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1376污染严重

    那老头耳朵动了动,停下脚步,回头看向他,很不高兴的问道:“你叫我干什么?你认识我啊?我可不认识你,你别没事找事我告诉你,惹急了我连你也宰。 ”

    李睿听到这话半点不惧,哈的一笑,道:“还真是你啊,刘二奎,我一路辛辛苦苦的从市里赶过来,找的就是你。”刘二奎有些奇怪,回身打量他几眼,道:“你从市里找过来?啥意思?”李睿笑呵呵的瞥了他手里的杀猪刀一眼,道:“你先告诉我,你这是干什么去?杀你家门口守着的那俩警察,还是去杀区环保分局的领导,又或者是去杀那家化工厂的老板厂长?”刘二奎倒吸一口凉气,呆呆的问道:“你到底是谁,你咋啥都知道?”李睿笑着抬手往下按了按,道:“我是从市里过来拯救你们这些受害村民的。你先把刀放下,找个没人的地方,咱俩好好谈谈,我要了解一下村里受污染的情况。”

    刘二奎看看手里的刀,有些不好意思的吧嗒了下嘴儿,又抬起头,不敢相信的看向他,问道:“你是来拯救我们的?真的假的?”李睿正色道:“你们村里的事已经传到市领导耳朵里去了,我就是受市领导的委派,过来暗访调查的。至于为什么找到你,是因为有人向我推荐了你,说你知道一切详情。呶,这是我工作证,你先看看再说。”说完走到他身前,将工作证掏出来递给他。

    刘二奎接到手里一看,又惊又喜,叫道;“市委办公厅?你……你还真是市领导派过来的呀?你叫李……李什么这是,这个字念啥,算了……我就叫你李处长吧,李处长您好您好。”说完递了双手给他,要跟他握手,至于手里的杀猪刀,早就顺手扔到墙根里了。

    刘二奎到底当过村长,虽然不是官员,却也熟悉官场那套会面程序,确认李睿的身份之后,立时就要跟他握手。

    李睿微微一笑,跟他握手过后,小声道:“外面就是警察,这里不方便说话,你找个僻静的地方,咱俩好好谈谈。你放心,市北区政府不给你们村做主,市委宋书记会给你们做主的。”刘二奎感动的热泪盈眶,拉着他手往那棵大槐树底下走,道:“李处长,来我家吧,我好好跟你说道说道,提起来我就是一肚子恨啊……刚才要不是你叫住我,我都要提刀子出去杀人了,反正一家子也都活不下去了……”

    两人来到槐树跟前,刘二奎指着那半截空了的树心道:“李处长,您先请。”说话时脸上还带着恭敬的神色,语气却很是自然,仿佛在请他先进电梯一样。李睿尴尬的道:“这……我刚才还没闹明白,你是怎么从槐树里头钻出来的?是不是……这槐树下面有地道,通着你们家?”

    其实李睿前时确认刘二奎身份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了,应该是槐树底下有地道,通着刘家院子,要不然刘二奎不可能从树里钻出来。这种情况倒也不算稀奇,看过《地道战》的朋友都知道,华北平原上,老辈子抗日的时候遗留下来不少地道,尤其是村子里,水井、白薯窖、老树、灶坑……都能被利用作为地道出入口使用,比较出名的例如保定冉庄,整个村子下面都是地道。眼前这棵老槐树活了好几百年了,自然是经历过抗日战争时期的,树心又早已中空,被村民利用作为地道出入口也没什么可奇怪的。

    刘二奎连连点头,道:“对的对的,这棵老槐树里面早就空心了,下面通着地道,是抗日年代挖出来的,不过早先并没通着我家。我年轻的时候吃饱了撑的没事干,想着给自家留一条后路,就在后院里挖了条地道通到树底下。今天要不是被那些大檐帽(代指警察)逼急了,我也不从这钻出来。”李睿心说果然如此,想了想,道:“钻进钻出的也不方便,咱们就别进家说话了,随便找个僻静地方就行,我还想请你带我去污染严重的地方走走看看呢。”刘二奎倒是好说话,点头道:“也行,也行,那咱俩就奔村西北去,我带你实地走走。”

