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1340死心

    两人到楼下时,已经不见李睿与徐达的身影了,却撞上买衣服回来的宝强。

    宝强兴奋的问道:“子豪,你报过警了吗?怎么样,抓走那小子了?”

    陈兵给他一个眼色,示意他不要触张子豪的霉头。宝强会意,不敢再问什么。

    张子豪却已经没什么怒气了,叹道:“没有,那小子身份神秘,居然把所有警察都吓跑了。”宝强暗暗咂舌,问道:“那现在怎么办?”张子豪道:“回省城。”宝强哪壶不开提哪壶,问道:“回省城?那不收拾那个李睿啦?”张子豪冷着脸问他:“怎么收拾?你告诉我怎么收拾?要不这样,你先去把那个姓徐的给我摆平了,我就收拾李睿给你看,好不好?你个白痴!你们两个特种兵都干不过他,害我拿姓李的没有办法不说,还差点被他们羞辱死,就这你还想收拾李睿?你他妈脑子进水了吧?”

    宝强被骂的脸色通红,羞愧万状,眼珠转转,忽然想到一条妙计,道:“你之前不是打算,把李睿跟姚雪菲有一腿的事告诉李睿老婆?他老婆不是省长的女儿吗,知道这件事后,不等咱们动手,她就得弄死李睿了。那现在为什么不告诉她这事呢?”

    张子豪闻言有些心动,停下脚步,衡量起这么干的得失,给吕青曼打电话说这件事吧,要面对两种结果,她信,或者她不信,如果她信,那确实可以达到不错的效果,可如果她不信,自己就白打电话了,而且不管她信不信,自己很可能马上就要遭到姓徐的那小子的报复,到时候他再憋自己一回,或者真让自己生吞活蛇,又或是黄鳝弄菊,那自己可就要再次尝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了,一边是未必能够达到效果,另一边是肯定会遭到报复,呃……傻小子都应该知道怎么选吧,正犹豫呢,手机忽然响了,掏出来一看,是姐姐张子潇打来的,不知道她什么事,忙接听了。

    张子潇一上来就语气急迫的问道:“子豪,你报复那个人报复的怎么样了?”张子豪有些奇怪,反问道:“张子潇,你特么怎么比我还关心这事?”张子潇骂道:“你少给我特么特么的,我妈是谁妈?我怎么比你还关心这事,因为我关心的是你。”张子豪听后难得的笑了笑,道:“放心吧老姐,我没事,那个人也没事,我这就回省城了。”张子潇奇道:“那个人没事?你没报复他?”张子豪道:“报复了,可是惹不起人家,只能撤了,嘿,别提了,回去再说吧。”张子潇道:“好吧,那就回来再说。”

    挂掉这个电话,张子豪一点给吕青曼打电话的心情都没了,意兴阑珊的叹口气,道:“回省城,妈的,再他么也不来青阳了!”

    李睿回到青阳宾馆,午宴已经散了,团省党委记梁涛等人被分别安排下榻在贵宾楼与宾馆主楼里面,稍事休息,下午继续调研。宋朝阳也回到房间休息,郑紫娟同样在贵宾楼开了个房间小憩。至于秘长杜民生,则回市委处理公务,没办法,市委大管家就是比大多数领导要更忙。

    李睿是给纪小佳打电话才知道这些事的,刚刚打完,就接到了张子潇从省城来的电话。张子潇找他是确认弟弟张子豪有没有报复到他。李睿将事情简单讲了下,说是有个好兄弟帮忙出面,吓住了张子豪,而张子豪似乎也就此认怂了,看结果应该是从此天下大吉。

    张子潇听完后说道:“嗯,我刚给他打电话,他也是这个意思。好啦,你没事我就放心了。你忙吧。”李睿听她要挂,忙叫道:“子潇……”张子潇道:“啊,我在啊,怎么了?”李睿深情说道:“我爱你!”张子潇沉默半响,幽幽说道:“不是要跟我分手吗?不是怕耽误我吗?不是怕伤害我吗?怎么又表白示爱啦?”李睿道:“我爱你是发自内心的感情,跟你说的这些没什么关系。正因为我爱你,我才不想耽误你伤害你。”张子潇道:“不,你根本不爱我,男人爱一个女人,是想千方百计的把她得到手,而不是放手,这说明你根本不爱我!”

