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1269又多一姐

    李睿失笑道:“还要买票吗?”丁玉洁双眉一挑,道:“当然,一张票五十元,我还指望这个节目给我拉回投资呢,呵呵。”

    李睿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她这么好,会给李婧投资,敢情她是想借此把本来不属于文化分类的性文化,强行安插到文化博览会里去赚钱,啧啧,还真是商人啊,真是精明得可以。

    他纳闷的问道:“丁姐,又是专业模特,又是只穿内衣表演,五十元的票价会不会有些便宜啊?”丁玉洁笑了,道:“我本想定一个更便宜的价位的,五十元我还嫌贵呢。”李睿越发奇怪,问道:“为什么呢?”丁玉洁解释道:“你说是定一个较低的价位,让所有人都有财力买票进去观看赚得多呢,还是定一个较高的价位,只有小部分人有财力买票进去看赚得多?”李睿恍然大悟,道:“当然是前者了。”

    丁玉洁笑道:“所以啊,我还嫌五十元的票价贵。回去我再跟公司项目负责人探讨一下,看能不能定一个更低的价位。年前,广州的一次性文化节上,类似的内衣表演,票价只要二十元,你敢信吗?”李睿瞠目结舌,连连摇头,叹道:“还得说是商人会赚钱啊。”丁玉洁笑着又问了他一遍:“那你到底要不要票?”李睿见李婧正盯着自己,表情有些古怪,心说你想什么呢,你以为我会去看那种庸俗的节目表演吗?笑着摇头道:“不用了,谢谢丁姐您好意,您还是留着票往外卖吧。”

    丁玉洁转头对李婧道:“咱们这位小老弟很老实。”李婧目光幽幽的看着李睿,道:“嗯,他是很老实。”

    李睿听得到她这话,听后再看到她的眼神,心头一跳,想起了早先她被人下药、自己送她回家那次,那一次,她都主动投怀送抱并献上香吻了,自己却坐怀不乱,推开她走人了,她现在说自己老实,应该就是说的那次的事,当然,她的语气似乎是在责怪自己太老实。

    酒菜上桌以后,四人开始用餐。李睿与金蕊两人轮番伺候李婧与丁玉洁这两位主要人物,敬酒,续茶,转菜,满酒,虽然不累,但一刻也不得闲。李丁二女倒也都不拿什么架子,也殷勤劝李睿吃喝。李睿倒是想跟小徒儿金蕊亲近亲近,可怎奈与她相对而坐,隔着老大一张圆桌,别说亲近了,连手脚都碰不到,只能跟她眉目传情了。

    酒席过半时,李婧忽然举起酒杯,对李睿说道:“小睿,我敬你一杯,谢谢你以前对我的照顾与帮助。”李睿怎么也想不到她会敬自己,琢磨她话里的味道,倒是觉得她是个很重情义的女人,忙举杯道:“李市长您客气了,都是我应该做的。”

    李婧淡淡一笑,端杯干了。李睿见她这么爽快,也只得干掉。

    李婧放下酒杯,吩咐金蕊:“给李处长倒上。”

    金蕊哦了一声,忙起身拿起酒瓶,绕到李睿身边给他倒酒。

    李睿左手掩杯,右手臂自然的垂落下去,偷偷在金蕊小腿上抚了一把,笑对她道:“先给李市长倒上,哪有先给我倒的道理?”

    金蕊见他当着老板的面跟自己打情骂俏,臊得脸孔刷的一下就红了,紧抿口唇,抬头看向李婧。

    李婧听得这话,说道:“今天你是我的客人,当然要先给你倒上,难道你想让我亲自给你倒?也行,金蕊,把酒给我!”说着就要起身。

    李睿吓了一跳,受宠若惊的摆手道:“可别,就让金处长给我倒吧,李市长您坐。”

    李婧见他服软,满意的笑起来,坐回身去,面带得色的瞧着他。

    李睿等金蕊倒完酒后,抬起头来,却发现对面李婧正瞧着自己,只见她圆润俏丽的脸上已经现出彤红色的酒晕,衬着她的如水秀目、油光口唇,当真是妩媚动人,只看得心头一跳,不由得回想起之前送她回家那次旖旎情景。

    他正在心猿意马,接到了姚雪菲回复过来的短信,短信只有五个字“我恨死你了”,后面跟着一长串省略号。李睿看后仿佛可以看到姚雪菲那幽怨愤怒的神情,却也无法可想,心里寻思着,今晚要是下班早,一定要过去陪她待会儿。