    他说着话,在前带路,李睿陪在旁边,一边走着一边跟他嘴里了解村里受污染的情况。

    刘二奎是东水村的老村长,离任二十多年了,今年六十七,在村里的辈分高,威望也高,因此村民们都尊称他一声老村长。他告诉李睿,化工厂位于东水村的西北上游地带,整个化工厂征的一千亩地,全都是东水村的地,所以东水村居民与化工厂算是近邻。五年前,这家台商兴建的化工厂正式开工,从此就开始了对东水村生态环境的各种污染,包括:空气污染,整个东水村成天价笼罩在烟尘雾气之中,上午扫过的院子,中午就是一片黑灰色尘灰;土壤污染,靠近化工厂的耕地里寸草不生,远一些的地方庄稼则生长萎靡,产量明显降低;还有地下水污染,东水村村民饮用水主要来自于地下水,基本家家都有水井,以前用压水机汲水,现在都用电泵,最近几年打上来的地下水,都有一种怪味,别说人不敢喝,就连牲口闻了都扭头。

    这些都是表面上的环境污染问题,似乎还可以容忍,可随之就带来了更严重的身体健康问题。最近几年,村里相继有五个人得癌症离世,包括刘二奎的老伴,还有六个人患上了癌症,都是肺癌、食道癌这类死亡率极高的癌症,刘二奎的小儿子也在其中。要说一个两个得了癌症,还能解释得通,可一下子这么多人得了癌症,很显然就是当地环境出现了重大问题。村里有明白人,将大家召集起来说这个事。村民们经过集体讨论后,都归咎于是化工厂的污染问题,屡次让村两委干部跟化工厂交涉,但化工厂根本不把村干部看在眼里,每次都是推搪了事。

    两人说着话,脚步不停,很快出村,到了那家台商投资的化工厂外面。化工厂占地极广,围墙极高,站在墙外,很难看到里面的建筑,只能看到三座高达三四十米至五六十米不等的巨大烟囱。与之前李睿在村外望到它们时一样,现在它们还是没有排放任何烟气,仿佛已经被废弃不用了。

    李睿特意抽鼻子闻了闻附近空气的味道,没闻出有什么刺激性强的异味,但隐约能闻到类似西药药房的古怪味道。

    刘二奎指着那三根巨大的烟囱,破口大骂:“厂子里那帮狗艹的可特么精了,平时一天二十四小时不停的排放废气,这两天眼看我们把事闹大了,生怕出岔子,就把工时颠倒了,白天不生产,到了夜里才开工。李处长,你没赶上时候,要是以前,你白天过来,你就看吧,那仨烟囱一个比一个能排,全特么往外放黑烟子,气味呛着呢,闻上一口,气管能呛上半个月。”

    李睿紧皱眉头,道:“我来的时候发现,地里都覆盖着一层黑灰,就是这儿排出来的吧?”刘二奎道:“你以为呢?你说地里院里天天一层黑尘,脚踩上去都是印,环保局的人居然睁着眼说瞎话,说没有造成污染,这不是把我们老农民当傻子吗?走,我带你去厂子后面看看排废水的地方去。”李睿道:“好。”心想,东水村的村民们每天都呼吸着带有这种肉眼可见粉尘的废气,不得肺癌才怪呢,可恨市北区环保分局居然对此视而不见,真是可恶。

    两人绕着化工厂外墙,向厂墙东南靠近桑白河河道的地方走去,那里是化工厂排放污水的地方。

    一路走去,李睿在化工厂外围看到的情景真是触目惊心,地面都是银黑色的,上面寸草不生,看不到任何一种活物,就连平时最常见的蚂蚁,这里的地面上也看不到半只;半空中也是空空如也,没有任何鸟雀飞过,侧耳辨听,也听不到任何活物的动静。不夸张的说,这座化工厂四周简直就是一片死地。

    李睿越走越觉得气氛压抑,仿佛心头压上了一座大山,心里沉甸甸的,很不舒服。

    二人脚步飞快,不一时已经来到污水排放口。这里已经到了桑白河河道边上,化工厂南围墙距离河道边只有六七米远,业已干涸的河道距离地表有三四米的高度。围墙下边有两根直径一尺的水泥管子从化工厂院内探出来,里面放出来的都是冒着白沫的黑色沸水,水流湍急,味道刺鼻,一闻就知道不是什么好水。这些废水沿着管子下面被冲刷出来的渠道一路南流,流出六七米后,落入土坎下的桑白河河道,在河道近化工厂一面形成了一片连绵长达数百米的黑色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