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1366不如意事常八九

    宋朝阳生了会儿闷气,问道:“民生,省厅这个意思就算是决定了?”杜民生摇头道:“只是初步打算,还没作为正式规划写下来。”宋朝阳眉头舒展,道:“那就是说,我们还有运作的机会?”杜民生问道:“你的意思是不是,想办法跟省厅领导沟通一下,让他们将我们青阳合作建校模式改为新建大学模式,或者更改一下合作大学,从而免去与省农大这个末流大学合建的尴尬?”宋朝阳连连点头,道:“我就是这个意思,省农大本来就够烂够没有名气的了,再建个分校出来,只能是更烂更没有名气,用脚想一想都知道,有几个学生会报这所分校读书,到时候可能连生源都招不足,真要是那样的话,建这所分校还不够丢人的呢。怎么样,你有没有问过你那位朋友,这样可以操作不?”

    杜民生叹道:“没问过,不过即使没问过,我也已经知道答案,肯定是极其不好操作。新建还是合建,名牌大学出马还是末流大学出马,都是省厅与各大院校领导经过协商后得到的结果,肯定是平衡了各方利益的最终结果,想要试图更改的话,极有可能会引发连锁反应,会触动多方神经,引起很严重的利益失衡,会导致不可控的情况发生。其实想一想,省里排名靠前的大学有山南大学、电力大学、邮电大学、铁道学院、医科大学、工业大学、建筑大学等,可是这些重点大学又怎会跑到咱们青阳来建设分校?咱们青阳市的基础条件决定了,只能跟省农大合作,只能走第一产业这条路。”

    宋朝阳听得又叹口气,是啊,这些第二三产业学科,都只会留在省城这种工、商、贸易与高新科技产业发达的城市,谁会跑到青阳这种三四线乡下小城来呢?看来,青阳市只能走发展第一产业的老路子了,自己虽然有万千雄心、无限壮志,想在青阳开拓一片新天地出来,可各方面条件根本不满足,自己也只能望空兴叹,又想,反正自己只是客座书记,在青阳市待不了几年,能有为青阳发展的一片心就够了,能做多少事情就做多少事情,实在做不到,也不怪自己无能,要怪环境不好……

    他又想,跟省农业大学合作建校也不是不能接受的事情,若在自己任内,能在青阳建设一座省农大分校,另外将市音乐艺术学院升格成为本科院校,让青阳市拥有两座高等学府,也算是一大政绩了,不论自己以后走到哪,又变成什么人物,青阳市民们提到这两所高校的时候,会说一句“这是宋书记在任时主持修建起来的”,自己也就可以含笑余生了。

    虽然是这么想的,但他还是有点不甘心,问道:“民生,那些被定为新建高校模式的地市,又会建设什么样的高校?”

    杜民生苦笑道:“也不是很理想,譬如省厅打算在黄州这个中药之乡建一所中医药学院,虽然主打的是中医药特色,但肯定会被省医科大学的光芒所覆盖,估计也成不了什么气候。”

    宋朝阳一听新建高校也是这个样子,心里反倒舒服了很多,至少没被同级城市落下太远,哼了一声,道:“我看省教育厅这么搞,完全就是在打马虎眼,在敷衍应对省委省政府的重大决定,想要敷衍了事,根本没有使命感与责任感,根本不把我省的高等教育事业发展放在心上。哼,他们早晚会成为山南的罪人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李睿暗想,老板让省教育厅背这个锅,明显是冤枉了他们,省教育厅也不过是省里权贵阶层管理教育资源的工具而已,很多时候很多地方,省教育厅也没有做决定的资格,一切全要看后面站着的阶层的意思,就拿眼下这件事举个最简单的例子,省里为什么不让类似山南大学、电力大学这些名牌重点大学来青阳建设分校,而是让省农大这种末流大学过来,答案似乎有很多种,也似乎非常复杂,但说起来不外乎两个字——利益,各种利益!权贵阶层们希望尽可能多的把利益留在省城,而绝对不允许流到其它城市去,所以说,为什么历朝历代改革都是一件大难事,就是因为改革会触动既得利益者手中的利益。

    宋朝阳发了顿牢骚也就没什么可说的了,杜民生也还很忙,便告辞离去。

    等他走后,宋朝阳道:“省农大虽然不强,但怎么说也是省内一所很有名的大学,能来青阳建设一所分校,也比不来的好,所以,我们还是要高度重视此事,要继续跟进消息,同时让市政府与市教育局做好对接准备,随时跟省农大负责此事的人进行对接,争取尽快促成此事,早日开工。”