    酒席结束之前,丁玉洁接到一个电话,接完后说是公司有急事,必须马上回去,她跟李婧道别后,被李婧送出包间。李睿也跟着送出去。

    等丁玉洁走后,李婧吩咐金蕊道:“你先下去签单。”金蕊不敢多问,老老实实地下楼签单去了。

    李睿看着这位小徒弟在李婧面前驯服听话甚至是有些畏惧她的样子,暗暗心疼,琢磨着能不能帮她改变跟李婧的关系,不过要改变这一点,须得从李婧这边下手,但自己跟她关系也比较晦涩尴尬,很难说话啊。

    他正一心一意为徒儿考虑,李婧看了他一眼,道:“回去吧。”说完进了包间。

    李睿心想,酒席这就算是结束了,她还要自己回去干什么?还有,她让金蕊下去签单,倒像是特意支开她,好跟自己说私话,可她会跟自己说什么呢?心里胡思乱想着,迈步跟了进去。

    二人都进包间后,李婧径自走到自己的座位前,拿过茶壶,给自己的茶杯倒上茶水,抬眼看看李睿的茶杯,见空着一半,又给他也倒上,随口道:“喝点水吧。”说完端起茶杯喝水,却没有坐下。

    李睿见她这位副市长亲自给自己倒水,心里多少还是有点得意的,走过去端起杯来。

    “你刚才为什么拒绝丁姐送的内衣表演的票?是真老实吗?”

    李睿刚喝了一口茶水,还没咽下去,李婧就突然问出这么一个令人尴尬的问题来。他听后一口气没喘匀,茶水呛到气管里,立时剧烈咳嗽起来。李婧似笑非笑的瞧着他,一副看笑话的模样。

    李睿好容易喘匀了气,抬眼看到她戏谑的神情,真恨不得把她按翻在座椅上,打她屁股一顿,道:“跟老实有什么关系,我就是不想去看。”李婧道:“我也说呢,男人哪有老实的啊?那你为什么不想去看?是怕被人发现后影响不好吧?”李睿心中暗道,果然是当领导的,想法真有点腹黑,摇头道:“我又不是公众人物也不是知名领导,又有几个人认识我?我不想去看是因为我觉得那种表演很庸俗,不想自堕身价,好像没见过女人似的……”李婧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他,道:“哦,是这个原因啊,我还以为,你对女人没兴趣呢。”

    这话透着股子怨妇的味道,李睿立时明白过来,她还是埋怨最早那天夜里自己没遂她的心意,心中暗暗打鼓,她今天是不是喝多了啊,怎么开始说疯话了呢?

    李婧又道:“我听说,很多男人——尤其是一些长得不错的男人,对女人没有一点兴趣,反倒是搞同性恋搞得很起劲……”李睿恶心得不行,皱眉截口道:“你别往下说了,我可不是那种人,我对女人感兴趣得很。”李婧笑了笑,道:“我今天喝了点酒,心情也还不错,所以才说了这样的话,你可别笑话我。”李睿陪笑道:“不会的,我刚才跟丁姐就说了,今天包间里只有兄弟姐妹,没有市长老板,所以我不会笑话你这个市长如何如何的,就算要笑话,也是拿你当朋友当姐姐笑话。”

    李婧闻言大为欣慰欢喜,目光柔和的看着他道:“你不仅会说话,人也很不错。你知道吗,人在官场里面待得越久,就越难发现可交的人,因此一旦发现了,就很想好好把握珍惜。小睿,你就是我发现的那个可交的人。正好,刚才你也说把我当姐姐看,咱俩又都姓李,而且名字都是单字,因此我想认你当弟弟,你愿意吗?”

    李睿大吃一惊,不知道她这玩的又是哪一出,不过可以听得出她对自己没有恶意,只有满满的心意或者说是情谊,讪讪的道:“我……我怎么高攀得起?”李婧嗤笑道:“我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你有什么高攀的?何况我最狼狈最下贱的时候你都见识过了,你不嫌弃我我就很开心了,何来高攀一说?”李睿心头连跳不止,忙道:“你别这么说,上次那事……其实你也是受害者。”李婧一脸期盼的看着他,道:“那你到底愿意不愿意?”李睿讪笑道:“愿意,我求之不得。”李婧大为欢喜,圆润洁白的俏脸上倏地现出笑意,道:“好,那从今天起,我就是你姐姐,你就是我弟弟。”

    李睿看到她发自真心的欢喜模样,心中非常奇怪,自己好像也没对她怎么好过,为什么她这么看重自己欣赏自己?不得不说,女人的心思是真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