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1310东岗古塔

    姚雪菲很有眼力价,一看他要通电话,就乖巧的闭紧了小嘴,再也不发出半点动静,美眸一眨不眨的盯着他,小模样又乖又萌,十分可爱。

    “老弟,我正想找你呢,你在国内还是国外?”

    其实徐达在国内还是在国外,对李睿没有任何影响,他能口头表示一下感激之情就满意了,但不知道为什么,还是想搞清楚这位外勤精英的下落,也算是寒暄的一种吧。

    徐达语气低沉的道:“国内,刚回来不久,我想找你喝酒,你有时间吗?”李睿愣了下,随后高兴的道:“好啊,我也正想跟你喝酒呢,我有时间,你在哪?”徐达道:“省城!”李睿哭笑不得,心说你在省城跟我喝的哪门子酒啊,就算来青阳找我,最快也要一个钟头呢,想到这一怔,道:“你什么时候过来?”徐达道:“马上,你等着我吧。”李睿问道:“你怎么过来?开车还是火车?开车要一阵子,你要不就坐动车过来吧,半个钟头就能到,不过不知道你能不能赶上北来的动车。”

    徐达道:“我不坐火车,坐飞机过去。”李睿又怔了下,心说这位老弟还没喝怎么就醉了,净说醉话,省城有飞机场不假,可青阳哪有机场啊,他就算从省城坐上飞机,也落不到青阳地面上啊,苦笑道:“可是青阳没有机场啊。”徐达道:“谁说没有?”李睿道:“就是没有啊,我是青阳人我还不知道。”徐达愣了会儿才道:“哦,我说的是军用机场。”李睿这才恍然大悟,以他的身份,他乘坐军用飞机过来,一点不值得大惊小怪的,道:“好,那我等着你。”

    徐达没说什么,直接把电话挂了。

    李睿皱起眉头,感觉今天的他有点不对劲,从语气上就听得出来,有点低沉落寞的味道,好像不太高兴一样,说不定这也正是他想找自己喝酒的原因,借酒浇愁嘛,心中非常纳闷,以他的强大身份,他还能有什么不高兴的事情?

    姚雪菲好奇的问道:“谁要过来啊?”李睿凑过去在她雪白的脸颊上深深一吻,道:“是我省城一个好兄弟要过来,他好像有点不开心,要找我喝酒。”姚雪菲奇道:“省城过来?那得几点去了?你不用回家吗?”李睿道:“他坐飞机过来,呃……他是我兄弟,我要陪兄弟喝酒,晚点回家也没事。”姚雪菲也犯了他刚才所犯的毛病,惯性思维错误,瞪大美眸道:“坐飞机过来?青阳哪有飞机场啊?”李睿解释道:“他是军官,坐军用飞机过来。”姚雪菲点点头,道:“青阳军分区倒是有飞机场,我还进去采访过呢。不过军用飞机不是哪个军官都能随便坐的吧?看来你这个兄弟来头不小。”

    李睿喜爱不已的抬手捋顺她的鬓边青丝,赞道:“我们家雪菲真是冰雪聪颖啊,爱死我了。”姚雪菲得意的嘿嘿一笑,道:“能带我一起吗?”李睿摇头道:“暂时不行,他身份有点特殊,我不能随便带外人跟他待着,你不行,吕青曼也不行。”姚雪菲听了这话本来不太高兴,觉得他把自己当外人了,又听他拿自己跟吕青曼相提并论,又高兴起来,乖乖的点头道:“好吧,那我就不去给你们添乱了,那我回家睡觉觉,养好精神改天中午跟你大战三千回合。”李睿笑出声来,捧着她的俏脸道:“你这是有多想要了啊。”

    两人来了个深深的吻别,随后姚雪菲拎包离去,李睿留在包间里等徐达。他倒并未跟徐达约在这醉仙楼,而是无处可去,索性就原地相候,正所谓一动不如一静。

    等了还不到半小时,他就接到了徐达打来的电话,徐达问他在哪,他说在醉仙楼,徐达让他去酒楼外面路边等着。

    李睿一边下楼,一边暗暗吃惊,心说军用飞机就是快啊,这才多一会儿啊,徐达就赶到青阳了,自己要是也有他那样的身份就好了,可以随时借调任何交通工具。

    他走到外面路边的人行道上,站在一颗龙爪槐下等起来,等的过程中给爱妻青曼拨去电话,告诉她晚上要跟徐达一起喝酒,可能要晚点回去。吕青曼也很奇怪徐达怎么又跑到青阳来了,李睿少不得解释两句。

    又等了一刻钟差不多,李睿眼看着一辆军绿色的猛士越野车,横冲直闯的驶了过来,发动机发出巨大的轰鸣声,如同一辆坦克开了过来,惹得很多路人都望过去。

    李睿寻思这不会就是徐达来了吧,瞪眼望向车窗里面,哪知道前挡玻璃贴了膜,根本看不进去,只能模糊看到正副驾驶位上都坐着人。

    他正疑惑不定,那辆猛士吱的一声停在他身边,随后副驾驶位车窗降下,里面现出徐达那张疲惫外加郁郁寡欢的脸。

    李睿看到他又惊又喜,叫道:“老弟!”

