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1338摆平了吗?

    李睿小声跟她道:“你先出去,放心不会有事的。 ”姚雪菲也正巴不得离开这个人间地狱,闻言点点头,快步走出房间,走的时候还一脸痛色,仿佛受折磨的是她而非张子豪。

    旁边陈兵与宝强两人不知道徐达的来路,更不知道只是吓唬张子豪,眼见老板张子豪已经开始倒气,随时都会窒息而死,只吓得面无血色。陈兵出声哀求道:“兄……兄弟,放了他吧,他快憋死了,真要是憋死了他,你……你也不好过啊。”宝强也道:“是啊,算我们兄弟俩求你了,你高高手,绕了他吧。”

    徐达如若不闻,嘴角边带着诡异的笑,走到张子豪身边蹲下,看着他那已经变形浮肿的大红脸,笑道:“这种滋味好受吗?”

    张子豪这时候因缺氧的缘故,双耳已然失聪,根本听不到他的话语声,但勉强还能看到他凑过来,下意识冲他眨眼晃头,哀求他放过自己。

    徐达摇摇头,道:“你还没有大小便失一禁,说明还没到极限,慢慢来,咱们还有的玩。”

    陈兵与宝强听到这话,知道他无意杀死张子豪,总算是松了口气,彼此对视一眼,都能看到对方脸上敬畏的神情,显然都已被徐达的凌厉凶狠手段所折服。

    徐达话说的还真是时候,刚刚说完,张子豪身下就出现了一滩水迹,裤裆也湿了,弄得屋里都是尿骚气,而这时他也已经坚持不下去了,眼睛开始翻白,瞳孔开始缩小,身体的挣扎也停止了,眼看就要被憋死。

    徐达起身走到旁边,吩咐陈兵道:“你把他嘴上的胶带撕开,记住,只是嘴上的!”

    陈兵应声,与宝强一起凑过去,两人手忙脚乱的将张子豪脸上胶带全部撕开,没敢动他手腕上的。

    胶带一经除去,已经濒临死亡的张子豪又活了过来,先是剧烈咳嗽几声,随后缓缓呼吸,紧跟着就大口呼吸起来,如同溺水的人重新回到岸上似的。

    屋中剩余的四人谁也不说话,全都看着他。

    过了好一会儿,张子豪才完全恢复人气,但精气神已经被打压到了最低谷,他眼珠转动,目光从陈兵、宝强脸上转到李睿脸上,又转到徐达脸上,当看到徐达那副标志性笑脸的时候,脸皮不由自主的抽搐起来,眼底深处现出无比畏惧之色,口唇动动,似乎想要破口大骂,但不知道为什么,很快又闭紧了嘴巴。

    徐达语气淡淡地道:“张子豪,在我面前,你用不着时时刻刻把你当省长的老爹挂在嘴边,因为我老爹也是省长,你对我没有压倒性的优势,相反我对你有各种优势。就譬如现在,我可以随意的炮制你,直到玩死你,但你拿我没有任何办法。你可以报警,也可以告诉你老爸,当然还能叫更多的保镖过来帮忙,但这些对我来说都没有任何用处,不信你就试试。”

    张子豪张开嘴巴,口唇颤抖半响,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爸是哪个省长?”

    徐达道:“徐庚年。”

    张子豪面上现出不可置信之色,显然是听说过徐庚年的名号的。徐庚年虽然只是省政府排名最末的副省长,但也已经是副省级大员,跟省长其实也不差多远了,甚至很可能就是未来的省长,所以张子豪根本不会瞧不起他,而只会惊愕于眼前徐达的来头。

    徐达伸手入怀,再拿出来的时候,手里已经多了一把精致的黑色手枪,他娴熟的卸掉弹夹,从弹夹里挤出一颗子弹,弹向张子豪躺着的地方。那颗子弹不偏不倚落到张子豪头边,发出“嗒”的一声脆响。张子豪吓了一跳,下意识就往后仰头,想要躲开,双目盯着徐达手中那把枪,脸色已经是怕得惨白如纸。

    陈兵看着徐达手中那把手枪,面相惊骇之色,道:“你这把……这把不是格洛克吗?国内根本搞不到的,你……你怎么会有?”

    宝强拣起地上那颗子弹,拿到眼前仔细看了看,看后瞳孔急剧收缩,不可思议的看向徐达,喃喃的道:“是真家伙!”

