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1390摊牌

    李睿失笑说道:“这跟官员有什么关系?只是人之常情啊。”转身回到监控台前,吩咐操作录像的那个安保人员:“把那女人入住时进入客房所在楼层走廊的监控录像调出来,要她进入客房之后的那一段。”

    那安保人员说了声好,打开另外一个文件夹,从里面挑了一个某个时间段的监控录像,点进去看了看,没找到那女人,便又打开下一个时间段的录像,结果这个录像刚打开就出现了那女人的背影——她正在客房门口刷卡。

    那安保人员眼见分明,忙把录像暂停,回头对李睿道:“就是这段。”

    李睿点点头,跟走回来的欧阳欣小声道:“让他们都先出去吧,就剩咱俩。”

    欧阳欣自然是依言而行,将包括客房部部长在内的一干人等全部请了出去。中心里最后只剩下她跟李睿。

    李睿坐到椅子上,手握鼠标,把那段暂停的录像开始播放,随后一点点的向右拖动进度条,某一时忽然兴奋的大叫一声:“找着了!”欧阳欣忙凑过来看,见他已经把画面定格,画面中一个身形高大的年轻男子站在那女人进入的客房门口,似乎正在敲门,看后欢喜之极,道:“你的推断一点没错,果然有个男人。”

    李睿挥动鼠标点击“播放”键,录像继续播放,而画面中那个身形高大的男子很快进入房间,走廊里再次恢复空无一人的寂静。

    欧阳欣语气激动的道:“现在能去找那个女人理论了吗?”李睿笑道:“当然!”说着也从椅子上站出来。

    欧阳欣喜气洋洋的瞧着他,忽然一下扑进他怀里抱住了他。李睿大吃一惊,忙抬头四下里张望,生怕这个监控中心里有摄像头,那样可就把她跟自己的亲热举动拍摄下来了。

    他虚惊一场,监控中心里一个监控摄像机都没有。

    李睿拍拍怀中佳人的后背,道:“走吧,先忙正事。”欧阳欣见他时刻记着自己的事情,并不趁机表功或是贪图与自己亲热,心中越发感动欣慰,仰首看着他,柔情脉脉的道:“我爱你!”李睿对她笑笑,道:“我看你是又不急了。”欧阳欣撒嗔道:“哎呀,我这可是跟你表白呢,第一次表白爱意,你就这样敷衍我啊?”李睿忙陪笑道:“我的亲亲好欧阳,我也爱你,不过还是正事要紧。”欧阳欣悻悻的笑起来,美眸之中亮彩连连。

    两人很快走出中心,迎面碰上在外面等候的客房部部长与一干安保人员。这些人都满脸好奇的看着他俩,不知道他俩在里面干什么来着。

    客房部部长见欧阳欣脸色红润、表情欢喜,试探着问道:“总经理,怎么样,有办法了吗?”欧阳欣笑着对他一招手,道;“走,去找那女人理论。”

    李睿却对她道:“过会儿理论的时候,你尽量少说话,让我跟他理论。”欧阳欣不解的问道:“为什么?”李睿道:“因为我对付无赖有一套。”欧阳欣忍俊不禁,红润的嘴角微微翘起,似嗔四喜,娇艳如花,差点没让李睿看傻了。

    三人脚步匆匆回到大堂,还没走到总台前,就被急慌慌赶过来救急的法律顾问拦下了。

    这个法律顾问四十多岁年纪,身材瘦瘦的,半秃顶,看上去倒是文质彬彬的,他拦住欧阳欣,语气急迫的道:“总经理,事情大概我已经弄清楚了,现在问题的关键就在项链的去向上,如果说,对方要告咱们酒店有意无意的留下了项链,那么她要负责举证,证明项链确实是被酒店留下了,她需要举出证据。这一点我觉得她肯定做不到,她要是能做到,就不会只在总台那里叫嚣了,因此只要抓住这一点,咱们酒店在这个官司中就不会吃亏,但话说回来,本着人道主义,和气生财,还是尽量不要跟对方闹翻,真要是打官司了,对咱们酒店声誉影响很不好。我建议可以给出她适当补偿。不过总经理您要注意,这里是‘补偿’,而不是‘赔偿’……”

    李睿听了这番话,心中暗道,盛景酒店这位法律顾问果然不是白请的,从法律角度给出了最好的自保办法,要比自己的灵光一闪更可靠也更专业。

    欧阳欣对这位法律顾问温婉一笑,道:“好的,我知道了王律师,非常谢谢你的说明,不过我们已经找到了罪魁祸首,这事很快就能解决了。你先歇会儿,我先去处理掉。”

