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1370图穷匕见

    丁福安面色大变,脸色惊惶而又匪夷所思,还透着几分痛苦,叫道:“不可能!不……不可能……”说完忽然想到什么,就手从裤兜里掏出手机,紧张的自言自语道:“我……我给她打个电话问问,你……你别想骗我。 ”

    “啪嗒”一声响,什么东西落在了茶几上。

    丁福安手指刚要按下拨打键,已经看见那个落在茶几上的东西,正是女儿的手机,不看还好,看过后一阵头晕,眼前发黑,差点没有跌倒,这才相信,自己女儿果然已经落在对方手里了,是被他们绑架了。

    徐达笑道:“别打了,你女儿手机我已经带过来了,她的车我都开回来了,就是向你证明她在我们手里,你还有什么不信的?”

    李睿这才明白他临来省城之前,特意拿了丁莎莎的手机的原因,敢情在这儿等着呢,心中惊奇之极,难道那时候他就已经设好了计谋,打算在丁福安跟前上演一场绑票大戏?不过他这样干又有什么作用呢?跟此行的目的又有什么关系?

    丁福安这当儿已经完全吓傻了,女儿丁莎莎的音容笑貌出现在脑海里,无论如何挥之不去,甚至还回忆起了她从小到大不同年龄段的形象,想到她虽然始终为自己不喜,但到底是自己一把屎一把尿喂养大了的,如今长大成人,却遭遇了绑架,生死未卜,想一想就觉得心肝肉疼。在这一刻,他对丁莎莎一点怨恨厌恶之意都没了,心头涌动的都是满满的父爱温情。

    他强自定定神,愤怒的抬手指着徐达叫道:“你们……你们真是胆大包天,连我丁福安的女儿都敢绑,你们知道我是什么人吗?”

    徐达笑道:“你是什么人我们并不关心,就算你是天王老子,现在你女儿也是在我们手里,你有什么可凶的?”

    丁福安怒道:“我告诉你,我是靖南市委副书记,你们敢绑我的女儿,我……我可以让你们灰飞烟灭。你们识相的,就赶紧把我女儿放了,要不然,哼哼,你们一个都别想跑。”

    徐达笑道:“我们没想跑啊,至少跟你这儿要到钱之前我们不会跑。你少说废话吧,除非你真不想要你女儿的命了。”

    丁福安见他无赖又无耻,大为挠头,正要说什么,忽听院里响起了敲门声。

    张姐惊恐的叫道:“啊,是内卫班的战士们过来了。”

    丁福安吓得心头打了个突儿,在座这两位可是绑匪,真要是让武警战士们进来,两下里起了冲突,能不能抓住这俩小子还两说,但女儿的性命肯定就不能保全了,心念电转,叫道:“张姐,你留屋里别动,我去打发了他们。”说完深深看了徐达一眼,怪不得这小子敢打包票,自己会把武警送走呢,敢情他是拿莎莎做了依仗,真是该死啊,该死!暗哼一声,转身向门口走去。

    客厅里只留下张姐,李睿与徐达三人。

    那张姐胆小不安的看着两人,一动也不敢动,神情十分局促,仿佛生怕二人将自己也绑了似的。

    徐达对她笑笑,道:“大姐,你看我们俩像绑匪吗?”张姐哭笑不得,勉强陪着笑摇头道:“不像,怎么看都不像。”徐达笑道:“事实上我们本来也不是。”张姐根本不信他的话,只是一个劲的赔笑。

    丁福安很快回到了客厅里,身后没跟着任何一个人,外面也没有了任何敲门声与人语声,想来那些武警战士已经被他打发走了。

    “你……你们要多少?”

    丁福安紧张的看向徐达,生怕他狮子大开口,喊出自己一个无法拿出的数字,那女儿可就死定了,自己就这么一个孩子,无论如何都要保全她的性命。

    “五千万!”

    徐达张嘴就是个大数字。

    丁福安一听就恼了,窘迫不堪的叫道:“没有?!你们……你们当我是大贪官啊?我就算是大贪官,一个市委副书记,又能贪多少?”

