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1382雷霆之怒

    沈志鸿看出他脸色不对来了,尴尬的道:“这……这是不可能的嘛……没有如果的宋书记……”

    宋朝阳也不耐烦听他废话,转头给李睿一个眼色。

    李睿从公文包里拿出市环境保护研究所颜丹给出的那份检测报告,推到沈志鸿面前桌上,道:“沈局长,这是东水村地下水的水质检测报告,您是专业环保官员,一定看得懂上面的数据,我就不多介绍了。”

    沈志鸿拿过那份检测报告,一看出具单位是市环保局下辖的环境保护研究所,立时就给傻眼了,又盯着上面的数据看了几眼,不看还好,一看之下,面色惊惧悲痛,似乎马上就能哭出来,嘴里结结巴巴的说道:“这……这……这怎么……怎么可能?啊,这……这真是东水村地下水检测出来的?”

    宋朝阳厌恶的看着他,语气肃杀的问道:“沈局长,这你怎么解释?”

    旁边赵小涛看得出来,宋朝阳开始翻东水村事件的帐了,而且极有可能很快问责到自己头上,只吓得后背冒出一层冷汗,垂下头默默思虑应对之策。

    沈志鸿表情既尴尬又呆板的道:“这……这不太可能啊!理论上说,台福化工厂排放的废水是达标的,既然达标了,怎么可能……”

    宋朝阳见他还在说废话,心中大怒,猛地一拍桌子,道:“沈志鸿你少给我说废话!我问你这怎么解释?!”

    沈志鸿吓了好大一跳,直接站起身来,手足无措的道:“宋……宋书记,您别生气,这……这也不怪我们啊,可能……可能是化工厂趁我们环保部门不注意,为了减少成本,将……将污水净化系统关掉了,毕竟……毕竟那套系统开着,一天也上千块钱的电费呢。我们环保部门不可能天天派人过去检查,所以化工厂是可能玩这套把戏的……他们经常这样搞,也就污染了地下水了。台……台福化工厂的厂长实在是太可恶了,竟然背着我们环保部门搞这种小动作,我……我回头可要好好问问他们,实在不行就采取行政处罚手段……”

    宋朝阳冷笑道:“沈局长,沈局长!你还真会推卸责任啊,一句话就把身上的责任全部推干净了。好,现在我没什么证据,也就无从分辨你话的真假,但事情做了就是做了,掩盖抵赖是逃避不了的。如果被我查到这件事里你跟台福化工厂有勾结,我告诉你,我会给你罪加三等,你后半辈子就在监狱里过去吧。”

    沈志鸿只吓得心肝破碎,先是不安的转头看向赵小涛,见他低着头不看自己,又看回宋朝阳脸上,目光哀求的看着他,道:“宋书记,宋书记,这件事跟我没有太大关系啊,我只是局长,主要负责局里的管理工作,具体业务是环境监察大队的人做的,是他们查出来台福化工厂排放污水没问题的,我也就轻信了,至于里面是不是有什么疏忽,我是不清楚的,甚至就算有人骗了我我都不知道。宋书记,您先不要生气,让我回局里好好查一查,好不好?我一定查出来,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如果有相关责任人,我一定要严厉问责的。”

    宋朝阳不再理他,问市北区公安分局局长隗东华:“为了避免发生群体性事件,你们派驻大批警力到东水村,我可以理解,可为什么我们的人民警察要带着枪过去?警察的枪是用来对付我们老百姓的吗?你们用枪对付老百姓,还对得起你们头上‘人民’那俩字吗?”说完这话,又拍了桌子,显然极为愤怒。

    隗东华也吓得站起身,诚惶诚恐的道:“宋书记,这件事我是负有责任的,疏忽了对一线干警们的提醒,不过我当初下命令的时候,也没吩咐干警们带枪过去。带枪的那个……那个同志应该是自己带枪过去的,可能是随身配枪习惯了,也可能是有任务在身的时候被征调过去了,没来得及放下配枪。”

    宋朝阳哼了一声,问道:“我问你,上午发生的枪击案调查清楚了没有,是谁的责任?”

