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1391蒲柳之姿?

    李睿道:“是的,就是在您入住房间后,上门拜访的那个人。 ”那女人回忆了下,摇头道:“没人上门拜访啊。”李睿说道:“哦,是我说错了,不是拜访你,而是去找你的。”那女人很是不解,仔细回想了下,脸色刷的一变,转头不看他,道:“没,没谁找我,从始至终都是我一个人在房间里。”李睿知道她在隐瞒她出轨的事实,却也没有拆穿她,只要她明白项链在谁手上就行了,道:“反正那条项链应该就在您那位朋友手里,你去找他要,他一定会还给你的。”那女人呆了半响,忽然看向李睿,目光如剑,冷冷地问道:“你怎么知道有人找过我?是你瞧见的,还是谁告诉你的?”

    李睿摇头道:“我既没瞧见,也没谁告诉我,我是猜到的。项链是死的,不会自己跑,而当事双方你跟我们酒店都没拿到那条项链,那很显然就是第三个人拿走了呗,而且是能进入你房间的一个人,所以我猜是你朋友找过你。”那女人脸色青红不堪的瞪着他,道:“你少给我胡说八道,我打入住房间开始,就始终我自己一个人,没有第二个人来过。”李睿陪笑道:“这个貌似不是重点吧,重点是您那条项链。反正那条项链的下落我已经告诉你了,你也知道跟谁去要,那这事就算是解决了吧?”

    一旁欧阳欣鄙夷的瞧着那女人,心说我们又不是抓你的奸来的,你何必对这个第三人这么敏感?还满口抵赖,监控录像里清清楚楚的显示着那个男人呢,你抵赖又能抵赖得了?只能是让我们更笑话你,哼,真是想不到,这么大岁数的女人了,还搞这种事。

    那女人眼见二人坦荡自然的表情,心下有些发虚,闷头思虑半响,再抬头的时候,脸上已经现出讪笑,道:“小伙子,你可真聪明,你这么一提醒啊,我才想到,还真是,我入住以后,我干儿子来找过我……”

    此言一出,欧阳欣差点没扑哧笑出声来,急忙转过身掩住了嘴巴。

    李睿也是差点没笑出来,强自板住脸部肌肉,不许自己发笑,暗想,干儿子?也亏你说得出口,居然把情夫说成是干儿子,也真是服了你了,不过话说回来,那男子年纪真是可以做她儿子了,她这么说也不是不可以,再从字面上理解,呵呵,还挺有道理的。

    那女人完全不知道,自己的私情已经被面前这俩人看破了,还在解释:“……我干儿子有事找我,让我给他安排工作,我答应了,然后他就走了,难道就是那时候,那小子把我项链顺走了?我得问问他了,不过他要是不承认怎么办啊?我也没证据证明项链是他拿走的啊,你们有证据吗?”

    李睿与欧阳欣对视一眼,李睿道:“你可以报警,让警察收拾他,相信他会交代的。”

    那女人脸上现出苦恼之色,显然是不愿意报警。李睿对于她的想法是心知肚明,她这个市政协主席的夫人跟情夫约会,当然是不能传出去了,而一旦报警,这事就可能被警方发现,那她就没好日子过了。

    欧阳欣刚才吃了这女人给的一肚子气,眼下忍不住就想嘲讽她两句,报复回来,便笑道:“你这个干儿子真是不像话啊,竟然顺走你这个干妈的首饰,他眼里还有没有你这个干妈啊?他有没有把你当成是干妈啊?”

    那女人脸色尴尬无比,再也坐不住了,起身道:“好吧,既……既然知道项链是被他拿走了,我就……就放心了,应该是他跟我开玩笑的,我回头再找他要吧。那……那就不麻烦你们了,我先走了。”说完就朝门口走去,步伐坚定决绝,甚至透着急慌。

    欧阳欣面带嘲笑之色的看着她,想说什么,想了想,又闭上了口唇。

    “呼”,门开了;“砰”,门又关了。

    李睿与欧阳欣对视一眼,一齐哈哈大笑起来。

    欧阳欣笑眯眯地说:“我感觉,咱们根本不用告诉她项链被她‘干儿子’带走了,就拿她跟她‘干儿子’说事,她就得夹着尾巴灰溜溜的逃走,再也不敢提项链的事情了。”李睿笑道:“她这回可能要吃个哑巴亏了——回去找那个男人索要项链,那个男人肯定不会承认,她又不敢报警,只能是忍气吞声。话说回来,那个男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呢?”欧阳欣笑嗔道:“你管呐,就算真是她干儿子,又关你什么事了?总之这件事已经轻松解决掉了,我很开心……”

