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1278风水墙

    把丁莎莎带到房间后,李睿内外转悠了一圈,道:“行了,你就住下吧,我得回家了。明早上你该走了就走,不用等我,我会让朋友给我退房的。”丁莎莎有点不舍的看着他,却没说话。李睿咂摸咂摸嘴巴,道:“有句话我想跟你说……”丁莎莎翻了个白眼给他,道:“肯定不是好话,你说吧。”

    李睿道:“其实我上次就已经跟你说过了,你还是做回女人的好。你说你身材这么好,长得也漂亮,干吗非要做假小子呢?别的女孩子之所以变态是因为本身条件太差,长得难看,只能扮男人,可你这么好的条件,还去扮男人不是暴殄天物吗?我知道你爸嫌弃你这个女儿,但你长这么大了,他应该也已经认命了,可能是你表现得不好,所以他才爱之深恨之切。你听我的,回省城以后,学着做个乖女儿,多关心你老爸,多孝顺他,用你的实际行动与真心打动他。你想想,如果你对他特别好,让他感受到拥有一个女儿的骄傲,他还怎么可能对你那么恶劣呢?”

    丁莎莎听得垂下头,一言不发。

    李睿又道:“你听我的,回去以后学好,不仅是从身体上,也要从心理上,彻底的做回女孩子。你先试一段时间看看,如果你爸对你的态度不变,还是对你非骂即打,你告诉我,我作为你的朋友,可以上门找他谈谈,为你抱不平、撑腰。”丁莎莎抬起头,羞恼不堪的瞪着他,道:“你怎么那么多废话啊?你是不是男人啊?怎么比女人还唧唧歪歪?”李睿奇道:“你还说我?我之所以说那么多还不是为你好?”丁莎莎反问道:“你为什么为我好?”李睿道:“因为我把你当朋友。”丁莎莎鄙夷的翘起嘴角,哼道:“我可还没答应跟你做朋友呢。”

    李睿听了也不以为意,转身往门口走去。丁莎莎见他要走,忙举步送他。

    李睿走到门口那里,抓住门把手,正要开门,忽然想起什么,回头问道:“你没再骚扰山大的韦雨萌韦老师吧?”丁莎莎脸色古怪的看着他,道:“你什么意思?”李睿笑道:“我问的就是我的意思啊。”丁莎莎秀眉挑起,叫道:“你是不是喜欢上姓韦的贱货啦?”李睿也皱起眉,回身对她道:“以后说话不要那么刻薄,你也是女人,干吗总骂别的女人贱货?”丁莎莎哼道:“因为她不跟我。”李睿无奈的苦笑,道:“以后你要做回女孩子,不要再祸害其他女孩了。”丁莎莎道:“你还没回答我,你是不是喜欢上姓韦的啦?”李睿摇头道:“没有。”丁莎莎瞪眼道:“那我骚不骚扰她关你屁事?”

    这话很有道理,李睿一时间也无言以对,耸了耸肩,开门走了出去。

    丁莎莎没送出去,等他走后就关了门,眼珠转了几转,哼道:“穿的那么少又那么暴露,不是贱货是什么?哼,你最好别喜欢她,要不然我非得骚扰死她不可。”说着走向卧室,嘀咕道:“管得还真宽,嘁,你说让我做回女人我就做回女人啊?给我什么好处啦?”

    她回到床边坐下,闷头思虑了一阵,时不时哼哼唧唧的骂上两句,过了会儿不知道想到什么,突然起身走进洗手间,对着洗手台前的镜子照了半响,自言自语的说道:“我要是留了长发,也穿上短裙丝袜,不见得比姓韦的贱货差呢,哼哼,她也没什么可牛逼的。

    李睿回到家里,发现老爸李建民正在跟吕青曼唉声叹气,仔细一问才知道,原来还是因为李福栓的事情。

    之前李福栓求堂弟李睿帮忙,把他儿子从市北区公安分局里捞了出来,可捞出来以后再也没信儿,别说没有上门道谢,就连个电话都没有。老爷子为此非常郁闷后悔,后悔曾经劝说李睿帮这个忙。

    李睿听了以后倒没往心里去,他之所以帮李福栓,也不是为了要他的回报与谢意,而是为了回馈小时候与李福栓的兄弟情,如今情分已经报了,又看清了李福栓的为人,大不了以后再也不打交道就是了,没必要为这种小人生气。

    他回到卧室里,脱了衣服裹上浴巾,去洗手间洗澡,洗的时候背对镜子照了照屁股,一看上面有五六道鲜红的肿痕,暗暗心惊,心说丁莎莎那丫头是真狠,往死里抽自己,看来自己当日打她屁股给她造成了很大的心理伤害啊,也怪不得她特意准备好了电击枪与皮鞭,不过不管怎么说,自己跟她已经从敌人变成了朋友,以前的事就算是过去了,只是这伤千万别给青曼看到,否则可就不好解释了。

    第二天早上,李睿忙完例行公务,给市旅游局长王伟华打去电话,王伟华叫他去市政府大院里聚齐,等着那家酒店企业的考察小队到来,说对方已经快要下高速了,再有二十分钟左右就能到达。

    李睿打完这个电话,进里屋跟老板宋朝阳打了招呼,出来带上随身应用之物,下楼赶奔市政府,路上喟叹不已,于和平果然是抢桃子的高手,招商引入五星级酒店本来是老板与王伟华的心血努力,现在眼看要出成绩了,他个老匹夫却忽然横插一脚进来,正好插在关键点上不说,还把接待考察小队的主战场转移到了市府,更把此事变成了由副市长韩松其实就是市政府主导的招商事务,如此一来,又有谁知道自家老板在这件事里面的付出呢?唉,老狐狸是忒精明啊,脸皮也是忒厚,老市长孙耀祖比起他来简直就是一个老实人。

    他步行赶到市政府大院门口,往里进的时候意外发现,有一小队工人正在正对大门不远的大院小广场上施工,似乎正在修建一座什么建筑,那建筑应该不大,长也就是四米左右,高还不到一米,最厚的地方也就是一米,从下到上呈梯形体,工人们正在砌砖的砌砖、和泥的和泥,看上去很是忙碌,旁边堆放着几辆小推车,有的里面装满了红砖,有的里面全是沙泥。小车旁边地上堆着几个纸箱子,从箱子开口望进去,是一层层的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