    张子豪恐惧万状的叫道:“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徐达笑眯眯地说:“我是什么人,你还没有资格知道。我只告诉你,李睿跟我是生死兄弟,你欺负他我就不答应。你现在马上滚回靖南,从此再也不许踏入青阳半步。你再敢来,我会让你品尝更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我说到做到。”

    张子豪不甘的看向李睿,恨恨的道:“我……”

    徐达道:“你不甘心是吧?好,那你就别走,我现在去宠物商场买一条蛇回来,然后逼你活吞下去。如果买不到蛇,我就买条黄鳝回来,然后把头塞到你菊门里面,再用打火机烤它尾巴,你猜它会怎样?”

    张子豪吓得冷不丁打个寒战,再也不敢犹豫,叫道:“快扶我起来!”

    陈兵与宝强忙把他扶起来,搀扶着他往门口走去。宝强在经过徐达的时候,把那颗子弹递还给他。

    徐达不接,道:“这颗子弹就送给你们俩做个纪念吧,希望你们时时刻刻记得军人的职责,是为国为民,不是欺压良善。”

    陈兵与宝强羞愧之极,也没说什么,搀着张子豪走了出去。

    等三人离开,李睿惊讶的叫道:“老弟,你手里怎么会有枪的?”徐达将枪收起来,笑道:“你觉得,以我的身份,手里有把枪很奇怪吗?”李睿苦笑着摇摇头,道:“以你的身份,手里要是没有一把枪才奇怪呢。”徐达道:“嗯,我手里有很多枪,而且不只一把,但我平时很少用枪,我更喜欢用飞刀。眼下这把枪其实并不是我的,而是伊莲送我的,这是她的配枪……”

    李睿知道伊莲这个人,就是间接令徐达被剥夺职务的那个美国IA探员,眼看他提到伊莲,脸上就现出柔和甜蜜的神色,忍不住好笑,心想那个伊莲是得有多漂亮啊,居然令他如此神往惦念。

    忽听门声响动,二人一齐看向门口,见是姚雪菲脸色古怪的回到屋里。

    李睿这才为姚雪菲介绍徐达:“雪菲,这是我好兄弟徐达,今天要不是他帮忙,咱俩还真搞不定张子豪。”姚雪菲对徐达甜甜一笑,道:“徐达你好,今天的事真是多谢你了。”

    徐达笑道:“自己人,不必客气。”

    姚雪菲听他说到“自己人”这三个字,就知道他已经知道自己跟李睿的关系了,不由得有些羞臊,却也很甜蜜,心想老公真是人脉广博,居然还能认识这样一个狠辣人物,出手就把张子豪搞定了。

    李睿却有些担忧的问徐达道:“这就算是把张子豪摆平了吗?我看他临走的时候可是非常不忿啊。”徐达点头道:“他刚才被我吓得够呛,可一旦跑到外面,胆子回来,可能就想报复我了,一定会找人试试我的手段。我猜他会报警,因为我刚才故意提示引诱他报警了,而我又露了枪出来,他肯定会报警反打我一拨的。不过没关系,等他看到警察也被我搞定的时候,就会彻底服气,也会按我说的做了。呵呵,不用担心……”

    他说这番话的时候,张子豪三人正站在电梯里下楼。

    张子豪忿忿地道:“妈的,那小子怎么那么狠,你们两个特种兵一起上都不是他对手,他还有枪,擦,他到底是什么人?”

    宝强悻悻地道:“我感觉他也是军人,不然不可能看出我跟兵子是军人来,而且他最后告诫我的话,也透着军人的味道。当然,他不是普通的军人,可能是传说中的特种兵王。”

    陈兵摇头道:“特种兵王只是一个噱头而已,其实并不存在,全国十几万特种兵,谁能称王?谁又敢称王?我也不同意他是军人,他身上一点军人的样子都没有,至少我是看不出来,而且国内军人不可能持有格洛克这种枪械,我更愿意相信他是杀手……”

    宝强马上反驳:“杀手个毛!副省长的儿子会是杀手?”

    陈兵一拍脑门,叫道:“啊,倒是忘了这个,那他肯定就不是什么杀手了,那他是什么人呢?功夫那么高,手里又有枪,还敢对子豪那样,什么人能做到这些呢?”

    张子豪不耐烦听他俩分析,一挥手道:“管他那么多。妈的,刚才他差点没把我憋死,我是咽不下这口气。正好,哼哼,他不是说我可以报警嘛,那我他妈就报警!正好他手里有枪,我就拿这一点说事,相信警局接警后一定会派大队人马过来,我倒要看看到时他怎么应付。”

    陈兵与宝强也不敢反对他的意思,都点头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