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1322可怕的未来

    这女孩呆了,其他两个女子则是再一次的发出惊呼声。 那长发女孩脸色激动的问道:“大师你还能算出她在考研?”法愚摇头道:“考研我可算不出来,只能算出她在考学,而且总是名落孙山,所以我说考不上就不要再考了。”那长发女孩脸色钦佩的看着他,再也说不出话来。

    那考研女孩定定神,问道:“大师你干吗让我挑最穷的那个嫁了?他那么穷,怎么能让我吃穿不愁啊?”法愚微微一笑,道:“莫道人穷困,蛟龙未腾空。一朝运到了,即刻人上人。”那女孩大惊失色,呆呆的道:“他……他确实是追求我的人里面最有能力的,就是家里有点穷……大师你这都能算出来,你……你是神仙吧?”

    宋朝阳也情不自禁地“啊”了一声,面上已经全是膜拜之色。

    法愚听到他的轻呼声,回头望了他一眼,正好看到他跟李睿两人躲在门口看着,高深莫测的一笑,也没理会他俩,回过头去,空着的右手已经从僧袍里拿出那个簿子,对那三个女子道:“卦已经算完了,既然算得还准,就请三位女施主随缘,多少皆可,只看心诚。”

    那少妇二话没说,打开坤包,摸出钱包,从里面刷刷刷数出五张大钞来,放在殿里桌面上。其实五百元钱,对于一卦来说,就算是很高的价格了,至少超过了民间算卦卦资平均水平,因此也能说这少妇很大方。

    但李睿看在眼中,却摇了摇头,心想五百块就想打发这个贼秃,美女你实在太天真了,我八百元都没能打发了他,反被他多宰一刀,变成八千八百了,这回就是给他送钱来了,唉,看着吧,你绝对跑不掉。

    祖师殿里,法愚似笑非笑的望着那个美少妇,一声不吭。

    那少妇回过身来,见他脸色古怪的看着自己,手里一直递着那个簿子,误会了他的意思,问道:“还要记账?”法愚说:“记下最好。”说着把簿子递给她。

    那少妇接到手里打开翻看,等看到上面的金额数目后,脸色霎的一变,随后犹豫起来,想了想,又从钱包里数出五张,凑了一千块。

    法愚咳嗽一声,插口道:“女施主你以后命极好,开的店日进斗金都是往少里说。”那少妇大喜,道:“真的吗?”法愚道:“贫僧从来不打诳语。所以,你才给这么点,你不觉得不好意思吗?”

    女人果然都是感性动物,被夸得脑袋一热就什么都忘了,只见那少妇再次打开钱包,把里面的票子全部拿了出来。法愚看在眼里,自得的一笑。

    李睿在门外捕捉到他脸上的笑容,反而更看不透他了,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得道高僧呢?

    那少妇最先随缘,随后她那两个女伴也先后出了血。不过那两个女孩好像没多少钱,因此拿出来的数目都不多,只有几百块。法愚倒似也明白她们的身份家势,没有诱导她们多给。

    三女随缘之后,谢过法愚,起身往外走去,边走边嘀嘀咕咕,窃窃私语,自然是在交谈刚刚遭遇到的这神奇的一幕。

    等三个女人走后,宋朝阳当先走进殿里,问法愚道:“大师,你刚才说那个少妇是半个男人命,又说她有半个男人,是什么意思?”

    法愚看着他,只是不言语。

    李睿走上前道:“大师,这是我一个大哥,今天慕名而来,想见识见识你算卦的本事。”

    法愚这才笑着对宋朝阳点点头,解释道:“按理说,我不该随意泄露他人隐私,不过你们既然撞在一起,听到了她的命数,也算有缘,那我就告诉你吧。你没看出来嘛,她是个被人包一养的贰奶。”宋朝阳听后脸色一变。

    李睿惊奇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往门外望去,已经瞧不见那少妇了,回头看向法愚,道:“你……你居然连她是贰奶都能看得出来?”法愚摇头道:“看也能看出来,但是不准确,还是卦上最准。她有半个男人,就是说,那个男人不是她的,只有一半可以给她,另一半呢,自然是给老婆的,所以她就是一个贰奶。”

    宋朝阳叹服不已,又问道:“最后一个丫头,你连追她的人里面最穷的那个小子最有本事都能算出来,这也太神奇了吧?”法愚谦虚一笑,道:“施主谬赞了,雕虫小技,何足道哉!”

