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1394画龙点睛

    赵小涛眼巴巴的看向于和平,希望他能帮自己在宋朝阳等人跟前说说话,再给自己一次机会,不要免自己的职,但于和平看都不看他。

    李睿留意到赵小涛的神情与目光,心想,你就死了这份心吧,都上了国家法制日报的微博,都惊动了省长,你这个区长还想继续当下去?别做梦了,还是痛痛快快的接受吧,也能留个好印象给众领导,尽管这种好印象也没什么用处了。

    赵小涛傻傻的愣了一阵,可能也是考虑到其中的关节了,知道自己没救了,真要是有救,老板于和平也不会放弃自己,因此也就认命了,垂头丧气的道:“是的,市长,我已经充分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我回去以后一定……”

    他做了番认错与悔过的说明,说完后脸色黯然的离场,但并未赢得任何一位市领导的同情。

    他走以后,宋朝阳与于和平等人开始谈成立调查组的事项,讨论了十来分钟后,最终决定:分别成立三个调查组,由市政府办公厅与市环保局成立环境污染调查组,赶赴东水村调查环境污染问题;由市公安局成立刘二奎之死调查组,也赶奔东水村走访调查,查清刘二奎的死因,同时对包括枪杀刘二奎的那位石所长所在的在场民警展开调查;最后一个,由市纪委联合市北区纪委,组成调查组,调查在东水村系列事件中,涉及到的区政府、区公安分局、区环保分局的领导干部,是否存在违纪违法行为,譬如收受台福化工厂好处之类的行为,都要严查。

    这个决定做出之后,也差不多要散会了,宋朝阳环视众人,问道:“大家还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

    “我还有话说!”

    “我有个提议!”

    两个人,两句话,不分前后,同时喊了出来。众人看去,见说话的是代市长于和平与列席的李睿,其中李睿还举起了手,那副认真的表情倒像是学生在课堂上向老师提出问题。

    于和平也想不到李睿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发言,见状微微一怔,但很快故作大度的笑道:“小睿也想发发言啊?好,那就让你先说,让我们听听你到底是个什么提议,想来应该不错吧。”

    李睿陪笑道:“不了,还是市长您先说吧,我的放到最后再说。”

    于和平倒也不跟他客气,闻言看向宋朝阳,道:“朝阳啊,我觉得不能光调查东水村系列事件,还要调查藏在这些事件之后的一只黑手。如果没有这只黑手作祟,东水村事件也不可能被搞得天下皆知,更不会惊动省领导,等于说是这只黑手变相算计了咱们这些班子成员、市领导,给咱们青阳抹了黑,着实可恶,因此我们必须要把他揪出来,绳之以法,要不然,以后他会变本加厉的,咱们可受不了总是这样折腾。”

    他说完又对周元松道:“元松啊,你们公安局,能不能从这个人的微博账号入手,搞到他的个人身份资料啊?”

    周元松看了宋朝阳一眼,见他面无表情没有表态,便道:“有一定难度,如果对方是用临时注册的账号发布信息的,那我们就无从调查啊。”

    于和平道:“不是可以从什么挨屁下手吗?每个上网的人不是都有一个挨屁吗?你们通过那个人的挨屁,还找不到他的家吗?”

    李睿听得暗暗点头,这老家伙懂得还真不少,居然连IP都知道,真正做到了与时俱进啊。

    周元松道:“这个可以操作,但能不能查到发布人的家就不一定了。譬如发布人是在一家网吧里发布的微博,而大多数网吧接入的是一条上网光纤专线,用的是一个IP地址,这种情况下就无从查到发布人。”

    宋朝阳听到这里插口道:“这件事并不重要,暂时就不要查了,我们不要忘记,三天之后还要向省长汇报调查结果。在这之前,我们没有多余的时间可以浪费在其它无足轻重的事情上。”

    于和平听得这话,撇撇嘴,不甘心的说道:“好吧,这几天暂时可以不查,但是元松你要记一下,过后一定要帮我查出这个人来。”

    周元松点了点头。

    宋朝阳这才问李睿:“小睿,你有什么提议?”

