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1280大乌龙

    “韩市长,他们开进来了。”

    韩松还没骂完,市招商局长钱广智凑上前来,低声跟他说了这一句。

    韩松抬眼看去,果不其然,对方的奔驰商务车终于缓缓驶入大院,眼看就要驶过来了。他冷冷的斜了李睿一眼,放狠话道:“回头我再跟你算账,我一定要找你领导好好说说不可。”

    李睿淡淡一笑,道:“随便您,我有两个领导,市委杜秘书长是我顶头上司,市委宋书记是我最高领导,这两位你爱找谁就找谁,悉听尊便。”

    韩松见他还是这么嚣张,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心里也很憋屈,宋朝阳就不用说了,市委书记,青阳市最高领导,自己这个副市长想见他都得事先与其约好,更别提在他跟前告他秘书的状了;就连杜民生这个市委秘书长,那也是市委常委呢,虽然名义上跟自己平级,但人家是市委常委,对于市里重大事项有一张投票权,比自己高着一个水平的,自己见到他不说点头哈腰的,也得小心伺候着,又怎能当他面告他下属的状?而且,就算自己真跟那两位领导告状,说起因由来,也是自己这边的错,是自己想要抢功,这才与李睿和王伟华发生了冲突,是自己没理……一念及此,心中又是愤恨又是无奈,也懒得再理会李睿,快步迎向那辆驶来的奔驰商务车。

    钱广智等人跟在他身后,也迎了过去。

    李睿看着钱广智对他亦步亦趋的模样,心中一动,忽然明白了,于和平可能就是从钱广智嘴里获悉老板宋朝阳引入星级酒店的最新进展的。钱广智当然不知道考察小队的具体来青日期,但他知道老板正在招商引入星级酒店,他只消把这个情况告诉于和平,于和平再利用庞大的人脉在市旅游局打听,自然就很容易打听出具体的接待安排,嘶……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个钱广智是于和平的人啊。

    此时王伟华走过来,感激的看着他,却叹道:“李处,我谢谢你的维护,可你刚才对韩市长说话的口气,实在……实在有点冲,真跟他闹翻了,对你发展可是不好。”

    李睿笑道:“我又不会跑到他手底下当兵,又怕什么?”

    王伟华叹息道:“那也不好,对这些市领导,能不得罪尽量还是不要得罪,多个朋友多条路,多个仇人多堵墙,保不齐哪一天……”

    李睿摆手笑道:“这话以后再说,咱们先去迎接考察小队吧,别让韩市长他们抢了先。”

    王伟华恍悟,连连点头,道:“对,对,快走,快走……”

    两人带着市旅游局接待小组的几个人,快步追了韩松等人去。

    那辆奔驰商务车此时已经停下,副驾驶上下来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男子,走到后门那里,横向拉开,随后从里面陆续下来三人,二男一女。

    两个男子中,先下来的是个三十七八岁的男子,同样西装革履,短发,长得很精神,手里拎着一个赭石色的公文包,看起来像是个主管;最后下来的是个四五十岁的男子,同样短发,发型时尚——额头正中之上的头发焗了一个向上卷起的尖儿,发色黑白掺杂,国字大脸,浓眉,鹰目,长相帅气中透着几分凌厉,一看就是个人物,外面穿着件黑色毛呢大衣,里面是白色衬衣蓝色领带,下身是深蓝色西裤,脚踩三尖头大皮鞋,下车以后昂首挺胸,不怒自威,倒有点大明星或者大领导出场的劲头了,一看就知道他是带队的那个副总裁。

    那个女子是第二个下车的,她秀发披散,身材高挑婀娜,差不多得有一米七五,踩着高跟鞋比多数的男子都要高,生得眉清目秀,婉约精致,外披一件米黄色的长款风衣,敞着怀,露出里面上身的白色衬衣,峰峦高突,很是魁伟,下身则是条黑色的毛呢短裙,裙下瘦长的腿上裹着厚厚的不透明的黑色丝袜,脚踩一双白色高跟鞋,这身近似ol的套装,让她不失女性白领风姿的同时,多了几分高贵与性感,令人大大的眼前一亮。

    李睿将她容貌打扮看在眼中,估摸着她应该是那位副总裁的秘书,心里不无恶趣味的想到现在流行的“有事秘书干,没事干秘书”的段子,心里有点羡慕那位副总裁的艳福了。

    “欢迎欢迎,几位朋友远道而来,真是辛苦了,鄙人是青阳副市长韩松,谨代表我个人与青阳市政府,对您几位的到访表示最真挚的欢迎!”