    李睿有点无言以对,想了想,道:“爱分两种,大爱和小爱,大爱可以做出牺牲,小爱则贪婪自私,我对你的爱是大爱,是想你幸福快乐,享受你自己的美丽人生,而不是糟蹋在我这个已婚的家伙身上。”张子潇嗤笑道:“可我已经糟蹋在你身上了,你是我这辈子第一个男人,也是唯一一个男人。你觉得我可能忘掉你吗?你却时不时给我玩放手,李睿,你这样只能让我鄙视你,真的。你要是个男人,就好好的爱我,狠狠的爱我,我不介意给你做情人,只介意你成天嚷嚷着为我好为我考虑。”

    她说到这,情绪有点激动了,也不想再聊下去了,一下子就挂了电话。李睿还想说什么呢,彼端已经全是盲音,他心情羞惭懊悔,肚子里老大不是味儿。

    他在院子里溜达了好一阵,最后下定决心,给张子潇发去了一条短信:“等我,下次去省城我好好陪你。”

    短信发出去便如泥牛入海,没有任何回复。

    下午两点,调研继续。团省党委记梁涛一行人等,先后深入中通机械工业集团、市北区八一社区、市公交集团与市地税局,调研企业、社区和机关共青团工作情况。调研过程大同小异,基本都是先观看了解工作内容,再与青年职工干部亲切交谈,最后勉励基层团组织在未来发挥更大作用,做出更大贡献。

    调研的最后,梁涛还听取了团市委记介绍纪念五四运动系列活动安排的汇报,要求团市委抓住“五四六一”等时间节点,组织好各类青年典型宣传和主题团日队日活动,深化和谐社会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宣传教育。

    调研结束时,天已擦黑,已经过了下班时间,不管是青阳市这边的宋朝阳、郑紫娟等人,还是来自团省委的梁涛等人,都已是饥肠辘辘,毕竟,调研队伍一行人在外面跑了整整一下午,又是奔波走路,又是发言讲话,既费体力又费神,肚子里那点食儿早就消耗一空。

    于是一行人再次赶往青阳宾馆,享用丰盛的晚宴。其实晚宴的菜肴水平跟午宴相比,大同小异,但晚宴可以适量饮酒,而宴席上多了酒水,气氛就能提升好大一截。再加上晚宴不像午宴那样,吃完饭还要惦记下午的工作,晚宴吃完就可以睡觉休息了,心情更加的放松,所以吃喝起来也就越发的开心畅快。

    不过在赴宴之前,宋朝阳要先回贵宾楼房间喝中药,李睿陪他一起回了房间。而梁涛等人,也要在宴前各自洗洗涮涮、换换衣服什么的,这一点也是公务宴席所讲究的。这个空当儿能有一刻钟左右。

    宋朝阳喝完中药之后,接过李睿递过来的水杯,喝水漱口,漱完说道:“吃完这顿饭,也不知道要到几点去了,在外面跑趟一天,也有点累,因此吃完我就回来休息。你吃完就直接下班回家吧,当然,要是不用座陪团省委来的干部们,你现在就可以回家了。”

    李睿哦了一声表示知道,随口问道:“老板您喝了这几天的中药,感觉怎么样?有没有起色?”宋朝阳咧嘴苦笑,道:“起色倒是没看着,不过鼻血是再也没有流过,看来还是管用的。”李睿道:“管用就行,那您就把这些中药全部喝完,喝完后咱们再去找那位老中医看看。”宋朝阳欣慰的看着他,道:“我生这么点小毛病,倒是让你费心了。”李睿傻笑道:“哎呀,老板,您怎么忽然说起外道话来了?跟我还用客气吗?我要是病了,您肯定也会费心的。”

    宋朝阳笑着点点头,进卧室换了身便装,前往餐厅赴宴。

    主仆二人刚刚来到餐厅那一层,迎面碰上了秘长杜民生。

    杜民生是趁宴前的空儿,刚回了市委一趟,此刻他面带喜色,见到宋朝阳上前说道:“刚从省里得到消息,在下午召开的省委常委会上,大伟记被任命为咱们青阳市党委副记,现在已经被放到省委组织部的官方站上公示了。”宋朝阳大喜,道:“也就是说,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等下周二,大伟就可以得到省委组织部的正式任命了。呵呵,这可是个好消息啊。”杜民生又道:“我还得到消息,省里会同时解决空出来的市纪委记的位子,极大可能是从省里空降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