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1292不学无术的院长

    宋朝阳听到这已经不高兴了,怎么着,还要有一个欢迎仪式?那眼前这些欢迎仪式又算什么?这个徐胜华也太能搞了吧,怎么搞出那么多华而不实的事情来?自己这次是来办正事的,哪有那么多时间陪他胡闹?脸色不虞的问道:“是你安排的?”

    徐胜华还以为他会跟自己走进校门呢,说完就转身带路,没有盯着他的脸看,所以也就不知道他现在的脸色变化,听了他的问题,回过头趁机表功道:“是啊,是我亲自安排的,我接到市教育局的通知以后,利马抛掉手中所有的工作,全身心的投入到接待欢迎您的工作中去了,呵呵,眼下这些还有大会堂里那一幕,都是我亲自布置安排的,有安排的不好的地方,宋书记您可千万不要介意,可以提出来告诉我知道。我再接再厉,争取以后把接待工作搞得更好!”

    宋朝阳气得都要笑出来了,真想给他来上一句,“你既然这么喜欢搞接待工作,那你就别当院长了,去接待处工作吧”,但顾及到自己的身份与围观的领导干部,还是捺下胸中怒气,语气冷淡地道:“取消一切接待欢迎仪式,立即开始调研!”说完将脖子上的花环摘掉,扔在了地上。

    徐胜华见他扔掉花环,大吃一惊,大着胆子抬眼看他,见他脸色很不好看,吓了好大一跳,这才知道自己拍马屁给拍到马腿上去了,心中后悔不迭,早知道这位主儿不喜欢这一套,自己又何苦费那么多心血去搞?这倒好,白布置了那么多节目,人家不领情不说,还给了自己白眼,更让自己在校领导班子成员面前难堪,唉,真是亏大了啊,心中如同滴血一般,垂头丧气的答应道:“好,宋书记您跟我来。”

    他说完这话,在先领路,带宋朝阳一行人等进入校园。

    在徐胜华的带领下,宋朝阳等人参观了教学楼、办公楼、特色学科教研室、艺术馆等,一趟走下来,几乎把整座校园绕了个遍。每到一处,宋朝阳都会向徐胜华问出想要了解到的情况,而令人惊讶的是,徐胜华除了一些简单的问题可以回答出来外,其它稍微复杂一点的问题便答不上来。

    譬如,宋朝阳问他学院现在有多少师生,他能说出两个大概的数字来,又譬如宋朝阳问他学院学科门类的时候,他也能说出有艺术学、管理学与教育学三个门类来,但当宋朝阳问他艺术类分出多少专业的时候,他却只能吭吭哧哧的说出音乐、舞蹈、绘画这三个最基本最常见最流俗的专业来。但很显然,一个拥有三千多名教职员工的市级高职院校,不可能只拥有三个艺术专业。

    宋朝阳自然不会满意,当场让他把随行的校领导班子成员叫过来,重新问出这个问题,让知道的人回答。

    学院领导构成里面,除去院长徐胜华之外,还有五个班子成员。这五个班子成员尽管没有随行在宋朝阳身边,却也距他不远,已经知道他再次问出这个问题的原因,因此都有些唯唯诺诺的,谁也不敢站出来回答,生怕得罪院长徐胜华。哦,我当院长的说不上来,你这个班子成员倒说上来了,那不是当着市委书记的面抽我的脸?你敢当他面抽我脸,那等他走了以后,我就要拿你开刀。

    宋朝阳自然也猜得到这些班子成员所想,见他们诚惶诚恐的样子,心下叹息不已,学院有这么一群领导,还能指望发展得好?又如何指望他们升格成为本科院校?唉,自己真是太一厢情愿了,早知道是这么一滩扶不上墙的烂泥,真是打死都不会过来调研。

    就在他失望不已的时候,忽有一个最年轻的班子成员站出来,是个中年男子,三四十岁的年纪,留着漂亮的背头,戴着眼镜,衣装得体,文质彬彬,很有股子气势,他对宋朝阳道:“宋书记,我记得大部分,但也记得不太全,因为专业太多了,有将近二十个。”

    宋朝阳满意的看着他,道:“没关系,你例举一部分就行了。”

    那男子道:“首先是音乐专业,分为作曲与作曲技术理论、音乐表演、音乐学;其次是舞蹈专业,分为舞蹈表演、舞蹈学、舞蹈编导;还有戏剧表演,分为表演、戏剧学、戏剧影视文学、广播电视编导、戏剧影视导演、戏剧影视美术设计等,另外还有录音艺术、播音与主持艺术、动画、影视摄影与制作、绘画、雕塑、摄影、服装与服饰设计等等。”

    宋朝阳这才终于面露笑容,也是在校园里第一次笑出来,问他道:“你叫什么名字?在学院任什么职务?”