    李睿这当儿终于有说话的机会了,道:“你这话糊弄糊弄外人还行,想糊弄我们哥儿俩,可还差得远。你又不是一直当市委副书记来着,你是从乡镇长、县区长、县区书记、副市长一路爬上来的,这一路你当了多少党政主官,你就有过多少捞大钱的机会。五千万是少跟你要了,你别得了便宜卖乖。”

    丁福安咂舌不已,看着他心里寻思,现在的绑匪都这么高智商啦,连官场这一套晋升流程他都清楚?叫苦道:“我真没那么多,我虽然不是两袖清风的大清官,可却也绝对不是贪官,我这二十来年没攒下什么钱,你就算要一百万,我都很难攒出来,还要去跟朋友借,其实……其实两位朋友,你们选择绑架我这种官员的子女,本身就是种错误,没有多少官员家里有钱的。”

    徐达伸出两根手指头,道:“两千万,给你打了四折,够意思了吧?你再不答应,我们这就走人,回去就把你女儿活埋咯,再把她临死的照片发给你。”说完伸手入怀,再出来的时候手中已经多了把手枪,随手拍在茶几上。

    “啊……”

    张姐忽然惊叫一声,身子晃了两晃,一下子瘫坐在地上,竟然是看到这把枪都吓得站不住了。

    李睿强忍住笑看了徐达一眼,心说老弟你今天这个玩笑可是开得有点大了,你这到底是给丁莎莎处理家庭问题呢,还是在加剧父女仇恨呢?

    丁福安将茶几上那把黑黝黝的手枪看在眼中,只吓得瞳孔收缩,舌头一抖,差点没叫出声来,心中震骇莫名,这伙儿绑匪连枪都有?天哪,省城治安环境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糟糕了?偷偷潜入进来一批持枪悍匪,省城警方竟然丝毫没有察觉?靠,等这事完了之后,自己一定要跟市公安局长徐建水好好说道说道,惊恐万状的道:“钱……钱好说,但我现在想知道……想知道,我女儿是不是还活着?”话说到这,已经带了颤音,一听就是吓得够呛。

    倒也不怪他担这种心,因为眼下这个时代,不是所有的绑匪都像当年的巨匪张子强那样讲究道义,说绑票就是绑票,只为钱,不乱杀人,现在很多绑匪言而无信、不讲信义,为了免除麻烦与风险,基本绑到人质后第一时间就把人质杀掉,再去找人质家属勒索钱财,而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了太多太多起,令人激愤不已。

    徐达反问道:“如果你女儿已经死了怎么办?”

    丁福安只听得耳中嗡嗡作响,心弦紧绷,脑中三尸神暴跳,全身血液瞬间沸腾起来,狂吼道:“你敢?!我告诉你,我女儿要是已经被你们害死了,我……我今天就算是豁出命去,也要跟你们拼了,你们谁都别特么想活……”

    徐达见他眼睛都红了,眼珠子往外鼓鼓着,满意的点点头,道:“我听人说,你对你女儿一直很不好,可以用虐待来形容,可眼下看你这表现,你还是很爱你女儿的嘛。”

    丁福安红着眼睛骂道:“你少他妈给我说废话,你告诉我,我女儿还活着吗?”

    徐达笑道:“你也少说废话,回答我的问题,你还爱你女儿吗?”

    丁福安骂道:“你他妈废话,我女儿我能不爱吗?”

    徐达道:“你既然爱她,为什么虐待她?”

    丁福安尽管很纳闷这个绑匪突然间不提钱,却对自己跟女儿的感情产生了兴趣,但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道:“我没虐待她,我就是不喜欢她,她……她一直不学好,整天气我……”

    李睿插口道:“你就没考虑过她为什么不学好?还不是因为你一直想要个儿子,偏偏生下来却是个丫头,你打心里就不喜欢她厌恶她,于是平时就经常挑她的岔子,骂她打她,她在这样一种家庭氛围中长大,能学好才怪呢。”

    丁福安转目看向他,越发觉得这俩绑匪奇怪,心里已经觉出不太对劲来了,却还是没敢多想,毕竟茶几上那把手枪还一直亮着呢。

    徐达嗤笑道:“你刚才说爱你女儿,现在又说不喜欢她,这不是前后矛盾?”

    丁福安悻悻的道:“我是不喜欢她,但那是表面上的,她到底是我女儿,我们血脉相连,我还是很爱她的,我对她寄以厚望,希望她能改邪归正……”

    李睿道:“可她这一周不是已经学好了吗?已经算是改邪归正了,你为什么还是老样子对她?”

    丁福安再也忍不住了,嘟囔道;“你们俩不是冲钱来的嘛,管……管这种事干什么?”

    徐达煞有其事的道:“是冲钱来的啊,可是你又口口声声给不起,我们也只好跟你说几句闲话。不过说完我们就要走了,你给不起钱,我们就只好从别的地方找补了,回去把你女儿通过国际黑市卖到欧美国家当高级性奴去,以你女儿的姿色,怎么也能卖个几百万美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