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1314周末也不歇

    次日早上醒来,李睿还觉得脑仁有些疼,宿醉的感觉非常明显,坐起身来一看,旁边徐达还在呼呼好睡,目光掠过自己腿边,却发现脚底那里仿佛有只死老鼠,凑过去一看,还真是只死老鼠,不过是只被吃得残缺不全的死老鼠,鼠尸上已经没什么肉了,只剩一张血肉模糊的皮与一条尾巴,看过后心头大为惊诧,这是从哪来的死老鼠啊?昨晚上上来的时候可是用手电照过的,脚下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的,怎么会突然冒出只死老鼠呢?还有,它又是被什么动物吃掉的呢?

    他百思不得其解,也没心情去考虑这个深奥的问题,转身拍打徐达的肩头,将他叫醒。

    徐达坐起身来,痛痛快快的伸了个懒腰,看看剩下的啤酒与花生米,回忆昨晚的夜饮场景,哈哈大笑起来,胸中阴霾虽说未能尽去,却也已经不放在心上,看来,烦闷的时候找好朋友喝一场酒,排遣下郁闷心情,还是非常管用的。

    他笑对李睿道:“这几天我哪也不去了,就留在青阳,每天找哥哥你喝酒,哈,这样的日子也挺逍遥快活的嘛,我喜欢!”李睿一听,差点没把苦胆吐出来,心说昨晚上就差点没把我喝吐喽,要不是为了陪你尽兴,我早就不喝了,你这还要天天跟我喝,你想玩死我啊?却也没有明着拒绝,苦笑道:“可我白天要上班啊,没时间陪你喝。”徐达奇道:“这两天不是周日吗?你也要上班?”李睿点点头,道:“给领导做秘书就是这点不好,领导加班,你就也得跟着加班。”徐达想了想,道:“那就晚上喝,你晚上又不上班,哈哈。”

    李睿直接无语,心里却也不无快慰,感受到了难得的兄弟知己的体验。

    二人将地上的空酒瓶与垃圾整理了下,封箱装好,随后一人一个箱子的下了塔去。环保意识嘛,必须得有。

    李睿驾车驶出塔院大门的时候,徐达看了眼被自己踹坏的大门,问道:“这古塔归哪个单位管啊?”李睿道:“市文物局。”徐达道:“这古塔不错,应该好好保护一下。”李睿道:“确实应该保护起来,不过这种文物单位几乎没有开发的价值,又没什么太大实际意义,所以文物局也就懒得花费资金加强保护。”徐达又问:“你认识文物局的人吗?”李睿道:“认识,市文物局长跟我关系不错,我管她叫姐。”徐达道:“我上午取点钱,你帮我交给她,告诉她我的意思,一是我弄坏了大门,很不好意思,让他们帮忙修缮一下;二呢,剩下的钱,购置点保护设施之类的,好好保护古塔。”

    李睿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么一个坐下能喝酒、起身能杀人的超级特工,居然还有闲心保护文物古迹?真是服了他了,瞪大眼睛看看他,道:“好说,好说。”

    赶到市区后,两人找地方吃了早餐,随后李睿驾车驶回家里,打算换身衣服,再去青阳宾馆找老板宋朝阳加班。昨天那身衣服又是爬塔又是睡地上,已经弄得脏污不堪。

    徐达也跟车去了李家,这也是他第一次到李睿家里作客,随后他也第一次见到了嫂子吕青曼。

    “嫂子好!”

    徐达只是在酒后有些癫狂,但平时都是表现得持重温雅,像他昨晚喝酒的时候跟吕青曼通话,还敢开开玩笑什么的,但是现在见到她,却尊敬之极,固然是一句废话也没多说,更没有半点无礼的举动。

    吕青曼也是第一次见到他,见他身高样貌都很平凡,别说从他身上看不到一丁点副省长公子的模样,更是发现不了半分国家特勤人员的痕迹,心下暗暗称奇,不过见他稳重有礼,也就放心老公跟他交往了,笑道:“你也好,坐下说话吧,我给你沏茶。”

    徐达忙摆手道:“嫂子别忙了,我刚吃完早点,还不渴。”又对李睿道:“你去换你的衣服,不用管我,我不客气,呵呵。”

    李睿也知道,以两人现在的关系,自己完全无须跟他客气,道:“好,那你稍坐,我去洗个澡,再换身衣服,青曼你替我招待一下。”

    吕青曼把徐达让座在沙发上,笑问道:“你说你们昨晚上在哪喝酒来?什么塔上?我早上醒了才纳过闷来,喝酒怎么跑到塔上喝去了?”徐达笑道:“是城东一座古塔,那风景不错,我们就跑过去了。”吕青曼又问:“那你们在哪住的啊?”徐达讪笑道:“塔上,我们哥儿俩全给喝多了,然后就直接躺塔顶睡了。”

