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1400说服老同桌

    厂房很大很长,面积就跟一个室内游泳馆相差无几,里面摆满了各种加工设备,比较显眼的是一整条特别长的工作台,宽有一米五左右,台子旁每隔两三米有个凳子,意味着那里是一个工人的工位,当然,现在凳子上是没有工人的,工人都已经下班了。 工位上摆放着各种雕刻刀具,长的短的,尖的圆的,带勾儿的带叉儿的,什么样的都有,刀头都非常锋利,在头顶灯光的映射下,散发出银白色的光芒。在工位的后面,是各种各样的机器,能够看出是加工木料用的。四周靠墙的地方堆着很多红木木料,让人一看就明白这里是干什么的。空气中飘荡着浓郁的木头味与胶味,乍一闻非常清新。

    看过厂房之后,王厂长又带李睿去了库房,查看里面的红木紫檀木木料,还有一部分家具成品。

    在家具成品摆放所在,李睿目光先后掠过太师椅、八仙桌、茶几、多宝格,最后停留在一架四柱雕花镂空红木架子床上,看了半响后问道:“这床能卖多少钱?”王厂长道:“二十万!”李睿吃了一惊,失声道:“这么贵?那卖十个这样的大床,一年的收入不就赚出来了?”王厂长苦笑道:“你没算成本呢,这个大床不说人工,光是木头原料,就在十万上下。算上人工,这样一架大床卖出去,充其量也就是赚两三万。而这样的架子床,因为过于古典,很难被市场接受,半年能卖出一架去就不错,因此我们基本只接受预订。”

    李睿问道:“既然市场不接受,你们为什么还生产这种华而不实的床?为什么不设计一些跟得上时代、广受市场接受甚至是喜爱的样式出来?”王厂长听了就笑,道:“我们打的牌子就是仿明清的,如果不搞这种古典样式,就等于是自砸招牌啊。不过你要是有心改变,那你收购厂子以后,可以尝试一下,我在这里先预祝你改变成功,呵呵。”李睿抬手指向其它家具,问道:“这里面卖得最好的是什么?”王厂长道:“都挺好的,桌椅,屏风、书架、多宝格什么的,卖得都挺好。”

    李睿估计他在说谎,如果卖得都挺好的话,这家厂子一年的收入也就不只是两百多万了,而是四五百万甚至上千万,当然,也可能跟他疏于管理有关,他整天吃喝嫖赌了,无心经营厂子,厂里的工人要么跟着懈怠,要么看不到希望而心灰意冷,自然也就效率低下了。

    从库房出来,四人来到雕刻厂的办公室中,坐下来谈。

    李睿开始向王厂长询问涉及收购的问题,头一个就是厂地租赁剩余时间与租金。

    这个问题房东就解答了,他说,雕刻厂签的租赁合同还没到期,还能再用两年多,也就是说,这两年多李睿不用支付厂地租金,而就算合同到期了,一年的租金也不过是七万多块钱,合一个月六千元。

    李睿对这个价格还是满意的,点了点头,又问王厂长,厂子里工人的安置问题。

    其实,李睿既然想收购这个雕刻厂,自然是想留下雕刻厂里的所有工人,因为他们都是熟手,不用培训不用教学就能上岗工作,这些工人相对雕刻厂这个空壳来说更加的宝贵,但他担心王厂长借机狮子大开口,利用这些工人来敲自己一大笔,也就是把这些工人打包后单独发卖,所以一上来就做出“我要解雇原厂所有工人,自己从新招聘”的样子。

    事实证明他想多了,王厂长或许有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但对自己的工人真是没话说。他表示,希望李睿能把所有的工人留下,一来是这些工人都有技术,在厂子里工作时间最短的也有五六年了,留下这些工人,不用任何培训就能继续生产;二来,也是让他们继续有钱赚,不然的话,如果就地开除,这些人全部暂时甚至是永久性的失业不说,很可能连带这些人的家庭也跟着失去收入来源,到时候搞出家庭危机,“就损阴德了”。

