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1404分析利害

    李睿招呼了三个伯父、几个堂哥,当先走进东厢房,一看屋中地上倒着一个破碎的棕黑色陶罐,陶罐不小,罐壁厚实细密,罐子内外散落着一堆白花花的银锭,粗略一数得有三四十个,而在陶罐破碎的底部,散乱堆叠着两层金条,金条都不是很大,两寸长短,一指(指节)来宽,一公分厚,差不多有二十来根。这一堆金银财宝,金灿灿白花花,闪烁着财宝独有的光芒,委实可以令人眼红,做出有违良心品格的恶事来。当然,那些银元宝并不值钱,现在一克银子才几块钱而已,一个银元宝也就是几百上千块钱而已,所有的银元宝加起来可能也就是三四万块,真正值钱的是那些金条。

    “嘶……真是神奇啊,居然真能从地下挖出金银宝藏来?这要不是亲眼看到,真是打死都不敢信。这是什么时候又是谁埋下来的呢?唉,估计应该是个无解之谜,算了,不去想了,先去看看一根金条有多重!”

    李睿想到这走过去,蹲下身,信手从罐里拿出一根金条,放到手里掂量两下。

    “哎,小睿,你别拿,还没说好怎么分呢!”

    李睿也就是刚刚掂量出那根金条的粗略重量,身后就响起一个中年男子急促的话语声。他回头看去,一见说话的是小哥儿李福栓,心中暗暗鄙夷,脸上却笑起来,道:“你以为我要拿走?”

    李福栓已经是急赤白脸的表情,似乎李睿拿走金条就是拿走他的老命一般,闻言也知道自己说的话有些过分,陪笑道:“不是,你当然不会偷拿了,我就是跟你说一声,还没分呢,等分好了,一家分到多少根,你再拿也不晚,又不是不分给你。今天到场帮忙的咱们几家都有份,是不是啊大哥?”

    李福栓是李睿大伯李建中的小儿子,李福贵是李建中的大儿子,俩人是亲兄弟。李福材跟李福生都是李睿二伯李建业家的孩子,是另外一对兄弟。

    李福贵闻言,脸上现出尴尬而肉疼的笑,点头道:“是,肯定……肯定都有份,我总不能白让你们过来帮忙,多少都得分你们点儿,是那么个意思。当然,出力越大的,分的也会更多点。”

    他这话听起来憨厚老实,实则奸狡之极,话里话外已经把那罐子金银当做是他的私有财产了,之所以愿意分给族人兄弟们,是因为他们过来帮忙了。这话一说,就入手了主动权,可以按他的意图分配那些金银了,而不会被动的任由李家四大支脉把所有金银全部平分。

    李睿听到这又好气又好笑,心说李福栓贪婪自私,身为他大哥的李福贵也不遑多让啊,哥儿俩一门心思只想掠取最大利益,却从不考虑别人,就冲这个,自己就真不应该帮他们,可要拒绝吧,又已经来了,当着这么多伯父的面,也不好意思不帮,只能是暗叹口气,将手里金条扔回去,站起身来,对李福栓道:“我来的时候就跟我爸说好了,身为李家人,给家族出力,是天经地义,是分之所在,是应该的,这些金银我们家一点都不要。我刚才拿那根金条,是想估算下它的重量,好估算下这些财宝的价值。”

    李福贵听了只是嘿嘿傻笑,显得天真纯善。

    李福栓却笑道:“我就说嘛,小睿怎么看得上这点财宝,他宝马X5都开上了,一百多万的车,会看得上这点破烂?恐怕大哥你送他他都不要!他也知道咱们哥们穷,所以一点都不要,想让咱们多分点好致富。啧啧,小睿是真大方啊,够哥们。”

    他这话一说,就是拿住了李睿,用言语给李睿双手上了一道手铐,让他不能对地上的金银伸手,表面上却是夸赞他,尽显小人奸狡贪婪本色。

    李睿理也不理他,目光环顾三位伯父与几个堂哥,道:“我稍微估算了下,这些银元宝,总价也就是三四万左右,撑死不过五万块,不值钱,值钱的是这些金条。这些金条,一根差不多是二两,一百克,按现在市场金价算,一根差不多是三万五千块,这里差不多是二十根,因此总价在七十万左右……”

