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1323上败兴而归

    宋朝阳之前还自以为,自己深受省党委书记黄新年看重,再在青阳市委书记任上干出点政绩来,等一届过后,自己就能高升到省里当副省长去了,自此成为省里最年轻的副省长,声势显赫,风光一时无两,可现在听法愚这么一说,上升就此没戏,这辈子也就是个正厅级领导了,真是又惊又怕,又气又恨,心里难受的都要流血了。

    李睿作为他的秘书,听到这个运势也是不能接受。虽说三四年之后,宋朝阳早已经把他下放到基层锻炼能力去了,但并不是说主仆情谊就此消逝,反而两人之间的门人弟子关系更加深厚了,宋朝阳不仅不会放手不管他,还会通过各种渠道照顾他培养他,等把他培养成才以后,宋朝阳以后也能得到有力的依仗,甚至在未来退休以后,还能通过他来延续手中的权力。

    而在李睿这边,虽然他有岳父吕舟行、舅舅杜民生这些亲人可以依靠,另外还有高国泰、徐庚年这些忘年交可以依仗,却也希望老板宋朝阳走得越来越远,爬得越来越高,那他作为宋朝阳的门人弟子也能受到更多的关照,身在官场,谁嫌可抱的大腿多啊?可万料不到,就在现在,法愚居然一口道出了宋朝阳的可悲未来,也就预示着他将要失去一个强有力的依仗,他自然不能接受了。

    他急赤白脸的问法愚道:“大师,可有什么破解之道?”

    法愚看向他,摇头道:“命可以改,运不可改。你听说过逆天改命,可你听说过逆天改运吗?气运是改不了的啊!如果气运可改的话,我们就不是人了,是神,是佛!”

    李睿大急,道:“难道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法愚摇头道:“这种事不像你老婆怀孕,小心一点就能提防小产,气运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你根本不知道它在哪里,又什么时候来到,你怎么提防?”说完看向宋朝阳,安慰他道:“还是要保持一颗平常心。其实你能有现在的高度,已经很可以了,应该知足了。”

    宋朝阳脸色变幻,皱眉道:“大师,你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了?”

    法愚摇摇头,道:“不知道,但我能算出来,你是一个上位之人。你年纪轻轻已经达到这种高度,非常难得,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就因你这次上来的太猛太快,所以耗光了气运,再也没有气运可以乘驾,所以未来的龙门你已经跃不上去了。”

    宋朝阳听得面色惨白,失魂落魄,良久良久没有说话。

    李睿想要劝他几句,可当着法愚的面也不好说,只能暂时作罢,忽然想到什么,探手过去,从法愚手里抢过那支签子,一看是中下签,倒也不算太坏,凝目看向上面的签语:梅花冻雪抖芳菲,江上渔翁把钓飞;夜静水寒鱼不饵,满船空载月明归。

    他细读了几回,觉得签语里的关键要落在“满船空载月明归”上面,是不是预示着,老板将会在最辉煌的时候捞个空,一无所得?

    法愚对他道:“施主,你这回来是补上之前随缘的吧?”

    李睿翻了个白眼给他,心说大师,你好歹也是个得道高僧,能不能不要那么市侩啊,眼里就只盯着钱,这样好吗?难道咱们就不能心平气和的坐下来交朋友吗,然后你把你的周易卦术都教给我,大家一起到处装X,多好啊。

    宋朝阳忽然问道:“大师,你们这里哪有洗手间啊?”

    法愚指了指门口,道:“从小门出去,往西南去,有个厕所。”

    宋朝阳哦了一声,对李睿点头示意,转身往门外走去。

    等老板一走,李睿马上兴奋的说道:“大师,你看这样行不行,你不说我不是你将来的那个徒弟吗,没关系,我可以不做你徒弟,咱们平辈论交,交个朋友好不好?你也不用把你的周易卦术传给我,只需点拨点拨我,跟我……”

    他话还没说完,法愚就开始摇头,道:“施主,我不妨告诉你一句大实话,不是我不愿意教你,实在你不是那块料。周易的神奇玄妙之处,普天之下能够明白的人不会超过一只手去,简直比爱因斯坦的相对论还要更难理解,你根本理解不了。所以啊,贫僧要劝你,要想开一点啊。”