    这样一来,等于是王厂长求李睿留下所有工人,自然也就不需要他再花钱收买这些工人了。换句话说,二百万的收购价里,包括了这二十多号工人在内。

    李睿又问了别的一些重要敏感问题,王厂长都是有什么说什么,表现得还算朴实厚道。

    所有的情况都清楚了之后,李睿脑袋里寻思起来。到了这当儿,他最初的想法已经变了,最初,他是想自己收了这家雕刻厂,当做是自家一个收入源源不断的钱袋子与后方产业,当然,不能用自己的名义收购,于是他刚才就想到了丁怡静,因为丁怡静有代他入股李玉兰那家干果杂粮加工厂的先例。可他一想到丁怡静,想到她待自己的情义,便觉得自己亏欠她实在太多,便改变了想法,打算将这家雕刻厂买下来送给她。这家雕刻厂随便经营经营,一年赚的也要比她在肯德基当店长赚得多,而且,她若是能因为这家雕刻厂回到青阳工作,那两人就能时不时见面了,不是更美?

    想到这,李睿起身道:“你们先坐,我出去征求下领导的意见,呵呵。”

    王厂长与杨鹏等人都以为他要出去给他老婆打电话,只有他老婆同意了他才敢收购,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李睿来到外面,掏出手机给丁怡静拨去电话,等接通后也没寒暄,开门见山的说道:“你能回来工作吗?”丁怡静愣了下,道:“能啊,不过为什么回去工作?为你吗?”李睿道:“对,就是为我。”丁怡静干脆利落的道:“我能,但是你能吗?”这下轮到李睿愣住了,奇道:“我能吗?我本来就在老家工作了,我有什么不能的?”丁怡静嗤笑道:“我说的你能吗,是指你能摆平我老妈吗?我现在躲在省城,我妈追不到我,就不能逼我再婚,可我要是回了老家工作,那我妈还不得天天缠着我逼我啊?我肯定受不了那个,绝对天天烦死,因此你得给我摆平她,不让她逼我,但是你能做到吗?”

    李睿听了这话,立时哑口无言,心里暗暗叫苦,宝贝静静哦,你就别给我出难题了,事实上,别说让我摆平你老妈了,我现在躲着你老妈走都来不及呢。

    丁怡静问道:“你怎么忽然想到让我回去工作,帮我找了个好工作?”李睿道:“我想收购一家雕刻厂,送给你,让你当后台老板,每天什么都不用干,找个厂长就帮你把活儿全干了,你就省得那么拼命工作了,到年底赚得也不少,至少比你在肯德基赚得多得多……”丁怡静截口道:“可那样我也就无事可做了,我会空虚死的。”李睿道:“那你就既当老板又当厂长,没事干还不会找点事干嘛?”丁怡静沉默半响,柔柔的道:“我知道你爱我,一心一意为我好,我也爱你!”李睿听得有些动情,眼眶湿润,道:“有你这句话,我就算为你死都值了。”

    丁怡静斥道:“呸,少说丧气话,我还没说完呢……你们男人都是喜新厌旧的,我担心咱俩在一个城市生活了,你会过早的厌烦我,所以,我还是留在省城吧,这样咱俩之间保持距离,也就保持了新鲜感,我这边也省得我妈逼我再婚了。”李睿道:“其实你就算回来住,咱俩也不会天天见面,我很忙的,可能两三个礼拜才能跟你见一面,所以不用担心没有距离。另外我是真心爱你,不是得到你以后就对你没兴趣了,我要是那种男人的话,也不会想你念你十几年。你说你妈逼你再婚,可难道你躲到省城,她就找不到你了吗?你就坚持不再婚了,看她拿你有什么办法?”

    丁怡静又沉默半响,似乎被他说动了,问道:“那家雕刻厂是干什么的?生意好吗?你打算多少钱收购?”李睿一一作出回答:“是做仿明清家具的,生意貌似还可以,年收入两百多万,净收入一百多万。这还是厂长没好好经营,你要是好好管理一下的话,还能卖得更好。”说着又把雕刻厂的情况跟她简单介绍了下。丁怡静问道:“多少钱收购呢?”李睿道:“二百二十万,二百万的收购价,还要替厂子还二十万的债。”丁怡静哼道:“你可是有钱了。”李睿道:“不能这么说,只是我结交了不少好朋友,这些好朋友待我都挺大方的。”

    丁怡静又道:“为我花二百多万,你真舍得?”李睿嗤笑道:“你现在也就是不在我身边,要不然我非得狠狠打你的屁股不可。你难道不知道吗,凭咱俩的关系,我为你花多少钱都心甘情愿,有二百万愿意给你花二百万,有两千万愿意为你花两千万,你居然还试探我心意,有意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