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1337玩的就是狠

    宝强忧心忡忡的看着他进攻徐达,很显然他很不看好自己这位兄弟能打败徐达。

    徐达一动不动,眼看着陈兵冲至,等他右拳击出的时候,后脚猛地蹬地,身子急冲前冲,如同划过一道闪电,瞬间已经欺到陈兵怀里。陈兵脸色骇然,却没失去反应,下意识抬起左腿防御他下路的进攻,左臂也往外推挡,想将他推到外门。可徐达既然已经欺进他内门,哪会轻易离开,左脚插到他唯一立足的右脚后跟那里别住,双手忽的推向他胸口。陈兵右手拳尚在外门,内门只有左臂防御,一只左臂怎么防得住徐达的双手,瞬间被推个正着,他就感觉一股巨力袭来,身子不由自主的往后倒去。

    他想后退的同时踉跄几步来保持身体平衡,避免倒在地上,哪知道右脚后跟已经被徐达别住,根本动不了。因此他只是徒劳的挣扎了几下,便挥舞着双臂仰面翻倒下去。

    一冲,一别,一推,简简单单的三招,徐达就干脆利落的打倒了这个陈兵。

    宝强见陈兵也跟着落败,嘿然叹气,眼底深处却闪烁着庆幸的光芒。陈兵脸色难堪的从地上爬起来,有些惧怕的看着面前不远处的徐达。

    张子豪见二人先后落败,又惊又怒,勉强站起身来,破口大骂:“废物,你们全他妈是废物!我一年四十多万养着你们俩,你们却连一个臭小子都打不过,你们他妈吃屎的呀?还跟我说是退役特种兵,我看他们俩就是他妈退役的特种猪!退役的猪还能哼哼两声呢,你们俩能干狗屁?除了要吃要喝还会什么?真是他妈垃圾……”

    陈兵与宝强二人被他骂得脸色通红,羞愧难言。二人对视一眼,忽然齐发一声喊,一齐攻向徐达。

    李睿看不下去了,叫道:“干吗?人多欺负人少啊。”说完快步迎上,想帮徐达分担一个对手。

    徐达却对他一摆手,示意他不要进场,随后糅身近前,探手抓向冲在最前的陈兵。陈兵紧咬牙关,恶狠狠的瞪着他,左手也去抓他的手,想要抓住他后用右手重拳殴击他的面门,找回场子来。而在二人旁边,身高马大的宝强已经起了一记侧鞭腿,势大力沉的一腿狠狠抽向徐达的左太阳穴。

    三人这些动作描述起来很慢,可实际上很快,电光火石之间,徐达与陈兵的左右手已经互相抓住彼此的手腕。陈兵见成功抓住对方,心头大喜,右手重拳猛地轰出,快若闪电,可刚刚出拳,但觉左臂一疼一跳,情不自禁地痛呼出声,紧跟着不得不转动身体来保持左臂不被转掉,心知自己手臂已经被对方坳住,接下来就只能任他鱼肉了,心中惊骇莫名,这小子力气怎么那么大,自己力气就算大的了,原以为能轻松抓牢他左臂,哪知道被他轻轻松松反打,唉,看来自己跟他还差得远呢,估计跟宝强合力也打不过他。

    他刚想到这,却听旁边宝强“啊”的一声惊呼,余光所见,他高大的身影已经倒飞出去,险险落在玻璃茶几上。

    “嘭”的一声巨响,宝强重重落在木地板上,如同造成了一场局部地震似的,屋中人都觉得房子震颤了几下。

    徐达此时刚刚放下右腿,笑对宝强道:“你真是没记性啊,刚才起腿被我拦了,现在还敢起腿,你不知道我外号叫飞毛腿吗,专门拦截飞腿。”说完猛地一搡手里已经被拗住手臂的陈兵,将他狠狠的推搡出去。

    彻底打败这两个保镖后,徐达走向张子豪,虽然是面带笑意,但张子豪看在眼里却如同见到了魔鬼,吓得往沙发里面躲了躲,惊恐的道:“你……你别过来!你过来想干什么?我……我告诉你,我可是山北省长张高松的儿子,你……你敢碰我,我爸饶不了你,灭你满门……”

    徐达笑道:“灭人满门这个词,用来吓人可没什么意思,必须真干了才好玩。我就干过,你想知道我是怎么灭门的吗?”

    张子豪吃惊的道:“真……真的假的?”

    徐达笑道:“当然是真的了,你别看我笑着说,可我绝对没有开玩笑。我告诉你吧,为了防止流血,也防止留下任何线索,我是把那一家子人活活憋死的,怎么憋死的,你想知道吗?”