    这个法律顾问一下子愣住了,呆呆的看着她走远……

    欧阳欣与李睿赶到总台前,发现那女人还在吵闹,周围倒是没什么人围观,只有两个保安在监视着她,避免她愤怒之下做出不理智的举动。那俩警察还在,不过已经躲到酒店转门那去了,看来是不想掺合到市领导夫人的事件里头。

    李睿心想,这女人也真行,吵闹了这么半天,不带歇息也就算了,居然连口水也不补充,真是令人钦佩啊。

    欧阳欣走到那女人面前,语气不冷不热的道:“你不要再闹了,项链我们已经找到了。”

    那女人立时怔住,半响问道:“真的假的?你们不是在蒙我玩吧?”

    李睿上前道:“是真的,已经找到了,就在我们总经理办公室里头。”那女人转目看向他,不太明白的问道:“我项链怎么会跑到她办公室里去了?”李睿对她笑笑,道:“这个,还是您去了再说吧。”那女人半信不信的看着他,忽的嘴角一撇,鄙夷的道:“你不会是在骗我吧?想让我离开总台这儿,免得影响你们的生意?我告诉你们,你们真要是那么想的,就是想瞎了心了,我可不是那么好骗的。”李睿笑道:“如果我骗你,让我天打雷劈,好不好?”那女人深深看他两眼,道:“你是干什么的?我看不像是酒店员工啊,小伙子倒是勇于承担责任啊。”

    这话竟然隐隐透出欣赏的味道,旁边欧阳欣听了,有些警惕的看向她,心说刚才跟她幽会的那个男子就是个身形高大的年轻男子,说明她喜欢老牛吃嫩草,眼下对李睿这个语气,难不成是看上他了?想引诱他作她的面首?

    李睿道:“我啊?我是我们总经理的秘书,您叫我小李就行了。”

    欧阳欣听了这话,差点没笑出声来,转目看向他,目光饱含爱意。

    那女人点了点头,道:“哦,小李是吧,好吧,那今天我就卖你这个面子,听你一回,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哦。”李睿道:“放心吧,保证不会骗您,你上去就看到项链了。”说完对欧阳欣道:“总经理,走吧,去您办公室。”

    欧阳欣对他自然是言听计从,闻言转身走向电梯厅。李睿带着那女人跟上。

    那女人一边走一边打量李睿的身高长相,保养得很好的老脸上慢慢现出浓厚的兴趣,道:“小李啊,你多大啦?在酒店干多久了?”李睿道:“我啊,三十了,在酒店干了才半年多。”那女人道:“都三十啦!哎哟,我瞧着你也就是二十三四岁。不过三十也不老,正年轻的时候啊,呵呵,不错。”说完目光在他腰腿部位连续留恋。

    李睿自己不觉得她言行举止有什么不对,旁边欧阳欣脸上却已经布满恶心鄙夷之色,心想你个老菜帮子最好不是看上他了,否则你就郁闷去吧,他是绝对不会给你做面首的,你再年轻三十岁都没戏。

    三人乘电梯到三楼,走一阵便到了欧阳欣的总经理办公室内。

    李睿请那女人坐在沙发上,问道:“您喝茶吗?”那女人笑眯眯地说:“你不说我还不渴,这一说我还真渴了,那就麻烦你给我来一杯吧,纯净水就行。啧啧,小伙子真不错,真会关心人。”

    旁边欧阳欣朝天翻了个白眼,心中暗骂不已,这个老女人,眼见李睿这个身材长相俱佳的男色,心中欢喜,竟然都忘了她折腾半天而不可得的珍珠项链了,真是个老不要脸。

    那女人却观察到了她的白眼,脸上笑容立时收敛,脸色刷的一沉,喝斥道:“那个谁,我的项链呢?我告诉你,你最好不是买了一串高仿的来糊弄我,要不然我跟你没完!”

    欧阳欣道:“你的项链……”

    李睿抢着截口道:“总经理,你去倒水,我来解释。”那女人闻言明白了什么,脸色更不高兴了,道:“你来解释?而不是把项链拿给我?你果然在蒙我玩?嗷,亏我那么信任你,小伙子,你就这么骗我啊?”说着情绪已然激动起来。李睿忙对她一笑,道:“别激动,您千万别激动,我倒是想把项链拿给你,可惜不在我手里,现在它在另外一个人手里呢。”那女人皱眉道:“另外一个人手里?谁啊?也是你们酒店员工吗?果然是你们内部员工私吞了我的项链?”李睿摇头道:“不是我们酒店员工,是您的朋友。”那女人越发不解了,大皱眉头,道;“我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