    徐达对他点点头,转头对驾驶位上那个年轻的士官道:“行了,你回去吧,谢了。”那士官转身对他敬礼道:“首长不用客气,有需要随时给我打电话。”说完推开车门下去,走到马路对面,拦下辆出租车上去走了。

    李睿呆呆的看着这一幕,如同看西洋景似的。

    徐达转头对他一笑,道:“哥,你们青阳地面我不熟,你上来开车吧。”

    李睿傻乎乎的哦了一声,完全听从他的安排,绕过车头,钻进车里坐好,看看车内仪表盘与档把,不自然就有些血液燃烧的感觉,仿佛自己也变成了一名士兵,随时准备开到前线打仗,讪笑道:“这车……我能开吗?”说着话,又往后面望了望,却发现后排座上放了两箱精装青岛啤酒,旁边放了一大袋子花生米,只看得喉头一阵蠕动,艰难的咽下口唾沫,心说这么多酒,就自己跟他俩人,能喝得了吗?

    徐达道:“能啊,怎么不能开?随便开,尽管开,撞了车算我的。”

    李睿朝天翻了个白眼,这位老弟说话能再晦气点吗?自己只是略微表示下谦虚而已,难道还真不会开这种越野吉普车了?还撞了车算你的,我李睿这辈子开车就还从来没撞过好不好?脚下忽动,右手操纵档杆,熟练的起步上路,汇入了车流之中。

    徐达又道:“挑你们青阳最僻静的地方去,要野外,还要风景好。”

    李睿想了想,道:“那就去东岗古塔吧。”徐达嗯了一声,也没多问什么。

    东岗古塔位于青阳市区东郊,建在桑白河旁的一座土岗之上,建于金朝,距今已经有九百多年的历史,是省级文物保护单位。早年间桑白河有水的时候,站在岗上往西望去,可见波光灿烂,古塔伴立,落霞与孤雁齐飞,风景蔚为秀美,是青阳古城的十大景致之一,名曰“玉带青塔”。虽然现在桑白河道已经干涸,但孤立于土岗之上的古塔还是一个风景优美的好去处。至少,用来和好友喝酒畅聊是绝佳之选。

    一路之上,徐达也不说话,李睿也没问。人家不说话,自然是不想说话,问也没什么意思,等他想说话了,你不问他自然也会说。

    车程半个多钟头,驶出市区,又穿过架在桑白河上的一架石桥,最终来到了古塔所在的土岗之顶。土岗不大,方圆两百多米而已,一条土道以三十度左右的仰角直通岗顶,岗顶距地有几十米高,东岗古塔就矗立在岗顶正中。

    东岗古塔作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场景有点凄凉,塔下只有一圈用砖石围起来的围墙,正门处一扇双开门的大铁门,门上上了一把锁而已,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的保护性设施。哪怕白日里,也没有一个文物保护工作者出现在这里。说句不太好听的,就跟一座“野生”的古塔没什么区别。

    此时夜色迷离,古塔深重瘦长的影子耸立在黑夜中,如同一把见不得光的重剑。四周松柏林立,风过处呼呼作响,不时响起夜鸟的叫声,虽然视野范围内看不到什么景致,但独特的环境还是令人心情为之开阔爽朗。

    徐达跳下车,走到院门处打量起来。李睿凑过去,道:“院门锁着,进不去,咱们就在……”

    他话音未落,徐达忽然飞起一脚,正踹在门锁扣上。但听“啪楞”一声脆响,白铁所做的薄皮大门被他这一脚踹开了去。当然,并不是铁锁被他这一脚踹坏了,而是门锁扣——焊在门上的那个小铁环,被他踹得从铁门上脱落开去,这才将大门踹开。

    李睿呆呆的看着这一幕,半响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徐达道:“把车开进去!”

    李睿还真听话,点点头,回到车里,发动车子,缓缓驶入院里,心中暗想,这位老弟心情果然很不好,今晚可不能说让他不高兴的话,否则挨踹的就要是自己了,自己功夫虽然也不错,但跟他比起来可还差得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