    李睿道:“我刚才听您们的讨论,只是调查事件真相、处理相关工厂与领导干部,却无法凸显我们市委市政府一心为民的态度在里面,因此我有个建议,由市卫生局组织,从市各大医院抽调医生护士出来,组成一个体检小组,进驻东水村,为身受环境污染之害的村民们进行免费体检。经体检没问题的村民,可以图个安心,而那些有问题的村民,则由市里出面,要求台福化工厂出资,为他们进行医治。这样既能体现我们市委市政府始终坚持为人民服务的基本原则,也能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东水村村民的民愤以及对政府的抵抗情绪,最终也将缓和东水村系列事件所造成的不良社会影响,相信省领导也会满意这种将功补过的做法。”

    众人听完这番话,都是赞叹不已。郑紫娟竟然鼓起掌来,赞道:“小睿,可真有你的,居然能想到这么好的建议,你这可以比作是画龙点睛啊。我们之前讨论决定的调查方案再如何全面完善,再能解决问题,可如果没有你这个补救方案,也就失去了核心意义所在。我们这些领导干部存在的核心意义,不就是为人民服务、为民请命吗?”

    杜民生也是不住价点头,脸上现出欣喜之色,显然也是被李睿的提议所打动。但他并没有出言夸赞李睿,不知道是为了避嫌,还是担心李睿被夸后变得骄傲。

    周元松赞道:“小睿的建议我支持,啧啧,真是不错,难为小睿能站在市级层面考虑问题,立足点实在是高啊,更难得是他心中始终装着人民群众,装着老百姓,这一点让我十分汗颜。”

    他说着话,有些赧颜,苦涩笑着垂下了头去。其他几人听了这话,也都有些羞惭,是啊,面对省领导的问责,自己等人考虑最多的是如何尽快解决问题,好平息省领导的怒火,免得自己承担责任,避免自己的政治前途受到影响,却从未为东水村受到环境污染侵害的村民们着想,遇事只为自身前途考虑,从不为治下百姓着想,仔细想一想,良心上真是有点过不去呢,比起李睿这个心怀百姓的小干部,在操守德行上可是差着很大一截了,唉,羞愧啊羞愧。

    宋朝阳对周元松的话深以为然,重重点了点头,转目看向李睿,目光里充满赞赏之色,道:“这个提议确实不坏,我看可以落实下去。和平市长,你觉得呢?”

    于和平没看着李睿,低目垂眉,如同老僧入定,但如果有人能看到他的老眼深处,便能发现那里已经现出忌惮之色,语气淡淡的道:“可以,小睿也是为我们考虑嘛。”

    别人都是一个劲的夸赞李睿,他却表现冷淡,甚至是刻意回避李睿这个建议的高妙所在,拒绝表扬赞赏,其实就是对李睿变相的打压。

    李睿如何看不懂他的意思,心中冷笑,老狐狸,你以为你不夸我,就能压制住我吗,咱们走着瞧,看我怎样通过我自己的本事一步步走上来,而你只能成为我上升之路上所经过的路边一块顽石罢了。

    会议结束之后,李睿陪宋朝阳回到办公室里,坐下没一会儿,就见识到了这天发生的第二件事,也就是之前说的“一件大事,一件小事”里的那件小事。

    他接到了市环境保护研究所女检测员颜丹打来的求救电话。颜丹在电话里说,她刚被所长停职了,至于停职理由,与她帮李睿做水质检测有关,她既委屈又彷徨无助,后来想到他,便给他打个电话说说,看他能否帮的上忙。

    李睿听后又惊又气,怎么也想不到,只是做个水质检测而已,居然还把颜丹这个美女技术员给连累了,在电话里也不便多说什么,只安慰了她两句,便约她见面,好当面说个清楚。正好颜丹现在也没事,李睿就让她来市委见面。

    挂掉电话,李睿走进里屋,跟宋朝阳汇报了这个情况。

    宋朝阳非常奇怪,问道:“颜丹因为什么被停职?”这个问题李睿也没搞清楚,只知道是跟她帮自己做检测有关,道:“具体原因不清楚,就知道她是被我连累了。至少,如果我没去找她帮忙做检测,她就不会有事。”宋朝阳皱眉想了想,道:“等过会儿她来了以后,你跟她问问清楚,如果你能帮她,你就帮她,你帮不了,就进来告诉我,我给她主持公道。”

    在办公室等了差不多二十分钟,李睿接到了门房打过来的确认电话,对方问他是不是有个叫颜丹的女子要进去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