    宋朝阳在来之前,对李睿介绍法愚算卦之神的说法并不太信,是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来的,可刚刚目睹了法愚为三女算卦且全中的事实之后,又哪能不信?此刻又惊又佩的打量着他,委实不敢相信,这么一个看上去像是酒肉和尚的家伙,居然能算得那么准,全中国又有几个这么厉害的家伙?一时间心情激荡,只想好好的跟他结交一番。

    李睿叫道:“不行,法愚大师,我要拜你为师,你收下我当徒弟吧。你这一手实在是太玄妙太神奇了,我就是倾家荡产也要学到这一手。”法愚摇摇头,认真的说:“施主,我给自己算过一卦,我将来会收一个徒弟,但这个徒弟并不是你。他将会继承我的全部衣钵,包括我的周易算卦之术。”李睿惊道:“原来这就是周易!”法愚道:“然!”李睿说道:“可周易好像不是佛教的理论吧?”法愚笑道:“当然不是。我只不过是用它来给寺里创收而已。”李睿惊得笑了出来,道:“有没有搞错,你为寺里创收?”

    法愚道:“当然啦。我们清凉寺里养着那么多和尚,没人赚钱养家哪行啊?要不然我也不会下山云游天下啊,就是创收来啦。”李睿笑道:“我虽然没去过传说中的五台山清凉寺,也知道它是一座大寺名寺。背靠这么一座名寺,光是卖香就够你们赚的啦。”法愚叹道:“指着烧香可不行,现在香卖得太贵,肯做冤大头的人又实在太少。”李睿哈的笑出来,道:“原来你们自己也清楚这一点,那降价啊。”法愚仍旧摇头,道:“降价反而更没人烧香了。”

    宋朝阳在旁面带微笑听了一阵,这时说道:“大师,为我算一卦好嘛?”

    法愚还没说什么,李睿却吓得心头一跳,差点没把胆吓破,好嘛,如果他要算卦,那法愚算的时候少不得要把他家人譬如他老婆孙淑琴的命也算出来,要是算出孙淑琴背叛了他,那自己可就危险了,想到这心如火焚,只想劝阻他不要算,却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只急得后背上冒出一层冷汗。

    蓦地里,他灵机一动,想到一条还算不错的理由,对宋朝阳低声道:“他这儿可黑了,算一卦动辄数千上万,您还是别……”宋朝阳一摆手,笑道:“无妨,只要算得准,贵一点也没事,你不也心甘情愿付那八千多的卦资吗?”

    这下李睿算是没话说了,只能心里暗暗祈祷,法愚千万别算到孙淑琴头上去。

    法愚把签筒递给宋朝阳,示意他抽一签。

    宋朝阳伸手到竹筒里,只一下就抓了个签子出来,根本没有考虑与犹豫。

    法愚接过签子看了看,眉头忽然皱起来。

    宋朝阳以为有什么大凶之事,吓得心头一紧,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的嘴,真怕有什么坏事从他嘴里说出来。

    李睿更是做贼心虚,以为法愚算出孙淑琴出轨的事来了,吓得嘴都张开了,生怕法愚一张嘴就说到孙淑琴,此时心里头别提多后悔了,自己干什么一时嘴贱,跟老板说法愚的事,这倒好,把他带过来反倒要给自己添乱子了,不过心里也在暗暗安慰自己,孙淑琴与自己只有肌肤之亲,并未有出轨事实,相信法愚也算不出来。

    法愚出口说道:“施主现在是大福大贵之势,然则未能盈久,怕是三四年后,就要……”说到这欲言又止。宋朝阳紧张的心都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失声道:“就要怎么了?”法愚道:“就要气运消散了。”宋朝阳脸色骇然,愣了下问道:“消散会怎样?”

    李睿听法愚提到的是气运,这才算是松了口长气,帮腔道:“是啊,消散会怎样?”却没意识到,自己这话跟老板的问题一样,都是废话。气运消散了会怎样,还用问吗,自然是官运到头了呗,不是折戟沉沙,就是再无寸进,从此混吃等死。

    法愚道:“气运消散,你的好运也就到头了,从此再无上升之力。”

    宋朝阳面色瞬如槁木,嘴巴大张,口唇哆嗦,心情低落的完全说不出话来。

    连普通老百姓都在乎个气运之说,何况是官场中人?又何况是宋朝阳这样年纪轻轻已经位居高位的正厅级领导?不夸张的说,法愚说他气运消散,就等同于是判了他官场生命的死刑,可想而知他心理受到的冲击会有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