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1377拿到水样

    李睿盯着这股废水看了半响,冷笑道:“我就算中学时代学的化学知识都已经还给化学老师了,也知道这废水绝对有问题,没问题水底怎么会有黑色淤泥?市北区环保分局的人竟然检测出了达标的结果,他们也真是神了。”

    刘二奎忿忿地骂道:“这明摆着的啊,区环保分局的人渣们收了化工厂的黑钱了。我特么也就不是领导啊,我要是领导,我就把区环保局那几个负责检测的家伙叫过来,让他们站在废水排放口这儿给我喝!你们特么不是说废水达到环保要求了嘛,那你们特么就给我喝喝看,看看喝得出喝不出毛病来。”

    李睿知道,废水达到环保排放要求,并不是说废水就能饮用了,因此刘二奎这种想法有些偏激,但作为受害者来说,这么想也没什么不对,换成自己,怕也只会这么想,道:“老村长,附近还有什么可看的吗?”

    刘二奎指指桑白河道西北方向上,道:“走,下去,那边还有东西看。”说完当先带路,下土坎进了河道。

    两人在河道里走了两百多米,已经绕过了化工厂五十多米远,这时前方河道的砂石地面上出现了好多大坑,每个都有一间房子大小,里面或深或浅的装了好多深蓝色的密封塑料桶,那些蓝桶有的摆放整齐,有的杂乱无章的随意堆放,也因此有些塑料桶已经开了盖子,里面现出五颜六色的东西,类似胶粒,又像是垃圾,很是古怪。

    李睿走到一个大坑前,凝目打量这些蓝桶,问道:“这桶里装的是什么东西?”

    刘二奎介绍说,这都是那家化工厂的生产废料,刚开始的时候,也就是那家化工厂建立后的前两年,化工厂还把化工废料拉到高开区的工业废料无害化处理厂处理,后来可能是考虑成本的关系,就不去了,把废料从厂子里拉出来后,偷偷埋到河道里,类似的大坑挖了得有上百个,已经填满了五六十个,那些填满的大坑都用砂石盖上,从表面上根本看不出来。

    李睿又惊又气,道:“是个人都知道,化工废料不能直接就地掩埋,何况是埋在距离地下水更近的河道里,这不明摆着污染地下水吗?不用经过十年二十年的长期沉淀,只要一场大雨下来,这些废料里的有害物质就会渗入地下水啊。这家化工厂为了追求利益最大化,真是泯灭人性良知了啊。”

    刘二奎气愤愤的道:“我猜乎着,这些废料,还有刚才流入河道渗到地下的废水,就是导致我们村地下水被污染的罪魁祸首。”李睿咬牙切齿的说道:“这家化工厂的厂长就算被枪毙一百回都不冤啊。”刘二奎道:“李处长,走吧,往回走,我带你去村里见识见识我们村的地下水。不过过会儿你只能看、闻,可绝对不能喝,一喝准得癌。”李睿听了这话想笑,但心头沉重无比,根本笑不出来,叹息一声,点头道:“好,走吧。”

    二人回到村里,不过刘二奎没敢回家,而是找了家相熟的农户,带李睿进到小院里面。

    这家主人正在院子里干活儿,是个三四十岁的汉子,见刘二奎进来,大为惊奇,上前相迎,叫道:“二叔,你咋出来啦?你不是让警察给看起来了吗?”刘二奎摆手道:“你小子少给我废话,赶紧的,给我打桶井水上来。这位是市里来的领导,李处长,他来帮咱们伸冤来了,要先看看咱们村受污染的情况。我带他过来看看地下水,你赶紧打水。”

    那汉子冲李睿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随后走到水井旁,拉下电闸,用水泵抽了一桶地下水上来。

    刘二奎从旁边水缸上拿过葫芦瓢,舀起一勺递给李睿。

    李睿接过来,凝目看去,见水质倒还清澈,看起来跟常见的地下水没什么区别,就是砂子多一些,把大勺凑到鼻子下面嗅了嗅,一股类似苦杏仁的味道扑鼻而入,初时感觉很难受,但闻了一会就习惯了,反而是闻不到了。