    她正说着呢,李睿手机响了,掏出来一看,是杨鹏打来的,估计他不会没事来电,便接听了。欧阳欣见他接打电话,立时闭紧口唇,妙目一瞬不瞬的看着他,乖巧温顺之极。

    杨鹏一上来便道:“你让我筹建的那家蔬菜加工厂的加工设备,我今天考察了大半天,差不多已经有眉目了。你现在有时间没有,我跟你见面说说,你顺便把钱给我,咱哥们这就把厂子搭起来了。”李睿大喜,道:“好啊,我有时间,约个地方吧。”

    电话打完,李睿道:“亲爱的,我得马上走了,改天再过来找你。”欧阳欣脸色微变,上前抱住他,道:“这么急着走干什么,我还没好好谢谢你呢。”李睿笑道:“你打算怎么谢我?”欧阳欣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道:“以身相许啊,怎么样,我们的李大处长看得上小女子这蒲柳之姿吗?”李睿大笑,抬手在她鼻尖上亲昵的刮了一下,柔声道:“以后不许说这种外道话,都自己人了还动不动就谢?想我打你屁股吗?”欧阳欣道:“好,那我以后不说了。”李睿道:“我有点正事,必须得走了。”

    欧阳欣听他强调是正事,也就没再坚持,松开他的身子,微微仰首,递樱唇给他,面带笑容闭上了眸子。李睿见她这么黏人,也自欢喜,一个小小的吻别还是可以满足她的,低头凑上去狠狠吻了她一口。

    走出酒店,李睿正要去路边打车,却意外在门前小广场上碰上了丢失珍珠项链的张克礼夫人。此时她已经戴上了墨镜,正闷头打电话,声音还不小:“……你没拿?你没拿谁拿了?我手里没有,酒店里都找了也没有,除了你还能有谁拿了?我说呢,为什么你趁我睡着的时候就走了,敢情你是趁我睡了顺走我的首饰啊?哼,亏我那么喜欢你,什么都愿意给你买,就差认你当干儿子了,你却这样对我……你少给我抵赖,就是你拿了。我告诉你,你最好赶紧给我还回来,要不然我就报警……”

    李睿听得暗里嗤笑两声,加快脚步,远远绕过了她,走向路边,心中暗笑,市政协主席张克礼也真够可怜的,这么老了也被人戴帽子,呃……倒也不能这么说,以他老婆这德行,估计年轻的时候也没少给他戴帽子吧?

    十来分钟后,李睿在距家不太远的一个街心公园里跟杨鹏见了面。在那之前,他刚跟徐达通过电话,徐达说正在教段小倩基本功,这几天都会留在病房里,估计没时间跟他喝酒。李睿这些天之所以经常张罗跟他喝酒,主要是给他排遣郁闷心情,眼见他心情已经恢复了,也就不再痴迷于喝酒了,毕竟酒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听他这么说,自也省事。

    见面后,杨鹏将已经了解到的情况简单跟李睿汇报了下,先是蔬菜加工设备:经过与多家蔬菜加工设备厂商联系沟通,已经基本确定了一家厂商的产品:蔬菜气浴浸泡清洗选拣综合流水线一台,价格十八万;真空包装机两台,价格三万(两台);全自动烘干杀菌一体机一台,价格八万。这就是这个小型蔬菜加工厂所需的全部加工设备,日加工蔬菜可以达到十吨。如果所需加工蔬菜量大的话,还可以再添置一条综合流水线,也就是再投入十八万。因此,总的蔬菜加工设备的投资在二十九万与四十七万之间。

    杨鹏特意提到,这家加工设备厂商引入的是德国的技术与配件,因此产品称得上是具备德国品质,在国内同行业中的名头非常响亮,因此有些小贵。不过现在的东西都是一分钱一分货,贵点肯定有贵点的好处,如果多花点钱能买到更高的质量与品质,还是非常值得的。另外,厂商也做出了许诺,不仅负责发货、安装、调试,还全面负责对员工的培训,直到员工学会对设备的操作方法以后,才会离开。

    李睿听得连连点头,最后却微微皱眉,道:“加工设备这么便宜?一百万预算只用去三分之一?”杨鹏嗤笑出声,道:“敢情你还嫌花的钱少啊?哪有办厂子嫌花的少的?我也真是服了你了。你别看加工设备花的少,可是别处还用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