    隗东华忙道:“是死者的责任,他因故与我们那位同志发生口角,进而打斗起来,想要抢走那位同志的配枪,并威胁说要枪杀我们在场的几个同志。我们那位同志本想要鸣枪警告的,但是根本来不及了,眼看枪已经到他手里了,只能选择开枪,原打算是击伤他,谁想到他抓住枪身后猛地一夺,也就变相改变了枪口的方向,就把他自己给打死了。我们的同志完全照章办事,没有任何差错,责任全在死者一人头上。关于这一点,附近的目击者也都可以作证的。”

    李睿听了这番话,只气得眼圈红肿,眼皮啵啵直跳,真恨不得拍案而起,大骂这位局长无耻,但又怕坏了宋朝阳的大计,只能强自压制住,心里忿忿地想,你们公安局在这件事上,哪怕说明刘二奎与那个石所长一人一半责任,我这个当事人勉强也能接受,可你们竟然把责任全部推到刘二奎头上,这也太特么无耻了吧?哪怕我跟刘二奎萍水相逢,也要帮他讨回这个公道来,否则我的良心都过不去。心头却也一凉,隗东华既然敢说有目击证人,那就说明他们已经把目击者的思想工作做好了,接下来那些目击者只会帮着公安局说话,而没人理会刘二奎家人,而刘二奎家人的供词又不能被作为证据,到最后刘二奎岂非只能冤死了?

    他想到这,有些担忧的看向老板宋朝阳,这个当儿,只能看这位大老板的心意了,如果他有心为刘二奎鸣冤,那么无论怎样都能查清事实;可如果他心不在此,并不关心一个老头的死活,只关心东水村系列事件会否影响他的官位与官途,那么刘二奎很可能就要冤死了。

    宋朝阳听后良久没言语,只是拿眼扫视着隗东华。隗东华被他看得心中发毛,脸色讪讪的垂下头,不敢跟他对视。

    过了好一会儿,宋朝阳才沉声说道:“赵区长,隗局长,沈局长,我给你们三人一人一次机会,给我把事实说清楚。你们说得清楚,那好,你们该领什么责任就领什么责任,我还会给你们改过自新的机会;如果你们说不清楚,那么好,我自己查,我找人调查清楚所有的事实,到时候咱们再来看,你们每个人在东水村事件里都扮演了什么角色,你们又对得起对不起死去的老村长,你们又对得起对不起东水村的上千村民,你们又会不会被钉在市北区历史的耻辱柱上。还有,我再放下一句话,如果让我自己查,别管我查没查清,在那之前,我一定会先把你们拿下,什么狗屁区长局长,从此都是历史!”

    李睿还从来没见宋朝阳说这么重的话,甚至还带了脏话,由此可见他愤怒的程度,不过面前这三位区长局长在东水村系列事件里,表现得确实太卑劣可耻,当然更卑劣可耻的是,眼下他们三个都被宋朝阳这个市委书记问责到头上来了,居然还想着掩饰敷衍,这简直就是跟法官抬杠,自己找死啊,那还能怪宋朝阳对他们无情吗?

    赵小涛听完这话,也不敢再坐着,忙站起身来,垂着脑袋,一脸苦相。

    宋朝阳见他起身,抬手指着他道:“赵小涛,你少给我偷奸耍滑,我告诉你,我要拿下你们三个一定要先拿下你!早上还跟我说所有问题都解决了,不会再有问题了,结果呢?东水村的地下水有问题,你们市北区的环保部门有问题,快中午了又给我冒出一桩枪杀问题来,死了一个老村长、一个你赵小涛治下的老百姓。你说你有什么资格当这个区长?你罔顾东水村上千村民的身体健康,罔顾老百姓的死活,只知道粗暴武断的压制问题掩饰问题,从不考虑如何解决问题,就这样你还当区长?我看你当个村长都不够格!”

    赵小涛被他骂得都要哭出来了,也不管当着两个下属被骂是否丢人了,委屈的道:“书记,我不是没考虑解决问题啊,是还没来得及,谁知道一下子发生了那么多事儿,我是本着……”

    宋朝阳也不听他辩解,冷着脸起身道:“我已经给了你们机会,珍不珍惜全看你们自己。”说完往门口走去。

    赵小涛一看他要走人,吓了一跳,道:“宋书记,您先别走,您听我解释啊……”

    宋朝阳如若不闻,径自出了门去。

    杜民生与李睿也都往门口走。

    赵小涛凑到杜民生身边,苦着脸道:“秘书长,宋书记不听我解释,可我实在是冤枉啊,很多事都跟我没关系啊。”杜民生道:“有没有关系你自己心里清楚,好好考虑一下,有想法随时跟书记沟通。”说完已经走出门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