    吕青曼大吃一惊,小嘴张开,一副匪夷所思的表情。

    李睿洗完澡换好衣服,也就准备上班去了,这时徐达也提出告辞。吕青曼把二人送到楼下。

    临分别前,李睿问道:“老弟你现在去哪?”徐达道:“我先去军分区把那辆猛士还了,然后回市里找个住的地方,在你们这儿住几天,游游山玩玩水,也算排遣心情了。”李睿道:“住的地方我给你安排吧,想去星级酒店还是市政府下辖的招待所宾馆?”徐达也不跟他客气,道:“随便,怎么方便怎么来。”

    李睿笑着点点头,目送他驾车先行离去。这时老周已经驾驶一号车来接了,李睿跟他打个手势,让他先等会儿,走到吕青曼跟前,苦叹道:“老婆,咱这位老弟还要在市里待几天,听口气好像每天都要跟我喝酒。”吕青曼又吃一惊,张大了嘴巴合拢不上。李睿道:“他因工作失意,心情正苦闷呢,找我喝酒也是为了排遣,你体谅下吧,反正我是豁出去了。”吕青曼问道:“那你这几天每天晚上都不回来住了?”李睿郁闷的揉揉鼻子,道:“谁知道呢?我尽量吧,尽量,你不知道,其实我也不愿意喝酒,谁喝多了谁知道什么滋味……”

    他只对青曼说了徐达的事情,没把法愚算的卦讲出来,卦里讲她会小产,真要是说出来,要么会惹她生气,要么会被她嘲笑迷信,还可能被她问到卦资,因此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老话,还是不告诉她了,只是郑重叮嘱她以后一定要小心,譬如小心走路,又譬如不要过于疲累,总之是尽量护住胎儿不小产。

    吕青曼也不疑有他,点头记在心里。

    一刻钟后,李睿见到宋朝阳的时候,这位大老板正在喝中药,他有点犯犹豫,看着杯里的黑药汤子发憷。李睿老远就闻到中药那股子浓郁的药香味了,不用说喝,哪怕多闻一会儿都要恶心,忙劝道:“老板您快喝了吧,越看着越不想喝。您就一闭眼,憋住气,两大口就全喝下去了。”

    宋朝阳嘿笑两声,仿佛在说他站着说话不腰疼,犹豫良久,终于还是鼓起勇气将杯中药喝了下去,喝完后先是长出了几口气,紧跟着又倒吸凉气,嘶嘶的,仿佛刚刚喝了一大碗毒药似的。李睿在旁看着,忍不住好笑,却又不敢笑出来,只得转头不看。

    宋朝阳起身漱口,回来说道:“上午先去李市长那个文化博览会走一趟,下午看情况再说。昨天流鼻血的时候不觉得怎样,回来以后感觉身子骨有点虚弱。实在不行,周末就休息两天,不加班了,全力保障工作日能够正常上班。”

    李睿嗯了一声,心里寻思,自己可是答应陈丽菡周末请她吃饭了,可白天时间要上班,晚上要陪徐达喝酒,哪还有时间抽出来给她啊?唉,真是无解啊。

    车到青阳市科技会展中心时,李睿已经将本次文化博览会的大概内容讲给了宋朝阳知道,不过没讲其中的性博览会,那个活动虽然新鲜时尚,却有些低俗,没必要叫他知道。

    宋朝阳赞道:“李婧这个女副市长很有能力,一个人把这次博览会给扛起来了,是个能干事的人。小睿,你要多跟她学习。”

    李睿点头答应下来,下车给他开门,随后主仆随着人流走上广场,直奔正门。至于司机老周,自去停车不提。

    会展中心广场与正门处人山人海,熙熙攘攘,繁乱不堪,上百名公安、协警与保安在维持秩序。李睿护着宋朝阳,很艰难的才挤进正门里去。

    宋朝阳大声对李睿道:“看来这个文化博览会很受市民欢迎啊。”

    李睿笑笑,刚要附和,忽听旁边一个中年男子嘿嘿笑道:“这回终于能在家门口看到光屁股模特啦。”又有一个男子说道:“人家可不光着屁股,还得穿着裤衩呢。”嘿笑的那个男子道:“她们穿的是丁一字裤,跟不穿一样。”另外那个男子道:“是吗,那今天可要大饱眼福了。”嘿笑的男子道:“是啊,我特意带了单反过来,非得好好拍下几张特写来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