    李睿至今还记得初中时学化学学到的部分知识,化学物苯的味道就是苦杏仁味,心说难道地下水里混入了苯?点头道:“有味,异味非常明显。”刘二奎道:“是啊,我们村里人都说跟农药一个味,现在谁都不敢喝了,别说人不敢喝了,就算牲口闻了都扭头。”李睿问道:“那你们现在怎么解决饮用水的问题?”刘二奎道:“到北面的上庄村接水,那边地势高,地下水还没被污染……其实我们也不清楚污染了没有,至少水喝起来还没味儿,比我们村的强,我们也就都过去接水喝了。”

    李睿心想,一个地域的地下水受到了污染,周边地域的地下水肯定也跑不了,多多少少会受到污染,甚至,整个市北区的地下水环境都要受到污染,也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到自己家的水,说不定已经被玷污了,自己却还不知道,一想到青曼以及她腹中的胎儿很可能正在饮用被污染的地下水,肚子里就冒出一团火气,真恨不得把那家化工厂的厂长揪出来,把他活活打死。

    他强自压制住怒火,对那个汉子道:“大哥,你家里有空瓶儿嘛?”那汉子点点头,道:“有罐头瓶。”

    刘二奎非常聪明,已经猜到李睿的意思,吩咐那汉子道:“赶紧去拿个罐头瓶出来,接一瓶子水,李处长有用。”

    李睿点头道:“我要带一瓶去市环保局检验。”刘二奎问道:“市环保局是不是区环保分局的上级单位?”李睿道:“是的。”刘二奎脸色一惊,道:“那他们不是一个窟窿里的耗子了?”李睿听得懂他的意思,他是担心市环保局跟市北区环保分局一样,都收了化工厂的黑钱,因此最终给出的检测结果会是一样的,都是达标,笑道:“不会的,首先我不会告诉市环保局,这水是东水村的地下水;其次,我的身份也会给市环保局一定压力,他们不敢玩猫腻。”刘二奎感激无比,道:“李处长,你真是个大好人啊,你简直就是再世包青天,要没有你帮着我们村伸冤……”

    刘二奎力度很大的颂扬了李睿一番,把他说得很不好意思,他心道:“老村长,等我什么时候给你们解决问题了,你再来夸我不晚。”

    二人说话的当儿,那汉子也已经拿出一个小号的罐头瓶,用水洗干净后,灌上满满一杯刚打出来的地下水,拧紧盖子后递给了李睿。

    李睿拿好这瓶水,对刘二奎道:“老村长,那我先回市里了,时间紧张,我必须尽快去市环保局检测,等拿到第一手的证据后,咱们再开始下一步的行动。你们放心,这件事市委宋书记已经关注了,一定会给你们解决问题,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在这之前,你们暂时压住火气,不要轻举妄动。”

    刘二奎连连点头,道:“我全都听你的李处长,我送送你。”

    两人从村里小路绕到村南,又走到东南角的那处乱坟圈子里。在这里二人握手道别,刘二奎目送李睿步步远去,直到看不到他的影子了,才叹息一声,转身缓缓离去,走出好远了,又回头看了看林子里的坟圈子……

    上车前,李睿将衣服鞋子换了回来,偷空看看时间,已经十点多了,估计赶回市里还不到十一点,倒是有时间去市环保局做个水质检测,可问题是,今天是周末,环保局并不上班,恐怕去了也没人接待自己,而这事又很急,可该怎么办呢?

    他略一思考,已经有了主意,拿过公文包,从里面拿出市直机关电话簿,找到市环保局办公室的座机号码,拿出工作手机拨了过去。他的想法是,今天虽然不上班,但环保局办公室肯定有人值班,因此自己可以跟对方沟通一下,看看这事应该怎么操作。

    果然,他猜对了,电话很快就被接听了,彼端传来一个厚重的中年男子声音:“你好,市环保局办公室,找谁?”李睿道:“你好,我是市委办公厅啊,请问你们局办哪位领导值班?”对方吓了一跳,好家伙,市委办公厅,那可是全市中枢机关啊,怎么大周末的突然找到自己局办头上来了?不敢怠慢,道:“您好,请问怎么称呼?我们局办王副主任在。”李睿道:“我姓李,你帮我转接一下那位王主任好吗?”

    对方答应下来,很快就由那位王主任接听了电话。

    李睿也没时间跟他寒暄,开门见山的说道:“王主任,我是市委办公厅秘书处的李睿,我现在想去贵局做个水质检测,不知道方便不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