    韩松嘴里说着动听的话语,人也迎了上去,第一时间向那个鹰目男子递出双手,嘴里笑道:“总裁先生,欢迎您的到来。”

    在他看来,那位鹰目男子颇有领导气派,肯定是此行带队的那位副总裁,何况他也是最后下车的,正合了大人物走在最后的惯例。不独与他,在场的青阳方面其他人等包括李睿在内,都以为那鹰目男子就是带队副总裁,那长腿美女是他秘书,而那拎包男子则是随从主管。

    韩松把最动人的笑容、最殷勤的态度、最温暖的双手,都递给了那位鹰目男子,想通过自己完美无瑕的表现来赢得对方对自己第一印象的认可。可哪里料到,那鹰目男子看也没看他递过去的双手,闪身躲开,同时摆手导向身边那位美女,用带有港台腔调的普通话道:“很抱歉,这位才是我们的副总裁、郑咏仪小姐。”

    此言一出,青阳方面上到副市长韩松,下到普通的接待干部,都是大吃一惊。谁也没想到,长得最像副总裁的家伙,偏偏不是副总裁;看上去像是个秘书、美女花瓶的女子,反而却是此次考察小队的带队副总裁。这反转也太大了吧?就像是一只小猫身边陪着头老虎,大家都以为那头老虎才是头儿,可老虎却忽然开口说:对不起,那只小猫儿才是头儿!

    李睿暗暗咂舌,转目看向那位美女郑咏仪,却见她面色不变,一点生气的样子都没有,目光平静的看着韩松——似乎在看着他,但目光又有些深远,仿佛根本没把他看在眼里,心说这女子果然有点门道。

    他旁边王伟华则幸灾乐祸的看着韩松,心说你不是牛嘛,这下我看你还牛不牛,当众搞了这么个大乌龙,又被对方不满,又被下属嘲笑,你这个副市长今天可是丢了大人了,哈哈。

    身为当事人的韩松在这一刻无比尴尬,心中暗恨王伟华,为什么没有提前告诉自己知道,对方带队的副总是个女子而非男子,这倒好,害自己当众出了个大糗,光是出糗倒也罢了,就怕因此惹得对方不快,那酒店落户投资的事情可就泡汤了,而所有的锅肯定要自己一力背起来,一念及此,羞愤懊悔,别提多郁闷了。

    他可是不知道,就连王伟华都不知道,对方带队的是个女子。

    韩松到底是在官场中与社会上历练了几十年的,见多识广,机变灵活,在最初的尴尬过后,很快收拾心情,微微转身,把手递给郑咏仪,脸上陪着笑致歉道:“对不起啊郑总,因为下边工作人员的疏忽,害我掌握信息不够全面,搞错主次,闹了这个笑话出来,您可千万不要介意。”

    李睿听了这话,心说果然是当领导的,这推卸责任的功夫真是练得炉火纯青啊,在这种时候还能把黑锅推到别人头上去,也真是服了他了。

    郑咏仪递出纤手与他轻握了下,便收回手去,启唇说道:“韩市长不必道歉,我不介意的。”

    她说的也是港台腔调的普通话,语调古怪,但是声音娇憨动听,非常入耳。

    李睿想到这家酒店企业是由香港一家酒店集团投资控股的,再联系到这位郑总的港台腔,难道说,这位年轻美丽的郑总来自于香港?

    那边厢韩松开始给郑咏仪灌**汤了:“郑总年纪轻轻,就已经身为酒店集团副总裁,真是年轻有为啊,呵呵,又难得如此宽宏大量,更是令人佩服啊,呵呵,我对郑总的钦佩之情……”

    他灌到这儿的时候,李睿留意到,郑咏仪已经轻蹙秀眉,显然很不喜欢听他这番恭维话,心中一动,自己去年最初接待达菲制药派出的来青考察的许昕怡的时候,许昕怡也是不喜废话,更不喜繁文缛节,只是全身心的扑到考察工作上,非常重视效率与时间,完美的表现出了外企员工的职业与素质,想来郑咏仪若是港人,肯定也跟外企人士一样,非常注重工作效率,如此说来,眼下韩松的行为一定让她非常反感,既然如此,那不是自己的机会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