    张子豪素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可眼下也有点害怕了,因为他发现自己看不清徐达这个人的底细与来路,此人年纪轻轻,貌不惊人,却有一身高明的功夫,连陈兵与宝强这两个退役的特种兵合力都干不过他,更可怕的是,此人相当沉稳冷静,几乎没有发怒的时候,就算在打斗中脸上也始终带着笑,简直就是一头笑面虎,而且他在听闻自己是省长公子的身份以后,一点异样反应都没有,凡此种种,都说明了他的神秘诡异与深不可测,嘶,李睿还真有本事啊,从哪找了这么一个家伙来对付自己?

    他心中惊恐而又紧张,不安的看着徐达,也忘了说话。

    徐达暂时也没理他,转头看向姚雪菲,道:“你这有胶带吗?宽的那种。”姚雪菲怔了下,不知道他为何突然索要胶带,却也没有犹豫,忙从办公桌上的文具筒里摸出一卷黄色胶带,问道:“是这样的吗?”徐达点头道:“扔给我吧。”

    姚雪菲就手将胶带抛给他。徐达接住后,面带淡笑走向张子豪,道:“我现在就给你展示一下,我是怎么憋死那家人的,希望你能好好配合。”张子豪面色大变,右手无力的在身前推拒,身子朝沙发里面缩去,惊恐的叫道:“你……你敢碰我?我爸是省长,你敢碰我你全家不得好死,你给我滚,别……别特么让我发飙……”

    徐达呵呵笑了两声,已经走到他跟前,一把抓住他的右手手腕,猛地一拧。张子豪便惨叫一声,身子不由自主的转了过去,否则手臂就要被他活活拧断。徐达又把他左手抓过来,将他两手手腕并到一起,反扣到他背后,撕开胶带,将他双手手腕一圈一圈的捆绑起来。

    张子豪又惊又怕,失声叫道:“兵子,宝强,快来救我,快救我啊,他要干什么,他要杀了我吗?救命啊……”

    陈兵与宝强作为他的保镖,职责所限,明知不敌徐达,可还是咬着牙起身,再度冲向他。

    徐达忽然笑道:“你们再上,我可就不会手下留情了,到时候重伤了你们,你们可就再也别想做保镖了。”

    陈兵与宝强听了都是脸色变幻,二人对视一眼,宝强发现张子豪正被徐达按趴在沙发上,完全看不到自己二人的动作,便故意一个趔趄扑倒在地,痛叫道:“啊……我的腿,不行……我根本爬不起来了,我感觉我的腿都要断了……啊,好疼!”

    陈兵见机也很快,扑到宝强身上,叫道:“宝强你怎么了,你没事吧?子豪,宝强右腿要断了,怎么办啊?”

    他自然不是真要张子豪给出什么解决办法来,只是暗示张子豪,我们已经自顾不暇了,你就别使唤我们了。

    张子豪此刻却也顾不上使唤他俩了,因为徐达已经开始用胶带封住他的口鼻了,一圈一圈,毫不留情的牢牢粘连封死他的鼻子与嘴巴,不给他一点透气的空间,边绕边道:“不要动不动就拿你爸吓唬人,你爸也拿我没办法。对了,忘了告诉你,我爸也是省长,虽然只是个副的,也不比你爸差多少。”

    张子豪此时已经呼吸不上来了,正在翻白眼,陡然听到他爸也是省长这话,大吃一惊,眼珠子都快从眼眶里瞪出来了。

    徐达用胶带在他口鼻上缠绕了十几圈,眼看差不多了,便将胶带扯断,随后一把将张子豪拽到办公室中间地上。张子豪双臂被反在背后用胶带捆住,双手没有自由,也就不能拆除口鼻之上的胶带,只被憋得脸色涨红,眼底泛血,喉头处咕噜噜作响,似乎马上就要被憋死一般。当然,他双腿没有被控制,还可以动,他也只能徒劳的挣动双腿,在地上踹来蹬去,却也无法帮助自己呼吸到一口空气。

    屋里众人,包括陈兵与宝强在内的两个保镖,都是脸色惶悚的看着这一幕,谁也不敢说话,更是没人敢大口呼吸,屋里安静的如同坟场,不是黑夜胜似黑夜。

    众人中,李睿知道徐达是不会杀掉张子豪的,所以一点也不担心,只是安安静静的看着,心里寻思,难道徐达是要从肉体上征服张子豪,让他不敢再与自己为难?

    姚雪菲却惊惧的有些看不下去了,走两步到李睿身边,抬手轻轻拍他一下,等他转头来看的时候,给他一个痛苦畏惧的眼色,示意他拦下徐达,千万不要真把张子豪憋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