    李睿听了惟有苦笑,这个死秃驴还真是无所不知啊,连相对论都知道一点点,他到底是什么变的呢?却还不死心,道:“那……一点通融的机会都没了?”法愚坚定的摇头。李睿叹了口气,道:“既然这样,那我也不强求了。好吧,我死心了。走吧,带我去刷卡结账。”法愚不满的说:“不是结账,是随缘。”李睿苦笑道:“嗯嗯。”心里却想,什么他妈随缘,对老子来说不就是结账?法愚忽然纳过闷来,道:“谁告诉你我这里能刷卡的?”李睿呆了下,骂道:“靠,我来的时候可没取钱。”

    法愚瞪眼看着他,仿佛要从他脸上发现他打算赖账的蛛丝马迹。

    李睿道:“你不用这样看着我,我不会赖账的,你要在菩提寺挂单多久?我下次拿给你行不?”法愚点头道:“行,不过刚才这位的随缘怎么算?”李睿道:“也算我头上好了。”法愚道:“其实你不给我你那份钱也行。”李睿奇道:“真的假的?”法愚道:“当然是真的了,你给我介绍老板过来就行了,介绍两个,我就免了你的随缘。介绍多了,我可以考虑跟你做朋友。”李睿脸色古怪的看着他,道:“我怎么看你越来越像神棍呢?”

    回城的路上,宋朝阳一言不发,脸色有些凝重。李睿少不得劝慰他一番。

    宋朝阳今天下午之所以来拜访法愚,就是为了排遣心情,哪知道见过法愚之后,得知未来气运将散,心情变得还不如来时候好了呢,不过他也不愿意当着李睿的面表现得太悲观失落,因此听了李睿一番劝后笑道:“其实我没往心里去,谁知道这个胖和尚算得有没有那么准呢?这种东西,信则灵,不信则不灵,我就不信了,我的官运会由气运掌握,而不是由我自己来掌握?我上有省领导重用提携,下有你们这些干将辅佐,脚踏实地,开拓进取,创出一番业绩,到时候政绩在手,会升不上去?哼哼,怎么可能?!”

    李睿心说你能这么想是最好,不过话说回来,就算法愚预言成真,自己这位老板再也不能上升,可却也不会下降啊,至少还能保持正厅级的水平下去,这样也不是不能接受,毕竟十万个领导干部里面才会出一个省级干部,能到厅级已经是幸之又幸了,没什么不能接受的,又想,自己要不要带岳父吕舟行与舅舅杜民生过来,让法愚给算上一卦?

    宋朝阳忽又嗤笑道:“其实我本来就不该来的,我又不迷信,是个无神论者加唯物主义者,怎么会信这种无稽之谈?要是市长于和平还差不多,他不是喜欢迷信嘛,他应该来的……”

    所谓“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李睿心头一动,对啊,于和平那只老狐狸最讲迷信了,其实应该带他来找法愚算卦,可惜自己跟他关系不好,要不然自己可以作为中介带他过来算卦,然后狠狠的宰他一刀,想到这忽然又想到,哎呀,老狐狸迷信,而法愚算卦又准,那自己能不能利用这一点,设计对付老狐狸呢?当然,并不是主动的进攻他,而是防御性的进攻,想办法通过法愚找到他的破绽与罪证,自己握在手里,只等以后他对自己对老板下手了,自己再拿出来当作杀手锏反击过去,想到这里,感觉这件事大有可为,倒是可以好好考虑一下,趁法愚还在青阳挂单,一举拿到老狐狸的罪证。

    回到市里的时候还早,刚刚三点多,但宋朝阳已经不想去市委加班了,让李睿直接送自己回了青阳宾馆贵宾楼,打算休息一会儿,等差不多五点的时候,就可以喝晚上那次中药了,喝完再待会儿也就该吃晚饭了,而今天这一天,也就这么着过去了吧。

    “如果法愚算出来的都是真的,那我现在再怎么瞎折腾,出再多的政绩,也是没有任何用处。既然如此,也就没必要那么拼了!”

    宋朝阳说到底还是信了法愚的语言,没办法,法愚之前给李睿以及那三个女子算卦时所表现出来的精确,已经结结实实的震撼了他,他想不相信法愚都不行,哪怕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个无神论者与唯物主义者,可心里还是信了,也因此,开始产生消极颓废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