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1272小聚

    李睿将材料从头看到尾,也没觉得有什么复杂内容,而看过的内容基本也都了解了,记在了脑子里,便暂告一段落,开始忙别的工作。(品&书¥网)!

    正忙着呢,宋朝阳在里间拨了个电话给他,叫他进去。

    李睿进屋一看,见老板表情哭笑不得,还有点忿恼的样子,非常纳闷,问道:“老板您怎么了?”宋朝阳指指座机,道:“还不是于和平搞的怪。”李睿好奇的问道:“他给您打电话了?又搞了什么怪?”宋朝阳嗤笑道:“他不知道从哪得知,那家酒店投资考察小队明天要过来的事,不想让我独占这么一份大功劳,非要摘桃子,要派出市政府那边分管招商的副市长韩松,明天接待陪同考察小队一起考察。”

    李睿惊讶得张开了嘴巴,心说于和平还真是精明啊,自家老板这边把前期铺垫工作都做好了,这眼看金凤凰要飞过来下蛋了,他那边坐不住了,开始动手抢凤凰蛋了,哪有这么干的啊?可偏偏人家这么做又在道理之中,毕竟招商酒店要算在市政府那边的工作范畴之内,要真说起来,宋朝阳这个市委书记搞招商酒店,反而是捞过界抢人家政府的买卖干了,唉,真恶心啊。

    宋朝阳冷冷地道:“他派韩松出面,接待那家酒店企业的考察小队,若是那家酒店同意落户青阳了,他以后就可以对外吹嘘说是在他这个市长的关注与领导之下、获得了招商酒店的重大成功,而若是对方不答应落户,那他在这个过程中也没有付出任何的心力,甚至都没有出面,也不算亏。哼哼,运筹于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他还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啊。”

    李睿听他这么一解释,越发觉得于和平可恶,问道:“那您答应了吗?”

    宋朝阳哀叹一声,道:“我是真不想答应,可我没有不答应的理由啊。招商酒店也属于招商,算是市政府那边的业务,人家派出分管招商的副市长陪同考察小队一起考察,是天经地义、无可厚非,我能说什么?只能是答应了呗!哼,看吧,到了明天,这次招商考察就要变成市政府主导的了,唉!”

    看着老板那愤慨而无奈的苦涩神情,李睿再次明白了,这世界上许多事情都令人很无奈,不管你是贩夫走卒还是市委书记。不过,话说回来,一个人所面对的无奈,是跟他自己所选择的路分不开的。拿老板这事举个例子,要不是他想着招商引入一座五星级大酒店,也不会发生现在这幕小插曲。他其实在构思之初,就应该考虑到,他在做的事业,是跟市政府那边脱不开关系的,早早晚晚都会被市政府或者相关单位介入。

    宋朝阳哀叹过后,又心有余悸的说道:“老狐狸是真狡猾啊,一个电话就把我要摘的桃子攥住了,又跟韩松一句招呼就把桃子的分配方式定了性……嘶,我算是服了他了!”说完又叹息道:“孙耀祖啊孙耀祖,你这个老糊涂啊,你害了你自己,又把我也给害了,唉!”

    李睿听得心里想笑,老市长孙耀祖跟这事当然没有任何关系,但如果他当初不做出护犊的愚蠢之事,就不会被老狐狸于和平抓到机会将他赶下市长宝座;他不下去的话,于和平自然也就当不上新市长;于和平当不上新市长,自然就不会在这个时候给宋朝阳添堵了,眼下宋朝阳恨于和平都恨到孙耀祖身上去了,可想而知他肚子里的怨念有多大,不过想想也是,任谁当这个市委书记,碰上于和平这么一个精于算计、贪于抢功的政治对手,都要恶心得不行。

    晚上下班的时候,宋朝阳心情有些烦躁,让李睿找辆车,去关庙那家老北京涮肉店里吃火锅。

    李睿听到这个提议,心头一动,不假思索便道:“那我干脆把市文物局长张鸣芳叫上吧,她跟那儿老板熟,吃完能打个折。”

    他这纯粹是胡说八道,其实他根本不知道张鸣芳跟那儿的老板熟不熟,之所以这么说,是想给邀张鸣芳出来找个借口,哪怕宋朝阳也心知肚明他叫张鸣芳这个美女局长过来是座陪吃饭的,但他也要这么说,起码保持面子上的好看。要没有这么个借口,叫张鸣芳出来就显得突兀了,也就把市委书记吃饭要美女下属座陪的事实推到了第一线,就危险了。

    宋朝阳听的笑了笑,道:“好啊,正好有日子不见她了,怪想她的,那就叫上她吧。”

    李睿马上出屋,悄悄给张鸣芳打去电话,跟她说了此事,最后还把宋朝阳说的想她的话说了。

    张鸣芳得蒙市委书记恩宠,被邀共进晚餐,本来就高兴得不行不行的,再一听,什么,市委书记亲口说想自己了,当真是又惊又喜,欢喜得都要疯了,第一念头就是过会儿该穿什么衣服,又该如何化妆打扮,却也没忘顺嘴撩拨了李睿一句:“好老弟,那你想我了没?”

    李睿微微一笑,压低了声音道:“我要是没想着你,会提议把你叫上吗?”张鸣芳越发高兴得意,道:“老弟,你对姐这么好,姐回头可得好好谢谢你。”李睿佯怒道:“哎,是不是好朋友啊,说这外道话干什么?打我脸啊?”张鸣芳笑嘻嘻的道:“那我就不说了,我先准备去了,过会儿见。”说着就急忙忙挂了电话。

    挂掉电话,李睿想到自己所扮演的角色,暗暗脸红,心中有些羞愧,可转念一想,自己又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也没做有损阴德的事情,只是提供了他们坐下来说话吃饭的机会而已,可没暗示他们两人可以搞私情或者必须搞私情,至于他们俩想怎么发展关系那就是他们俩的事情了,可跟自己无关,这么一想,汗颜的笑了起来。

    晚上六点半,在关庙那家老北京涮肉店内院的一个包间里,宋朝阳、李睿与张鸣芳见了面。

    美丽大方的市文物局长显然是刻意打扮了一番过来的,以前的短发现在已经变成了中长发,发梢齐肩,乍一看跟披肩长发也差不了多少,额头刘海儿那里三七分,露出了白皙明洁的额头,眉眼靓丽,五官标致,俏脸上浓妆淡抹,打了眼底,扑了粉,抹了唇彩,可以说是光彩动人;上身里面一件粉色的衫衣,外套一件月白色的瘦身小西装,下身一条黑色的瘦身西裤,脚上是双黑色的高跟鞋,露出来的脚面上裹了肤色丝袜。这身衣装,固然有些公务装的味道,却也正好展现出了她身为女干部的独特风韵,端庄大气而不失成熟美丽。

    宋朝阳看到她的第一眼还愣了下,目光从她头看到脚,又从脚看回头,脸上这才现出带有几分惊艳的笑容。

    张鸣芳笑盈盈的跟他打完招呼,亲热的揽着他手臂走进桌里坐在首位上。

    李睿看到这位美丽而富有风情的姐姐,不知道为什么,想到了郑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