    李睿点头道:“等这事儿有了准信之后,可以上常委会提一下,让各方面都做好相应准备,譬如宣传舆论工作,就可以好好的搞一下。”

    宋朝阳听到这赞许的看他一眼,心里明白,虽然自己对与省农大合建分校的事很不满意,但对青阳市六百万百姓来说,却绝对是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大好事,大美事,也是青阳历史上创纪录的事情,若是把宣传工作好好搞一搞的话,突出自己作为市委书记在引入高校过程中所发挥的作用,那自己这个市委书记的声誉可就要再拔高一截了,想到这笑道:“好,你记一下,到时别忘了提醒我。”

    他说完这话,看看手表,一看时间已经不早了,道:“行了,也不早了,下班吧,呵呵。”

    话音刚落,李睿手机也响了,掏出一看,是好兄弟徐达打过来的,心中一喜,道:“老板,我出去接个电话。”宋朝阳点头道:“接完就收拾收拾下班吧。”

    李睿走到外间接听了徐达来电。徐达自言已经回到青阳,约他现在一起喝酒。

    李睿又惊又喜,问道:“职务恢复了吗?”徐达苦笑道:“哪有那么快,不过好消息已然不远,法愚算得还真是准,我算是服了他。”李睿喜道:“是吗,那可是好极了,咱哥儿俩今晚可要好好喝一顿。你在哪呢?”徐达道:“刚出青阳火车站。”李睿想了想,道:“你去我家小区西门等着,我过会儿就赶过去。”

    他挂掉电话,收拾下桌子与随身用品,等宋朝阳出来后,先送他回青阳宾馆。

    把宋朝阳送到房间,从贵宾楼出来,李睿没走多远,迎面撞上了正要下班的董婕妤,望望四下无人,上前嬉皮笑脸的道:“哎呀,这不是我们美丽优雅的董婕妤董总经理吗,竟然能在这碰上,真是幸会啊幸会!”董婕妤抿抿小嘴,翻个白眼给他,斥道:“少给我耍贫!正好碰上你,我要跟你说件正事。”李睿奇道:“正事儿?”董婕妤道:“我听说,市里正在招商引入一座新的五星级酒店,而且已经有眉目了,对方是一家来自香港的酒店管理集团,将采取投资入股的方式在青阳市建设五星级酒店?”

    李睿正要说什么,手机又响了,以为是徐达打来的催促电话,可等拿起来一看,却不是他,心中大为奇怪,怎么是这个丫头打来的?

    手机上来电显示人名为丁莎莎,正是之前跟他不打不相识的那个心理上变态的假小子真丫头。两人因仇生恨,因恨约架,又因架结交,现在勉强可以说是朋友了。即便如此,李睿见她大晚上的突然打来电话,还是觉得奇怪,不过奇怪归奇怪,还是第一时间接听了,转身走开几步说话。

    董婕妤看着他走开,眉头微微蹙了几分。

    丁莎莎一上来就不客气的说道:“你在哪呢,我要见你。”李睿纳罕不已,小声道:“你不会是又来青阳了吧?”丁莎莎道:“对啊,我又找你来了。”李睿与她不打不相交之后,又了解了她的家庭环境,心里对她已经没有半点恨意,有的只是浓浓的怜惜与同情,因此听说她又来找自己,不仅不拒绝,反而很欢迎,道:“我在青阳宾馆里头,马上就出去。”丁莎莎奇道:“青阳宾馆,在哪?我开车过去接你。”

    李睿道:“在市政府对面,你导航市政府过来就看到了。你来找我我欢迎,不过我过会儿要陪个好兄弟吃饭喝酒,你怎么办?”丁莎莎叫道:“我跟你们一起吃呗!我可告诉你,为了过来找你,我可是还没吃晚饭呢,我找你来就是让你请我吃晚饭。”李睿笑着扁扁嘴,道:“没问题啊,过会儿一起吃吧,你先来接我……”

    放好手机,李睿回到董婕妤跟前,道:“继续说啊。”董婕妤脸色古怪的看着他,道:“谁给你打的电话?干吗还避开我说?”李睿好笑不已,逗她道:“一个漂亮妹子,所以要避开你,要不然你喝醋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