    众人听到这里,都是面现震惊欢喜之色。上到七十多岁的老头李建中,下到最小的李福栓,脸上都布满了喜色。

    李福贵脸上的喜色最浓,眼睫毛都要笑开花了,因为他自觉自己才是这些金银的主人,只要李睿帮忙赶走了外面那些烂人,再稍微分润一些出去给屋里这些亲戚们,剩下的大头就要归自己了,怎么也能落个五六十万吧,那可就要一夜暴富啦,哈哈,有了钱,先买辆轿车,再把房子盖起来,剩下三四十万,还能好好花上后半辈子,那小生活多美。

    李福栓、李福材等人则想,金银加在一起,总值差不多有八十万块了,这么一笔大数目,自己等人随便分润一点,不也得分个几万?分得少了,自己好意思,他李福贵还不好意思呢。哈哈,真是美事啊,突如其来就能赚个几万,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

    “不过,这总价在七八十万的金条银锭,你们不能全得,能拿到一半就不错了!”

    众人正高兴的时候,李睿突然给他们每人兜头浇了一盆冰水,一下子浇灭了他们心中的贪欲火焰。

    众人一下子就急了,三言五语的表达惊奇与愤慨之情:

    “为什么只能拿到一半?”

    “就是,这财宝是从咱们李家老宅下面挖出来的,理应全归咱们李家所有,怎么会只能拿到一半?”

    “小睿你什么意思,难道要分给外面那些强盗一半?”

    “不行,别说一半了,一个大子儿都不给那些王八蛋。逼急了老子,老子跟他们拼命,妈的,谁怕谁啊!”

    “就是,实在不行就特么玩狠的,弄不死也弄他个半死!”

    李睿听得这些质疑声,微微一笑,又给了他们一个更加无法接受的信息:“能拿到一半还算是不错的,是最理想的结果,但事实上,可能只能拿到十分之一!”

    众人听得这话,瞬间都傻眼了,一个个不可思议的看着他,却没人说话了。因为李睿这话让他们实在震惊,惊得哑口无言。

    李睿道:“你们先别急,更别激动,听我给你们解释。首先,我们绕不开的一个基本事实就是,从地下挖出来的宝藏,确实都归国家所有,除非你能证明,这些宝藏是你祖上留下来的,但是福贵大哥,你能证明吗?”

    李福贵沮丧的摇摇头,道:“罐子里除了金条跟银元宝外,其它什么都没有,也没个字据或者说明,又怎么证明这是咱们老祖宗留下来的?”

    李睿道:“所以,这事真要是闹大了,惊动了派出所或者镇政府,眼下这些金银肯定会都被收走的,那时候你们连个陶罐碎片都留不下。也因此,必须要堵住村支书与村主任的嘴巴,不要让他们报警。怎么堵?分给他们一点点,每人分两个银元宝半根金条。他们拿了好处,自然也就不会嚷嚷着报警了。另外,村里那些流氓地痞,干好事的本事没有,干坏事的本事可是一套一套的,你们今天不给他们好处,他们就会把你们尤其是福贵大哥当做仇人,以后会天天骚扰你,甚至是没事找事对付你,福贵大哥,你想以后天天跟他们斗气吗?”

    李福贵虽然贪婪,也有一些护宝的胆量,却没有为了财宝敢跟人死磕的胆量,知道得罪村里那几个狠人后会有什么后果,闻言苦着脸连连摇头。

    李睿道:“所以,也得分给他们一点好处。另外,围观的街坊四邻,多少也得分润点。咱们国人别的本事没有,给人下绊子捅刀子的本事最擅长,你李福贵突然挖着财宝发了财,不分他们点好处,他们肯定会不满,肯定会想方设法的恶心你,譬如报警!你们别以为只有村支书村主任会报警,其他人听了肯定也会照学不误的……你们算一算,这么多人都要分给一点好处,剩下的可不就只有一半了吗?”

    李福贵道:“小睿你是不是算错了啊,这些人加起来也分不了一半啊,顶多分走四分之一。”

    李睿摇头道:“你还没算上镇派出所,你以为今天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儿,镇派出所的人会没有耳闻?都在一个村子里,前后不到二里地,会不知道你李福贵家里挖出金银财宝来了?人家暂时没派人过来,可能是没空,也可能是看你会不会做人。你要是会做人,找过去,送他们点好处,可以是银元宝跟金条,也可以是现金。人家收了你的好处,这事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不会接到谁报警就来抄没你的财宝;可你要是不会做人,根本不理会人家,人家肯定第二天早上就过来收拾你,你信不信?”