    那男子道:“我叫孟洪斌,是学院党委常委、副院长。”

    二人做出这番对话的时候,李睿发现,院长徐胜华正用怨毒的眼神偷偷盯视着孟洪斌,自然是暗恨他当众拆自己的台。不过李睿并不担心孟洪斌会遭到徐胜华的报复,因为他已经从老板宋朝阳的态度观察出来了,徐胜华这个善于溜须拍马、逢迎领导、不学无术的院长,怕是当不长了。

    果不其然,宋朝阳马上对准徐胜华开炮了:“徐院长,你能给我解释一下嘛,为什么你这个院长连学院里的学科专业分类都不清楚?”

    这话当着校内校外一众领导干部问出来,不亚于一个大大的耳光,狠狠的抽到徐胜华脸上,不说徐胜华什么表情,就只说市教育局长桑同光,都是老脸羞愧,恨不得在地上找个缝儿钻进去。

    徐胜华脸孔跟蒸熟了的螃蟹一般,都红到了耳朵根,哭丧着脸,垂着头,道:“宋书记,学院里头的专业太多啊,我年纪大了,根本记不住那么许多。再说平时忙于党建工作与学院管理发展,没有太多时间关注学院的学科建设啊……不过我个人认为,身为院党委书记兼院长,也没……没什么必要记住那么多的学科,只要把学院管好了,建设好了,发展好了,就……就行了,宋书记您说是……是不是?”

    这话听起来貌似也有些道理,但宋朝阳可不管那一套,冷冷的说:“身为学院院长,却连学院里的学科专业都不清楚,纵然你有再多的理由,也绝对解释不过去,你这是不称职!”

    宋朝阳这次来青阳音乐艺术学院调研,是想着观摩一下学院的软硬件实力,然后跟学院领导坐下来,好好的谈一谈升格为本科院校的可能性与操作方式,原以为学院领导都是精明强干、积极向上的现代学术派人才呢,会全心全意的配合自己完成这次调研,为学院升格打下一个坚实的基础,哪知道学院最高领导、院长居然是这么一个不学无术、却擅长拍马溜须的无耻之徒,只气得脑仁都疼,要不是顾及周围的领导干部,真是脚都踹上去了。

    徐胜华被市委书记当面批评为不称职,又惊又怕,又羞又愧,似乎已经预料到自己即将到来的可怕下场了,只吓得面无人色,辩解道:“不是啊,宋书记,我……我是管理型的院长,不是学术型的,我抓党建与管理还是很有一套的,我……”

    宋朝阳想了想,也没有一棍子打死他,他说的还是有一定道理的,音乐艺术学院那么大,他作为院长来说,是不太可能了解所有的情况,就好像自己身为市委书记,也不可能了解市委每一个部门的工作职能一样,心说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要是再表现不行让我失望的话,我当场就撤了你,语气淡淡地道:“行了,不要说别的,我要召开座谈会,带我们过去。”

    徐胜华本以为他在盛怒之下会将自己一举拿下呢,谁知道他竟然是重重举起、轻轻放下,心下松了一口长气,暗道一声侥幸,表情也从惊惧变成恭敬感激,点头弯腰的道:“好,好,宋书记您跟我来。”

    众人在他的带领下,来到学院办公楼的大会议室里,召开座谈会,讨论将学院升格成为本科院校的可能性。

    会议一开始,宋朝阳就表明了来意:“我这次来调研,是想跟在座各位讨论一下,我们学院能否升格为本科院校?如果暂时不可以,那我们需要做什么工作来达到升格所需的条件?好,现在请大家踊跃发言吧。”

    其实,学院领导们包括院长徐胜华在内,在宋朝阳过来调研之前,就已经从市教育局办公室下发的通知里得知了他来调研的目的,听说市里要大力扶持自己的学院从高职升格为本科,一个个都非常高兴,毕竟升格之后,学校可以拿到的各项好处要比以前多得多,变化可以用天翻地覆来形容,而作为校领导,在级别与权力上也都会得到巨大的提升。因此他们一个个都卯足了劲儿,打算在宋朝阳来学院调研的时候,充分发表个人看法,提出优秀建议,争取既能在市委书记跟前留下好印象,也能帮助学院升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