可以从**上面狠狠的教训他,还能从工作与精神方面狠狠的打击他,连消带打,绝对可以让他郁闷得想死,哈哈,真是妙计啊。

    他想到这,心情大为舒爽得意,点头就要答应,忽又想到这样做的坏处,这样做,等于是自己勾结黑恶势力,恶意打击报复官场对手,这里先不说此事会不会被外人知道,只说自己,好好的一个清白干部,与黑恶势力勾结到一起,这本身就是染黑,是往自己身上点污点,自己虽然不是非要做什么光明磊落、高洁无暇的清正干部,但也绝对不想染黑,再说了,若因此事开了口子,尝到了快意恩仇的甜头,以后欲罢不能,那可就要彻底堕入万劫不复之地了。

    “有时候,为了对付恶人,我不得不使用邪恶卑鄙的手段,但那并不代表我心甘情愿做小人,我那只是被逼无奈使用而已。即便如此,我也是有底线的,绝对不能为了达到目的而不择手段。眼下,郑老哥的提议虽好,却碰触到了我的底线,我绝对不能答应。”

    李睿想到这,洒然一笑,道:“哈哈,老哥你开玩笑了,对方只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小人罢了,我根本懒得跟他一般见识。我今天是来见一个朋友,已经来晚了,必须马上赶过去,就先不跟哥哥你聊了,改天咱们再聚。”

    郑老瘸子笑着点点头,拍拍他肩膀,道:“去吧,过会儿我要是有空,过去看看。”

    赶到包间里后,李睿忙不迭跟徐达道歉:“不好意思老弟,让你久等了,今晚实在是耽误太多工夫了,先去看了小倩,又在楼底下碰见两位朋友……”

    徐达笑道:“你对小倩这么好,不怕嫂子吃醋呀?”李睿哈哈笑着坐到他身边,道:“你嫂子不知道。点菜了没?”徐达道:“没点,你看着点几个吧。”

    李睿也没客气,点了四热二凉,问过徐达后,又要了一瓶茅台先喝着,不够再要。

    等服务员走后,徐达笑呵呵的问道:“下午过得怎么样,有没有后怕?”李睿点头道:“后怕是有一点点的,主要当时面对那女间谍手里的首,有点不知所措,不过下午上班后忙起来,也就忘了。”徐达赞道:“一看你就是见过大场面的,中午的时候见到血跟死人,没有什么太大反应。换成普通人,估计就算不被吓尿,也要搞出一大片心理阴影。”李睿道:“是的,我见过不少死人的场面,最近的一次,亲眼看到那个持歹徒开打死打伤数名警察,那场面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徐达赞道:“不错,我到今天才知道你有类似的经历,要不然上次我爸婚宴上,我一定要跟你多喝几杯。”

    这时茶水来了,李睿从女服务员手里抢过茶壶,亲自给徐达倒上,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两人各自了一口茶水,李睿放下茶杯,好奇满满的道:“老弟,现在是不是能告诉我你的真实身份了?什么身份能够凌驾于党政军警之上?又能坐镇指挥公安局、国安局这种杆子单位?。”徐达闻言一笑,道:“早猜到你会问这个问题,不过我还是不能说。”李睿立时无比失落,哀怨的道:“还要保密?”徐达道:“说我是不能说,不过你要是自己看到了我的身份说明,就不是我泄密了。”李睿愣了下,道:“这话怎么说?”徐达指指挂在他座椅靠背上的外套,笑道:“你去内侧口袋里掏掏就知道了。”

    李睿回头看去,这才留意到,徐达早就把他的外套挂在自己座椅上了,刚进屋的时候没留意到,现在才发现,想着他刚才的话,便转过身,伸手到他外套内侧口袋里摸索,很快从左上口袋里摸到一个套皮的类似驾驶本的东西,而兜里除去这个东西外,没有别的存在,便信手掏了出来。

    徐达也不看他,只是笑呵呵的喝茶,一副飘然世外的模样。

    李睿把那个东西拿到眼前一看,见是一个紫皮的证件,证件表皮正中印着一枚庄严的国徽,打开后,证件左半边写着此证的说明与持有者的权力,右半边则写明了徐达的身份信息。信息里面最扎眼的一条是:国家安全部特勤局外勤处外勤六组少校副组长。

    看到这一条,李睿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满脸的匪夷所思,半响抬头看向旁边的徐达,就仿佛从来不认识他一样。

    徐达见他看过,便将证件从他手里拿回来收好,对他友善的笑笑,小声道:“现在明白了吧?”李睿傻傻的道:“还是不太明白,这个外勤六组是什么机构?少校又是什么意思?军衔?”徐达道:“是的,其实准确地说,我并没有脱离军人的本质,只是工作层面凌驾于其上。你问外勤六组是什么机构,呃,可以这样解释,外勤组就类似于美国的CIA、中央情报局下辖的小组。”李睿纳闷的问道:“CIA又是什么?我只是听说过,但是对其不太了解。美国好像还有个FBI吧?”徐达点头道:“是的,FBI就是联邦调查局。通俗的讲,FBI就是美国国内的安全执法机构,而CIA是美国对外、对全球的安全执法机构,主要负责情报、渗透、入侵等军事活动。”

    他说完这话,见李睿还脸色懵懂好似还不明白,便继续解释:“我们外勤组就跟CIA一样,是国家对外的安全机构分支。你肯定看过类似零零七、谍影重重这样的谍战大片,里面的主人公、那些特工们,所从事的工作,跟我这样的外勤人员是一样的。只不过叫法不一样,人家叫特工,咱们叫特勤。”李睿艰难的咽下口唾沫,看看四下——当然,包间里现在没有第三人的存在,低声问道:“你之所以在欧美活动,并打着在跨国企业上班的旗号,进行的其实是安全工作?”徐达笑着颔首,道:“是的啊,大部分时间忙干活儿,偶尔做点湿活儿。”李睿开始兴奋了,问道:“什么是干活儿,什么又是湿活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